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rsonal tools
Views

香港政改风波

From China Digital Space

Jump to: navigation, search

2016年及2017年香港政治制度改革是项针对2016年香港立法會選舉及2017年香港行政長官選舉的产生方法的改革。 2014年8月31日,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通過《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關於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普選問題和2016年立法會產生辦法的決定》(通稱「831決定」或「831框架」),當中涉及「三落閘」,即提名委員會的人數、構成和委員產生辦法須按照第四任行政長官選舉委員會的人數(1,200人)、構成和委員產生辦法而規定、不實行公民提名及政黨提名,行政長官參選人須獲得過半數提名委員會委員支持才能成為候選人,候選人數目限在2至3位,以及2016年香港立法會選舉不實行變動。「831決定」是之後雨傘運動的直接導火線。香港立法會於2015年6月18日表決《行政長官產生辦法決議案》,大批建制派議員在表決前突然離開會議廳,以致議案以8票支持、28票反對大比數否決。(维基百科香港政改风波)


法广|梁振英访京商一带一路疑有别情[edit]

11 July 2015, by 翻翻更健康
继访问深圳与市委书记马兴瑞会面之后,香港特首梁振英这个星期日将访问北京两天,官方公布的行程是与有关方面商讨“一带一路”,但据香港传媒分析,所谓“一带一路”只是一个包装,这次梁振英在政改被否决之后的首次访京,怀疑另有别情。

在此同时,立场反政府的苹果日报的一名视频节目主持人引述消息指,北京为了2016年立法会选举保住建制派的席位,可能会弃车保帅,安排梁振英在一月下台。

BBC|香港主权移交纪念日举行年度大游行[edit]

