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rsonal tools
Views

我是一个非常干净的人

From China Digital Space

Jump to: navigation, search
来自2021年6月26日搜狐《陈佩斯:我是一个非常干净的人》


陈佩斯的作品从未送审,于是也从未得过奖。他为此自豪:“我是一个非常干净的人。”[1]


背口诀提及六四

陈佩斯的搭档朱时茂回忆道:有一年,我们去北大,应邀即兴说了个段子,叫背口诀。我说:六六。陈佩斯说:三六。我:七七。陈佩斯:四九。我:八九。佩斯:六四??礼堂里死一般的沉寂。突然掌声如山崩海啸而至,每一个眼角都满是泪花。

[2]


电影被撤档

1991年,陈佩斯自立门户,成立了大道影业有限公司。接下来的几年里,他自己担任制片人接连拍摄了6部电影,无论是票房还是拷贝,在当年的国内电影里都排在前三,但他却负债累累,举债200万,把他卖了都不够还钱。陈佩斯说:“当时偷瞒漏报票房的情况非常严重,我们曾派5个组到河北去监票,有的地方演7场却只报3场,有的地方100%到80%的上座率,但上报却只报40%上座率,非常混乱,我们永远挣不到我们应该挣的钱。”

1997年他的贺岁档电影《好汉三条半》上线,但因为无视行业中的“潜规则”,仅上映了几天就被主流院线撤档。


遭央视封杀22年

1999年之前,版权问题几乎没有被重视过。很多艺术家的作品都被盗版,一听起诉央视,想都不敢想。1999年,陈佩斯和朱时茂把央视旗下的中国国际电视总公司告上了法庭,因为他们未经允许,把他们在春晚上历年演出的小品刻成光盘销售。

这场官司,以央视赔偿经济损失33万元结束,陈佩斯赢得了官司,输掉了所有。被封杀后的陈佩斯不再受人追捧,也不再接到任何商演。[3]

十几年后,一次采访中陈晓楠问他:这不是成人世界的游戏(编者注:指接受现存的规则)吗?陈佩斯答道:

不,这个世界应该是有规矩的世界,我们在这么烂的社会里已经生活了几十年了,还要让余生这么烂下去,多没劲呐,咱换个好日子行吗?我必须告诉他们,我是在被侵权,否则的话,五十年后,一百年后,后人看我们今天祖先是这么生存的,他们会愤怒,他们的愤怒不是强权,而是每一个接受这种强权的人。我的后代一定会为我感到丢脸,所以我争取不要让后人嘲笑我。”


中国数字时代相关文章


数字空间相关词条


参考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