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igital Space

国民党

From China Digital Space

Jump to: navigation, search

【众人推】习的低能让秘书操碎了心

7 April 2019, by 一切都是刚刚开始 https://twitter.com/lifang072/status/1111191290882985985


重庆师范大学教授的《教师独立宣言》。胆子很大哦 pic.twitter.com/7cBrHdlUDJ — 郑存柱 (@cunzhuzheng) March 31, 2019


自信的清华,开放的清华,能不能容下一个许教授? pic.twitter.com/IySIP8snNK — 荣剑 (@rongjian1957) April 6, 2019


这是什么情况,推友们你们遇到过这种情况么? pic.twitter.com/3kAGbgwtny — 李宁 (@ningli21) April 2, 2019

https://twitter.com/meilissawan/status/1114204362564349952

这位先生懂历史,讲出了我想说的话啊。 pic.twitter.com/7XsNCk5d4F

— 李建峰 (@ljf3883) April 6, 2019


【马英九批民进党刻意抹黑蒋介石】台湾前总统马英九5日下午前往台北中正纪念堂,参加“蒋公,我们怀念您”纪念大会,致词缅怀已故台湾总统蒋介石。马英九在发言时,呼吁台湾人不要忽视蒋介石对台湾作出的贡献。 pic.twitter.com/xSi278zAWe — 自由亚洲电台 (@RFA_Chinese) April 5, 2019


人民不需要自由 4月3日,四川省文化和旅游厅通报,今年2月,紧急叫停了某行为不端知名声乐演员李志计划在川23场次个人巡演活动,监督已售1.8万余张演唱会门票悉数原价退款。 pic.twitter.com/sva24Uelxp — 孙不二 (@sunbuer321) April 6, 2019


四川紧急叫停民谣歌手李志原定的23场个人巡演,强令售出的近两万张门票全部原价退款,理由是音乐人李志行为不端李志怎么个行为不端呢?他的几首歌已经搜不出来了,如“1990年的春天”,“人民不需要自由”等,这下你们明白了什么叫行为不端了吧?在只允许赞美的天朝,像李志这样的歌手是没有生存土壤的 pic.twitter.com/mEdrZtouoN — 玩笑 (@PqA54) April 6, 2019


两名维族大姑娘。“我们是维吾尔人。一百多万维吾尔人现在在东土耳其斯坦被关入纳粹形式的集中营,在那里他们受到虐待,强奸,还受到药物试验。” “维人还被割取器官。请帮助传播信息,解决这个问题。” pic.twitter.com/6fBnkgD0U0 — Yaxue Cao (@YaxueCao) April 6, 2019

https://twitter.com/chrome001/status/1114388331775709185

清明节香港各界举行祭奠六四仪式,现场有大陆游客表示,应该平反六四。不过,随着时间的流逝,大陆年轻一代对六四事件的了解似乎并不多。https://t.co/gEI6TczzDW pic.twitter.com/p765mpGjPk

— 美国之音中文网 (@VOAChinese) April 5, 2019


網傳:東莞團貸網破產,全國的受害者聚集東莞,地鐵鴻福路站,旗峰站4月6號全天關閉。 pic.twitter.com/0evXs2Bhal — ꧁黃昭雲꫞꧂ (@huangzhaoyun) April 6, 2019

(以上推文由中国数字时代编辑选自推特)

