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rsonal tools
Views

历史无阳

From China Digital Space

Revision as of 23:52, 14 July 2022 by Eric Liu (talk | contribs)
(diff) ← Older revision | Latest revision (diff) | Newer revision → (diff)
Jump to: navigation, search
招聘条件要求“历史无阳”的微信截图。
杭州一家博物馆要求参观者不得为已治愈的新冠确诊病例。

中国新冠清零运动中的一种歧视性政策。即曾经有新冠阳性记录的人,即使已经痊愈也可能会被企业拒绝雇佣,或无法进入某些公共设施[1]

中国的其他新冠歧视还有:去人格化用语,如称新冠确诊者为“阳人”、“小羊人”、“羊”[2];公布新冠确诊者的个人隐私并实施网暴[3][4]

“我躲在虹桥的卫生间,不知去哪里”

2022年7月10日,微信公众号“真叫卢俊”发布文章称因整个上海服务业要求“历史无阳”的就业歧视,有大量从业者无法找到工作,甚至在虹桥火车站流浪。文章引起大量讨论,并于随后遭到删除。

当然这些都是意外,一切恢复之后阿芬本来认为可以很快可以恢复正常

而没想到的是,从5月下旬开始,阿芬就在各种平台和工作群里,寻找各种机会

也有很多条件适合的工作,但唯独一条她不行

一个不曾听过的词汇:历史无阳

也就是说,如果曾经感染了阳性,那么连最基础的工作,她也失去了资格

这样的情况一直没有改变

到了6月7日前一晚,阿芬失眠了,这是她在隔离酒店的最后一晚

也是从6月7日这天开始,她开始流浪大虹桥

反复尝试不同的工作机会,看到招工她觉得自己适合的就去,还担心有所隐瞒,于是主动问对方人事,她进过方舱有没有问题

对方听完立马摇摇头:这个肯定不能要

5月如此

6月也这样

到了7月,还是这样,电话那头的招工人事一直说再等等

而阿芬这样的情况并不是个例

她和她在火车站新认识的小伙伴都面临这个情况,这是一个庞大的群体,整个上海的服务业行业正在通过历史无阳作为一个标准在歧视大量的新冠阳性康复者

进过1次方舱、得过1次新冠,即使你后面99次核酸阴性,你都没资格获得工作机会

没有任何原因,就是没有资格

就这么一个准则,把一大波人挤到大虹桥的地下通道里,让他们无所适从,也不知道要去何处

前前后后两个月,他们一天比一天绝望,真的山穷水尽了

如果不是山穷水尽,没谁会一直住在车站

比如阿芬,对她来说,积蓄空了、手机欠费,连食物和水都成了问题[5]

“进过方舱的不要、阳过的不要”

2022年7月4日,新闻晨报对上海解封后就业歧视的报道:

在上海务工的他此前曾感染过新冠,治愈出院后的他,先是去了南通隔离,隔离结束后原本想回山西老家,但是电话打过去听到回去还要隔离很久的消息后,暂时决定先不回老家,于是,就从南通去苏州找点临时工做做。他在苏州找了几家电子厂,却都要求查验近两个月的核酸检测记录,屡屡碰壁的他只好打道回上海。

在上海他同样想求得一份电子厂的工作。在他看来,这份工作至少工资还可以,很多还包食宿,但令他没想到的是,他看到兼职群里富士康等企业在招聘启事里明确写道:阳过的不要、进过方舱的也不要。这让他再一次叹气,不知怎么办。

除了网上招聘,曾鸣也去过松江车墩的一些劳务公司,对方也要求当场查验近两个月的核酸检测记录。如今,半个月过去了,曾鸣依然没有找到一份满意的工作,目前他也和陈峰一起,晚上随便找个空地打地铺,吃饭基本上靠路边的小炒店、便利店里的泡面来解决。[6]

清零政策下的“复阳”恐慌

2021年11月,上观新闻报道了因中国严苛的新冠诊疗标准而“复阳”6次被隔离五十多天的患者:

