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rsonal tools
Views

明报换总编事件

From China Digital Space

Jump to: navigation, search

自由亚洲|四百港人冒雨集会 谴责明报管理层打压新闻自由[edit]

4 May 2016, by 星辰大海
香港《明报》上个月解雇执行总编辑姜国元,引发公众及传媒界的强烈不满。香港记者协会等8个新闻组织和工会星期一举行集会,要求《明报》撤回解雇姜国元的决定。有评论员批评《明报》管理层打压采编自由的情况日益严重。 超过四百港人聚集在香港岛柴湾的明报工业大厦门外集会,他们一起高举手上的生姜(姜),寓意支持姜国元。香港记协主席岑倚兰宣读致明报企业集团董事会主席张晓卿的公开信,谴责《明报》管理层粗暴解雇姜国元。《明报》职工协会主席曾锦雯称姜国元被解雇后同事均感伤心和失落,担忧《明报》的前景。 《明报》职工协会主席曾锦雯:“究竟我们《明报》会不会再一样、会不会再可以继续做到在现在这个社会氛围之下,做到一个独立、敢言、具批判性的平台,令到社会对重大的事情可以有充足的讨论,有一个合适的讨论和空间存在。” 资深新闻工作者兼时事评论员程翔指《明报》被出售给马来西亚企业之后,已偏离当年创办人查良镛定下不畏强权的方针。 时事评论员程翔:“但是转了手之后,我们看到《明报》越来越偏离这个方针。我们甚至看到,张先生(张晓卿)在重庆和薄熙来同台唱红歌,当你一个老板,矢志于亲近权贵的时候,他自然对他手下,本来一班很尽责去发掘新闻、去做好新闻的人,是会觉得如芒在背,所以要空降一个完全不懂港情的人(钟天祥)来执行他的任务。” 多位泛民议员也到场声援,他们呼吁大家一起守护新闻自由及编采自主。 特约记者:陈槃 责编:石山/寇天力

自由亚洲|《明报》执行总编辑遭解雇 疑涉报道巴拿马文件肇祸[edit]

21 April 2016, by 亚克蜥
香港明报执行总编辑、知名媒体人姜国元(笔名安裕),4月20日突遭解雇。明报职工协会对此极为愤怒,认为公司表面上以节减资源为由,实际是对在新闻编采上有不同意见的人员作出惩处。有人怀疑,姜国元被炒与明报报道了巴拿马文件揭露的香港富豪和政要成立离岸公司有关。

香港《明报》职工协会4月20日中午在社交网站脸书发表声明指,总编辑钟天祥以节省资源为由,在凌晨突然解雇执行总编辑姜国元(笔名安裕),即时生效。明报员工协会对事件表示极度愤怒及不满,指事件不明不白,质疑公司表面以节减资源为由,实际是对新闻编采上有不同意见的人员,作出惩处。明报职工协会4月20日晚6时举行员工大会,邀请员工出席,要求管理层及总编辑,直接与同事对话及交代事件。

BBC|《明报》记者抗议总编擅改天安门密件头条[edit]