请点击这里下载翻墙利器萤火虫


© 一切都是刚刚开始 for 中国数字时代 | Permalink |

Post tags: 习近平, 口误, 国民党, 学生告密, 封杀, 小学生, 巴黎, 新疆集中营, 李宁, 李志, 民国, 老梁, 许润章

发送任意邮件至[email protected]便可成功订阅数字时代


张小砚 | 薄酒祭故人

30 January 2019, by 无可奉告 半下昼,山中暴雨骤至,廊下激流澎湃,对岸青山濛濛,被大雨拍散了形,在雨幕中几乎化为乌有。独坐廊下饮酒,想起一位故人,也是因一场山中大雨结识,那时我二十来岁,他高龄九十,机缘巧合,结下忘年之交。 那年,我在一旧劳改农场游荡,听人讲故事。农场荒野中有许多孤独的小屋,是当年劳改人员刑满后搭建的小屋。一旦拥有稍许自由,便不约而同选择远离人群。这些相互不挨的房子零落于荒野之中,多数已经废弃。 山中暴雨骤至,就近找了户矮檐躲避,忽然一位老人开门,请我进屋。小屋仅七八个平方,陈设极简,却收拾得清洁有序。桌上一碟咸萝卜干,一瓶白酒,一杯,他在独酌,从窗户望见我停留檐下,便请我进屋避雨。 大雨久久不停,便攀谈起来。老人耳聋,用纸笔交流。得知其叫陈焕新,毕业于黄埔十七期,曾任国军少校团长。1947年从台湾返回,1948年,受当地开明绅士劝说,带两营士兵于江西宜春与共军接洽,投诚。57年肃反运动,翻查历史,定历史反革命,送农场劳动改造。 所谓历史反革命,就是在历史上曾经反对过革命。问他为何已经去了台湾又返回。答妻儿尚在大陆。而后妻儿皆与之划清界限。八十年代得以平反,一张薄纸,三十年苦役,宣告系历史错误。已年愈古稀,无处可去,便在这荒野小屋容身,如此又二十多年过去了。 曾隶属孙立人将军部下,参与缅甸丛林作战,拒敌于异域。谈起战斗往事,寥寥数语而止。默然望向窗外,风雨如晦,浅山近水都笼罩滔滔烟云之中。 天色渐晚,不能再等下去,少校先生很抱歉,他家竟连一把雨伞也没有。相机不能淋雨,寄放他家,待天晴后来取。 回去后跟母亲说起,母亲叹息,打过日本鬼子的都是对国家民族有功的人。数日后逢端阳节,母亲煮了粽子、咸鸭蛋,并备些酒食让我送过去,还将家中雨伞让我带一把过去。少校先生见到我很高兴,开木箱,取出一封布包解开,将寄存相机原封奉还,并请我当面检查可有损坏。见我拿出酒食,连连摆手。我解释,并非仅感谢避雨,将母亲原话写在本子上给他看。少校先生看了,写:感谢,惭愧!国难之时,义不容辞,是为本分。我写“后辈当知恩义。”少校先生很感概,提笔要写什么,又停下,叹息一声,摇摇头,将本子合上,递给我。 如此,我在农场游荡的那段时日,常去他那里坐坐,陪他笔谈几句。也询问我的生活,得知我自费为农场老人做口述历史记录,遂拿出存折赠我,自言生活节省,尚有余数。我都惭愧不能帮助他,他却要赠金于我,心里大为震动。这世上啊,有人穷得穷凶极恶,有人穷得慨然事外,不以物喜不以己悲! 我在农场认识许多老人,每个人的人生历程讲起来都是一番惊涛骇浪,人性的可怕,凉薄狠毒比比皆是,相互倾轧亦是常态,每个人都认为自己要活下去,但面对活下去的态度和方法人各有异。农场的老人告诉我,陈焕新这人人品好,检举揭发那一套从不参与。管教的评价就是思想落后分子。但安排他做的事,不偷奸耍滑,仔仔细细地做。他这个人行事非常严谨。 少校先生九十高龄,作息仍保持军人习惯,晨四时起床跑步。锻炼完毕,即洒扫门庭,生火做饭。居处虽小,仅七八平方,却整洁有序。每月仅300元社保金,精打细算度日,还尽量有所节余以应对不时之需。看他案头开支小帐皆用蝇头小楷誊写工整,中秋将至,购物计划中乃列有月饼一盒。农场老人说陈焕新连电灯亦不舍得用。见他的毛线衣袖子用蓝布缝补过,包边,针线工整,蓝布已洗得泛白。 然而, 从陈焕新身上,看不到穷意,斗室亦不觉寒酸,清洁俭朴。待人恭谨有礼,应答有度,对乡间幼童亦如对平人。陈焕新做人就有这样的谦逊,是我所见,劳动改造之下未丧失其本身品质的人,犹为可贵。