1 July 2015, by 这不老谁家那个小谁吗
7月1日上午,香港举行了纪念主权移交18周年纪念日的升旗仪式,这是香港特首普选政改方案被否决之后的第一个大型纪念,而同一天稍后举行的年度 “七一大游行”则预计会有民间团体再度要求重启政改。 BBC中文网记者蔡晓颖从香港维利亚公园现场报道说,今年香港七一大游行以“建设民主香港,重夺我城未来”为题,警方已预留维园的六个足球场予游行人士,市民陆续进场,不过今年出席人数估计较往年低。 游行人群从下午3时半左右开始出发,目前人群已离开维园。对比往年七一,今年的参与人数大减。 此前有组织者表示,今年参加的人数可能有所下降。港媒《南华早报》引述组织者“民间人权阵线”指,今年预计的参加人数大约有10万人,而去年的游行人数据组织者称超过50万。 工党何秀兰对BBC中文网表示,“七一”游行人数少是意料中事,她指过去二十个月支持民主市民已付出很多努力,暂时未有新议题刺激多些人上街。 游行从香港维多利亚公园起步,终点是香港特区政府总部。据组织者指,站在游行队伍最前列的将是香港专上学生联会——该组织在去年“占领运动”中担当了核心角色,但此后发生分歧,致包括香港大学在内的多所大学先后表决退出学联。 《南华早报》引述“民阵”指,今年游行的诉求包括“特首下台”、“重启政改”以及“修改基本法”。 另一方面,香港各界团体则将为纪念日举办约180项庆祝活动,包括7月1日下午的花车巡游,当局预计各项庆祝活动将吸引30万香港市民参与。 早些时候,中国解放军驻香港部队昂船洲海军基地,也在今天开放给民众参观。这是位于九龙的昂船洲军营今年唯一的开放日。约有17000名市民前往参观。 民众可以在码头边和军事装备近距离接触,也可以登上两艘军舰参观。上午十点的军乐队列队、战斗表演等项目,吸引许多游客拍照留念。 BBC中文网记者采访现场民众,一位来自深圳的十岁男童一边模拟射击动作一边说,“参观的感觉挺好,第一次摸到真的武器!” 一位带小孩前来的香港妇女表示,今天会来到这里是因为“平常军营没有开放,想来看看这个神秘的地方”。 早些时候,升旗仪式在早上8时于湾仔金紫荆广场举行,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梁振英以及政务司司长林郑月娥均有出席。梁振英在较早前的“回归18周年”酒会中致辞时指香港政改被否决是错失了发展民主的重大机遇,但同时表示香港社会确认基本宪制原则。 仪式期间约有20名示威者在湾仔示威,而香港政府媒体则指升旗仪式现场有市民表示,香港法治有所退步。 这将是香港政改方案在6月18日被否决之后的第一次大规模游行——当时政改方案在香港立法会一场混乱的表决中以8票赞成、28票反对被否决,有超过30个声称支持政改通过的议员在表决前夕离场,错过了投票时间。 反对者指该政改方案为“假普选”,因为要据该方案,2017年的香港特首候选人必须经过被认为是亲北京的提名委员会筛选才能接受500万选民投票选举,北京以及支持政改一方则指责反对的泛民派议员阻碍香港民主发展进程。 “民主不能解决经济” “过去一年是充满机遇和挑战的一年,”梁振英在谈到香港政府提出的政改方案在立法会被否决的事件时说道,“香港错失了重大发展民主的机遇,但政改过程中,香港社会确认基本宪制原则,确认基本法及其他法律办事的必要性。” 他指部分人“误判中央的底线”。 梁振英还就79日“占领运动”发表了意见,指占领运动“令社会秩序及法治面临持久而严峻的挑战”,同时称赞了香港问责团队、警队和公务员在事件中表现出了耐性和克制。 他又表示,单靠民主制度不能解决经济与民生问题。 “欧洲某些民主国家近年的经济很深刻,”梁振英说,“单靠民主制度和民主程序不能够解决经济和民生问题……普选行政长官建议被否决之后,政府发展经济、改善民生的努力亦需要全社会的支持和配合。” 他补充说:“如果少数立法会议员不愿意面对民主表决,继续‘拉布’(指拖延议事),如果个别社会人士刻意滥用行政或司法程序,阻挠社会发展,政府和全社会的努力将会事倍功半。” 预计游行人数下降 出席升旗仪式的除了现任官员,还包括香港前特首董建华及夫人;香港电台报导则引述一名来自北京、于香港读书的小朋友指“很喜欢香港,仪式很壮观”。 同时,报导还引述了现场另一名18岁的女士形容香港“沦陷18年”,法治退步,并对听到有人高喊“中国加油”而感到恐怖。 (编写/责编:列尔/萧尔)


© 这不老谁家那个小谁吗 for 中国数字时代, get_post_time('Y').

BBC|香港主权移交纪念日将举行年度大游行[edit]

