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rsonal tools
Views

中国文字狱事件盘点

From China Digital Space

Revision as of 21:34, 29 June 2021 by Eric Liu (talk | contribs) (Created page with "400px|thumb|right|中国文字狱事件盘点Twitter账号截图。 [https://twitter.com/SpeechFreedomCN 中国文字狱事件...")
(diff) ← Older revision | Latest revision (diff) | Newer revision → (diff)
Jump to: navigation, search
中国文字狱事件盘点Twitter账号截图。

中国文字狱事件盘点Twitter账号:@SpeechFreedomCN

简介:“收录近年中国因言获罪案件/Collecting & exposing cases that China violates citizens’ rights of #speechfreedom.”


“一定要让世界知道中共对言论的打压,对人权的迫害是系统性的,并不是几个简单的案例。”

2019年10月,中国共产党庆祝执政70周年之际,他开通了“中国文字狱事件盘点”,用中英双语记录近年来中国因言获罪的案例。通过政府网站、法院判决书、官媒报道、警方社交媒体账号等公开信息来源,建成了一个从2013年至今有近2000个因言获罪案例的数据库。

说起设立推特账号的契机,小王告诉美国之音,中国在举行大型阅兵式庆祝建国70周年的时间点上抓了很多所谓“辱国人士”。一些人仅仅因为在网上说了几句官方不喜欢的话就被抓走。让他觉得最为两个荒谬的案例,一是一位四川网民说:“阅兵有什么好看的”,二是一位山东网民说:“祖国没有养你,是你妈养的你。” 二人双双被拘留。

“那个时候我才意识到,这个国家对言论的打压可能又上升到一个新的层面了。虽然我们都知道这样的事件一直存在,但是那一系列案例报道出来,我才感觉到细思极恐,” 小王说。

在他记录的案例里,有一些被媒体广泛报道的知名人物,比如曾暗示习近平是“剥光了衣服也要坚持当皇帝的小丑”被重判18年的地产大亨任志强;接连发表批评当局文章被革职的前清华大学教授许章润;声援多位良心犯被起诉“非法经营罪”的出版界“侠女”耿潇男;抨击共产党是“政治僵尸”被开除党籍的前中共党校教授蔡霞;报道武汉疫情被判刑的公民记者张展 ……

但更多的是些籍籍无名,鲜有人关注的小人物,有些连名字也没有留下。比如,山东青岛因在微信群“辱骂村干部”被拘留7天的吴某;宁夏银川因在贴吧抨击交警被拘留5天的李某;河南嵩县因在推特发布、转发“疫情涉政虚假信息”被判有期徒刑6个月的姚某。在这近2000位当代文字狱受害者中,甚至还有未成年人。[1]


玛丽莲梦六判决文书1.jpg
微博用户@玛丽莲梦六 的判决文书,由中国文字狱事件盘点发掘并收集。

“以前我也只是知道中国有因言获罪,但是没有想到这么严重。”

“老大哥一直在看着你,”他写道。“而我试着到处去找老大哥的眼睛,结果发现到处都是。” 这份清单有一个直言不讳标题——“中国近年文字狱事件盘点”,它记录了一些人因质疑北京对去年6月中印军队在两国有争议的喜马拉雅山边界发生冲突的官方说法,而受到的处罚。印度政府当时说,有20名士兵在冲突中死亡。上周,中国政府终于公布了有四名士兵死亡。 中国官媒把这些士兵称为英雄,但也有人提出疑问。其中一名曾任记者的人问是否有更多士兵死亡,国内外的人都对这个问题有极大的兴趣。据该表格链接的通告,这名前记者被指控寻衅滋事——这是当局对敢于直言的人惯用的指控,并将面临最高五年的监禁。 阅读这份名单让人们清楚地看到,习近平及其政府是如何严格控制中国互联网的。人们曾认为互联网无法控制,即使在中国也如此。但一直以来,习近平把互联网既看作一种需要遏制的威胁,也看作一个引导舆论的工具。[2]


“玛丽莲梦六”被判刑半年:微博网友“玛丽莲梦六”,本名张文芳,住河北燕郊,在4月4日(全国新冠肺炎遇害者哀悼日)发表长微博,指出一些疫情未被官方报道的民间惨状,被官方认定为含有谣言,并判刑半年。[3]

2021年2月22日,据“中国文字狱事件盘点”账号所提供的消息:2020年4月微博热文《那个坐在阳台上敲锣鸣病的人》的作者 @玛丽莲梦六 在发文后对外宣称“被喝茶”后消失,实则后续遭判刑六个月,罪名是“寻衅滋事罪”,官方认为其传播的内容中含有“谣言”。[4]


中国文字狱事件盘点置顶推文。

“我从来没有直接告诉任何人反对这个政府,我只是列出了两千条理由你为什么应该反对它。——写于总表案例数达到2000条时”[5]

终于,5月中旬,中国裁判文书网一次性下架了所有含某些特定关键词的文书,例如寻衅滋事案由下含“推特”“微博”“虚假信息”和“国家领导”等关键词的判决书,这些关键词都是我几乎每天都会去搜的。

它的这一行为并非专门针对敏感文书,因为随之被一起下架的还有很多非敏感文书,所以它针对的其实就是这些关键词而已。

不过这一次它没有删完,还有很多行政案件成了漏网之鱼。我搜索行政案件的频率比较低,所以一些行政案件的判決书就被他们忽略了,在此之后我就一直查行政案件。

6月中旬,行政类敏感案件也被全部下架了,凡是含有“言论”关键词的起诉公安局的行政案件,判決书已全部被下架。

其实除了中国裁判文书网,微信公众平台也有过类似举动。在以前,各地公安的网警部门的微信公众号经常发布各类因言获罪案,他们叫网络寻衅滋事案。

但自从2020年3-5月中的某个时间点开始,全国网警账号就不再发布此类信息了,取而代之的是由各地公安总账号来发。现在你看到的网络因言获罪案,几乎已经不归网警公众号来负责宣传了。[6]


“直到哪一天中国彻底没有因言获罪了,那个时候我才会考虑停下。”


参考资料

中国数字时代相关文章

更多中国文字狱事件盘点文章

中国数字空间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