我那时有些不切实际的想法,想接他家来养老送终。甚至想到我祖父也曾是国军旧部,将来少校先生去世,可与祖父的坟比邻,他们会有话聊,不再寂寞。

然而自己尚无家无业,也只是想想作罢。 那年冬天大雪,异常寒冷。担忧农场那些老人难以熬过冬季,母亲准备多份酒食,又将家中棉被缝钉整齐,除留下我们母女所用,余皆打包捆好,我再买些木炭,雇车给那些老人送去。尤其陈焕新那边,母亲嘱咐我留下电话号码,恐怕他万一有难处。 大雪中,几乎丧失方向,通往少校家的小路罕无人迹。从窗户看见他裹着被子坐在床上,屋内火盆寂灭,没有生火迹象。想想一篓炭要七八十元,他三百元社保金,不够生火,只能苦熬。拍窗良久,皆无反应,方才想起这个世界对他是寂静无声的。遂推门进去,望见我连忙起身,连连作揖称失礼。 帮他将炭火生起,取出酒食,陪他小酌。告诉少校先生,年后要去城市打工赚钱,恐怕很长时间不能来看他,嘱他保重身体。少校先生有难舍之意,我也恋恋。心里都明白,恐怕是最后一面。少校先生写:生在和平时代,当勉力追求事业。吾一老朽,去日无多,不要挂念。写了电话号码给他,若有大事可托他人打电话给我,我来送你。他明白了,写:后事已做安排,勿念。枕边一蓝布包袱,打开给我看,现金若干,几行清单,费用明细都做好安排,连收作之人两瓶烧酒都列入其中。 取一幅其戎装旧照赠我,照片中人,约莫二十出头的年纪,英气蓬勃。那时的青年人,虽生于战乱年代,衣食难继,却有一种奋发的激情溢于眉目之间。这张旧照,能从历次运动中保留下来殊为不易,可见少校先生对之爱惜怀念之意。 少校先生坐下与我笔谈:国难当头,当奋力杀敌,既从戎,便有死于战场的觉悟。部队开拔前夕,大家都去照相馆拍下照片寄给家人。相当于遗照。远征缅甸,许多人都是抱着必死的觉悟前往的。没想到能活着回来。 少校先生写下:很遗憾没有死在战场,我的兄弟们都留在了异国他乡的丛林,想想他们,我又有什么可以抱怨的呢?人生悔恨的是连累他人。 我写:你一生命运亦不由己决定,经历诸多,还是要从容地生活下去。保重身体,我回来便来看你! 送我出门时,郑重跟我握手。我们都有预感这将是最后一面相会,要好好道别。少校先生站在雪地里,目送我离开,大雪纷扬几乎将他埋葬。小屋早已和天地融为一体,只是荒野中一处微微的隆起。 少校先生一生有太多故事,但他觉得无话可说。后来,我年纪渐长,渐渐理解少校先生的心情。那两营士兵,恐怕也在历次运动中难以幸免。他的悔恨之重,无法言说,因为愧疚,连对自身命运的抱怨都是轻浮。人们常常轻车熟路地将错误归咎于历史,可是历史不会自己创造历史,历史也不会说话。 2009年回到故乡生活,再去农场探望,门前杂草丛丛,少校先生已经不在了。他托人留了一封信给我,称砚台小友,自言去日无多,感谢照拂。信中附诗一首:往事愁怀,壮志已沉埋,一闪白头,逝时不再,世程将尽枉来回,家何在?人去楼空,此身无赖,恩怨悔恨,苦难排,岂是前生冤债。九十年如反掌,几经狂风骇浪,事业未成空惆怅,白首何期补偿?当年卫国从戎,救亡,抗日,奔忙,胜利两党祸闯墙,投诚,见疑,教养!命运如此,夫复何言。


我一生见过各种各样的人,人性的善与恶也常常觑面相照,不容回避。驱利之人,不惜恩将仇报去害人,但也有这样陈焕新这样的人存在着。每个人活法不一样,所谓成就也不一样,林林总总。陈焕新对人和生活的态度,让人端然起敬意。他一生遭遇无数困顿,苦难,还能这样清洁自持,从无懈怠之意,纵然九十高龄,独居生活也从无颓唐之势。将贫穷孤独的生活过得这样清洁有礼,应对人事恭谨有仪,这是一种对命运决不妥协,不苟合的态度。 那时,常常探望,是想尽力予他晚年多些温情,现在想来,他给予我的才是人生中至为贵重的影响,“永远不要随波逐流,要超越周围那些低级和颓废的影响”,像一束微弱的火光,映照在我人生旅途中。 适逢岁末,山中大雪纷飞,守着灶火之光,熬酿酒浆,想起多年前的故人,可惜他不曾喝到我酿的酒。隔着时光遥敬一盏薄酒,曾经有这样一位战士,人生中偶然相逢,并成为朋友,是我的荣幸。 翻捡旧文纪念陈焕新少校。人间寒暑易,薄酒祭故人。


