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rsonal tools
Views

CDS专页:在神秘的防疫怪招背后

From China Digital Space

Revision as of 06:22, 18 November 2021 by Dongge (talk | contribs)
Jump to: navigation, search

2021年11月,中国多地出现一个防疫新概念——“时空伴随者”;它比以往所采用的“密切接触者”的概念覆盖范围更广。


<iframe src="https://open.firstory.me/embed/story/ckw0hrxyu2s2e09685rmcnerz" height="180" width="700" frameborder="0" scrolling="no"></iframe>


时空伴随者

根据中国国家卫建委的《密切接触者判定与管理指南》,密切接触者是指与新冠患者在同一空间共同生活的家庭成员,或在同一场所有近距离接触的人员。 过去人们谈密接色变,如今,在“时空伴随者”的时代,即使没有物理上的密切接触,人们的健康码一样可能变黄。目前,成都,重庆,长沙,嘉峪关,河南郑州等地的疾控机关都已经定义了大批的“时空伴随者”。 那么,什么是时空伴随呢?《新京报》动新闻的解释: “什么是时空伴随?在户外开放空间,同一基站,一定距离内,与确诊者手机号码共同停留一定时长。定义于可能暴露的时空伴随。比如,14天内,你与确诊患者到过同一个地方,虽然身体上没有接触,但因为通讯信号上的漂移,经系统检测出,你与确诊患者存在时空伴随。属于风险人群中的时空伴随者,健康码便变成黄码。” 根据央视新闻发布的定义,具体来说,假如有感染者14天内到过某地,而你在这14天的轨迹与他有过交集,无论是身体上擦肩而过,还是通信讯号上的漂移,都可能被认定为“时空伴随者”。 2021年11月3日,根据四川新增确诊患者的活动轨迹,成都警方排查出了8.2万名“时空伴随者”,导致当地多个小区居民被迫连夜测核酸 。这8.2万名时空伴随者应该怎么做呢?我们来看看成都市的要求。 “那么,时空伴随者应该怎么做呢?健康码黄码人员和收到成都市公安局、市疾控中心短信提醒的时空伴随风险人员应立即向社区报备,并在3天内进行两次核酸检测,两次核酸检测相隔在24小时以上。获得核酸阴性结果前请居家,不要外出。” 这一政策严重影响了成都居民的工作和生活,网络上因此充斥着人们的吐槽。 有人说:“按照现在成都的这种办法发展下去,用不了几天,整个成都全部得变成黄码。因为人移动得太快了,网格是死的,但人是活的。” 知乎匿名用户说,“人在家中坐,黄码天上来。 搞的我都三天测了三次核酸了…..由于我的码曾经黄过,导致我女儿上不了学,上学要全家3天两次核酸为阴性才行…..这不是特例,我们整个小区5号晚去测核酸的,全变黄了。”

还有哪些奇怪的抗疫方法?

然而,“时空伴随”只是本轮疫情防控中出现的新概念之一。在中国各地推出的五花八门的防疫政策中,还有许多令人难以捉摸的概念。 在中国数字时代收录的《过度防疫,不是任性是愚蠢》一文中,微信公众号“基本常识”作者项栋梁列举了各地奇特的防疫措施。例如,拥有黑龙江省黑河市户籍的居民,健康码全部变黄。 这里我们来听听记者杨威对此事的报道: “最近,黑河官方紧急宣布,为进一步严格管控措施,从即日起,黑河市户籍居民龙江码将统一变成黄码,在外地居住工作的黑河居民需要拨打黑河12345或关注公众号黑河帮黄码修改上传提交。黑河市疾控中心将根据实际情况,即时予以恢复绿码。 最苦的是那些漂泊在外地的黑河人,一觉醒来莫名其妙地就变成黄码了,等待他们的将会是各种各样的麻烦和困扰。公交地铁没法儿坐,超市商场没法进,学没法上,病没法看,班也没法上。” 而江西省铅山县,10月31日,为了减少人员流动,“铅山交警”将全县交通灯统一变成了红灯。闯红灯的车辆则按交通违章进行处罚。 在辽宁省沈阳市,盛京医院限制所有外地身份证挂号就诊。 灭杀宠物 在中国数字时代上阅读更多与过度防疫有关的文章

公卫及流行病专家意见无人问津

那么,将针对“密切接触者”的筛查和社会隔离的措施,扩大到“时空伴随者”,这一政策是否合理?中国的公共卫生学者对此颇有疑虑。 11月8日,四川大学华西第四医院主任医师陈芙君等三名公共卫生及流行病学者联名发布公开信,强调 “目前流行状态亟需专家评估,并调整优化防控措施” 。信中指出: “应该关注由于黄码范围扩大的社区筛查带来的医疗资源挤兑、卫生资源耗费、公众恐慌情绪增长和人民正常工作生活被干扰带来的负面影响,并应考虑该措施在今后新冠疫情长期的常态化管理中的可持续性。” 根据四川省卫健委的报道,四川省副省长杨兴平11月10日召开与公共卫生专家座谈会,听取了包括陈芙君在内等多名专家学者的意见,并称“会充分吸收专家意见,持续优化疫情防控政策”。然而,官方在发布新闻时,对学者意见一字未提。几名学者的公开信也未能得到任何国内媒体的报道,只在一些微信公众号被转载,截止发稿时,只有几百次阅读。

健康码成良民证

对于这种无处不在的健康码控制,学者蔡霞评论说:“当局现在堂而皇之的把健康码变成了一个全民受监视的监控码,因为一个人不论到哪里去,都得凭着这个健康码出去,而且必须得扫码。这种大规模地、二十四小时地、全方位地公然堂而皇之的把每一个人,只要人一出家门就开始监控,连北韩都没有做到,但是在中国居然堂而皇之公开做到了。” 作家慕容雪村也评论称:“中国的健康码已经成为新版良民证,未来几年中国人势必要活在这些二维码的阴影之下。前几天有律师因出庭辩护而遭遇红码,在接下来的日子这样的事肯定还将一再发生。乔治奧威尔大概也沒想到这样的高科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