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rsonal tools
Views

西安封城

From China Digital Space

Revision as of 03:12, 9 January 2022 by Dahzcdt (talk | contribs)
(diff) ← Older revision | Latest revision (diff) | Newer revision → (diff)
Jump to: navigation, search
西安封城.jpg

2021年12月23日,西安市因新冠疫情确诊病例激增而宣布紧急封城,至今(2021年1月3日)累计确诊病例数已经超过了1500起(以德尔塔变种为主),封城政策颁布后1300万当地居民被限制外出,当局希望在短时间内实现“全社会清零目标”并为此制定了时间表,但因未做好足够的配套保障措施,导致封城不久便出现了严重的物资供给问题,许多当地市民反映“买菜难”、“吃饭难”,在忍饥挨饿中跨年。与此同时,社会停摆,管理失能,封禁过度,许多民生问题难以解决,人道灾难频发,西安民众为此付出沉重代价:互联网上流传着急需送医的民众的求救帖,有市民因缺乏生活所困突破封锁采购物资被殴打,有病人因防疫规定而被医院拒绝收治,延误病情而酿成悲剧。

与两年前武汉初次面对新冠疫情时相似的故事再次上演:整个城市瞬间变成大小牢笼,街头遍布警察或具有执法权的"防疫人员",行人随时可能被抓捕。居民困居家中,有些大院铁门被锁,......悲鸣声不断传出,但是很快被消失,而官方媒体仍然在讴歌"正能量"。

这种管制带来的困窘、悲苦、无助、不满被西安人民反复推上了网络热门,成为了2021年末、2022年初假日间的一抹盛世惨景,而此时距离李文亮医生“吹哨”已整整两年,西安当局递交的“短期作业”与两年前武汉首次面对新冠时几乎一样无措,一切仿佛又在重演。

政府管理&公信力危机

  • 一刀切的核酸检测政策

12月19日,西安市碑林区在辖区内做出极为严格的出行规定:民众出入所有小区、院落、公共场所等都要持有“48小时核酸检测阴性证明”,许多居民“每天出门第一件事就是测核酸”,这一严重影响人们工作生活的一刀切政策引发了当地民众强烈的不满。[1]

  • “一码通”服务器频繁崩溃

12月20日,西安市“一码通”服务器又出现问题,服务崩溃,打开页面没有信息显示。有网民猜测服务崩溃原因或与频繁核酸检测新政策有关。据悉,西安“一码通”服务与“防疫健康码”信息进行了互认与绑定,“一码通”的无法使用会导致部分民众通行、核酸检测受到影响。2022年1月4日上午,“西安一码再次崩溃”登上微博热搜。这是半个月内,西安一码通第二次出现故障。[2]

  • 未将密接病人接走收治,导致更多人感染

12月21日,西安雁塔区市民孙辉出现了“发热、头痛、眼痛、咽痛、腹泻”等症状。可是接下来5天里,孙辉等了又等,却没有人来接他,他只是被安排居家隔离,自家大门被贴上封条,和一家人住在一起。这可把孙辉给急坏了,由于担心传染给家人,他拼命给雁塔区疫情防控指挥部、110、120、12345、街道办、社区等单位打电话,请求将自己带走,却遭遇“踢皮球”。[3]

  • 疫情期间装箱蔬菜“英雄之菜”卖400元一箱?

2021年末至2022年初西安因新冠疫情封城期间,多个小区发生蔬菜供应紧张的情况,网传西安某小区物业在群聊中发布一张“英雄之菜”的图片......据群聊中的海报显示,“英雄之菜”包含精品西兰花、富硒大蒜等20种全素菜,零售价格为399元/箱。但该小区物业称价格438元/箱。相关CDS词条:英雄之菜

  • 统一组织的“西安加油”跨年活动

12月31日,西安多个小区居民在家中窗台齐喊“西安加油”,为这座疫情封锁下的城市“献上祝福”,还有部分小区居民用广播播放《我和我的祖国》,并跟随节奏歌唱。然而,网络上流传的多张截图显示,齐喊“西安加油”的活动并非自发,而是由各社区组织响应,疑为官方统一发起。[4]