© 无可奉告 for 中国数字时代 | Permalink |

Post tags: 国民党

发送任意邮件至[email protected]便可成功订阅数字时代


黎学文 | 被诅咒的李敖

18 March 2018, by 膜包不膜蛤 李敖今天死了,消息传来,大陆社交媒体上大多是一片嘲讽诅咒之声。躺在沙发上刷手机的女友,突然发出惊呼:他终于死了!对女友的如此反应,我完全理解。李敖长期对女性的变态作为应该得到如此评价。 几年前在北京,与一位台湾知识分子闲聊,谈及李敖,他说:现在在台湾,几乎没有人敢惹。我闻之失笑。李敖晚年居然成了这样一个让人害怕的混世魔王,这真让人感到人世易变。 和许多大陆70后出生的知识人一样,我年轻的时候也崇拜过李敖,他激烈反传统的思想和对国民党独裁统治的犀利批判,曾深深吸引了一代文青,其偏向自由主义的理念伴随着嬉笑怒骂的文字特别契合大陆青年人的精神世界,具有强大的传播力和启蒙之功。 然而,近二十年来,那些曾受过李敖影响的青年,最后都被李敖晚年的诸多言论所激怒,以至于成为如今偶像倒掉后的鞭尸者。考察其间的变化,可发现:李敖晚年获得的诅咒与他被大陆主流意识形态所容纳的程度正好构成了正比。大陆青年成长了,而李敖却堕落了。 有人认为李敖的堕落与他的文人身份和个性有关,其实也不尽然。世间文人多矣,如李敖般的变脸之大者却不多见。我以为,李敖的堕落与他的大中华主义理念颇有关系。基于台海大半个世纪的历史关系,李敖晚年全身拥抱大中华主义,完全罔顾与无视大陆的ji权语境,不仅是理念的糊涂,心智上的愚昧,更有投机心术的不轨。这样的李敖,只可能得到大陆觉醒者掉头不顾的诅咒。 如果从思潮变迁的角度来看,莫之许的评论很有道理:“李敖在大陆的名声,也与特定历史背景有关,李敖反传统的自由主义立场,刚好接上了80年代大陆的启蒙思潮,而89之后,大陆自由化话语遭遇整肃,李敖则填补了这一个空白;在当时,李敖文中骂的是国民党,大陆读者的脑海里则多半会自行代换为,以上种种都放大了李敖的光环和影响,成为不可复制的现象。”确实,任何一个文化人物的流行与被追捧,都离不开当时的社会语境。当曾经舞台上的正角突然扮演起二丑起来的时候,大部分捧场的观众会觉到自己受到了精神上的背叛,嘘声一片离席而去便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此时此刻,大陆还是那个大陆,舞台没有变化,且朝着晚清帝制一路裸奔,为这个舞台洗地的二丑李敖如今寿终正寝,人们毫不留情的诅咒自然喷薄而出。 纵观李敖的一生,也许他更像一面镜子,警醒着人们不要背叛曾经的理想。 李敖今天死了,人们诅咒他的同时,也不要忘了他曾经点燃过一些人的心空。变脸后的他,活该获得诅咒,但愿上帝能宽恕他。


