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rsonal tools
Views

起源:方方日记海外出版

From China Digital Space

Jump to: navigation, search

2月19日,方方开始写封城日记,每天一篇,成为武汉封城期间,许多人必看的文章。不过,伴随着《方方日记》受到越来越多关注的同时,网络上对她的攻击、质疑以及批判也越来越多。在最后一篇日记《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了(3月24日)》中,方方写到:

“特别想要感谢那些天天围攻我的极左分子。没有他们的激励,像我这样懒散的人,或许早就不写了,也或许三天打渔两天晒网,写不了这许多。而我这样的信手拈来的记录,又会有多少人去看呢?尤其让我高兴的是,他们此番对我的攻击,几乎拼出了全部家底。集结了他们所有的队伍,差不多每个人都写了文章。但是读者们看到的是什么?看到了他们混乱的逻辑,畸形的思想,扭曲的观点,低劣的文字以及下等的人品。总之,他们天天揭自己的短,天天展示自己变态的价值观。人们此刻方恍然:啊?原来这些极左大V是这样的!

是的,这就是他们的真实面目,那个给我写信的高中生的文字和思想水平,大约就是他们的最高水平了。其实早就有人对极左有过非常精准的概括,网上应该还能查到。这些年来,极左尽管水平低劣,可他们就像新冠病毒一样,一点点传染我们的社会,尤其他们好在官员们的鞍前马后活动,以最快速度传染给众多官员。那些病毒的感染者,反过来,成为他们的庇护人,助力他们一天天坐大。大到嚣张无比的程度,大到有如黑社会的架构,整个网络,可任由他们呼风唤雨,随意凌辱意见不合者。正因为此,我要一次又一次地说:极左就是中国祸国殃民式的存在!他们是改革开放最大的阻力!如果听由这股极左势力横行,放纵这种病毒感染全社会,改革必定失败,中国没有未来。”

3月24日,方方结束了60天的封城日记。随后,美国和德国两家出版社宣布今年夏天将出版《方方日记》,此消息在国内激起轩然大波,引发众多五毛和小粉红的口诛笔伐、恶毒攻击,甚至出现大字报对方方进行批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