2 February 2015, by 亚克蜥
香港记者协会周一(2日)发表声明,对《明报》新总编辑钟天祥突然改掉加拿大“天安门密件”的头条报道表示关注。此前,香港《明报》记者工会发表声明,指控刚正名就任不久的新总编辑钟天祥突然改掉加拿大“天安门密件”的头条报道。明报职工协会星期一(2月2日)发表声明说,当天报纸头条报道经编辑会议敲定,应为有关加拿大图书及档案馆一批解密外交电文的报道。这些文件描述了1989年北京六四事件的一些细节。声明说,钟天祥星期一深夜突然要求以其他新闻取代,且不接纳编辑员工的意见,“反映他不尊重本报行之有效的集体商议机制”。《明报》公关部于香港时间傍晚时分简短回应BBC中文网的电话查询称,钟天祥本人对员工的声明并无回应。《明报》的报道围绕这些文件中关于1989年6月4日北京镇压学运过程的叙述等,以及由香港《南华早报》前记者Tom Korski所设立的一家渥太华公司如何在引用信息自由法律查阅这些文件时意外发现有关六四事件的叙述。英国《每日电讯报》上周也报道了Tom Korski所取得的另一些文件,当中称一些中国高层官员当时曾试图往海外转移资金。香港记者协会去年曾就《明报》撤换总编辑表达关注,如今钟天祥正式上任后不久,便发生突改头条事件。香港记协的声明说,“本会认为,钟天祥以总编辑之权力,单方面去推翻编辑部原本的集体决定,做法是偏离编辑部既有的机制。”声明还称,“本会深切明白及关注明报职工协会的忧虑,促请钟天祥尊重编辑部既有的制度,并且要加强与编辑部的沟通,以释除编辑部同事的不安及疑虑。”“临时撤换”从星期一的《明报》所见,该报头条是中国电子商务巨头阿里巴巴创设专项基金支持香港青年创业的消息,“天安门密件”报道成为了二条。《明报》自最近一次改版后,头版实际上是内容索引页,形式与中国内地都市报相近。星期一的头条改动后,“天安门密件”报道在翻开首页后即可看见。不过,明报职工协会的声明说:“本报前任总编辑对新闻编排有不同意见,均会在编采会议上提出,即使深宵换头条,亦会与同事商讨及解说,各方在互信下改头条。”“然而,钟天祥既没在编辑会议提异议,之后又无法就不寻常改动作合理解释,结果只会加深同事对他的不信任,亦反映他不尊重本报行之有效的集体商议机制。”钟天祥于元旦正式上任香港《明报》总编辑。工会声明解释说,密件报道“早有计划今天(星期二)见报”,而且钟天祥目前正在休假,但他“昨日(星期一)返回办公室,并出席傍晚的编辑会议,共同商议见报头条”。声明说:“会上编辑部高层同意以‘六四密件’为头条,钟先生当时并无提出异议……直至深夜近11时,钟天祥突然要求换头条,多名编辑部同事争取保留‘六四密件’为头条,但钟先生不接纳。”“钟天祥去年上任《明报》首席执行总编辑首天,对应否平反六四态度回避……六四新闻是政治敏感议题,本报记者处理时力求持平客观。惟钟天祥与众不同的新闻判断令人疑惑,到底改头条背后有何判断?有没有受外界影响?本会要求钟天祥要向同事详细交代,并促请他尊重本报集体议决的既有传统。”钟天祥历任新加坡官方《联合早报》国际新闻主管与马来西亚《南洋商报》总编辑,一些报道称他与《明报》东主,企业家丹斯里张晓卿关系密切。张晓卿旗下世华媒体集团目前除了掌控《明报》外,还掌有大马《星洲日报》、《南洋商报》、《中国报》及《光明日报》,其中《明报》在美国与加拿大有分支,《星洲日报》在印尼和柬埔寨有分支。香港《明报》去年1月宣布将原总编辑刘进图调职,负责新媒体开发,3月委任钟天祥出任首席执行总编辑。在10月,兼任总编辑的张健波退休离职,钟天祥出任代总编辑,至今年元旦正式接任总编辑。

BBC | 不满明报换主编 李柱铭专栏开天窗[edit]

14 January 2014, by nmslese
曾任香港立法会议员及民主党主席的李柱铭星期二(1月14)以专栏开天窗方式抗议明报更换主编计划。 李柱铭当天表示,有关标题系他所写,他专栏开天窗是为了抗议《明报》更换总编辑的理由过于荒谬。 李柱铭还说,他在星期六交稿给《明报》后,曾有人发短信给他表示支持。但他没有说明发短信的人是否《明报》员工。 在同一版上,《女人心》专栏的作者陈惜姿和《左右饭局》专栏的作者李慧玲也分别在作品中质疑《明报》打算空降在新加坡工作多年的马来西亚籍资深新闻人钟天祥为新任总编的决定。 总编 《明报》现任总编刘进图上周证实他将被取代,《明报》则随即发表声明强调报纸编辑方针“不会因人事变动而有所改变”。 不过报社采编人员不满换人方案,担心空降总编是要改编报纸的采编路线。 《明报》管理层星期一首次与员工代表召开会议讨论更换编辑事件。 员工代表提出四点要求,包括捍卫言论自由,获得公众信任,维持《明报》作为社会公器的角色;获得公司管理层信任;获得编辑部同事信任;熟悉香港情况。 报社管理层表示接受前两点要求,但在后两点要求上双方表示仍需进一步讨论。


© nmslese for 中国数字时代, get_post_time('Y'). | Permalink | No comment | Add to del.icio.us

Post tags: 新加坡, 明报, 明报换总编事件, 编辑, 言论自由, 香港

Feed enhanced by Better Feed from Ozh

主場新聞|我撐的,是明報默默耕耘的那些傻人[edit]

