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rsonal tools
Views

六四25周年

From China Digital Space

Jump to: navigation, search

美国之音|盘点2014“火墙外”的“敏感词”(上)[edit]

2 January 2015, by 一国两智
历史事件终将过去,对历史的记忆却长存。在过去的一年中,中国人民为博大精深的汉语言文化创造出了不少新鲜词汇,同时也将许多日常用语变为了“敏感词”。这些“敏感词”们虽然难以跨入中国互联网这片“乐土”,但在“火墙”外却是大行其道。 活跃在“火墙”外的敏感词们 打虎拍蝇 回望2014年,“反腐”是注定绕不开的重要话题。从年初起,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和纪检委书记王岐山就在中国官场掀起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反腐运动。落马的官员中包括以周永康为首的4名副国级官员、50余名省部级高官这些大“老虎”,以及大批地方级别的小“苍蝇”。 有趣的是,中国官场中一些“芝麻大”的科级干部和村官也成为各种贪腐大案的主角,动辄亿元、千万元的涉案金额令人瞠目。这种小官巨腐被中国网民戏称为“虎蝇”。代表人物包括北戴河供水总公司总经理马超群,他凭副处级之身将上亿元现金和几十套房产收入囊中。这些“虎蝇”们的贪腐主要集中在农村征地拆迁、项目审批和挪用公款等领域。 虽然“打虎拍蝇”并未被中共归为敏感词,与这些虎、蝇们的官运息息相关的一些人和事的文章却是不断遭到屏蔽和删除。相关敏感词如:周永康家族、政法委、前核心、令谷、贺锦雷、苏荣+江泽民、刘廷霞+吉林帮、曾庆红+监视居住、13+命案、最高法+腐败、29+情妇、抹黑习等。 和平占中 “和平占中”行动是香港为争取真普选而发起的群众运动,也是香港历史上最大规模的民主化运动。这项行动在9月28日正式启动后,“占中”一度在网上成为敏感词,中国内地的媒体也是一片沉默。除了《人民日报》和《环球时报》等官媒对此事发表过一些批评文章之外,几乎很难找到关于这场运动的任何其他报道。 持续了近三个月之久的“和平占中”行动为中共的内容审查机制创造了相当多的敏感词,如“旺角集会”、“香港觉醒”、“谁还未发声”、“公民提名”、“站中”、“香港加油”、“黄丝带”、“张秀贤”等,甚至“撑起雨伞”这种普通的短语也被屏蔽。 目前,“占中行动”示威者和警方的对峙还在继续。预测不久的未来,会有更多常用语荣获“敏感词”的称号。 香港维园 2014年的6月4日是纪念天安门事件的25周年日。当晚,10余万香港人云集维多利亚公园,参加由香港支联会主办的纪念八九民运六四屠城25周年的年度烛光晚会。每年,香港纪念六四活动的规模在全球都是最为庞大的。 据悉,活动当天有不少中国内地的民众亲身前往香港维园参加烛光晚会,纪念逝者。但在网上,人们却无法突破中共当局的封锁。有网友透露,微博把“烛光”、“维园”等词语设为敏感词加以屏蔽,甚至连“今天”一词也一度无法搜索。此外,任何提及“失踪”、“募捐”等话题的QQ群、微信群等也被强制解散。 (以上敏感词全部收集自中国数字时代网) 网络热词也被禁 去年11月,中国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发布了一项通知,要求各类广播电视节目和广告不得使用或介绍根据网络语言、仿照成语形式生造的词语。《通知》一出,就在网民中引发了广泛讨论。有网友戏称此举是广电总局在“刷存在感”。 《通知》中列举了一些用词的反面案例,如使用网络生造词“十动然拒”(十分感动然后拒绝)、“人艰不拆”(人生已经如此艰难,有些事情就不要拆穿)、“不明觉厉”(虽然不明白,但是感觉很厉害)等。《通知》认为,“广播电视作为大众传媒,担负着引领和示范的职责,必须带头规范使用通用语言文字,做全社会的表率。” 然而,有趣的是,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在2015年的新年贺词中却引用了两个网络热词,被网民笑谈是在“打广电总局的脸”。习近平在贺词的开篇回顾2014年政绩时说,“为了做好这些工作,我们的各级干部也是蛮拼的。当然,没有人民支持,这些工作是难以做好的,我要为我们伟大的人民点赞。” “蛮拼的”和“点赞”都是网络热词。习近平此举被中国网民认为是“公然向广电总局挑衅”,也有人说他是在“卖萌”。总而言之,这篇颇“接地气”的新年贺词为他一直力图树立的亲民形象大大加分。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穿墙网站镜像索引 (墙内可直接点击)

多维|李鹏回忆录之1983戛然而止[edit]