© 膜包不膜蛤 for 中国数字时代 | Permalink |

Post tags: 台湾, 国民党, 意识形态, 李敖, 独裁, 知识分子, 自由主义, 黎学文

发送任意邮件至[email protected]便可成功订阅数字时代


赵楚 | 在《风筝》里 什么是真什么是假

17 January 2018, by 膜包不膜蛤 【编辑注】该文含有剧透内容

1.大英雄郑耀先的极端人生

最近,电视谍战片大王柳云龙的新剧《风筝》又火起来了。据网络资料,这部剧其实是2013年拍摄的作品,只是最近才开播而已。拍摄过《风声》等国共谍战热播剧的柳云龙亲自操刀导演,而且主演,他的形象很帅,造型很酷,适合网络白领少妇吃瓜群众观众口味,而长期国共谍战的民间神话又增加了题材的热度,所以,火起来很自然。 关于国共谍战的历史研究颇多,各种当事人的回忆史料不断出现,对岸各种官方档案的解密更是对这一话题推波助澜。当然,影视作品自有其自身创作的社会与市场环境,历史的事较真不得。我看这部剧印象最深的倒不是严肃的历史或政治含义,而是柳云龙塑造的男主角郑耀先这个人。 郑耀先这个人非常有意思,很可能成为各种人文与哲理讨论的一个原型,因为他提供了一种令人百思不得其解的生活样本。简单说,按剧中的故事,这位在1930年代即打入国民党军统特务机构的红色间谍智力超群,个性彪悍,胆大心细,手段毒辣,在军统做到出乎其类,拔乎其萃的老六,其战功不仅赢得国民党特工王戴笠的特别赏识,而且屡屡惊动了国民党党中央,蒋介石也对他赞赏有加,是非常非常厉害的。 在他的同志这边,一方面,他屡次窃得顶级机密,并顺利传送至延安,破坏了国民党的罪恶反共阴谋;但另一方面,由于他作为军统顶级大特务的名声和业绩,不知内情的中共地方地下党组织对其恨之入骨,对他组织狙杀行动,并对他发布了不论生死的格杀令。即使在该剧后半部,1949年之后,他以潜伏于底层的侦查员身份,也立下赫赫功勋,继续其作为大间谍的辉煌。 然而,撇开电视剧本身的主题与历史真实的话题,作为一个生活原型,我发现这个手眼通天,本事惊天的男人,他的人生却是一场彻头彻尾的、百分百的“负能量英雄”。 简单说,统观全剧,大英雄郑耀先生活中有关的每一个人,包括他自己都倒了霉。他就像一个倒霉蛋中的战斗机,从蒋介石到领导军统的戴笠,毛人凤和郑介民,赏识他的败走麦城,重用他的死于非命。视他如天人,最信赖的军统兄弟们也好,落难中背叛中统嫁给他,为他生儿育女的美女特务也好,以及替他担任掩护和交通的战友与地下组织,他的女儿和家庭,无不因为与他的关系而遭遇暗淡悲惨,乃至十分残酷的命运。 无疑,郑耀先是一个大好人。他不仅人帅,豪爽,更是理想炽热,干劲冲天,不计名利得失,无畏无我,而且能量能力惊人,所向无敌。这就十分令人惊奇:这样一个在国共两边都凤毛麟角的人物,他的热情,才华,干劲和奋斗,终其一生,给他自己的交待是什么?如果不谈大历史对决的宏大叙事,但从生活的角度来看,实在可以说,他是一个生活悲剧的主角,他仿佛是超级瘟神,他的手所触,无不凋零,黯然失色;他满怀正面的信念和强大能力所工作者,无不横遭摧灭,一片废墟。 这真是一个罕见的百分百“负能量英雄”。 简单说,《风筝》这部戏是一个国共谍战故事,但我基本上把它当一部古希腊悲剧式的人性与人生寓言来观看。 2.