12 January 2014, by 一国两智
坦白說,我不是明報忠實讀者。我對《明報》的印象來自大學,來自我認識的《明報》前線員工。 《明報》空降大馬總編消失一傳出,翌日我便收到來自中文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的師妹邀文,希望我能寫一些有關《明報》的事。無論「讀者齊撐」的Facebook Page,找人寫文,都是她和明報前員工的自發性行為。 這麼多年,對新聞系的前輩和後輩而言,明報還是一個讓記者一展抱負的夢想國。 如果說港視員工都是一群追夢的人,明報員工就是一群極艱苦都要堅守夢想的人。 記得我畢業那年,有位來自屯門的同學,為進明報,竟從大學時就儲了一筆錢,為的因為她預想到剛入職不足一萬的薪金,難以負擔生活和高昂的交通費。當時面試這位同學的人正是劉進圖,他在專欄上大讚這位同學有理想,後引發起陳惜姿在其專欄質疑「理想應否賤賣」的辯論。 我無意挑起昔日火花,只想從這事去引證,《明報》的前線員工,就是有種為理想不惜一切向前衝的傻勁。這位來自屯門的同學如是,往後我認識的明報記者,如是。 那種風骨,不止於時事新聞記者。畢業後我在蘋果當旅遊記者,經常有機會和明報記者出TRIP,一星期起碼五篇的旅遊報道,就由兩名記者撐起,其中一個是和我年紀相約的男生,理應精力充沛,但我們試過在菲律賓出差午餐時,他食食下自己條魚然後瞓著;影遊船河,拍下應該介紹的景點後,在甲板九秒九又瞓著了。低薪、辛苦、捱到殘,我跟他說其實要轉做其他報紙唔難,他打趣說﹕「你有無見到我上前篇介紹孫中山故居的文,大概明報先肯畀我出。」行家心知肚明,大眾媒體的旅遊,用三個字講晒﹕食、買、玩。當地文化、歷史?為了報道這些大部份編輯形容為「無人睇」的東西,呢位男生黑眼圈大過隻眼,這,又是明報記者。 後來遇上港視不獲發牌事件,很多記者在此事,為公義而鼎力相助,在事件初始,我擔任港視堅持公義大行動幹事之一。任明報的友人,成了訪問我的記者,在首次十二萬人上街的星期日,我們一眾員工,誰會有社運經驗,當晚就應否留守、如何通知傳媒等問題上,其實一片混亂,然後在當晚凌晨兩點,我收到了友人兼明報記者的電話,她不是來剒料,只是告訴我,她和其他明報前輩的憂慮﹕驚我們遊行過後未能留守事件淡化、驚我們不懂與媒體應對。我坦白向她說了很多,我不知我說的事有沒有新聞價值,卻並不擔心,因我說了句「Off record」,這是記者最基本的操守,但這基本來自於記者的誠信、良心,你只要看看689和政府官員就知,在這世道上,誠信千金難求,但和我對話的是明報記者,誠信和良心,他們一直都有。 我說明報記者「傻」,「傻」在他們很多都像70年代的香港人,捱得苦、正直、講良心,堅守記者專業操守。另一友人兼前明報攝影師指,明報記者是「在富士康打工,卻會為其他富士康打工的人挺身而出!」 的確,在柴灣的富士康,很多年、很多人的的理想都放在這間不算珍惜員工的公司裡。即便強換編輯的事,明報高層還是以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態,先見張健波和劉進圖,再由他們傳達至下,極老派的作風,又是不尊重員工的另一事例。 如果說王維基用他獨有的領袖魅力和尊重員工令港視的人「死心塌地」中了蠱;明報仲勁,真正日月神教,出名「捱得甘、人工奀」,還有一班「傻人」為展抱負前仆後繼入「教」,因為「明報」兩字,其實背負了幾多明報記者努力求真,為讀者報道真相的淚與汗。 明報高層自奄、隨手捨棄多年建立的公信力、新聞自由,他們不配擔起「明報」兩字。 我撐的,是這麼多年曾在《明報》默默耕耘的傻人!撐他們的風骨、他們的良心,撐他們在風雨飄搖下奮力撐起的一片新聞自由的小天空。   作者簡介:香港電視編劇,有份留守政總的馮冠芝,是新聞系出身,雖不是記者,但亦明白以文為生的人,那又痛又喜的感受。港視的工作人員,是一班追夢人,而明報的前線記者編輯,又何嘗不是?港視員工要相信夢想,明報員工要堅守夢想,那個夢,叫新聞夢。 原文刊於讀者齊撐!守護明報編採部

Vicsforum|梁文道:槓桿[edit]

