Personal tools
Views

Difference between revisions of "祝华新:我劝天公重抖擞"

From China Digital Space

Jump to: navigation, search
 
Line 92: Line 92:
  
  
[[Category: 专题文章]]
+
[[Category: 专题文章]][[Category: 官媒视点]]

Latest revision as of 19:35, 21 December 2016

我劝天公重抖擞——从网络舆论场寄语十八大

2012年11月08日 09:33 来源于 财新《中国改革》

一个大有希望的中国,呼唤一个求真务实、视民如伤、不避艰险、奋发有为的执政力量

财新《中国改革》 特约作者 祝华新

  今天,互联网已经成为中国主流民意的风向标。

  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启动改革开放事业30多年来,中国经济取得了令世界惊叹的发展,政府的公共治理也在逐步完善。然而,互联网上“一地鸡毛”般的“吐槽”、抱怨,凸显了社会转型期各种矛盾在积累和叠加。对于渐进的改良,草根民众似乎越来越失去耐心,有些活跃的“公共知识分子”态度越来越急躁。网上气氛燥热,亟须加湿和减压。

来自草根的预警信号

  9月15日和16日的反日游行,在[[钓鱼岛]]事件激发的爱国热情笼罩下,骤然出现了针对日系车主和日资背景的商场的大规模打砸抢行为,蔓延西安、长沙、青岛、江门等多地,令人惊愕。

  据警方披露的情况,以及 “[[公民记者]]”发布的几份街头实录,反日游行“上半场”以学生为主,打横幅、喊口号;“下半场”学生散去,“社会闲杂人员”登场,一些人手持器械,一些过激行为发生。由于很多“社会闲杂人员”没有工作或者收入有限,打砸抢受害者找他们索赔将是一个漫长、艰难的过程。

  众多嫌犯陆续归案,拼凑出今天“农二代”和城镇“贫二代”在温饱线与脆弱的个人尊严、社会认同间挣扎的图景。有两份对农民工二代的调查报告,发人深省。据国家统计局《2011年我国农民工调查监测报告》,外出农民工中,81.8%在40岁以下,88.4%具有初中及以上文化程度,但仅有0.7%在务工地自购房。另据清华大学郭于华教授等人的课题组调查,新生代打工者中,58.4%打算未来留在城市而非回农村发展,48.7%认为自己是工人而不是农民,85.7%会上网,但年度结余仅9683.78元(老一代打工者15377.49元)。这些数据提示,今天的“农二代”渴望融入打工地城市但不被接纳,在城乡之间进退维谷,生活压力更大,个人权利的被剥夺感强烈,“无根”的状态更容易对现存的社会秩序产生推倒重来的期待。

  改革初年,恢复高考,废除政审,给了几十年政治运动的“贱民”脱胎换骨的机会;农村的包产到户、城镇的个体户政策,让草根阶层率先大幅度改善生活。然而,从上世纪90年代后期以来,改革和现代化建设的成果向官商勾兑的“特殊利益集团”倾斜,草根百姓向上流动的通道日益壅塞。今天,没有特殊家庭背景,年轻人很难进入公务员和事业单位序列,即使发奋读上大学,知识也未必能改变命运。何况,很多贫寒家庭还坚持不到供养孩子考上大学的那一天。特别是“农二代”和城镇“贫二代”,属于典型的不再享受计划经济残余的庇护、又无力融入市场经济的弱势群体,是生活最易动荡、内心最易躁动的人群。

  值得注意的是,这次反日游行,社会动员渠道不是当前网络舆论的主力平台微博,而是更带小众和私密色彩的QQ群。在公共知识分子“大V”(加V认证用户)雄踞微博的时候,民间底层的诉求也在以自己的圈子、自己的话语体系,如火地运行。

  1992年,邓小平同志在南方谈话中强调“发展是硬道理”,第二年,他在与弟弟邓垦的谈话中,忧虑地指出:“少部分人获得那么多财富,大多数人没有,这样发展下去总有一天会出问题。过去我们讲先发展起来。现在看,发展起来以后的问题不比不发展时少。”(《邓小平年谱》下卷第1364页)现在又过去了19年,中国的收入差距急剧地恶化,两极分化的程度已经超过西方一些资本主义国家。

  这次多城市街头失序事件警示:“这样发展下去”已然出了问题。9月15日、16日两天,恐怕是社会转型期底层“活火山”的一次预兆性喷发。对街头施暴者,违法必究,同时对弱势群体无望的处境,社会需深刻反省,找到救助和矫治之策。

  政府和全社会需要花大力气,解决 “农二代”和城镇“贫二代”的教育、就业、社会保障等急迫问题,让人心回暖。解决民生问题的这些经费,其投入产出比,远高于高压维稳经费。

“回头望”的民意基础

  网上有一段视频录像:2012年9月9日,郑州紫荆山人民广场,一些老人拳打脚踢,围殴一位据说骂了毛泽东的老人。被打老人满脸是血,躲闪中只能一再为自己辩解“我没骂”。从录像看,打人的、被打的都是小老百姓。骨肉相残,令人痛心。