1 July 2015, by 不转不是中国人
7月1日上午,香港举行了纪念主权移交18周年纪念日的升旗仪式,这是香港特首普选政改方案被否决之后的第一个大型纪念,而同一天稍后举行的年度 “七一大游行”则预计会有民间团体再度要求重启政改。 升旗仪式在早上于湾仔金紫荆广场举行,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梁振英以及政务司司长林郑月娥均有出席。梁振英在较早前的“回归18周年”酒会中致辞时指香港政改被否决是错失了发展民主的重大机遇,但同时表示香港社会确认基本宪制原则。 仪式期间约有20名示威者在湾仔示威,而香港政府媒体则指升旗仪式现场有市民表示,香港法治有所退步。 这将是香港政改方案在6月18日被否决之后的第一次大规模游行——当时政改方案在香港立法会一场混乱的表决中以8票赞成、28票反对被否决,有超过30个声称支持政改通过的议员在表决前夕离场,错过了投票时间。 反对者指该政改方案为“假普选”,因为要据该方案,2017年的香港特首候选人必须经过被认为是亲北京的提名委员会筛选才能接受500万选民投票选举,北京以及支持政改一方则指责反对的泛民派议员阻碍香港民主发展进程。 “民主不能解决经济” “过去一年是充满机遇和挑战的一年,”梁振英在谈到香港政府提出的政改方案在立法会被否决的事件时说道,“香港错失了重大发展民主的机遇,但政改过程中,香港社会确认基本宪制原则,确认基本法及其他法律办事的必要性。” 他指部分人“误判中央的底线”。 梁振英还就79日“占领运动”发表了意见,指占领运动“令社会秩序及法治面临持久而严峻的挑战”,同时称赞了香港问责团队、警队和公务员在事件中表现出了耐性和克制。 他又表示,单靠民主制度不能解决经济与民生问题。 “欧洲某些民主国家近年的经济很深刻,”梁振英说,“单靠民主制度和民主程序不能够解决经济和民生问题……普选行政长官建议被否决之后,政府发展经济、改善民生的努力亦需要全社会的支持和配合。” 他补充说:“如果少数立法会议员不愿意面对民主表决,继续‘拉布’(指拖延议事),如果个别社会人士刻意滥用行政或司法程序,阻挠社会发展,政府和全社会的努力将会事倍功半。” 预计游行人数下降 出席升旗仪式的除了现任官员,还包括香港前特首董建华及夫人;香港电台报导则引述一名来自北京、于香港读书的小朋友指“很喜欢香港,仪式很壮观”。 同时,报导还引述了现场另一名18岁的女士形容香港“沦陷18年”,法治退步,并对听到有人高喊“中国加油”而感到恐怖。 7月1日稍后,预计数以万计的人将会参加年度“七一大游行”,此前有组织者表示,今年参加的人数可能有所下降。香港媒体《南华早报》引述组织者“民间人权阵线”指,今年预计的参加人数大约有10万人,而去年的游行人数据组织者称超过50万。 《南华早报》引述“民阵”指,今年游行的诉求包括“特首下台”、“重启政改”以及“修改基本法”。 游行将从香港维多利亚公园起步,终点是香港特区政府总部。据组织者指,站在游行队伍最前列的将是香港专上学生联会——该组织在去年“占领运动”中担当了核心角色,但此后发生分歧,致包括香港大学在内的多所大学先后表决退出学联。 另一方面,香港各界团体则将为纪念日举办约180项庆祝活动,包括7月1日下午的花车巡游,当局预计各项庆祝活动将吸引30万香港市民参与。 (编写/责编:列尔)


© 不转不是中国人 for 中国数字时代, get_post_time('Y').

自由亚州|香港学生领袖黄之锋“七一”游行前夕遇袭受伤[edit]

30 June 2015, by 翻翻更健康
学民思潮召集人黄之锋及女朋友钱诗文周一凌晨在街上行走时突然被一对男女袭击,两人均不同程度受伤。香港民阵表示,事件发生在“七一”游行的敏感时刻,与多个团体共同谴责施暴者。有评论认为,随着社会撕裂的加剧,政治公众人物安全已经响起警号。

黄之锋至周一早上,在自己脸书专页上写下感想,感谢一众学民思潮成员及律师的协助,同时对女朋友钱诗文及父母感到歉意。从去年被公布电话及扔鸡蛋、水蛋等,到如今在街上被无端袭击,香港所剩无几的自由和法制就是逐渐被这些袭击凶徒所抹煞。

译读|【深度】香港与大陆间的裂痕[edit]

27 June 2015, by Sandra Severdia
背景

香港政情观察

6月18日中午,2017年特首产生办法决议案投票结果出炉。香港立法会共有议员70人,但在席议员只有37人。政改方案经立法会两日审议后,获8票赞成、28票反对、0票弃权(立法会主席不参与投票),未能获三分二议员通过,决议案被否决。

香港政改的核心议题之一是2017年香港特首选举的选举方案。香港目前的特首选举办法是先由提名委员会提名2到3名候选人,而后由全香港选民投票选出特首。因为提名委员会多由香港政商界亲北京人士组成,所以反对派认为委员会不具有代表性,在此方案进行下的香港的选举不是“真普选”。但此次《2017年特首产生办法决议案》并没有对提名委员会进行实质性的改变,因而反对派不接受该方案,也在情理之中。