12 January 2014, by 一国两智
梁文道 - 為什麼辦報 香港蘋果日報 2014年1月10日 因為報道「香港電視」事件用力過猛,《明報》就要換掉總編輯嗎?這種簡單到荒謬的理論,大概也只有部份非常單純的香港人才會相信。在他們看來,我們肚臍眼上的小事全都重要得不得了,所有在此發生的變故全是北京頂層的計劃,所有在此鬧出來的醜事也全是「國際笑話」。所以港視牌照這等香港人人關注的大新聞,自然也會驚動極高層為港設計的整體佈局,導致一份大報總編的下台。 在我看來,直到目前為止,最接近真相的猜測可能就是甘詒的博客文章〈明報撤換劉進圖的真相〉;它把這個動作解讀成《明報》大老闆張曉卿為了之前太過吹捧薄熙來的贖罪之舉。就算不是真的「真相」,這篇文章的思路也是對的。 這條思路之所以正確,只是因為它捉住了今日華人資本跨域投資的基本格局。 我們不妨先問一個很簡單的問題:一個生財有道的資本家為什麼想要投資報紙?是因為他熱愛新聞事業?是因為他對一個自己從小看到大的報紙有感情?還是因為經營報紙的利潤相當可觀呢?我們都曉得媒體不是個容易的生意,尤其報紙等傳統媒體更呈日薄西山之勢,往往只能勉力維持。一個精明的資本家不可能不知道這點。所以除了少數真把它當成生意經營,又或者真的相信某種新聞價值又對這行特別有感情的異類之外,現在大部份報紙老闆都是為了其他理由才來插手這一行的。 主要的理由就是以媒體換取影響力,尤其是政治影響力。例如張曉卿,即便壟斷了整個馬來西亞的華文報刊市場,其獲利也完全比不過他那龐大的伐木造紙事業。然而他還是熱衷辦報,因為媒體是種好工具。特別是在馬來西亞這種威權國家,既能在有限的範圍內嚇阻各種政治力量的脅迫,也能反過來向權力輸誠示好。只要基本事業做得夠大,再昂貴的媒體經營成本也還是很值得花的一筆公關費。(槓桿三之一) 梁文道 - 跨境買賣 香港蘋果日報 2014年1月11日 政治上的影響力乃是資本家經濟利益的保護傘,舉世皆然。特別是在像馬來西亞這種長年一黨獨大的威權國家之內,官商關係特別緊密,市場上無處不見官僚的有形之手,做買賣的人很難不看權力的臉色。在這種情況底下,掌握一家媒體就是掌握了一道進可攻退可守的政治槓桿,有時候可以放狗出去造勢咬人,有時候又能收回來乖乖搖尾。 自從改革開放以來,神州遍地商機,這種原限一地之內的槓桿作用便有了更精巧更有趣的變化,因為所有身在外頭的華商也都心懷故土,很想參與祖國的建設發展了。比諸香港、台灣、新加坡和馬來西亞等官商勾結程度不一,但又各自精彩的地方;大陸的特點是你既要面對一個更加需要仰仗政治鼻息的營商環境,又不能像你在原居地那樣自主辦報來獲得保護。那該怎麼辦才好呢? 答案就是回去你原來的地方做媒體,在香港搞好人心回歸的工程,在台灣替祖國的統一大業鋪墊,在海外則協助打造中國文化的軟實力。於是便有了生意在內地做,媒體在境外開的特殊局面。於是也便有了香港本地商人熱衷媒體生意,台灣商人把老報變成仙貝的現象。 同樣是幹這等買賣,眼光手段也有高下之分。有些人真能掌握槓桿原理,懂得以新聞自由和獨立辦報來武裝自己,手下要紀念六四便由他們紀念,手下要揭露內地貪腐黑幕便由他們揭露,正好可以加重砝碼,提高自己的統戰價值和談判本錢。等而下之者,尤其是隔絕了幾十年之後忽見上大人就腿軟的部份台商,則往往獻媚到過頭的地步,連自己在台灣的報紙也不讓多發批評大陸時局的文章,徒然喪失媒體市場上的公信力,也減少了槓桿可以發揮的效果。(槓桿三之二) 梁文道 - 還債 香港蘋果日報 2014年1月12日 張曉卿雄霸了新加坡之外整個東南亞華文報刊市場,再加上香港的《明報》、《明報周刊》與《亞洲週刊》,本來就有很高的議價能力,可以好好玩一把跨境媒體/資本運作的槓桿遊戲。此所以這麼多年以來,《亞洲週刊》可以在處理香港事務取態保守的同時,對大陸政局卻又保持了一個改革派的角色;另一方面,《明報》中國組則繼續勇進,部份報紙也還守住了一種類似於民主黨的溫和民主派路線。 今天很多人都罵《明報》陰陽怪氣,曾有梁粉之嫌,但是一般香港人可能不曉得,即便是這麼「陰陽怪氣」,《明報》也還是不許入境的敏感刊物。對上大人而言,它根本還不夠「陰陽怪氣」。在一個跨境資本媒體玩家的手下,它能保住起碼的報格,固然是靠報紙自身的傳統與員工集體的努力,但恐怕更是大老闆的自律──反正他有點本錢放手讓下屬編輯自主。不過,當老闆和他身邊的人在內地涉入到更深更凶險的政治牌局時,犯錯的代價可能就是這點本錢了。 甘詒的分析很有道理,薄熙來一事或許便是導致張曉卿鬆動槓桿在香港的這一頭,使它更往上頭傾斜的真正原因。要知道,當年第一個發明「重慶模式」這個概念來吹捧薄熙來政績的就是《亞洲週刊》。那已經是2009年的事了,時隔四年,薄琅璫下獄,曾經為「重慶模式」敲邊鼓的人全都識相消聲,今天終於輪到用《明報》來還債的時候了。 我認識劉進圖很多年了,也知道有不少人批評他個人的政治意見;可是我必須說,他始終是一個信守專業新聞倫理的人。所以去年在爆出「唐宮」事件變相幫了梁振英一把之後,《明報》才能掉轉槍頭揭發梁振英的住宅僭建。像他這樣子的報人,在當前個節骨眼上自然得挪位讓賢,大老闆才能如臂使指地改變《明報》,加入新一輪的整頓香港傳媒大計。所謂的「港視事件」,就算不是今天拿出來轉移視線的煙霧彈,至少也是壓跨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香港人也好,台灣人也好,馬來西亞的華人也好,都必須明白在如今這麼多跨境資本運作底下,任何一件導致自身環境變化的事件,背後的遠因其實可能都不在自己這塊地方,而在遠方高層的種種交易和角力之中。(槓桿三之三)

