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rsonal tools
Views

Difference between revisions of "CDS专页:中共是如何打造真理部的"

From China Digital Space

Jump to: navigation, search
(One intermediate revision by the same user not shown)
Line 150: Line 150:
 
</div>
 
</div>
  
===[[教科书]]===
+
===[[教科书审查]]===
  
 
[[File:教科书审查.png | frame | right|香港新成立的學生組織教育野發言人鄭家朗(中)與退休教師陳智聰(右)及區議員蔣旻正 2020年8月21日召開記者會,發表公開信要求教育局撤回通識教科書政治審查。美國之音 湯惠芸拍攝)| link=环球日报]]
 
[[File:教科书审查.png | frame | right|香港新成立的學生組織教育野發言人鄭家朗(中)與退休教師陳智聰(右)及區議員蔣旻正 2020年8月21日召開記者會,發表公開信要求教育局撤回通識教科書政治審查。美國之音 湯惠芸拍攝)| link=环球日报]]
  
 
'''中共的话,连标点符号都不能相信。'''
 
'''中共的话,连标点符号都不能相信。'''
 +
 +
教科书是国家机器巩固统治,传递主流价值观念的重要途径。可见,教科书在中小学教育教学中有着不可替代的重要地位,具有重大的教育价值。在中国,中小学教科书都有国家指定,政府组织编写。
 +
 +
《中华人民共和国义务教育法》(国家主席令第52号,1986年4月12日第六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四次会议通过,2006年6月29日第十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二次会议修订,2006年9月1日起施行)第56条第3款:“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和教科书审查人员参与或者变相参与教科书编写的,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或者其教育行政部门根据职责权限责令限期改正,依法给予行政处分;有违法所得的,没收违法所得。”
 +
 +
《中小学教材编写审定管理暂行办法》(教育部令第11号,2001年6月1日部长办公会议讨论通过,2001年6月7日发布并施行)第8条:“教育行政部门和国家公务员不得以任何形式参与教材的编写工作。全国和省级教材审定机构审定委员和审查委员,被聘期间不得担任教材编写人员。”
  
  
国家宣传机器是指那些为政权服务、提供政治宣传的具体机构,这样的机构提供的资讯一般不会公开透明,而是有选择提供资讯,或是利用资讯,设法让受众产生情绪性的反应。在中国,所有的媒体,电视、纸媒、网络、出版、电影等一切文化活动都可以说是共党政权的宣传机器,尤其是一些媒体,更是专门为此服务。
 
  
 
<div style="column-count:3;-moz-column-count:3;-webkit-column-count:3">
 
<div style="column-count:3;-moz-column-count:3;-webkit-column-count:3">

Revision as of 01:53, 23 September 2020

谁控制过去就控制未来,谁控制现在就控制过去。——乔治·奥威尔《1984》

中共是如何打造真理部

英国作家乔治·奥威尔的小说《1984》描述了一个恐怖的极权主义国家大洋国,在大洋国有一个专门制造假新闻的部门被称为真理部(Ministry of Truth),为了适应“老大哥”的政治需要,天天篡改历史,控制言论,从而控制国民的思想而实现极权统治。其实这个世界对中国人来说并不遥远。中共也有一个真理部,从中央到地方,制造假新闻全面进行宣传,从而达到控制国民思想实现极权统治的目的。

中共是如何打造真理部的呢?这就远远比《1984》中更为复杂:新闻审查、网络审查、出版审查、电影审查、教科书等等,每一方面的审查都是一套复杂的体系,所有的审查又组成一套更为复杂的体系,由各个部门负责。



新闻审查

2016年2月习近平视察三大国家级媒体强调党媒姓党

新闻舆论工作供各方面、各个环节都要坚持正确舆论导向。各级党报、党刊、电台电视台要讲导向,都市类报刊、新媒体也要讲导向。其中特别强调了党的新闻舆论工作坚持党性原则,最根本的是坚持党对新闻舆论工作的领导。党和政府主办的媒体是党和政府的宣传阵地,必须姓党。——习近平,2016年2月

新闻检查制度是指国家权力机构或其他权力主体对新闻采访、报道传递和发布所做的各种审阅以预防危险的或反政府的内容。新闻出版检查制度实质上是出版检查制度的一种。

“社会主义新闻媒介是党和政府的喉舌”是多年来中共新闻工作的原则。喉舌论这一观点被确立是由时任新华社社长郭超人的著作《喉舌论》中提出来的。内容为其1983年至1997年15年间关于新闻工作的文稿及讲话稿的汇编。喉舌论就是指确保党的新闻工作坚定不移地贯彻执行无产阶级的党性原则,忠实可靠当好党和人民的耳目喉舌。

