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rsonal tools
Views

网语集锦2020年6月

From China Digital Space

Jump to: navigation, search
* I CAN’T TWEET. ——网民回应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发推“I can’t breathe”讽刺美国黑人弗洛伊德遭警方暴力执法事件。(6.1.)
* 民主国家的政党不是一个做官的,或是想做官的集团,而是整理民意、推举人才的政治机构。这机构的基础有二:一是人民可以自由结社,自由言论,二是用选举票来决定政策和官吏的任用。  ——费孝通《投票自由不受约束》(1946年4月5日)。(6.3.)
* 我们健忘的原因是因为有人让我们健忘,我们记不住的原因是有人不让我们记住。——郭于华《权力如何阉割我们的历史记忆》。
* 我坦坦荡荡,说出我真实的看法,没骂人,没侮辱人……对一个事物有判断,有自我的看法,你不能不让我表达吧?我说的是对是错,那是仁者见仁是吧?但是你不能不让人说话。 ——郝海东。摘自2019年8月8日出版的《南方人物周刊》封面人物报道《郝海东叶钊颖 我们的下半场》
* 这个国家近一半的人口月收入只有1000元,首都居然排斥地摊,这样的首都是谁的首都?——褚朝新评《北京日报》文章《地摊经济不适合北京》(6.6)
* 手机是私人生活的堡垒,民众手机装什么app,那是个人的自由选择,什么时候轮到政府部门来为民众“当家做主“了。 —— 《鱼眼观察|健康码还健康吗》
* 要是想留下正确集体记忆,那你把因疫情去世的所有可怜的老百姓的名字都记录下来吧,少一个都不是正确的集体记忆。 ——微博用户@RubyofMarkLee
* 我们以后的骨灰盒,也叫韭菜盒子。——微博用户@段子手陈二狗(6.11)
* 去年年底的时候,国内的亲友们认为我要被烧死了。三月份的时候,他们以为我要病死了。四月份的时候,他们觉得我要穷死了。现在,他们相信我要给种族主义者打死了。 ——@匿名澳洲推友
* “从修宪开始,我们就可以看到这个党事实上已经是一个政治僵尸了。”——蔡霞(6.16)
* 一个掏鸟蛋的被判决了十年,一个写黄文的判决十年,而造成九岁女孩阴道撕裂的竟然只是猥亵,而不是强奸,最后只判了五年。——网友评王振华性侵幼女案
* 微博账号被销号,是因为我在疫情期间的发言——并不是说错了,而是几乎每一个主要观点,都对了。——@麦田
* 犹太人的哭墙两千年,中国人的四个月。——微博用户@冯翔 评李文亮微博评论被清空
* 李医生,他们不会真的把你微博的评论清零吧。我们只是想说说话,就是说说话而已。 ——@保守主义本土化研究中心
* 当下社会舆论中的所谓正能量负能量,也是人为规定的——有权力的人所允许的能量,就是正能量。不被有权力的人所允许的,就是负能量。 ———@无隅
* 我的遭遇证明了中国的司法程序是草率的。违反法律的是公安,检察官和法院当局。 ———@王全璋(6.23)
* 中国报界有三朵奇葩:《人民日报》全世界我们最好,《参考消息》全世界都说我们最好,《环球时报》全世界都嫉妒我们最好。 —— @姆山路
* 如果你对这个朝廷不满,不要埋怨皇帝,也不要埋怨官员,你可以选择跳江。——屈原——微博网友(6.25)
* 于丹说:去适应黑暗。陈果说:与黑暗和解。岩松说:漂亮的输也是一种成功。世上本沒有鸡汤,他们把肉吃了,又把骨头和肉渣赏給了家里的看门狗之后,便剩下了鸡汤。——推特网友(6.27)
* “所有能劝我删帖的人都动员了”,“我们整个大家庭的软肋正在被所有的人寻找”。——高考被顶替者苟晶(6.29)

网语集锦

数字空间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