Vicsforum|吳靄儀:如果《明報》沉淪[edit]

12 January 2014, by 一国两智
星期日生活 2014 年 1 月 12 日 【明報專訊】有人說,印刷傳媒已為網上傳媒取代了,《明報》換總編輯是私人機構的內部人事調動,何勞關注?我相信,網上傳媒是資訊服務,追趕當下,報章還須是今日的輿論,明天的歷史,網上傳媒多麼發達,也不能取代有公信力報章的地位。 有人說,《明報》還有公信力麼?還是知識分子的報章麼?查良鏞的《明報》的神話不是早已打破了麼?我認為,《明報》在它的悠長歷史之中,在重要的時刻擔當了重要的角色,從來都不是因為它完美無缺,動機純潔,理想至上;查先生的《明報》從來都是動機複雜而機關重重的,如果《明報》發揮了任何正面的作用,那是因為在種種骯髒的政治交易、處事手法中,正面的力量仍能突圍而出,負起使命。這股力量,來自香港人的期盼,來自不甘心放棄原則理想的一代又一代的新聞工作者,也來自中港關係之間仍然存在的現實。 有人說,今次《明報》撤換劉進圖,不是事出港視發牌的重手報道,而是緣於張曉卿誤泊薄熙來的碼頭,如今要用《明報》全面歸順來贖罪。這個說法的真確性暫且不論,但即使是真的,也不是新事物,仍然沒有改變局勢的基本元素,就是《明報》的價值,仍是在中港政治上,老闆手中的一個籌碼。 政治與商業利益的考慮 查良鏞年代,也有人說,當年《明報》高調反對大丫灣建核電廠,是誤信消息,下錯了注。《明報》反對文革的立場,贏得了香港人的認同,但查良鏞北上見鄧小平之後,堅信中國及香港的繁榮穩定,最佳保證不是在於推翻共產黨,而是在於支持中共的溫和開放路線。最大的敵人是極左派,所以作為應對的策略,《明報》的「正確路線」就是以輿論為溫和派護航。理論上這是無可厚非,但執行起來,就往往以避免造成極左派攻擊溫和派的藉口為理由,壓抑批評北京的「過激」言論或「負面」消息的報道。「顧全大局」的理念,令《明報》在有爭議的事件上再三採取知識分子難以認同的立場。 查良鏞的政治地位與《明報》在香港及海外華人社會之中的影響力分不開,他的政治目標因而左右《明報》的編輯政策與立場也是顯而易見。如果關於撤換劉進圖的「真相」是張曉卿的政治需要,那也跟查良鏞時代並無二致。 基於商業利益的考慮也是同一邏輯。《明報》創刊的年代,報社一般專業辦報,從銷售量及廣告入息獲取利潤。那個年代,經典問題:「誰來監察傳媒」的經典答案是:公眾,因為失去了公信力,這份報紙銷量就會下跌,就經營不下去了。這個答案早已過時,因為從上世紀八十年代開始,報業集團業務已要多元化了,隨着大陸開放,中國投資的利潤目標遠遠高出辦報收入,報章幾乎淪為附庸,報道內容以配合商業利益為上,起碼也要避免傷害商業利益,中國新聞的「正確路線」也就不再是勇往直「言」。為大舉中國投資而調整編輯方針這個因素,也不是新的。 出賣靈魂得不到富貴榮華 如果一份報章為了政治目的和經濟利益,必須嚴控編輯方針不出軌的話,照說總編輯的人選便十分簡單:找一名靠得住遵從上頭旨意,鎮得住編輯員工的人便是。但事實並非如此,因為這樣的總編輯,不會是辦好一張有分量的報紙的人選。現在與過去,這種例子比比皆是。忽然某某報不好看了,原因就是換了個專責自我審查的總編輯。我眼見《明報》也不乏這樣的時代。出賣靈魂得來的不是世間的富貴榮華,而是讀者的唾棄,辦下去有什麼意思?根本不能達到原先的目標:沒有分量的報紙,是沒有價值的政治籌碼。 老闆利益需要有分量的報章 《明報》尤其是。以往的查良鏞,今天的張曉卿,甚至曇花一現的于品海,都是政治上、公共事業上有抱負有雄心的人,看中《明報》都是為了這個原因。聘用一名唯命是從的庸碌之輩,辦一份神不像神、鬼不像鬼的《明報》有什麼好處?將《明報》辦成一張「喉舌報」又有什麼好處?官方喉舌報多得很,何必增多一張?如果嫌《明報》太不識時務,乾脆結束了豈不更省事? 所以,大衛對哥利亞,大衛仍是會贏的,只要大衛意志堅定,懂得看準哥利亞也有弱點。因為《明報》老闆的利益,只有辦一份有分量的報章才能達到,而員工的士氣與素質是關鍵,總編輯是否才德服眾,是否處事公正,有足夠的個人專業修養地位令老闆不得不重視,則是能否吸引有質素的員工作出最大的貢獻的關鍵。 港人會懷念今天的《明報》 《明報》新舊員工聯署要求公司交代,要挽救的不是劉進圖「老總」的職位,而是《明報》的公信力。公司高層不否認打算在大馬調人來當總編輯,及調回北美總裁輔政。這些舉措若成真,《明報》很快便再沉淪為一份人所鄙視的「喉舌報」,對公司對老闆無益,對《明報》、對香港的傳媒力量有害,呼籲其三思,實在在理不過。 忠言逆耳,不聽又如何?我相信,《明報》會又一次進入黑暗時期。香港人會感受到黑暗的壓迫,會更加懷念今天已絕不完美的《明報》,因為再不完美的《明報》,仍是無可替代,它好比一管港人治港、言論自由的寒暑表,儘管我們抱怨寒暑表告訴我們天陰有雨,沒有了寒暑表,只會令我們對壞天氣毫無預兆的侵襲更加恐懼。