2016年2月,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总书记习近平到人民日报社、新华通讯社、中央电视台考察调研,习近平指出:“新闻舆论工作供各方面、各个环节都要坚持正确舆论导向。各级党报、党刊、电台电视台要讲导向,都市类报刊、新媒体也要讲导向。其中特别强调了党的新闻舆论工作坚持党性原则,最根本的是坚持党对新闻舆论工作的领导。党和政府主办的媒体是党和政府的宣传阵地,必须姓党。”

对于在内地出版、发行的所有报纸媒体,在转载通讯社报道方面,一律只能刊登新华社、中新社的通讯社报道,禁止直接使用其他通讯社的内容。只有新华社旗下刊物《参考消息》与人民日报社旗下刊物《环球时报》被允许能够直接引用刊登世界各大通讯社文章(而两者的内容时而会有过滤)。

网络审查

网络审查1.png
网络审查.png

网络空间不是“法外之地”。

网络审查指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对互联网进行的互联网审查,是一种行政行为,属于中国大规模监控的一部分。根据《国务院关于授权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负责互联网信息内容管理工作的通知》,自2014年8月26日起,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简称国家网信办,与中共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委员会办公室为一个机构两块牌子)负责中国大陆互联网信息内容管理工作,并负责监督管理执法。

2013年4月,鲁炜开始担任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主任,开始掌管中国互联网,从此,中国互联网失去了早期的改良、自由之风,进入肃杀的管制时期。

2013年8月10日,鲁炜召集微博、网络名人座谈,提出“七条底线”的共识,并敦促名人遵守该七条原则,当时参加座谈会的有纪连海、廖玒、陈里、潘石屹、薛蛮子等十多位网络名人。当时鲁炜就网络名人社会责任提出六点希望,也与在场的网络名人们达成了坚守“七条底线”的共识。这七条被网民称为“鲁七条”:法律法规底线、社会主义制度底线、国家利益底线、公民合法权益底线、社会公共秩序底线、道德风尚底线、信息真实性底线。七条底线发布当日,被大陆各大门户网站放上首页。大部分网民极力反对,指中国政府公然用“制度”钳制言论自由,部分人在大陆凯迪社区和个人博客等网站公开表示对第二条“社会主义制度底线”的讥讽。但是不少网站受到当局压力,被迫删除大量留言和跟帖,出现了几万人留言,只留下区区一百条的怪相。

2014年5月,中央网信办成立,鲁炜担任中央网信办主任。从网管办到网信办,虽然是一套班子的两个牌子,但权力更加集中,审核从此更是变本加厉。

2014年10月,中央网信办面向社会公开选拔9名业务部门处级领导干部,分属5个业务部门:网络评论工作局、网络社会工作局、移动网络管理局、网络安全协调局、国际合作局。10月30日,鲁炜出席首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互联网大会曾经被指是鲁炜从政生涯的主要政绩。在第一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上,中方提出一份大会声明草案,推出互联网“网络主权”的概念,一时间舆论哗然。在新闻发布会并答记者问上,对于网络审查制度,鲁炜说:“我们现在不允许的是,(外国互联网企业)既占了中国市场,又挣了中国的钱,还来伤害中国。”因此,纽约时报中文网称鲁炜为“中国互联网的守门人”。 2015年4月,因被称为“有权决定亿万网民看什么”,鲁炜入选《时代周刊》2015年“百位最具影响力人物”。而对于中国人民来说,他是“网络沙皇”。

出版审查

图书审查.png

中共的话,连标点符号都不能相信。

中国政府对在中国内地印刷、发行及从境外(包括港澳台)进口的出版物进行内容审查,这是一种行政行为。 当今负责执行出版物审查制度的主要政府机构是国家新闻出版署。

中国大陆的出版社目前是通过自我审查的形式出版书籍,而且必须拥有由新闻出版总署发出的“书号”才能发行。作者向出版社递交书稿交编辑审核,返回修改或删减意见,作者自行修改後再次递交,如此重复直到被出版社认可并上报所在省的新闻出版局审查并通过後方能成功出版,类似广电总局审查电影的形式。由于新闻出版总署只配给书号给认可的官方出版机构,因此民间出版人只能给出版社一定费用才能获得书号,再以该出版社名义出书,即所谓的“买卖书号”。虽然买卖书号的方式并不符合政府相关规定,但政府默许这种做法,以至于此现象成为大陆出版界习以为常的行规。另外不少作家为了完整出版作品,会选择在香港或台湾的出版社另外发行完整版或「一刀未剪版」。