  另一件让人震惊的事,是9月18日北京反日游行中,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副教授韩德强掌掴八旬老者。事后他发表声明,称老人“污蔑开国领袖”,打“汉奸”有理。在接受《南方人物周刊》采访时,他承认:对邓小平南巡“非常失望,甚至到了绝望的地步”;反感《中共中央关于经济体制改革的决定》,认为如果“用人们的物质利益去调动人们的积极性”,“基本上可以把整个中国革命史给否定了”。对韩德强的言行,网上激烈批评和佩服赞扬的都有。

  为什么在改革开放30多年后,公然否定“三中全会路线”,缅怀计划经济,在底层百姓中还有市场?简单地把他们斥为“脑残”、“五毛”,是对底层民众的不了解和不尊重。冷静审视,我们会发现,“文革”政治和斗争哲学话语中,包含了今天弱势群体极为珍视,而现实社会较为稀缺的平等、劳动光荣等价值资源。如“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群众路线”,“劳动人民当家作主”,反对剥削和两极分化。比较而言,改革年代的标志性口号“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做大蛋糕”,在今天底层老百姓眼中,倒更像默许和纵容两极分化的证据。对于改革开放以来出现的政商勾兑、权力寻租、特殊利益集团等消极现象,老百姓习惯用当年的“走资派”、“修正主义”等政治运动术语来描述,表达对其的深恶痛绝。

  正如知名网友薛蛮子的分析:在9月18日,许多抗议的群众举起毛泽东像游行。他们当中绝大多数人既没有在那个时代生活过,也没读过《毛选》四卷。那个时代在他们来说是理想化的象征:一个公平廉洁政治制度,一个没有贪腐没有巨大贫富差距的社会,到处学雷锋、人人为我、我为人人的崇高道德的时代。他们只是对巨大不公平不满的人。

  当然,共产党内健康力量和知识界经过几十年的政治运动计划经济,创巨痛深,早在党的“若干历史问题决议”中,就清醒地意识到旧有的理念和实践,如何导致国民经济濒临崩溃的边缘,政治合法性濒临破产。但由于30多年来,“文革”的罪恶被遮蔽和淡忘,在草根民众和一些新生代心目中,“文革”已经渐渐洗脱腥膻,而变成无权无势的老百姓伸张诉求的政治狂欢和精神解放。新生代只看到了“文革”话语表层与普遍接受的价值相通的地方,而不了解其“儒表法里”,对专制暴力的推崇,对老百姓、知识分子和政治家人格尊严的粗暴践踏,特别是打着人民旗号的公权瞒天过海、为所欲为。

  不要轻易指责底层民众的愚昧。他们不仅缺少市场竞争的人脉资源,也缺少现代科学文化的教育背景。他们对社会不公现状的痛心疾首,对美好生活的愿景,往往只能从一些亚文化中寻找精神皈依和道义支撑。

  因此,反日游行中的暴力行为所警示的,不仅是底层反抗的社会危机,而且是当代中国民间价值颠覆的文化危机。重温党的若干历史问题决议,重温“文革”十年浩劫后的朝野政治共识,重申市场化改革的别无选择和社会保障制度建设、政治体制改革的迫切性,已是当务之急。

新一轮思想解放在网上酝酿

  现阶段,国内出现了一个历史上前所未有的官商勾兑阶层,垄断了几乎所有社会资源,而“官二代”“富二代”的骄纵,刺激着平民百姓的脆弱神经。“人人都长着一张未受欺负的脸”,这是国庆日对自己的祖国最好的祝愿。

  今年7月31日,中共武汉市委机关报《长江日报》发表社评《赶紧收拾人心》,大声疾呼:诸多群体性冲突,是政府在攸关民众利益问题上,表现出对民意的轻视傲慢,蛮横与霸道,与民心渐行渐远。经济发展的成就,不能等同或代替合法性资源的获取。合法性资源不是可以无限透支,修复合法性的时间也不是无限多。读者为之动容。

  今天,“90后”已登上互联网,登上社会政治舞台。在一些群体性事件中,都有“90后”的声音和身影。这些“90后”具有强烈的权利至上观念,娴熟地利用互联网表达利益诉求和组织动员。孩子们将会如何改造我们这个社会?社会将给孩子们一个什么样的未来?