9月10日,从新加坡回国的林某某被确诊为新冠,其妻子和赵康在同一工厂上班,后也被确诊。赵康介绍道,自己于9月15日确诊,被送去医院治疗;10月2日,核酸检测阴性后,医生告诉赵康可以出院,赵康被转往康复中心隔离14天,本以为即将见到曙光的赵康,没想到这只是复阳噩梦的开始。

在康复中心14天内要采4次核酸,最后一天双采双检,赵康前两次检测均为阴性,10月15日检测时却被查出复阳,他感到希望破灭了。在查出复阳转移病房后,10月16日再次检测为阴性,10月17日双采双检,结果仍为阴性,于是防疫人员就把他送出康复中心,到酒店隔离21天。

10月20日,赵康在例行核酸检测中再次查出复阳,再次被转到康复中心、在康复中心就是反反复复,一天阴性一天阳性,这样持续了6天,其间3次复阳,到26号的时候核酸双采阴性过了,27号再次回酒店隔离。”

在酒店隔离到第8天时,11月4日,赵康再次得知复阳。他说:“每次复阳,隔离时间都要从头开始算,像永远走不完的循环,特别煎熬。”

赵康表示,除了刚开始确诊时自己发过烧,复阳的几次身体都没有任何症状,他也曾想搞清楚复阳的原因,但医生也没办法解释清楚为什么老复阳,只是说身体在和病毒对抗。他从确诊以来已经快两个月没见过家人了,现在都没办法出去上班,公司也没出明确政策,不知道会受多大影响。

除了漫长的等待,最让赵康困扰的,是心理上的紧张。他告诉封面新闻记者:“那种焦虑感始终存在,阴性还好,被查出阳性,就不知道什么时候又要收拾行李去医院,这样你心里很紧张的,每次做核酸你都有心理阴影,我现在很害怕自己复阳。”[7]

微信公众号“一个生物狗的科普小园”在《我躲在虹桥的卫生间,不知道去哪》一文热议后解释对所谓“复阳”的恐慌毫无科学根据:

拒聘的理由很明确——就是因为曾感染过新冠。但为什么要拒聘康复者,其中缘由目前只有猜测。涉及的单位也不是一家,说不定不同家有不同理由也未可知。可非常明确的一点是,无论这些做出拒聘决定的单位自己心里的缘由是什么,都是没有科学依据的,这种行为就是明明白白的歧视。

说两个现在被人怀疑的理由,一个是说会复阳。

国内以前经常有报道某某感染者多久之后还复阳。这些报道有猎奇性质,搞得大家人心惶惶。实际上这类复阳都是核酸复阳。核酸检测是检测病毒的基因片段——哪怕是死病毒,也就是没有侵染细胞能力的病毒尸体,仍然有可能让核酸检测成阳性。

核酸检测非常灵敏,同时以前国内的核酸检测标准极为严格,反应载毒量的Ct值确诊与康复标准都是40(Ct值越高,病毒越少)。这意味着极少数病毒尸体也能检测出阳性。康复者解除隔离、回归正常生活的前提是连续多次核酸检测阴性。Ct值如此高的标准,容易出现前一次阴性,后一次因为一些尸体又检测阳性。也就是所谓的复阳。

这些问题也逐渐在纠正,像在上海疫情暴发时刚好新冠诊疗方案更新了,康复者的Ct值标准改成35,然后康复者解隔离后不再参与常规核酸检测——因为康复后少数情况下可能连着十来周核酸检测都会是阳性,但那时是没有活病毒的。所以在上海那么多人感染的情况下,复阳什么的反而没怎么听说了。

核酸复阳不是有活病毒,感染不了人。知道这一点,担心复阳而拒聘自然站不住脚。[8]

中国数字时代相关文章

中国数字空间相关词条

Extension:DynamicPageList (DPL), version 3.3.3: Warning: No results.

参考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