北京不想在香港制造西方民主,但需要在香港面前表现出它有在努力实现基本法中的承诺,给香港其应有的普选权。虽然要保证一人一票,但希望可以通过对投票过程的控制来确保让反对派出局。另一方面2017年政府核心领导人要大换血,习近平希望保持香港的稳定。投票前亲北京的建制派议员集体退场,未参加投票,表达了北京在决议案上的强硬立场:下届特首选举将按照现有规则进行。

反对派立法议员决议案不希望提名的过程掌握在政府的手上,他们想要的是“真民主”。但这些支持民主的议员因为北京政府不愿让步而陷入被动:若继续强硬,会失去厌恶争端的中间派的支持,进而失去议席,这样就更没办法坚守自己的立场。但他们认为自己做的是正确的事。

民调结果显示政改民意分成两派,且不相上下,部分人希望立法者否决法案,而另一些人又觉得,就算法案有缺陷也要接受它。年轻人则更为情绪化,他们希望以更挑衅的方式发出自己的声音。

策划:eve 正片

香港与大陆间的裂痕

本文原载于The Economist 编译/eve & Woohow 每年六月,都会有数千人聚集在香港的维多利亚公园,纪念那年广场上那件事。香港这片曾经的英国殖民地是中国唯一允许大规模悼念那次流血事件的地方。今年活动照常,但也有越来越多质疑的声音,指责香港不要再一味纪念大陆的抗争,应为自己的事业而奋斗。民主运动内部的不同声音反映出香港对中国政府日益不满的态度,其他抗议活动也彰显出香港对中国没有归属感。香港和中国政府对此都保持高度警惕。 1997年香港回归之后,中国本希望两地日益缩小的经济差距能够消除许多香港人的顾虑。大陆也取得了不小的成绩:数百万富裕的大陆游客涌入香港购物,最优秀的大陆学子群集在香港求学,大陆精英也从事着香港的高层职务。香港这个中国南端的小岛曾独自大放异彩,现在大陆某些地区也开始像香港一样熠熠生辉。但经济上的接近反而带来了文化,性情和政治上的疏离。

纪念,维多利亚公园

香港民众越来越喜欢以港人的身份自居。去年香港中文大学的民调显示只有9%的受访者只给自己打上“中国人”的标签,相比于1997年的32%实在少得可怜。香港城市大学学生会就有人说:“有些人觉得我们只是从一个国家的殖民地变成另一个国家的殖民地而已。” 香港民主运动的失败也助长了“本土主义”运动,一些个人和团体松散地组织在一起,有气无力地呼吁政治改革。去年,中国政府表示2017年特首选举将不会是自由选举的时候,就爆发了一波民主运动,但当时很多居民已经有所不满。数千个抗议者霸占香港的几条主干道长达79天,却收效甚微。政府没有让步。起领头作用的学生运动也大势已去。 香港公众一直担心大陆势力入侵,而最近则更为明显。在讨论香港的住房,卫生,教育甚至是交通政策的时候,和大陆的互动被越来越多地提及。香港学联前秘书长陈树辉说,“中国元素”已经成为社会运动的驱动力。 北京和香港政府进退两难。他们并不支持香港的本土主义者:对官方来说,培养两地人民共同的认同感仍是一项重要使命,但他们也不想表现得对港人的生活漠不关心。

反水客,一地鸡毛

在四月的“反水货”暴力抗议事件(港人反对大陆客在香港买货回大陆出售)之后,深圳政府宣布计划限制居民往来香港。2012年,受“学民思潮”反国民教育运动影响,香港政府逐渐撤回了这个针对香港学校的方案。香港特首梁振英在一月表示,他仍然希望加深学生对中华历史和文化的理解和共鸣。 政府对大学里的本土主义思潮泛滥尤为不满,而学生运动往往是更大层面运动的萌芽。学生公开质疑光靠改革现有的制度(去年抗议的诉求)能否足够维护本地人的利益。在香港大学的一面墙上贴出了一张关于警察暴力的海报,上印口号“自己的命运自己定”。在2014年2月,抗议开始六个月前,港大的学生会杂志《学苑》发表了一篇封面文章,题目是“香港民族 命运自决”。