  互联网上鼙鼓声声,分明是督促政府和全社会警醒,意识到社会矛盾日益逼近燃点。《中国青年报》7月4日发表曹林的评论《有些事,无法假装看不见》,痛切陈词:

  “众声喧哗众说纷纭的微博,与某些时候对客观存在的事实假装看不见的某些传统媒体,完全形成了两个截然不同的舆论场。传统媒体在热点新闻上的话语缺席,完全是将话语权轻易拱手相让。”

  “假装看不见的结果,只会将问题越捂越大,甚至导致问题失控……其实,真正失去话语权的是政府部门。”

  每当出现突发公共事件,爆发尖锐的社会矛盾,公权力的本能反应是封堵舆论、隐瞒真相。然而,即使成功地“和谐”了所有媒体报道和网络帖文,在民众心中仍会留下对政府深深的怨怼,在下一次舆论热点中将更猛烈地爆发出来,让政府和全社会付出加倍的代价。正如一位西安网友在邓玉娇案时警告说:“任何一次不公正的得逞必将造成民心的进一步丧失,而一次次民愤的积累最后必将酿成大祸。”

  体制内在行动。以7月21日北京暴雨之夜开通的《人民日报》“法人微博”@人民日报 为标志,体制内借助互联网倾听民意,与普通老百姓和网络“意见领袖”展开对话,解释公共治理和社会转型的全部复杂性,促进官民之间的良性互动,蔚为潮流。在9月15日到18日的反日风潮中,人民日报、人民网、新华社等官方媒体,在微博上频频发声,呼吁公民理智守法,在群情激愤的时刻,发挥了国民心态压舱石的作用,对地方政府及时采取措施控制局势起到了督促作用。

  目前,党内思想活跃程度,恐怕不亚于1978年真理标准讨论时期。大家对社会转型存在的各种问题,日益尖锐的社会矛盾,体制阻碍,心知肚明。只是在官场正式场合,在党报、国家电视台等传统媒体上,还基本延续了报喜不报忧、反面文章正面作的传统。但在体制内各种培训班、研修班上,在体制内媒体主办的网站,特别是法人微博中,大家已经表现出惊人的坦诚和勇气,向体制内喊话,克服官场的冷感和蛮横,表现出历史的担当。中央级媒体采用的是“北京视角”,与维护既有利益格局的“地方视角”和“部门视角”区隔,坚定地维护中央政府的公信力,坚定地维护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公信力。

  9月14日,中央政治局常委李长春、政治局委员刘云山考察《人民日报》法人微博。在《人民日报》微博运营室,李长春强调,主流媒体要积极主动进军微博领域,办好法人微博,鼓励编辑记者开办个人微博,把微博领域的主流声音做大做强。

  从中央级媒体的法人微博,到人民网、光明网,到全国8万家党政机关和领导干部的“政务微博”,互联网上的国家队已然成型。互联网上的官媒正在形成新的话语策略:尽量说真话,坚决不说谎话,努力少说空话;不说正确的废话,学会说有营养的话,诚心诚意地说老百姓的贴心话;代表体制内说权威的话,代表民间说正义的话。说话的背后是做人,官媒接受微博洗礼,更敏感,更有人情味,更有担当。

  人们关心,下一步,能否把官媒令人喜出望外的务实坦诚,导入体制内的党务政务工作,掀起新一轮的思想解放运动,进而改变我们的工作作风,改良体制内的运作,推动“良政”和“善治”?

网开一面,重振体制内担当

  网上对现今社会消极现象议论较多,网民经常表现得心灰意冷。其实,今天的问题再多,与“文革”刚结束时的混乱相比,毕竟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那时候,十年“文革”刚刚“整了一亿人,死了2000万人,浪费8000亿元”(叶剑英语),众多冤假错案亟待平反,1000多万“知识青年”等待回城安置,真是哀鸿遍野,百废待兴。但经过一场“真理标准讨论”,三中全会召开,历史的布景很快切入伟大的人心振奋的80年代

  相信我们的体制具有触底反弹、起死回生的伟大创造力,具有正本清源、刮骨疗毒的修复能力。

  凤凰卫视主持人梁文道的一段话,概括今天民间和体制内的社会认知,引起网民热议:“我们这些老百姓,都知道皇帝没有穿新衣服;现在皇帝自己也知道他没有穿;他不但知道自己没有穿,而且也知道我们知道他没有穿。可是他还是就这样走出来了。”目前的症结,不在认识,而在行动,在于冲破利益格局盘根错节的牵制,以江山社稷为念,勇于改革创新的担当。

  在未来的社会转型中,需要邓小平南方谈话的历史洞察和力挽狂澜,需要陈云在1978年中央工作会议上直面历史遗留问题的平和而坚定,需要胡耀邦对黎民百姓的同情心和有错必纠的正义感。从网络言论看,精英和草根都寄厚望于即将召开的中共十八大,继往开来,深层次解决民生问题,从严治党整顿吏治,提振中央政府的权威,凝聚全民政治共识。

  下一步的改革,一个基本前提和保障,就是继续保持互联网的活力。网友说,过去的十年,即使留下的问题再多,但本届政府极大的贡献就是“网开一面”,借助网络舆论,让不同社会群体都有了利益表达的通道。互联网帮助转型期的中国社会去塞求通,活血化瘀。

  网民在期待,历史在期待。一个大有希望的中国,呼唤一个求真务实、视民如伤、不避艰险、奋发有为的执政力量。还记得1978年三中全会前后,人民日报多次引用龚自珍的“已亥杂诗”,今天,九州生气依然需恃风雷,“我劝天公重抖擞”仍是亿万人的心声。 ■

  祝华新为人民网舆情监测室秘书长 (原文链接)

数字空间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