短史记|民国“政治禁书”伪装术

20 September 2017, by Sandra Severdia 文 | 谌旭彬 在民国出版史中,“伪装本”是不容忽略的重要一节。 所谓“伪装本”,系指为应付当局之查禁,而将书刊封面印以其他名目,以掩饰真内容。此类书刊,最早可追溯至晚清;但成规模出现,则始于国共斗争;当时,伪装本“曾经比较普遍地为党的刊物所采用”。① 比如,1928年之“中共六大决议案”,曾伪装成《新出绘图国色天香》——《绘图国色天香》是晚清民国时期一种颇畅销的消遣杂志。还曾伪装成孙中山所著《国民政府建国大纲》,内文版权页上并印有“欢迎翻版”字样。② 再如,瞿秋白主编之中共机关刊物《布尔什维克》,曾伪装成《中央半月刊》公开发行——《中央半月刊》是国民党的一种机关刊物。该刊还曾伪装成《新时代国语教授书》、《中国古史考》等名义公开发行③。其中以伪装成教科书最有效,据唐弢讲: “这一回实在更有意思。反动派知道了刊物有伪装的做法,但教科书发行量大,又不能全部禁扣,‘检查老爷’沙里淘金,手忙脚乱,弄得满头油汗,还是无法可想。”④ 伪装规模最大者,当属毛泽东著作。其形式可谓千奇百怪。有伪装成古籍者。如《论持久战》,曾伪装成《文史通义内篇之一》;《论新阶段》,曾伪装成《文史通义内篇之二》。 有伪装成宗教著作者。如《一九四五年的任务》曾伪装成《新金刚经》,《论新民主主义》和《论持久战》曾合编,伪装成《大乘起信论》,并在封面右上方印有“阅毕送人,功德无量”字样。 有伪装成时政书刊者。如《论联合政府》曾伪装成《美军登陆与中国前途》、《中日事变解决的根本途径》——后者是中国公论社1943年编著的一本政论集。《目前形势和我们的任务》,曾伪装成《时事评论》——后者是一份1948年创刊的合法时政杂志。⑤ 亦有很多书籍,伪装成了“准黄色书刊”。如《新民主主义论》曾伪装成“热情小说”《满园春色》,在保留小说原文的情况下,将《新民主主义论》全文掺入,前后颠倒装订⑥。此非个案,如《红旗》曾伪装成《一顾倾城》、《快乐之神》、《红妮姑娘艳史》;另据唐弢披露,《布尔什维克》月刊1929年也曾一度“临时改了个名称,叫做《少女怀春》”⑦。 尤使当局闹心者,是许多书刊伪装成了国府要员大作。如瞿秋白之《三民主义批判》,伪装成孙中山之《三民主义》,并有胡汉民题字,扉页还印有孙中山的遗像和遗嘱;《中国苏维埃》伪装成孙中山之《民权初步》;“揭发特务戴笠罪行的小册子”,伪装成《戴笠将军及其事业》,“书名和内容完全相反”。⑧ 最“胆大包天”者,莫过于《解放日报社论汇编》曾伪装成《蒋委员长日记》,封面并印有蒋介石木刻画像,书中所收,却有《解放日报社论——驳蒋介石》⑨。该伪装本藏于国家图书馆,封面右下角墨写有”GF书籍” (原文非字母)四字,封面与扉页间夹有小白纸条, 上有印文:“国民政府主席广州行辕/ 绥靖战利品/ 中华民国卅五年四月于大鹏湾” 。据此推测,蒋介石很可能知悉该伪装书之存在。 大致而言,针对群众之宣传性书刊,其伪装大多仅止于封面、扉页;针对党员之内部文件,其伪装往往较高级,隐蔽性更好。譬如: “1928年党的印刷机构协盛印刷所排印中央重要决议,曾经用基督教的《圣经》伪装:封面、内封及开头几页的正文,全照《圣经》文字排,到后面,每行每排两个字,夹排一个决议文字,粗看和《圣经》一样。另有一种是:每排两行《圣经》文字,夹排一行或两行决议文字。再有一种:从选定的图书的某一页最后一行起,逆向排印党的文件。不细心查阅,难于发现。”⑩ 上述种种伪装书刊,国民政府大陆统治时期始终流播不止,尤以三十年代最盛。至于其影响范围所及,迄今尚无完整数据可资判断。 注释 ①④⑧唐弢:《晦庵书话》,三联书店1980,P113-116。②③⑤⑨黄霞:《简述国家图书馆藏革命历史文献中的伪装本》,《文献季刊》2003年10月第4期。⑥《广州发现〈新民主主义论〉又一珍贵伪装本》,羊城晚报2007年7月22日。⑦⑩张克明:《二战时期以伪装面目在上海流传的革命书刊》,《革命史资料》1987年第8期。


© Sandra Severdia for 中国数字时代 | Permalink |

Post tags: 一党专制, 内容审查, 出版审查, 国民党, 毛泽东, 蒋介石, 言论自由

发送任意邮件至[email protected]便可成功订阅数字时代


Views
Personal tools
Grass-Mud Horse Lexicon
Grass-Mud Horse Lexicon eBook
Support CDT - Buy a Grass Mud Horse T-shi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