现在,中国大陆也有相当多的书店经营港澳台及海外进口书籍,惟由于进口关税、物流成本等因素,价格普遍高于原始定价,有些甚至要高出一倍左右。

中国各地的海关会在机场对国际进口的包裹、快件进行抽查,如果是EMS和FedEx、UPS、DHL等,则都会经过海关检查;EMS方面,在网上商城购买书籍或音像制品一般会在包裹箱的顶部附上书目清单,海关会根据书名决定是否开箱检查,一般书名涉及文化大革命、评价中国共产党及共产主义、现任中共领导人、胡耀邦及赵紫阳、六四、“╳╳内幕”等及由民运、寻求地方独立人士撰写的书籍会被没收,有时也可能会将涉及中国政府敏感话题的版面撕掉,但部分书籍即使大陆没有出版或只有删减版,书名没有涉及敏感字眼的亦可进口。UPS等快递方面,如包裹没有列出书名,通常会按数量抽查,如果超过数量较多,会较大机会被开箱查验。

电影审查

由广电总局颁发的“龙标”是中国电影的“准生证”,也是电影审查最关键的一步
电影审查.png

大家根本没有任何方向了,你根本不知道这个东西过得了过不了,任何题材都可能有问题,而且当中有个演员可能不检点或怎样,最后承担所有损失的都是制片方, ——电影节评审的制片人任许(化名)

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属下的电影审查委员会及电影复审委员会,审查能够在中国大陆放映的电影。电影审查委员会共由36人组成,来自各个行业。国务院在2001年12月25日颁发了《电影管理条例》,共11条,影片想要通过审查必须完全遵循这些标准,但11条标准裡其中只有一条是审查颜色深浅、声音录制等影片技术问题,其余都是有关电影内容,意识形态等,如不能泄露国家秘密、危害国家安全或者损害国家荣誉和利益,不能煽动民族仇恨,破坏民族团结,不能宣扬淫秽、赌博、暴力或者教唆犯罪,不能宣扬迷信和邪教等。广电总局声称电影审查委员会、复审委员会的成员是实行聘任制,聘期两年,但其网页上在2007年7月更新过一次名单後便再无下文。

2014年起广电总局计划采用两种措施來加强审查中國網站所播放之外来影片,一种选择是设立一个单独的中介机构作为外国版权方与中国互联网公司的中间人,禁止中国企业直接与外国版权方谈判许可,一种选择是建立一种“联合审查机构”,来决定哪些节目可以被播放或者需要剪辑的程度。

根据中国2017年3月颁布施行的《电影产业促进法》,一部影片从拍摄到上映要经历层层关卡。

首先,电影剧本梗概需要向国务院电影主管部门或者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电影主管部门备案。其中涉及重大题材或者国家安全、外交、民族、宗教、军事等方面题材的,完整的电影剧本需报送审查。

拍摄完成后,电影需要送至国务院电影主管部门或者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电影主管部门审查。准予公映的,颁发电影公映许可证。

教科书审查

香港新成立的學生組織教育野發言人鄭家朗(中)與退休教師陳智聰(右)及區議員蔣旻正 2020年8月21日召開記者會,發表公開信要求教育局撤回通識教科書政治審查。美國之音 湯惠芸拍攝)

中共的话,连标点符号都不能相信。

教科书是国家机器巩固统治,传递主流价值观念的重要途径。可见,教科书在中小学教育教学中有着不可替代的重要地位,具有重大的教育价值。在中国,中小学教科书都有国家指定,政府组织编写。

《中华人民共和国义务教育法》(国家主席令第52号,1986年4月12日第六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四次会议通过,2006年6月29日第十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二次会议修订,2006年9月1日起施行)第56条第3款:“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和教科书审查人员参与或者变相参与教科书编写的,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或者其教育行政部门根据职责权限责令限期改正,依法给予行政处分;有违法所得的,没收违法所得。”

《中小学教材编写审定管理暂行办法》(教育部令第11号,2001年6月1日部长办公会议讨论通过,2001年6月7日发布并施行)第8条:“教育行政部门和国家公务员不得以任何形式参与教材的编写工作。全国和省级教材审定机构审定委员和审查委员,被聘期间不得担任教材编写人员。”


数字空间相关链接

Extension:DynamicPageList (DPL), version 3.3.3: Warning: No resul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