人道危机

  • 怀胎八月的孕妇因医院拒绝救治而流产

1月3日,一位来自西安的小红书作者@不腻 所发的帖子被网民频转,帖文称自己的小姨已怀胎八月,因腹痛于1日晚被送往西安高新医院紧急救治,但医院以“核酸检测超期”拒绝接收病人,最终延误黄金时间导致孕妇大出血流产。4日晚,这位作者又以微博用户 @别下雨了成吗 的身份重发帖子,并附上了两段视频以证明事件的真实性,希望事件受到关注、讨得说法。 [5]

  • 居民因出小区买馒头被防疫人员群殴

12月31日,一则“西安小伙买馒头被群殴”的视频在网络流传,事件发生地点在陕西省西安市雁塔区丈八街道南窑头西区,是个城中村。在视频中可以看到,一名男子一边扇当事人耳光,一边大骂当事人:“找死!你找死呢!”。视频最后,有两位女子赶到现场进行制止,群殴才结束。此时可以听到,带头打人的男子还在命令其他人“把他手机拿过来”。 [6]

  • 担心支付高昂隔离费用,有人冒死逃离西安

1月3日,网上盛传西安封城后三名城内人员出逃的事:徒步越秦岭、单车赴淳化、寒冬渡渭河。因为西安这次没有包密接人群的隔离费用,住宿每天278元起,餐费80元/天,14天隔离费用至少5000元——网上有人吐槽4760元,大抵吻合。对于无数在城里打工的普通人来说,生计艰难,五千的隔离费用,相当于半年存下的收入灰飞烟灭。 [7]

  • 志愿者勒令一小区翻墙购物男子视频道歉

1月3日,一则“西安一小区防疫志愿者勒令翻墙购物男子道歉”在微博流传,视频中自称是莲湖区丰登小区志愿者的男子勒令一位多次翻越小区围墙的年轻男子于镜头前公开道歉,然而这位志愿者的言行却如同一位“大领导”,令不少网友感叹“好大的官威”。 [8]

独立/官方媒体人声音

1月8日,独立媒体人江雪于3日发表的纪录西安封城的《长安十日》一文遭到删除,文章首发于微信公众号“默存格物”。曾引发舆论热议和媒体关注,也有人因此将江雪称为“西安版方方”。 [9]

1月5日,胡锡进在微博发帖谈论此文,表明了不同看法,但仍表示“应允许《长安十日》这样的表达”,目前该微博帖文也遭到删除。

网络民议

@匿名网友:西安让我们看到了私有经济退出市场后的样子,干部大院的食品供应充足,另外有钱的能买到四百多一小箱的白菜、萝卜、土豆,有点食物的一天吃一餐,没食物的想出门找吃的被拦住暴揍一顿。夜晚还要你亮灯唱颂歌,不然第二天不给你配菜。

@神哥说:12月21日,到12月30日,亲眼目睹了自我记事以来,西安最大的系统性溃败。此次溃败,创造了自武汉疫情以来,全国核心城市最大最愚蠢和最让人失望的抄作业不及格案例。此次失控,不是一区一点的失败,而是整个系统设计,方案预案,上下执行串联,指挥调度,全盘的失败。

@长平:从表面上看,两年前将疫情吹哨人定为"造谣者"予以训诫,与两年后的病毒"清零"政策,似乎是方向完全相反的两件事情,甚至可以被认为中国政府痛改前非。事实上,对于专制政府来说,这是一回事,都是以极端的手段实现偏执的妄想,以高压统治制造太平的假象。

网友新创词掩耳到零。掩耳到零是成语“掩耳盗铃”的谐音,也和它有相似的意涵。意在讽刺中国官员为求自保,以各种荒唐的方法实现感染“清零”的目标。例如,在2021年末到2022年初的[西安封城]期间,为尽快实现“社会面清零”的目标,有感染者所在的一整栋楼的居民都被拉去郊区进行隔离。

中国数字时代相关文章

中国数字空间相关词条

参考资料

[[Categ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