25 June 2014, by 岁月静好
【多维新闻】几乎是六四25周年刚刚过去,当年支持铁腕弹压六四事件的前国务院总理李鹏出版自己的回忆录。然而蹊跷的不仅仅是出版时机,甚至这部由其亲自撰写的《李鹏回忆录(1928—1983)》将时间节点定在“1983年”都令人有些许匪夷所思。1983年究竟发生了什么?这是否意味着《李鹏回忆录》尚有续集?1980年代正是中共在结束十年文革动乱,刚刚确立迅猛推进市场经济转型的时期,因而也正是延续70年代末“西单民主墙”危机,改革派与保守派思想激烈对峙的年代。著名的党宣人士邓力群曾说过“在1980年代,每逢双数年,就是资产阶级自由化泛滥时期,每逢单数年,就要拨乱反正”。彼时,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的浪潮一浪高过一浪,改革派领导人胡耀邦、赵紫阳先后遭黜,1989年震惊中外的六四事件终于爆发。1983年的6月份,尽管在民主墙危机中饱受保守势力的指摘,但是当时第六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一次会议上,赵紫阳仍获得总理连任。正是此时,李鹏以水利电力部部长跻身副总理,彼时年55岁。而在此之前的1979年,借助干部年轻化的浪潮中,他从北京电管局局长职顺序担任电力工业部部长等职。有观察人士认为,此后李鹏一路仕途顺遂并在1987年接替赵紫阳的总理宝座是受到邓小平和周恩来遗孀邓颖超的关照。李鹏之父李硕勋为周恩来留法时的战友,遇害后,周恩来夫妇便将李鹏留在身边。中央文献出版社出版的《西花厅岁月》曾透露,“(1992年7月)10日晚上8点左右,李鹏和夫人朱琳来到病房,她(邓颖超)用微弱而沙哑声音吐出两个字:‘李鹏……’这是邓大姐临终前说出的最后两个字”。可见,周恩来夫妇对李鹏的关照。据官媒披露,《李鹏回忆录》详细记述了李鹏从1928年至1983年的学习、工作和生活经历。全书16章,48万余字,收入了130余张珍贵的历史照片。内容丰富、翔实,感情真挚,语言质朴,从一个侧面为读者展现了中国革命、建设、改革事业波澜壮阔的历史,是进行革命传统教育的生动教材,对党史、国史研究具有重要史料价值。然而此次由中央文献出版社和中国电力出版社联合出版的这本自传正是在1983年“戛然而止”,而对于此后果真国家领导人职务上折冲樽俎,尤其是在包括六四事件在内的80年代历次政治运动却付之阙如。原因何在?是刻意回避这段历史?抑或另有续曲?李鹏无疑是中共退休领导中最多产的,尤其是一本真真假假、虚虚实实的《李鹏六四日记》早已名声在外。在那本书作中,外界多认为李鹏在为自己所为辩解;有评论更认为李鹏的处理方式实际上令江泽民、胡锦涛、温家宝等成为实际上的受益者。然而,六四俨然成为李氏家族的“魔咒”或者说此后李小鹏、李小琳兄妹频遭指摘的“原罪”。今年是六四25周年,本月早些时候,六四再度成为热议的话题,但是随即便销声匿迹。据称本年较之往年,中共当局管控力度更强。而李鹏处此时刻出版个人传记,显然过于敏感,这或许也是公开信息至今才披露的原因,大抵有此意味。 更为重要的是,近期李鹏家族一双子女境况并不轻松,此时李鹏“露面”是否有“挺一把”的用意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2008年在李小鹏弃商从政,由“亚洲电王”、华能集团总经理转任山西省委常委、副省长。此后虽然在山西频遭挫折,但2012年仍然以得票最少的“成绩”勉强挤进中央候补委员序列,旋即正式接任山西省长。当下,在中央重拳反腐之下,山西官场震动,从申维辰、金道铭再到杜善学、令政策,迫使李小鹏在6月20日高调站队表态。李小鹏不轻松,其号称“电力一姐”的妹妹李小琳也定然没能让李鹏省心。自2008年首次参加全国政协起,李小琳的珠光宝气每每触动舆论反弹,此举甚至一度被视为公然“抵制”习近平禁令。然而,更糟糕的是,2013年10月,英国《每日电讯报》报道说,李小琳卷入外资进入中国保险业的交易。2014年2月底,再有香港《亚洲周刊》刊发调查报道《李鹏之女获海南批地逾百亿内情》,李小琳以名下离岸公司“香港绿色健康发展有限公司”,在已落马的时任海南副省长、此前曾长期担任周永康秘书的冀文林协助下,获得海南发改委项。李小琳接受香港《文汇报》专访,指报道纯属谣言,是“不干净的心理写出不干净的文章”。负责撰写报道的《亚洲周刊》资深特派员纪硕鸣称,有关报道以查核资料、详尽数据为事实根据,反指李小琳“那些邋遢事别脏了干净笔”。 与此同时,李鹏本人也被列入官方媒体的“法眼”。就在3月底与被指为李鹏家族“势力范围”的三峡集团最高领导层在中央巡视组巡视后双双换人之时,新华社旗下《财经国家周刊》刊发三峡元老的采访,其中明确表示,三峡工程不应为“老老虎”的贪腐行为背黑锅,应当尽快将其点出名来。这在当时被认为是对李的直接点名。 至今,李鹏本人究竟在中共历史上处于怎样的位置,或者说多部著作“虚实相映”的面纱下究竟该怎样解读李鹏,仍然疑云重重。根据公开报道,李鹏是近两年退休政治局常委少有的从未露面者。自2012年11月份,李鹏与多名元老亮相十八大后,人们便只是但闻人语不见真身。此后李鹏频出著作或者“显名”于官方报道,比如最近的一次即为6月11日出现在新华社的报道中,称广东省前公安厅厅长、省委原常委、省委政法委原书记梁国聚病重期间和逝世后,习近平、李克强等5位中共现任政治局常委,以及胡锦涛、李鹏、乔石、朱镕基、温家宝、李瑞环、吴官正、李长春、罗干9位老常委,前往医院看望或“通过各种形式”对梁国聚逝世表示哀悼。 只是,如今李鹏的传记戛然止步于1983年,这或许的确可以说是其人生或仕途的重要转折点,但此后的重头大戏或者争议内容始终是个谜语。人们不禁要问,《李鹏回忆录》是否还有续集?抑或2010年流布海外的《关键时刻:李鹏六四日记》已经回答了这些问题? (穆尧 撰稿)


© 岁月静好 for 中国数字时代, get_post_time('Y').

