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rsonal tools
Views

Difference between revisions of "CDS专页:新冠时期“时代的一粒沙”"

From China Digital Space

Jump to: navigation, search
(Created page with "那个坐在阳台上敲锣鸣病的人。 那个深夜追着殡车凄厉地喊着“妈妈”的人。 那个开着货车在高速路上流离失所没有归处的人。 那...")
 
Line 1: Line 1:
那个坐在阳台上敲锣鸣病的人。
+
<blockquote>那个坐在阳台上敲锣鸣病的人。</blockquote>
那个深夜追着殡车凄厉地喊着“妈妈”的人。
+
<blockquote>那个深夜追着殡车凄厉地喊着“妈妈”的人。</blockquote>
那个开着货车在高速路上流离失所没有归处的人。
+
<blockquote>那个开着货车在高速路上流离失所没有归处的人。</blockquote>
那个坐着死去被家人抱住头等待殡葬车的人。
+
<blockquote>那个坐着死去被家人抱住头等待殡葬车的人。</blockquote>
那个隔离在家中被饿死的人。
+
<blockquote>那个隔离在家中被饿死的人。</blockquote>
那个怀有身孕花了20万最终因无力承担而被放弃治疗的人。
+
<blockquote>那个怀有身孕花了20万最终因无力承担而被放弃治疗的人。</blockquote>
那个怕传染给家人而给自己挖好坟偷偷上吊的人。
+
<blockquote>那个怕传染给家人而给自己挖好坟偷偷上吊的人。</blockquote>
那个无处就医又怕传染妻小从桥上一跃而下自我了断的人。
+
<blockquote>那个无处就医又怕传染妻小从桥上一跃而下自我了断的人。</blockquote>
那个90岁高龄为60多岁儿子排到一张床位而在医院守了五天五夜的人。
+
<blockquote>那个90岁高龄为60多岁儿子排到一张床位而在医院守了五天五夜的人。</blockquote>
那个在求医院床位的微博下评论:“我家人刚过世了,空出一个床位,希望能帮到你”的人。
+
<blockquote>那个在求医院床位的微博下评论:“我家人刚过世了,空出一个床位,希望能帮到你”的人。</blockquote>
那个先是骂着求助者嚎丧影响心情随后又只能以同样方式呼救的人。
+
<blockquote>那个先是骂着求助者嚎丧影响心情随后又只能以同样方式呼救的人。</blockquote>
那个为求助而现学会用微博发了一句你好的人。
+
<blockquote>那个为求助而现学会用微博发了一句你好的人。</blockquote>
那个被盘查时用围巾捂住嘴,因买不到口罩而羞愧哭泣的人。
+
<blockquote>那个被盘查时用围巾捂住嘴,因买不到口罩而羞愧哭泣的人。</blockquote>
那个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全家都死了只好孤身一人去民政局报到的人。
+
<blockquote>那个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全家都死了只好孤身一人去民政局报到的人。</blockquote>
那个把抵工钱的口罩全部捐出去的人。
+
<blockquote>那个把抵工钱的口罩全部捐出去的人。</blockquote>
那个写下“安心赴死”“是时候奉献出自己”的人。
+
<blockquote>那个写下“安心赴死”“是时候奉献出自己”的人。</blockquote>
那个写下“能、明白”并印上红手印死了两次的人……
+
<blockquote>那个写下“能、明白”并印上红手印死了两次的人……</blockquote>
  
 
———— 摘自[https://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2020/12/%e3%80%90cdt%e6%a1%a3%e6%a1%88%e3%80%912020%e5%b9%b4%e5%ba%a6%e4%ba%ba%e7%89%a9%ef%bc%9a%e6%97%b6%e4%bb%a3%e7%9a%84%e4%b8%80%e7%b2%92%e6%b2%99-%e4%b8%ad/ 《【CDT档案】2020年度人物:“时代的一粒沙”——中国新冠疫情中的无名受难者》]
 
———— 摘自[https://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2020/12/%e3%80%90cdt%e6%a1%a3%e6%a1%88%e3%80%912020%e5%b9%b4%e5%ba%a6%e4%ba%ba%e7%89%a9%ef%bc%9a%e6%97%b6%e4%bb%a3%e7%9a%84%e4%b8%80%e7%b2%92%e6%b2%99-%e4%b8%ad/ 《【CDT档案】2020年度人物:“时代的一粒沙”——中国新冠疫情中的无名受难者》]
  
 
武汉作家方方用日记形式记录下了她在新冠疫情期间对“武汉封城”的见闻,并坚持问责失职的政府和官员。因同情普通人的遭遇,她感慨道:“时代的一粒沙,落在个人头上,就是一座山。”但是这一个个受难的渺小个体他们在“主流话语”中是缺失的,我们不知道他们的故事、不知道他们的悲惨、甚至不知道他们的名字,他们是时代的一粒沙,却又共同构成了中国新冠时期的无名者群像,向我们讲述着真实的历史,即便他们从不被宏大叙事所记录。我们应该记住他们,这些普通而又鲜活的人——他们就是我们。
 
武汉作家方方用日记形式记录下了她在新冠疫情期间对“武汉封城”的见闻,并坚持问责失职的政府和官员。因同情普通人的遭遇,她感慨道:“时代的一粒沙,落在个人头上,就是一座山。”但是这一个个受难的渺小个体他们在“主流话语”中是缺失的,我们不知道他们的故事、不知道他们的悲惨、甚至不知道他们的名字,他们是时代的一粒沙,却又共同构成了中国新冠时期的无名者群像,向我们讲述着真实的历史,即便他们从不被宏大叙事所记录。我们应该记住他们,这些普通而又鲜活的人——他们就是我们。

Revision as of 01:07, 8 January 2021

那个坐在阳台上敲锣鸣病的人。

那个深夜追着殡车凄厉地喊着“妈妈”的人。

那个开着货车在高速路上流离失所没有归处的人。

那个坐着死去被家人抱住头等待殡葬车的人。

那个隔离在家中被饿死的人。

那个怀有身孕花了20万最终因无力承担而被放弃治疗的人。

那个怕传染给家人而给自己挖好坟偷偷上吊的人。

那个无处就医又怕传染妻小从桥上一跃而下自我了断的人。

那个90岁高龄为60多岁儿子排到一张床位而在医院守了五天五夜的人。

那个在求医院床位的微博下评论:“我家人刚过世了,空出一个床位,希望能帮到你”的人。

那个先是骂着求助者嚎丧影响心情随后又只能以同样方式呼救的人。

那个为求助而现学会用微博发了一句你好的人。

那个被盘查时用围巾捂住嘴,因买不到口罩而羞愧哭泣的人。

那个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全家都死了只好孤身一人去民政局报到的人。

那个把抵工钱的口罩全部捐出去的人。

那个写下“安心赴死”“是时候奉献出自己”的人。

那个写下“能、明白”并印上红手印死了两次的人……

———— 摘自《【CDT档案】2020年度人物:“时代的一粒沙”——中国新冠疫情中的无名受难者》

武汉作家方方用日记形式记录下了她在新冠疫情期间对“武汉封城”的见闻,并坚持问责失职的政府和官员。因同情普通人的遭遇,她感慨道:“时代的一粒沙,落在个人头上,就是一座山。”但是这一个个受难的渺小个体他们在“主流话语”中是缺失的,我们不知道他们的故事、不知道他们的悲惨、甚至不知道他们的名字,他们是时代的一粒沙,却又共同构成了中国新冠时期的无名者群像,向我们讲述着真实的历史,即便他们从不被宏大叙事所记录。我们应该记住他们,这些普通而又鲜活的人——他们就是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