法广 | 上海视窗: 《明报》事件传中联办约谈刘进图系导火索[edit]

10 January 2014, by 老子到处说
知名作家查良镛创办的《明报》已有50余年,被认为是香港中文报纸中最有公信力的报章之一。在香港政治极化撕裂的当下,其香港本地政经新闻报道评论相对中立,颇受香港各界尊重;《明报》的大陆报道也是香港诸多报纸较为严肃准确的一家,和其他渐成特定政治势力传声筒的报章不同,《明报》的中国大陆时政报道时有独家,但仍然能基本保持中立和稳健。 不过,在政治对抗日益激烈的当下香港,中立客观越来越难,某种意义上,这也是《明报》此次震荡的基本外部环境。 传统来说,《明报》》历任总编辑一般是本土经验丰富的内部晋升而来,此次被撤换的刘进图就是如此,他1989年入行新闻业,1995年进入《明报》出任主笔,十七年后升任总编辑。 周一晚,《明报》网站发布声明,宣布其总编辑刘进图即将调任,为《明报》集团“开拓新业务”;又说,《明报》编辑方针将“始终如一,不因人事而变”,声明还引用刘进图的话说,他无意离开《明报》集团,现正“积极准备”出任新职。虽然管理层极力安抚采编团队,但绝大多数《明报》员工对这一举措仍表示不满和深深疑虑。 消息宣布后的第二天,《明报》编辑部员工周二在社交网站Facebook成立“《明报》员工关注组”,对此番人事变动表示抵制。243名《明报》编辑部员工,即大约九成的在职《明报》编辑部员工参与这次联署,其中包括不少采编高层,如现任的执行总编辑、助理执行总编辑及副总编辑。 联署员工称,对撤换刘进图,换上外来者的做法,“编采人员深表震惊,及难以理解。”他们向管理层要求:解释撤换总编辑的原因,并承诺采编方针维持不变。 连日来,此事引起香港社会各界关注,香港特首,香港记者协会和许多新闻同业均有表态和关注。 除了现员工外,周三,有一批近三百名《明报》前员工发起联署,至周三晚,有294人,包括前督印人吴蔼仪、前执行总编辑冯成章、前主笔何安达、前副主笔叶根诠等参与这一联署,他们担忧事件令香港的新闻自由倒退,促管理层交代,及保证编辑方針不变。 与南方周末事件不同,《明报》虽然经历震荡,仍可以在报纸和网站上报道了这一事件,自身成为新闻主角,并没有有宣传部禁令禁止报道此事,更不会有郭飞雄等人因声援表达而被抓捕、起诉。 但从另一个意义上,但在北京阴影无所不在的当下,虽然时空迥异,《明报》事件的导火索事实上和南方周末事件非常相似。 一位接近《明报》集团的媒体人透露,两个月前,《明报》总编辑刘进图被中联办宣传部长郝铁川约谈,据称郝对《明报》最近几个月的报道表示了不满。熟悉情事的人士认为,此事正是刘进图被撤换的直接导火索。 几天来,《明报》对此事的报道并未谈及此次约谈,但多名《明报》资深人士和香港媒体人均在接受《明报》采访时谈及,《明报》几个月来对香港第三张免费电视拍照的发放争议的大幅度报道引起了中联办的不满。 这位《明报》集团的知情者透露,《明报》换老总的事,高层已经酝酿至少半年,曾经希望让同属《明报》集团的亚洲周刊总编辑邱立本去接管,据说邱婉拒,而此次刘进图被约谈成了直接导火线。 此前多年来,《明报》大老板、马来西亚拿督张晓卿此前对《明报》采编过问不多,但近年来,张在中国大陆的事业版图不断拓展,在贵州有房产投资,广西有工业园等,还跟CCTV合拍纪录片,还有电视等项目。 《明报》集团内有传言称,去年,张晓卿曾给习近平写信示好,赞扬三个自信和中国梦。知情者称,《亚洲周刊》副总编辑江迅以北京代言人身份在《明报》集团,尤其是张晓卿面前颇有影响力,正是他向张传话,建议撤换刘进图,改造《明报》的报道方针,以此向北京示好。 多家香港媒体报道,《明报》老板张晓卿属意接任刘职务的是《南洋商报》前总编辑钟天祥,《明报》管理层在在风波爆发后,曾对外界承认此人的确是候选人“之一”,不过又说目前接替刘的人选并未完全确定。 一位《明报》记者告诉本台认为,“香港普选在即,占领中环等社会运动激烈,此举是透过老板,打压舆论。”