德国之声 | “六四”屠杀不是中共“一时失足”[edit]

17 June 2014, by 老子到处说
(德国之声中文网)泽林先生的文章认为,”我们可能永远不会知道,25年前北京到底发生了什么”,并称”如果西方单方面夸大事实描述该事件,无助于任何人。这和中国政府对1989年的事件保持沉默一样的可耻”,呼吁”现实和公平的看待六四”。 让军队将坦克开上首都的广场和街道,对和平请愿的学生和民众进行血腥屠杀,这是中共自己也从未否认过的清清楚楚的事实,包括德国之声在内的世界各地媒体,中共党报《人民日报》在内的中国媒体,以及中共前领导人赵紫阳、李鹏、陈希同等人的回忆录,都留下了浩瀚的证据和记录。更何况天安门母亲、学运领袖和参与者作为历史见证人大都健在,25年来一直在为追究凶犯而奔走呼号。 人们呼吁公布真相,并非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而是反对中共掩盖历史、歪曲真相、淡化记忆。不可知论正是屠杀者想要达到的目的之一。这就是为什么,25年来,每到初夏时节,中国草木皆兵,大量异议人士被抓捕或软禁,媒体禁令不绝,互联网严防死守,连与此事件相关的隐语、联想都不准说出。中共还拥有越来越大的经济权力, 令一些国际媒体在报道中国问题时也自我审查。 在这种情况下,不在意痛失亲人还不许悼念的天安门母亲、追求民主却被迫流亡海外的有志之士、时时刻刻在谎言和恐惧中生活的中国民众遭遇的不公平,而为”六四”可能被西方媒体不准确报道为中共鸣冤叫屈,惹来愤怒和抗议当在情理之中。 尤为重要的是,25年来无数西方记者穷尽各种办法揭示真相的努力,为此遭遇种种刁难、阻止、骚扰、恐吓、殴打甚至监禁。可能存在的不准确报道,大部分正是中共封锁信息的结果。 令抗议者更不能接受的是,泽林先生一边宣称”可能永远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要求按照西方的”法制和公正理念”,”来区分一时疏忽还是有意而为、个案还是连环作案、尤其旨在避免株连”,一边却以全知全能的姿态对这场历史事件作出结论说:”确实: 1989年是新中国历史上一时的失足。” (德语版发表后又经重新编辑删除,但中文版仍然保留)。 这显然对中国当代历史的无知。从”反右”、”文革”到”六四”,再到今天的”维稳”,中共的统治是一个系统性的延续,连习近平都强调前后三十年”决不能彼此割裂和对立”,不能互相否定。在这六十余年的统治中,人为灾害连绵不断,中共官方文件也显示数千万人死于非命。其中任何一场灾害都不是”一时的失足”,而是不受制约的专制权力膨胀的必然结果,是中共对一切反对者都要赶尽杀绝的一贯做法,”六四”屠杀乃其中之一。沿用中共把”文革”定性为”毛泽东晚年所犯错误”的思路,把”六四”定性为”新中国历史上一时的失足 “,也许用心良苦,但实在有些老套。

政治评论者长平 泽林先生引述前东德高官沙博夫斯基的回忆录,把邓小平、江泽民描述成为”一时的失足”而痛心疾首、痛改前非的形象。”沙博夫斯基后来回忆说,’(江泽民)那次承认领导的弱点令其大为吃惊”,”江泽民并未称呼示威者为反革命势力,而只称其为迷失的大学生”。还引述自称邓小平的好友、多次为中共“六四”屠杀辩解的德国前总理赫尔穆特•施密特(Helmut Schmidt)的回忆说,”邓小平没有给施密特留下他会重蹈覆辙的印象。他最关心的是如何使中国重新回到对国际开放的道路上”。这显然不符合中共至今残酷打击异议人士的事实。 不仅歪曲中国历史,泽林先生还对德国统一这一重大的历史事件发表了独特的见解。无可否认的是,”六四”屠杀震惊世界,也让东德人民进一步看清共产党专制的实质。参与那场运动的中国学生和民众,为推动苏联、东欧巨变、结束全球冷战作出了巨大的贡献。然而,在这篇文章中,德国的和平统一主要归功于东德及中国领导人的态度,尤其是”江的语调对两德统一进程所产生的作用不可被低估”。我认为,这对当年冒着生命危险、坚持抗争到底的东德人民极不公平。 作者:长平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Loading…


© 老子到处说 for 中国数字时代, get_post_time('Y').

巴丢草 | 赵华旭犯了六四罪[edit]

12 June 2014, by 图样图森破
@badiucao:北京二外的女生,赵华旭,因使用Twitter“传播违法信息的技术”被刑拘,这所谓的违法信息,不就是两个数字:六四。


相关: 中国推特用户因发布伪基站文章被拘留 大学生发布“重回天安门”方案被拘 胡佳寻找其家人愿代聘律师


© 图样图森破 for 中国数字时代, get_post_time('Y'). | Permalink | No comment | Add to del.icio.us

Post tags: 六四25周年, 巴丢草, 漫画

Feed enhanced by Better Feed from Ozh

天安门父亲 : 89无期死缓“反革命暴徒” 出狱后众生相(2)[edit]

