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rsonal tools
Views

多元性别

From China Digital Space

Revision as of 03:00, 9 October 2021 by Wzx412 (talk | contribs) (→‎中国性少数群体部分法律维权案件)
(diff) ← Older revision | Latest revision (diff) | Newer revision → (diff)
Jump to: navigation, search
彩虹旗,也被称作“同志骄傲旗”,是一面象征性少数群体的旗帜。
2019年5月17日,台湾立法会院会表决通过同性婚姻专法草案。图:《自由时报》记者刘信德

多元性别,或称为性别多元化,是一个包容性的概念,用于代表人类的社会性别特征、性取向和性别认同的所有多元性。

大多数时候,我们使用简单的分类来描述性取向(异性恋,同性恋和双性恋)、性别认同(跨性别和顺性别)、和非典型性征(双性人)。然而,在某些文化中有其他方式来理解性别系统。此外,在过去的几十年中,出现了一些性学理论,如金赛理论和酷儿理论,提出这种分类不足以描述人类和其他动物物种中的性复杂性。例如,有些人可能认为自己是异性恋与双性恋之间,或同性恋与双性恋之间的偏差性取向。它也可能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变化,或者不仅包括对女性和男性的吸引力,而且还包括对所有性别特征和性别认同的各种吸引力(泛性恋)。换句话说,在双性恋中,存在着从几乎异性恋到几乎同性恋(金赛量表)的各种类型和偏好。(维基百科多元性别)

截止2021年9月,世界上已经有30个国家和地区承认同性婚姻的合法性。[1]

台湾:亚洲唯一一个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国家

2019年,台湾通过了亚洲首部同性婚姻专法,成为了亚洲唯一一个实现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国家。[2]


大陆:民间互助与抗争

民间声音

1.北师大儿童性教育课题组

《珍爱生命——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是由刘文利教授主编,由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2010年起陆续出版的面向小学生的性教育读本。这套教材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国际性教育技术指导纲要》本土化,首次将性别与权利的概念纳入性教育当中,获得了大量民间支持。中国网友称之为“中国性教育的希望之书”,中国性别学者方刚也称这套教材为“中国唯一没有毛病的一套小学性教育教材”。[3]2017年,杭州某家长在微博上质疑这套读本“尺度过大” ,引起热议,这套书籍后来被下架。

《珍爱生命——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中关于性倾向歧视的内容。


2.北京酷儿合唱团

在2018年的国际反恐同日,北京酷儿合唱团用一首神曲[4],唱遍种种恐同言论。他们希望用嘲讽的姿态勇敢面对偏见,破掉杠精们的阵法,还原一个真诚客观的对话空间。

请听《我从来没偏见》:


3.关于"娘炮"

“娘是受人尊重的。” -法号释照见

2018年,新京报记者做了一期关于“娘炮”的街访[5],其中收录了不少开放包容的路人言论。2021年,北京广电局发文要求“杜绝娘炮审美取向”[6],中国文艺圈也开展了一场对“娘炮”形象的批判运动,有网友因此重新翻出了这期街访,并对比几年间社会对性少数群体从包容到“严打”的态度。

以下为中国数字时代收录的部分网友评论[7]

电饭煲:以前娱乐圈还可以发撑同志反歧视,现在同性恋这个群体直接404 not found

男友粉就是醉吊的:这是固化男女的刻板印象吗?应该提倡的是每个人的道德修养的提升,应有的责任心和担当,扯什么娘不娘,娘有错?女性是不是应该全体道歉,别拿女性化说事,别给娘加任何不应该有标签。别管人怎么穿衣打扮,只要不伤风败俗就没有错,什么年代了,还觉得女性化的标签是侮辱男人。

B612小行星大中华区办事处:我对这个词是深恶痛绝,十年前就开始批判了,没想到2021还有。当年把这个词当贬义提出来的时候,我身边一些爱干净的、性格温和的男生朋友都遭受过校园暴力,他们什么也没做错,就因为一句娘,他们就成了攻击的对象,被打被骂被孤立。

不会有比我可爱的人:遇到阴柔的男生叫娘,那阳刚一点的叫爹?

Miyoki酱酱酱:人不只有一种活法,每一种人生都值得尊重,阳刚之气不只在外表,固步自封且傲慢,高高在上的态度才是真正的怯懦。

半行叙事文:男孩子有化妆的权利,有喜欢粉色的权利,有撒娇的权利,有喜欢男孩子的权利,有不一定必须成为吴京的权利,无关男权女权,这是人权。

4.“渣浪你好,我是同性恋”

2018年4月15日,新浪微博封禁了著名的性少数组织账号“同志之声”。对此,一篇题目为《渣浪你好,我是同性恋》[8]的微信公众号文章引发了大量反响,获得了过百万的阅读量,引发大量网友在新浪话题#我是同性恋#下现身说法,发出自己的声音。此文在发出12小时后即遭到微信封禁,新浪话题#我是同性恋#也在阅读量达到2.4亿的时候被平台删除。

文章原作者“我的票圈”整理了更多网友声音:“今天同性恋封完了吗?” “没有”

中国性少数群体部分法律维权案件


中国政府:边支持边打压

公开支持

不少品牌也曾公开使用彩虹元素,支持中国性少数人群。

以下内容由微信公众号“LGBT权促会”整理[9]

2014年10月23日,在联合国消除对妇女一切形式歧视公约委员会公约审议中,国务院妇女儿童工作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牟虹女士说:“在中国,(包括LGBT人群在内的)任何人都受法律保护,不会因为性倾向被歧视。”这是中国政府首度在联合国层面公开发表有关中国性少数权利问题的言论。

2015年12月,在联合国CAT对中国履行国际公约情况进行审议期间,委员会副主席 Felice Gaer 提问关于中国对LGBTI群体进行精神病治疗的情况,司法部代表官员杨剑(音)表示:中国并不认为LGBTI者为精神病人,或要求对LGBTI人群进行强制治疗。他们也不会被关在精神病院

2018年4月15日,《人民日报》也曾发评《“不一样的烟火”,一定可以绽放》[10],其中提出:“性倾向不止一种,不管是同性恋还是双性恋都属正常,绝不是疾病”以及“愿每一种爱都不被伤害,愿每一个人都能活出内心的色彩”。

敏感词与404

而在网络上,在生活中,“同性恋”却是一个难以启齿的词语。近年来,有大批性少数组织和个人遭到社交媒体平台或政府的打压,大量线下活动被迫取消。以下为中国数字时代收录的部分相关事件:


另外,中国数字时代在测试中发现,“未命名公众号”[11]、“伪娘”[12]、“男同性恋”[13]等词语在不同程度上已被各平台封禁。

中国数字时代相关文章

中国数字空间相关词条

参考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