主場新聞|桑普:明報事件與溫水煮蛙[edit]

10 January 2014, by 一国两智
近年來,從南華早報、信報、經濟日報、商業電台到明報,香港傳媒自我審查異象紛呈,共同面臨「黨指揮咪」和「黨指揮筆」的嚴峻危機,尤以這次「明報事件」最為震撼。因為這次不再是一篇報導、一個專欄、一位人員的調整,而是一整個媒體的總編人事突變,令人忍無可忍。 政府去年10月15日否決港視免費電視牌照,《明報》翌日起以頭版報導港視事件。企業集團主席張曉卿派出編務董事呂家明着手整頓編採方向,後者聲稱「使唔使做咁多港視新聞?仲要做幾多日頭條?收手啦!」但剛升任兩年的總編輯劉進圖不予理會,容許編採人員一連九日以頭版報導港視事件。1月6日晚上,劉進圖突然被調走,後來有說改由大馬報章《南洋商報》前總編鍾天祥接任。 事件曝光,市民譁然,質疑中國共產黨可能施壓給《明報》高層更改總編,為今年政改、佔中、六四25週年等重大事件的輿論平台「清理門戶」,也有可能先前《明報》企業集團主席張曉卿跟薄熙來關係密切,現在發現押錯注,恐防受中共高層排擠或冷落,於是急於「立功」用以表現「忠肝赤膽」。另一方面,在《明報》編輯部約270名員工當中,至少243人參與聯署,要求高層交代撤換總編原因,同時承諾《明報》編採方針不變,並且把信呈交《明報》母公司世界華文媒體的行政總裁張裘昌,要求跟他和張曉卿等高層會面。 時至今日,香港主流媒體敢言者實在不多。《明報》時而卑躬,時而敢言,折衷平衡,或得或失,但其新聞專業水平還是值得尊敬的。以筆者而言,《蘋果日報》與《明報》就是每天必讀的其中兩份報紙。可惜放眼將來,此情未必可再。需知道,總編換人,方針不變?這種說法完全自欺欺人。如不用變,何需換人?因此方針必變,問題是要變成怎樣?那就要談談新任總編鍾天祥。 鍾天祥是親中共與親巫統的大馬拿督張曉卿的得力助手。以前鍾天祥任職《南洋商報》時,曾跟《文匯報》簽訂合作計畫推出專版,又曾在《亞洲週刊》撰文高調支持香港推行國民教育,重視跟中共接軌。此外,他本人一直熱衷跟中共媒體打交道,在新浪微博上,更上載了他六年前帶團到北京,與時任人民日報編委會編委兼海外版總編輯詹國樞,以及新華社副社長周樹春會面的圖片。如此看來,他的這些履歷往績跟任何一位資深民建聯黨員基本上沒有重大差別。一個有這樣資歷往績的人,會否把《明報》逐步溫水煮蛙,甚至沸水燙蛙,向《文匯報》的編採方向靠攏,至少是個相當合理的質疑。因此,大家不宜低估中國共產黨幕後擺佈香港政局和傳媒高層的龐大影響力,也不宜低估媚共商家做得比共產黨的要求更激更絕的歪念頭。官有指示,甚至暗示,商多順從。即使官員沒有表示,商人或會猜度逢迎。能站穩腳跟者,寥寥無幾。如果目前情勢不被及時扭轉,明天的《明報》極有可能變成今天的《文匯報》,香港主流傳媒將會萬籟俱寂,只剩下一套主旋律。 那麼我們應該怎麼辦?搞個員工聯署要求總編高層保證不變嗎?既已變了,何來不變?報社高層現在極可能順勢公開保證一切不變,減少員工猜疑,然後再找時機,溫水煮蛙,慢慢泡製。一旦遇到敏感話題,東說句公正媒體,多元平衡,西說句含淚割愛,體諒營收,然後換人調人,製造社內分化,不就完事了嗎?現在的員工聯署,固然勇氣可嘉,但除了展現專業良知的意義外,如無進一步行動,難有立竿見影效果。 搞個評論員協會來抗衡和監督言論自由嗎?本意雖善,但如今沒有協會,難道大家就不會監督和交流嗎?就會減弱批判力度嗎?以協會名義發表文章,還能確保各人獨立暢言和自負文責嗎?更重要的是,這樣就能比現在更有力量扭轉「明報換總編」這個「赤化」轉變嗎?抑或大家認為已成爛局,就這樣算罷,留待「以後爭取」不要重演類似事件就好? 要有效制止這次「溫水煮蛙」詭計,不是單純搞個關注組或聯會,然後大聲說幾句「水很燙很熱」就足夠的,充其量這只不過是臨終前的哀鳴罷了。如要有效制止,大家必須在此關鍵時刻,亦即目前事態已達臨界點之際,「跳出來熄火」。如何去做?至少有兩個方法。 一是《明報》員工嚴正要求與高層人士談判,如無結果,考慮集體示威、罷工,甚至請辭。訴求不是向高層要求甚麼解釋或保證,而是要求無限期擱置這次更換總編輯計畫。據報載,編務董事呂家明矢言整個編採部「走晒都唔驚」。一旦《明報》員工沒有挑戰這類「毒舌」的膽識,大家將會承受的結果只會是:溫水繼續煮蛙,群蛙大叫「你們要保證不會把我煮熟啊」。但有用嗎? 二是香港公民社會力量聯合政黨、媒體與廣大市民共同上街抗爭,猶如國教、港視事件一樣,共同把議題升溫,要求《明報》無限期擱置更換總編輯計畫,同時要求中共終止向《明報》高層施壓,並且要求《明報》高層終止向中共獻媚。共產黨如果成功開了《明報》這個操控媒體總編的先例,其他媒體勢必唇亡齒寒,慘遭逐一收編,香港新聞自由徹底沉淪。到那時候,報報皆文匯,刊刊均大公,箝制輿論,萬劫不復。現在行動,正是時候。 還記得《明報》集團主席張曉卿曾經說過:「毫無疑問,全球華人聚焦的神州大地,在競爭力和綜合國力上,飈升到歷史的新高峯」;「如果沒有中國,西方的英雄就會命喪異域」;同時讚揚習近平「展現過去所沒有的力度」。他這種崇拜「高峯」的「力度」,會否帶給《明報》萬劫不復的惡果,端視《明報》員工、各大傳媒與港人的良知與行動。