7 June 2014, by 一国两智
风声鹤唳的“六四”25周年纪念日敏感期已过,但乐观人士预测的大逮捕之后的大释放,并没有出现。 与25年前北京城针对“天安门父亲”的泛捕滥判极为相似的,月前北京警方以寻衅滋事和泄露国家机密等欲加之罪批捕浦志强,胡石根、高瑜、徐友渔、郝建,刘荻,向南夫,这或许是《不同的声音》64二十五周年纪念日特别节目“天安门父亲”以多集系列继续下去的理由之一。 二十五年前,这些普普通通的工人兄弟,他们已经生为人父,或者即将成为父亲,是这场几乎是全民参与的伟大民主运动,改变了原本将作为孩子他爹而注定忙忙碌碌的平淡一生,一夜之间升华为“天安门父亲”! 今天连续进入访谈的三位父亲:25年前以所谓“反革命纵火罪”判处死刑,两年多后改判死缓的北京市民朱更生;25年前以“放火罪”判处无期徒刑的北京工人张保群;25年前因“抛出一片布条”被以“放火罪”判处无期徒刑的北京城70(读零)后张群。 首先接通电话的是前64死刑犯现年49岁的朱更生。据香港《苹果日报》今年年初的报导:在中共党媒央视播放1989年6月3日晚所谓〝暴乱〞的录影中,10多个北京市民站在天安门广场一辆被点燃的装甲车上,其中一名青年脱下背心,挥舞着高喊:〝我们胜利了!〞他就是当年只有24岁的朱更生。朱在六四后被捕…一审、二审都被判死刑,最后最高法院覆核给了个死缓。由于他拒不认罪,不但没有减刑,每年还要被关上几次〝小号〞… 2011年中,朱更生终于结束22年铁窗生涯出狱…每逢六四前后,朱更生都会被公安召去谈话,更曾因外媒采访,连累家人受威胁…提到当年,他表示既后悔也不后悔:〝我从小看书学的是中国人以孝为先,这是我后悔的地方;我不后悔的是,中国改进、前进需要一代代人牺牲自己幸福、家庭,这就是我在里头的想法…当时北京这些人不是想推翻政府,但解放军出动装甲车,我亲眼见到撞死人,故在天安门那儿把这指挥车截下了。当时的情形,是人都看不惯。〞…… 《不同的声音》与朱更生的对话在刚刚开始5分钟后,就在受访者带着有恐惧声线的请求下,意外的提前挂断—这位父亲所说的最后一句话确认了:在出狱2年多后,朱更生依然遭受着24小时的全程严密监控。 接下来进入节目的,是“天安门父亲”张保群。综合网络介绍:张保群:1966年生,89时为北京第一皮鞋厂工人…因64凌晨在西城区车公庄十字路口拦截、烧军车被捕,以“放火罪”判无期徒刑。2003年4月25日从北京第二监狱释放。2004年结婚,现有一女上小学。 张保群先生在与《不同的声音》对话中,较为详细地描述了25年前在北京市民的威慑下落荒弃甲的解放军“逃兵”。 MIDWAY: 在节目的中间,我们摘要朗读同为“天安门父亲”的64囚徒,89后被判刑7年,目前流亡澳洲,现为 “中国政治及宗教受难者后援会”召集人。节目中不止一位“天安门父亲”提及的海外捐助,均来自孙立勇任职的政治慈善组织。 5年前,孙立勇在一篇纪念64二十周年的,题名为《“六四暴徒”获释后的苦难生活》的纪念文章中有如下文字: “20年来,“六四暴徒”群体承受了无尽的折磨与苦难,却很少得到国际社会的关怀与救助,这不得不说是一个遗憾…众多当年的“六四暴徒”陆续走出监狱的大门回归社会,但他们中的绝大多数已经被社会所遗弃。他们就业的困难导致家庭关系的冷漠,以至情绪低落、沮丧、无奈、厌恶政治。他们现在最希望的就是有个工作,尽早成个家,踏踏实实过好后半生,现在看来这些最朴素的想法对他们而言也成为了遥不可及的奢望。借纪念六四20周年之际,我们将把目前生活极为困难的“六四暴徒”的一些情况提供给大家。我们所提供的,只是这个群体苦难生活的冰山一角,我们愿意和海内外各位朋友一道从人道主义的角度出发帮助他们。帮助他们,就是在帮助中国!帮助他们,就是在护卫我们心中的良知与正义!亡羊补牢,尤未为晚。” 继续上半部分未完成的与“天安门父亲”张保群的对话。 最后一位进入访谈的,是25年前被以“放火罪”判处无期徒刑的前北京西郊食品冷冻厂工人,“天安门父亲”张群。 本台2010年报道:“中国政治与宗教受难者后援会”…成立了“六四抗暴者子女成长基金”…鉴于“六四”抗暴者自1989年以来所承受的沉重苦难,以及他们出狱后艰困的生活现状,特别是他们的子女在就学期间,因政治和经济原因所遭受的不公平待遇…因此决定…设立“六四抗暴者子女成长基金”,向经济困难的“六四”抗暴者的子女颁发助学金和奖学金。 基金发起者之一,目前居住在澳洲的“中国政治与宗教受难者后援会”召集人孙立勇…向本台表示:…我们写了很多六四抗暴者…20年来他们艰辛的生活,去年就有马国春、张群两个受难者…他们现在有孩子了…上学就觉得很困难……” 进入与恢复自由的64无期徒刑受刑人,“天安门父亲”张群的交谈。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中国数字时代亚马逊镜像 (墙内可直接点击)


© 一国两智 for 中国数字时代, get_post_time('Y').

