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rsonal tools
Views

周孝正

From China Digital Space

Jump to: navigation, search
百度搜索将周孝正封杀。


周孝正(1947年7月15日-),中国社会学家、历史学者。原中国人民大学教授。(维基百科周孝正)

“中国需要公民社会”

《社会学视角看中国》:

我们中国人多草民、暴民、愚民,最后是市民、居民、农民,缺的就是公民。30年时间我们的经济得到了发展,同时需要慢慢培养人们的公民意识。我们不慢慢进行公民教育,不给每个国民平等的待遇是不行的。建立一个公民的社会,我们们社会学认为最起码三十年。看一看我们现在的文艺作品,一打开电视,满电视都是“奴才怎么样,臣怎么样”,烦死了。一个国家的电视剧怎么这样,一会儿来一个《满城尽带黄金乳》。

针砭时弊演讲引热议

2010年周孝正的多个演讲视频在网络传播,内容包括尖锐批评毛泽东文化大革命、针砭时弊等。[1]

谈网络言论自由

2010年12月周孝正在凤凰网娱乐文章中评论周立波与网民对骂事件时说:

我始终认为网络是不需要控制的。易中天说,思想可以自由,但不可胡说,而且说和做又是两码事。言语当然要适当。也不需要搞什么网络实名制。我不是对于网络的态度就更宽松,我是认为言论自由,你管别人怎么说?柬埔寨的踩踏事件是因为桥塌的谣言造成恐慌,发生了真正的惨剧。你不可能在网上说“要地震了”之类的话。

……

网络没有暴民。每个人都有表达自我的权利。“骂人人不记,人等于骂自己。”造谣、谩骂证明了网络的虚拟性。你说还有网络涉黄、诈骗,坏人作恶。可是管不了坏人,只能管好自己。对待滥用自由,就是更加自由。[2]

谈政府诚信

2011年8月新华社《瞭望》杂志中评论食品安全等社会失信现象首要责任在于政府失信:

政务诚信是整个社会诚信的风向标。在当前,中国要最终化解这场社会诚信危机,必须先解决政务诚信的问题。自2010年在中央党校秋季开学典礼上提出“权为民所赋,权为民所用”至今,作为主管党务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习近平在多个不同的场合谈到了这一点。我认为,他的话说得非常到位,有着鲜明的指向和现实针对性。

“权为民所赋”,要解决的就是一个权力的来源和基础问题,即中共的执政权力只能来自于人民群众的授权;“权为民所用”要解决的是权力的目的和归宿问题,即中共的执政权力只能是用来为人民谋福利。两者关系互为因果,前者是前提,决定和约束着后者,后者是结果,体现权力的性质,并反作用于前者。

中国共产党执政60多年来,得到了人民群众的充分认可。这是因为中共在民主革命时期进行的28年艰苦卓绝的斗争,以及这一过程中实施的正确的方针、政策和策略,靠牺牲无数英烈,才赢得了人民的支持。然而,正如中共十七届四中全会所警示,党的执政地位不是与生俱来,历史选择了党,不等于历史永远会选择党。

当前,必须积极稳妥地进行政治体制改革,扩大公民的政治参与,全心全意做好群众工作,力求做到执政权力来源符合程序正义和正当。只有切实落实宪法给予每个人的权利,让社会充满公平、正义的阳光,才能让百姓在诚信的环境中有尊严地生活。[3]

遭全网封杀

据自由亚洲电台2021年12月报道,周孝正已遭墙内全网封杀:

周孝正相信,这不是人大主导所做的决定,而他肯定,所谓的“开除”处分和他在海外实事求是的言论有关。

他告诉记者,他还在国内时,微信号就遭封禁;到了美国定居后,他新开设的微信号也一度遭封锁,另外,他自从在海外接受包括本台的采访、在油管上也开设文明客厅周孝正的个人频道后,本台记者查询中国人大社会与人口学院的官网上,不但在离退教师栏中看不到周孝正的名字,就连在百度上以周孝正搜索,从网页、视频、资讯、到图片栏目,都显示抱歉没有找到与“周孝正”相关的资讯。

周孝正就说,“他封杀一切不同的声音,封杀我的表达权与知情权,这是作贼心虚,这个他不是人大或是教委,这显然是上面的人干的。他还要让你说了之后没办法传播,就是让你没有空气,把你断网、真空了,你说,别人也听不见。”[4]

“习近平就是人贩子”

2月11日,严歌苓在做客周孝正《文明客厅》节目,就“徐州八孩母亲”一事展开对话,在谈及中国政府收取高额涉外领养费时,严歌苓附和了周孝正所说的“习近平就是人贩子”这句话,还爆出粗口。

这段视频内容开始在墙外平台热转,人们很快发现微博将“严歌苓”列入了禁搜词,尝试搜索会显示“根据相关法律法规政策,搜索结果未予显示”。此外,话题“#严歌苓”也被禁搜,相关超话已不存在。[5]

而周孝正在此之前就已经遭全网封杀,在微博搜索“周孝正”会显示:“抱歉,未找到“周孝正”相关结果。”

中国数字时代相关文章

中国数字空间相关词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