财新网|《明报》突换总编 记者齐讨说法[edit]

10 January 2014, by Sandra Severdia
【财新网】(记者 林金冰 特派香港记者 戴甜) 香港《明报》周一(1月6日)突然宣布总编辑刘进图将调任他职,引发次日一众编辑部员工联署声明表不解、讨说法。老牌报纸高层变动事发突然,当地舆论普遍认为,导火索正是该报近期针对香港免费电视牌照发放的调查报道。未来《明报》采编方针会否生变,现下备受各方关注。 消息发端于周一晚10点半过后《明报》连发两则声明。声明透露,刘进图即将新任要职,为明报集团开拓新业务;《明报》编辑方针始终如一,不因人事而变。声明又援引刘进图的话称,他无意离开明报企业集团,现正积极准备出任新职。 继任者风传为“空降”新人。曾任《明报》新闻总监的媒体人李慧玲周二(1月7日)主持一档电台节目时表示,尽管尚无落实说法,但最有可能接替刘进图的就是《南洋商报》前总编辑钟天祥。历数此人往事,李慧玲及电台另一主持人黄洁慧均认为,马来西亚人钟天祥与《明报》的采编方针像是“格格不入”,编辑方向难保不受影响。 《明报》迄今已有50余年历史,历来备受港人看重。回顾过往,《明报》历任总编辑多为本土经验丰富的内部晋升者,刘进图是最新一例。1989年即踏入新闻行业的刘进图,1995年加盟《明报》出任主笔,十七年后升任总编辑。 此次采编领军人物突换,员工士气骤乱。《明报》编辑部员工周二在社交网站Facebook成立“明报员工关注组”,对此番人事变动表不解。 “员工近日收到讯息,指管理层已决定撤换总编辑刘进图,并空降一名来自东南亚的新任总编辑,编采人员深表震惊,及难以理解。”《明报》编辑部员工联署声明写道。 在上述声明中,《明报》采编人员向管理层提出两项要求:解释撤换总编辑的原因,并承诺采编方针维持不变。截至周二晚9时,这一联署声明收获243名编辑部员工签名,换言之,即获得九成编辑部员工的支持。支持者包括不少高层和部门主管,如执行总编辑、助理执行总编辑及诸多副总编辑。 目前,刘进图尚未正式调职,但这一人事安排迅即引来外界热切关注。香港记者协会(下称香港记协)周二刊出声明,直言“记协有理由相信,事件并非一般的正常调动”,并表“极度忧虑”。 据香港记协向《明报》部分员工了解,“该报近日多次以大篇幅报道港视发牌风波,引起《明报》最高层的不满,是撤换总编辑的导火线”。声明进一步表态:“若事件属实,就是一宗极度严重的自我审查丑闻,势会动摇《明报》的公信力。记协希望《明报》管理层能对事件公开解释。” 所谓“港视发牌风波”,是指2013年10月,香港政府宣布仅批准三份免费电视牌照申请中的两份,前期投入颇多的香港电视(01137.HK)落选。此间《明报》接连跟进报道此事,揭发政府发牌不公。

回到:焦点网谈索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