编程随想 | 每周转载:“六四事件”25周年纪念[edit]

6 June 2014, by 五月三十五日
本文中的网友评论和照片是俺昨天夜里收集的。大部分来自 Twitter,少数来自新浪微博。 有看头的评论和照片,大都来自墙外。 一旦涉及到非常敏感的话题,国内网站要么阳痿、要么自我阉割、要么被阉割如果你怀疑1989年的血腥镇压,请看本文“★当年的老照片”章节。 如果你想对“六四运动”有更多了解,请看俺写的长篇连载《回顾六四》系列(目前已写了27篇,详细介绍整个经过) 已经了解六四的同学,还可以再看俺的网盘上分享的一些六四专题书籍(20多本禁书)。

★各地的纪念活动

由于今年是25周年(四分之一世纪),纪念活动比前几年更多更隆重。

◇外媒报道纪念活动

香港支联会称18万人出席“六四”烛光晚会 @ BBC 台湾公民团体举办的六四纪念晚会 参加人数历年最多 @ RFA/自由亚洲电台 美国首都华盛顿各界举办纪念六四25周年悼念活动 @ RFA/自由亚洲电台 纽约纪念六四25周年:抗议、反思、悼念 @ 美国之音 纪念六四25周年 公民力量集会“人权广场”@ 博讯网 世界各地举行六四纪念活动 @ 德国之声 滕彪六四晚会演讲:他们没可能杀光我们

◇香港维多利亚公园六四烛光晚会(照片汇总)

在各地的纪念活动中,香港的活动无疑是最引人瞩目的。 香港支联会每年6月4日都在维多利亚公园举行“六四”烛光集会,以示纪念。 今年大会口号是“平反六四,战斗到底”,参与集会的人数为历年来最多。 下面是俺收集到的“六四烛光晚会”照片:

★当年的老照片

本小节转载了吴仁华的许多条 Tweets,他是六四运动的当事人,流亡海外之后收集了大量的证据(包括照片)。 俺的网盘上分享了他写的两本书——《天安门血腥清场内幕》、《八九天安门事件大事记》.

纽约时报 | 六四学运领袖周峰锁入境中国被遣返[edit]

6 June 2014, by 小熊维尼
尽管因天安门广场镇压事件25周年纪念日的到来让官方加强了安全措施,但本周早些时候,一名流亡在外的前抗议活动组织者却能设法悄悄进入中国,他的大头照曾上过1989年被通缉的21名学生的名单。 今年47岁的周峰锁曾是北京学生自治联合会的一位领导人,在6月3日晚当局抓住他之前,他已在北京待了两天,去过天安门广场和一个关押着他的几个朋友的拘留中心。 在经过18个小时的审讯之后,他被遣送到一趟飞往美国的班机上,他现在是美国公民,在离开中国后的二十年里一直住在美国。 上了21人通缉名单的其他流亡在外的学生中,除一人外,其他都不被允许回中国;对许多身在国外的中国异见人士来说,回家、甚至只是为了参加父亲或母亲的葬礼,都不可能。 由于中国政府担心公民可能会试图纪念这个日子,作为一种预防措施,数十名异见人士或被拘留、或被送出北京。本周早些时候,周峰锁到达北京国际机场,申请72小时过境签证时,本以为自己会被拒绝。 “他们把签证发给了我,完全出乎意料,”他在周四下午接受电话采访时说,几个小时之前他已回到了旧金山的家中。 周峰锁到北京后去的第一个地方是拘押着几位有名的政治改革倡导者的拘留中心,其中一些人是他的老朋友,这些人曾在上月参加一个小型私人聚会,讨论镇压事件,之后他们被关了起来。周峰锁说,警方拒绝了他给被关押者送钱的请求,但似乎并没有认出他的名字。 他说,“我完全期待着在那一刻被逮捕。” 他说,第二天的夜晚,一个朋友开车带他在市里转了一圈,他把又看那些铭刻在他脑海里的地标描述为一次令人深思和激动不已的旧地重游,这些地方包括部队最初开枪的街道:木樨地;坦克曾轧过临时障碍物的地点:建国门;以及他作为一名22岁的学生和抗议活动的领导人,曾待过很多个日日夜夜的地方:天安门广场。 周峰锁说,尽管当时他很想下车,做一个公开的表示,但他知道那肯定是徒劳的,因为天安门广场周边有大批警察。 “有那么一个瞬间,我觉得我简直要爆炸了,但我知道即使我用最大的声音喊,我也会在一分钟之内消失,”他说。 他说,他的身子情不自禁地颤抖着,最后他返回了宾馆。他说,20分钟之后,警察就来了。来自公安局的审讯者极其有礼貌,他说,有些人甚至还表现出些许有点同情。他说,一个中年警官回忆了1989年春天的那场抗议活动是多么地和平,一个年轻警官在某刻大声感叹道,“这是我第一次见到我读过的书里写的人。”这句话中有一种吐露,因为中国历史书籍都不提有关那次镇压的大部分信息,互联网上的有关信息也被删除。 周峰锁当时是清华大学物理系的学生,他被自己的姐姐告发给警察,被关了一年监狱。1995年,他去了美国,在芝加哥大学(University of Chicago)拿到一个与商业有关的学位。他进入金融业工作,但最近将大部分时间用于政治活动。他在批评中国政府上一点也不退缩。他是人道中国(Humanitarian China)的创始人之一,这是一个倡导中国政治犯权益的组织。2001年,他加入了一起指控前总理李鹏“严重违反人权”的诉讼,诉讼针对的是李鹏在镇压行动中起的作用,镇压导致了数百名手无寸铁的抗议者死亡。 这是周峰锁第三次回中国。他说,他从未公开过以前的两次,一次是在2007年,另一次是在2010年,因为他不想引起当局对这些似乎是极大的安全疏漏的警觉。他说,去年他曾试图从香港进入中国大陆,但被拒绝入境。 周峰锁说,由于担心这次旅行可能被阻,他没有告诉任何人,就连家人也没有告诉。他说,他本周早些时候做出回国的决定,是因为听到法律捍卫者浦志强和其他4名参加纪念1989年事件讨论会的人被捕的消息之后,受到触动。他说,“我想与在狱中的朋友以及那些在25年前死亡的人展示一种团结。” 即使在到达北京之后,他也只给那位夜晚开车带他出去的朋友打了电话。 周峰锁说,作为他与当局谈判的一部分,他得到他的朋友不会受干扰的保证。他说,“到目前为止,他们看来诺守了我们的协议。”


© 小熊维尼 for 中国数字时代, get_post_time('Y').

