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rsonal tools
Views

Difference between revisions of "长平"

From China Digital Space

Jump to: navigation, search
Line 5: Line 5:
 
|data=extract=extract}}{{#external_value:extract }}[https://zh.wikipedia.org/wiki/长平_(作家) (维基百科{{FULLPAGENAME}})]
 
|data=extract=extract}}{{#external_value:extract }}[https://zh.wikipedia.org/wiki/长平_(作家) (维基百科{{FULLPAGENAME}})]
  
 
+
长平的记者生涯与中国的改革开放完美平行,始于成都,时间是邓小平南巡讲话前后,终于广州,2008年奥运会举行以后。用他的话说,那一年是“外部世界对中国误解最深的一年”。上世纪九十年代末,31岁的长平成为《南方周末》的新闻部主任。那时的《南方周末》一期仅零售就卖一百多万份,而那也是1989年以后中国民间社会最有希望、最蓬勃发展的一段时间。<ref>[https://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663481.html 改变中国 | 笼中自由——对《南方周末》前新闻主管长平的访谈(全)]</ref>
  
 
=== 中国数字时代相关文章===
 
=== 中国数字时代相关文章===
  
*[https://www.google.com/search?q=长平+site%3Achinadigitaltimes.net%2Fchinese%2F 更多【长平】相关文章]
+
*[https://www.google.com/search?q={{PAGENAME}}+site%3Achinadigitaltimes.net%2Fchinese%2F 谷歌搜索:更多CDT【{{PAGENAME}}】相关文章]
*[https://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tag/长平/ 【长平】相关文章索引]
+
*[https://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tag/{{PAGENAME}}/ CDT网站:【{{PAGENAME}}】相关文章索引]
 
 
  
<embedvideo service="youtube">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ardyHi104nU
 
</embedvideo>
 
  
 
=== 中国数字空间相关词条===
 
=== 中国数字空间相关词条===
Line 20: Line 17:
 
{{ #dpl: linksto = {{FULLPAGENAME}} }}
 
{{ #dpl: linksto = {{FULLPAGENAME}} }}
  
* [https://www.google.com/search?q=长平+site%3Achinadigitaltimes.net%2Fspace%2F 中国数字空间上更多和【长平】相关的词条]
+
*[https://www.google.com/search?q={{PAGENAME}}+site%3Achinadigitaltimes.net%2Fspace%2F 中国数字空间上更多和【{{PAGENAME}}】相关的词条]
  
  
 +
[[Category: 媒体人]]
  
[[Category: 网络人物]]
+
__NOTOC__

Revision as of 04:44, 16 November 2021

Changping.jpg

长平(英語:Chang Ping,1968年-),本名张平,中华人民共和国記者、作家与异议人士,六四记忆·人权博物馆总策展人,在《纽约书评》上被美国记者张彦认为是中国最著名的时事评论作家之一,四川西充人。自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以来,长平在中国大陆及香港参与创办及主编多份报纸、杂志及电子媒体,是中国「自由知识分子」中的代表人物,曾获「南方周末年度致敬专栏作家」、「香港人权新闻奖」、「华人百大公共知识分子」、「加拿大国际新闻自由奖」等多项荣誉。 从2010年底开始,他被禁止在中国大陆媒体发表任何文章。2011年,长平在香港创办时事杂志《阳光时务》,但香港政府拒绝为他签发工作签证。(维基百科长平)

长平的记者生涯与中国的改革开放完美平行,始于成都,时间是邓小平南巡讲话前后,终于广州,2008年奥运会举行以后。用他的话说,那一年是“外部世界对中国误解最深的一年”。上世纪九十年代末,31岁的长平成为《南方周末》的新闻部主任。那时的《南方周末》一期仅零售就卖一百多万份,而那也是1989年以后中国民间社会最有希望、最蓬勃发展的一段时间。[1]

中国数字时代相关文章


中国数字空间相关词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