主场新闻 | 把一切敏感詞連起來[edit]

5 June 2014, by 一国两智
很久沒有上微博,也沒有心情和微博小秘書玩貓捉老鼠的遊戲。 六月四日上微博,只為了試試微博搜尋器,過濾了什麼敏感詞、清除了什麼回憶。 主場新聞發現,「今天」消失了,「今天」,在六月四日,是敏感詞。 消失了的,還有很多,消失了「一九八九」、消失了「六月四日」、消失了「六四」、消失了「五月三十五日」、有人寫「五月三十四日與五月三十六日之間的一日」,倖存。 消失了「二十五年前」、消失了「二十五周年」、消失了「二十五年」、消失了「二十五」。 消失了「天安門廣場」、消失了「天安門」、消失了「北京屠城」。「屠城」二字,倒還有些搜尋結果,那就只剩下其他國家的「屠城」與清朝的「屠城」。 連當權者定性的「暴亂」二字,都是敏感詞;當權者淡化暴行所用的「六四風波」、「六四事件」,都是敏感詞。其實,舉凡「六四」二字,都消失了,如九因歌裡的「六四二十四」、亞洲電視的重大發現「收視六四開」,好敏感。 「王丹」消失了、「吾爾開希」消失了、「劉曉波」消失了、「艾末末」消失了、「李旺陽」消失了。 「根据相关法律法规和政策,“李旺陽”搜索结果未予显示。」微博小秘書會提示你。 「相關」二字,很妙,什麼是「相關法規和政策」?什麼法規、什麼政策,誰訂的、具體為何,從來不說,這就是「依法」的虛偽。 曾經有段敏感期,「溫家寶」消失了、「胡錦濤」消失了,現在總算能搜尋到。今天,「憲政」還是敏感詞,「人權」、「自由」,倒還搜尋到。進步啊。倒退了一千步,前進一步,中國式進步。 消失了「維園」、消失了「燭光」、連「悼念」二字都是敏感詞。 把一切敏感詞連起來,是一個異域,那是劊子手刻意淘空的時間與空間,要鏟除記憶,要人們遺忘染血的暴行。 把一切敏感詞連起來:「二十五年前」「一九八九」「六月四日」「天安門廣場」「北京屠城」,「今天」「維園」「燭光」「悼念」。 把一切敏感詞連起來,就是他們要抹去的歷史,他們恐懼人民詰問的事。 這夜,在自由的一角,我們高舉燭光,燃起記憶的火炬,照亮被隱埋的黑暗。二十五年了,我們不會忘記,就看誰長命。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


© 一国两智 for 中国数字时代, get_post_time('Y').

丁学良 | 25年来中国社会的四大变化[edit]

5 June 2014, by 一国两智
人们在讽刺和挖苦一个人或现象的时候,总说是“非驴非马”。25年来中国发生的巨大变化,其实就是世界现代史上罕见的非驴非马。 今年是八九学运25周年。我不用“六四”这个提法,是因为这场学运实则是积累许久的中国总体危机的结果;而大部分人用这个标记性语词谈论的是6月3日到4日48小时里发生在北京多处街头(不应该只说是“天安门广场”)的暴力弹压。 要对25年前的那个悲剧做出客观评价,必须要说清楚,这场危机积累了很久,至少从1988年年中到1989年5月,中共决中共决策层内部已经面临着前所未有的障碍,而对于如何越过这个新型的障碍达成和解,分歧太大。当时的中共领导层里与赵紫阳不一致的人们,上到邓小平,再到杨尚昆、李先念、王震,下到李鹏等,他们自己都对这场危机各有不同的看法和功利的考虑。虽然当初存在多种解决方案的可能,但在总体危机面前,近代以来的中国大部分时候并不是符合最大共同利益的理性方案得到落实,而倒是最坏的或次坏的方案变成了现实。 八九年的那场危机,是执政者的危机,也是社会的危机;是党政系统中进步力量的悲剧,更是民间的悲剧。 这25年间,中国经历的大变化中,最重要的有四个。 第一个大变化现在已是熟视无睹了,可当时却是全球舆论的头号焦点,那就是中国统治高层如何走出了1989总体危机?从1989年6月到1990年初的半年多时间里,世界上大部分人的看法(即简称的“主流看法”)是:这场总体危机及流血大悲剧之后,中国政府(广义而言包括党、政、军、经济贸易都在内)是无法走出这个深渊了。很多知名人士都扳着指头计算过,至多还能拖延几个星期、几个月……翻看1989年6月后的多种刊物、多国学者、多种学科的预测,会发现那时对中国形势的分析评论基调普遍是悲观到底的。 极其悲观的基调也不是大家想象出来的,人们能够列举出一大串事实来论证:八九事件使得中共从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积累多年的社会控制基本点全盘失效,执政的合法性也随着首都大规模的流血结局而丧失,酿成1949年之后中国统治阶层深陷的头号政治危机。中国政府和社会为这场危机付出一连串的道义代价,包括赵紫阳被软禁,改革派出局,很多知识分子流亡,还有很多人和这段历史一同被“尘封”,被失踪多年,有太多涉及个人命运的悲剧事件。从1976年毛泽东去世后,中国自上而下积累的改革开放的正面资产好像全给冲走了。 然而,尽管中国为此付出了可怕的社会和个人的代价,两、三年之后,中国党政体系却从那个似乎是无底的深渊里挣扎着爬了出来。随之,还在此后的25年间逐步做到了对政权架构一步步的修理和强化。假如有些专家学者在1989年夏天作出这样的预测,他们也许会给拍砖头拍得七窍冒血。得说一句老实话:当初全世界社会科学界的主流预测被证伪了。 非常规的资本主义兴起 第二个大变化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曲曲折折地发展市场经济、走向资本主义。由于1989年的总体危机和悲剧结局,世界社会科学的主流解释和预测是:中国的统治阶层必然把中国推向更为封闭和保守的境地,经济自由化的趋势将随同改革派领导者们的倒台而终结。然而以1992年的邓小平南巡讲话为标志的资本主义式经济改革,却从暴力弹压造成的废墟中冒出头来。中共以不符合社会科学主流逻辑的非传统方式,以先前绝大多数人没有预料的胆量,用资本主义体制改造中国的国民经济体系。 全球执政的共产党阵营里,小打小闹搞点边缘和补充性质的资本主义改革,早就有过几个先例。但像中国1990年代那样以越来越多方位的步骤,将全国经济塞进资本主义的洗衣机里冲刷改造一番,是其它当政的共产党从未做过的。中共能有这样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勇气,当然和邓小平个人有关。 世界社会科学界的主流理论对一个国家搞资本主义的市场经济,列出了一大串的先决条件,比如说,你要有清晰的产权结构,要有法治,要有一系列对个人财富和自由的保护制度,等等。没有与之相关的政治和社会体制,是无法培育资本主义的。特别是鉴于八九悲剧的发生,中国政府会更加惧怕个人自由和社会流动,缺乏这些资本主义市场体制的核心要素,你一步也迈不开。 可是,中国在现实中违背这一逻辑搞资本主义试验,已经二十多年了,期间有过摇摆也有局部的倒退,但到现在为止,中国已经把自己原有的经济体制改造了一大半。如果说毛泽东去世时留下的经济体制是100%的旧体制,从1992年至今,它已经被改造了50%以上。这种改造的结果当然与欧美老牌的自由资本主义体制区别很多,但你不能够说中国的国民经济体系里旧的特征多过新的特征。目前还没有一个被绝大多数人接受的概念,来定义如今的中国政治经济学整体(the political-economy amalgamation),在我收集的国际学术界十几种说法里,比较靠谱的是Leninist capitalism(接近于此的还有Party-state capitalism),就是其政治架构是列宁主义一党专权制的,而它的经济制度则是资本主义的。 当然,为了搞出这种非驴非马型的资本主义,付出的代价也是高昂的,浮现出很多糟糕和肮脏的成份,包括官商勾结、腐败盛行、国富民穷、公平正义稀薄、资源浪费、环境污染、低效重复投资等等。但有一点是难以否认的,就是1990年代的中国,在全球主流的观点都认为它不可能走出这样一条奇怪的道路条件下大体走出来了。这是自从有了共产主义运动100多年的长时段里的第一例:一个当政的强权的共产党,把自己治下的国民经济体系作了多方面的资本主义改造,搞出了一个与“原形态资本主义(欧美的)”颇不一样的非常规资本主义。 政治高压下的主动参与全球化 第三个大变化,是中国主动地拥抱全球化。从1990年代中后期到21世纪初期,中国以前所未有的决心和高度的自信加入经济全球化,其首要标志是1999年加入WTO,这其中当然有江泽民和朱镕基的个人因素,他们小时候受过一些西方教育,内心里对西方的经济体系乃至政治文化是认同的、欣赏的。 而从社会科学的逻辑来分析,在一个缺乏政治自由和广泛公民权的一党制国家,投入全球化过程是非常冒险的举动。全球化本质上是资本主义的大循环竞争,与早期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解放全人类的革命全球化是截然相反的。当今世界的全球化,不仅是生产要素的全球化,包括资本、产品、技术等等的全球流动(这些当然是中国政府高层所企求的),然而生产要素的全球流动也会影响到其他方面,包括管理方法的全球化,人员流动的全球化,乃至价值观念、生活方式、社会交往的全球化,这些对高度专权的体制是具有潜在威胁性的。 可以说,中国自从唐朝以来,还没有过参与这样大面积的流动。在过去的20多年里,中国是派出留学生最多的国家;是出境旅游数量增长最快的国家,2013年也成为全球出境旅游人次数最多的,达到1亿人;过去6-7年间,中国对外海投资也是增长最快的国家,虽然这其中有很多是通过贪官和发了不义之财的商人带出去的。从近代开始的东西方直接接触以来,中国从来都是被动全球化的一方,只有1990年代的举措是主动的全球化。中国政府越来越介入世界资本主义体系,虽然也进行过计算,会有多少工厂关闭,工人失业,在法律制度与社会制度层面发生大变革的风险也都存在,但中国政府高层还是主动参与了全球化。 有人会问为什么要冒这个险?中国高层的动机从哪里来的?已经提到,当时中国领导人的知识结构和价值趋向是有帮助的。还有一个要素的推动,就是中国的工业化和现代化,如要尽快从低级阶段向中级阶段迈进,就必须参与全球化,否则会在农业社会转向工业社会的初级阶段上停滞不前。目前中国的工业化和现代化已经进入中级阶段,这大大获益于全球化。根据世界银行、IMF等机构的评估,中国是目前这一波全球化受益最大的主要经济体。 从1989年的悲剧结局到后来中国的大踏步走向全球化,似乎是两个极端——当初太多的人都认为中国会长时期地封闭国门的,因为以逻辑推理,只有与世隔绝才能令政权安全稳固。 与外部世界的信息差距变得越来越小 第四个大变化目前还在我们眼前生动地展开,这就是中国社会的信息化过程。假如你要问问一个“80后”、“90后”的中国公民,他们每日每时若是缺少了这类信息化的要素,他们还能不能正常工作和生活?回答肯定是“不行的!” 但是,即时信息的传输(instant information process)在中国的迅速发展也是不符合社会科学主流对硬性威权政体之基本假设的。因为信息流通与其他技术领域的进步的最大不同在于,即时的信息化会让社会管控的成本大大增加,对威权统治产生每时每刻的挑战。中国的互联网、手机、信息市场持续扩大,IT新产品在不断产生,表明中国社会的信息化是一个大扩展的趋势。虽然即时的信息化有可能带动社会的、文化的、政治的相对开放,但中国政府努力希望只开放信息化的经济效益扩大之门,而防止其政治自由化的蔓延效应。 即时信息化的实质就是信息在全球范围内的自由流通,没有哪个国家的政府每日每时都像中国政府这样担忧信息自由流通对社会控制的潜在威胁,同时这个政府又推动信息产业的更新换代。中国作为全球人口最多的超级国家,从大系统角度而言,政府这样左手右手做完全相反的事的难度是空前的,成本也是超常的。绝大多数国家的政府都没有意图或资源同时做这种互相矛盾的操作——从信息全球化流通中得到越来越多的经济好处,又要严防它对政权稳定产生可能的威胁。 “理论是灰色的,生活之树长青”——果真如此? 简言之,在过去的25年里,中国最重大的几个变化,都是对社会科学主流理论的根本性挑战,这些在中国发生的大变化都违背了社会科学的主流逻辑及其预测。无论你喜欢还是讨厌这些大变化,都要正视它们,现有的社会科学(其实是社会科学从业者)必须谦虚地面对它们的挑战,作系统的反思。 对于第一个、第二个问题的讨论,很多学者将其放在“中国模式”的范畴里展开,在此不赘述了。对于第三个问题的讨论,一些学者是将其放在“新重商主义”(neo-mercantilism)的范畴里处理。对第四个问题的讨论,尚处于开启阶段。而要将这些问题都纳入一个体系中解释清晰,是一个巨大艰难的工程。如何在不完全否定西方社会科学的基础上,将西方资本主义的发生学与中国过去25年里的大变化做一个面对面的对照分析,那将对中国未来的发展有很大的助益。 国际会议上有外国学者问:你们说的1989年以后中国的那些大变化,究竟与25年前的那场总体危机和悲剧有什么关联?这关联是“因果关系”还是“连带关系”?我的初步回答是:一开始的大变化是因果关系,越往后的变化越属于连带关系。没有1989年发生的那场大事件,中国也一定会变化的,但一定不会是这么个变法。25年前的那场大事件,是中国目前非常规特色的资本主义兴起最给力的催化剂。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中国数字时代亚马逊镜像 (墙内可直接点击)


© 一国两智 for 中国数字时代, get_post_time('Y').

【异闻观止】解放军报 | 军队越强大国家越安全[edit]

5 June 2014, by 一国两智
文章发布时间:2014-06-04 07:16:12 “吹灭别人的灯,会烧掉自己的胡子”。习主席在亚信峰会上强调,任何国家都不应该谋求垄断地区安全事务,侵害其他国家正当权益。这一安全理念鲜明地表明了中国不惹事、不怕事,求合作、讲包容的政治立场和外交原则。 贫瘠的土地上长不成和平的大树,连天的烽火中结不出发展的硕果。对于一个国家来说,财富和经济发展水平固然十分重要,但拥有创造财富特别是保护财富的力量,比财富本身更重要。鸦片战争以来的百年国耻说明,军事上落后带来的是“和约”越签越多,而和平与安全却越来越少。正所谓,能富而后可以致强,能强而后可以保富。 军人的胸膛撑起国家安全发展的屏障,军人的肩膀扛着国家和民族的安危。一位资深的外交官说:军人在战场上得不到的东西,不要指望外交官从嘴巴里讨回来。伊拉克的一蹶不振、南斯拉夫的分崩离析、乌克兰的政治乱局,无不深刻昭示,一个国家如果没有一支强大的军队,就像泥塑的巨人,是不能经风挡雨的。 当前,我国正处在由大到强的关键阶段,中华民族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接近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但要看到,随着我国综合国力快速提升,国家利益不断拓展,我国的生存安全问题和发展安全问题更加凸显,传统安全威胁和非传统安全威胁相互交织,周边热点问题持续升温,家门口生乱生战的可能性增大。尤其是有的国家借助美国的亚太再平衡战略,挟洋耍横,肆意搅局,使本来平静的东海和南海变得极不平静。 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属于国家的核心利益。任何外国不要指望中国会拿核心利益做交易,不要指望中国会吞下损害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的苦果。老祖宗留下的国土,我们一寸也不能丢! 军队越强大,国家越安全。维护国家安全有政治、经济、外交等多种手段、多个选项,但军事手段始终是保底手段和最后选项。在国家核心利益遇到重大挑战时,军队没有任何退路。只有保底手段保得了底,国家安全才有底数,民族复兴才有底气。 克劳塞维茨曾告诫人们:“当一个国家容许他的敌国无限制扩张侵略野心而不加以阻止的时候,这个国家就注定要开始衰败了。”当战则战,敢于亮剑,不仅是军队的神圣使命,而且能够以战止战,以战立威。对于肆无忌惮的挑衅者,一味忍让往往无济于事,唯有采取霹雳手段,不打则已,打则必狠,打则必赢,才能真正形成“打得一拳开,免得百拳来”的有效威慑。试想,如果没有抗美援朝战争的长剑出鞘,何来新中国的大国地位和几十年的和平?何谈中华民族的尊严和梦想? 打赢是军人最高的荣誉,战功是军人最美的花环。能战方能止战,准备打才能不必打,越不能打越可能挨打。是军人,就应该时刻紧绷打仗这根弦,时刻肩扛打赢这座山,时刻等待出征这道令。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中国数字时代亚马逊镜像 (墙内可直接点击)


© 一国两智 for 中国数字时代, get_post_time('Y').

回到:焦点网谈索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