学生偏激进

这些言论引起了官员的担心,本土主义可能将演化成分裂主义,而这是中共的眼中钉。一月份,梁振英批评了《学苑》宣扬自治的行为,他警告这些观点或将引起香港的骚乱。大陆的报纸就更为尖锐:党控媒体《人民日报》怒斥这一行为是“香港分裂分子蛊惑人心”。 五月八日,中国政府进一步发表了《国家安全法》草案。草案提出,“保障中国的主权和领土完整”是所有中国人,包括香港人在内的共同义务。这句话中特意提到香港,表明大陆已经有所警觉。讽刺的是,在中国接手香港的时候,恰恰是中国政府提出了“港人治港”和“高度自治”的口号来讨好港人,可现在,宣扬这些理念的人反倒成了分裂分子。 香港独立的呼声倒还是甚少,支持者常常被主流思想斥为激进分子(虽然大部分人确实是)。2014年成立的小党派—香港独立党成员抱着殖民地主张,控诉中国“在港人自己的地盘上歧视港人”。热血公民组织高呼“香港建国”的口号,扰乱会议秩序。校园里对独立的呼声也不罕见。比如香港岭南大学教授陈云根2011年出版了一本书《香港城邦论》。此书呼吁把中国变成大陆、台湾和香港的“三国同盟“。但他的言论确实过头了。 中国官员担心的是长期局势。台湾在被日本殖民了近半个世纪以后,又被大陆来的逃难党独裁统治,所以爆发了高涨的独立运动。民进党在运动中诞生,在2000-2008年统治台湾,并很有可能明年重新掌权。大陆对此很是不满。

民进党卷土重来

把抗议者划分为分裂分子虽然出格,但却符合中国的政治利益,因为这样可以抹黑温和抗议党派在某些香港居民中的形象。同样,把香港骚乱放大为对国家主权和稳定的直接威胁也可以阻止类似的温和抗议在大陆的发生。 一些活动家担忧,中国对分裂主义的恐惧会导致它给香港施加更多的压力。中国政府可能敦促香港政府重新通过针对煽动反政府罪和颠覆罪的法案(在香港回归之后的宪法也即《基本法》中有所要求)。2003年的抗议活动之后,这些法案制定计划一度被搁置。支持民主的立法委员毛孟静担忧,以后呼吁独立的人面临被判煽动反政府罪的危险。然而一味地怒斥温和的抗议也可能导致回火。尽管少有港人支持香港独立,但压制独立呼声万万不可。


译读:T-Read


© Sandra Severdia for 中国数字时代, get_post_time('Y').

BBC|香港再爆出建制派短讯怀疑外泄风波[edit]

26 June 2015, by 翻翻更健康
香港《东方日报》发表了据称“港区人大代表绝密WhatsApp群组”的内容。从有关内容可以看到,这个群组的成员包括香港前保安局局长李少光、当年以《我的中国心》而红遍中国大陆的香港歌手张明敏、已退休的前香港理工大学教授刘佩琼女士、前行政会议成员罗范椒芬、商界立法会议员廖长江、实业家颜宝铃、公积金局主席黄友嘉等。而披露的内容是这些港区人大评论日前大批建制派议员在香港立法会投票表决政改方案前突然集体离场,结果导致该方案在只获得8票赞成、28票反对的情况下遭到否决。“垃圾议员”廖长江在对话中形容有关事件是“荒天下之大谬”,还用英文称事件是“纯粹愚蠢、差劲领导”,而张明敏也认为“真的荒唐的事”,至于罗范椒芬的评语则是“真是荒谬绝伦!”张明敏还留言说,“历史纪录,只是8票支持,真的很不开心”。不过,刘佩琼则表示,“我早预料有意外”。而李少光则说,“就算明知过不了,也要战斗到底。否则支持这会觉得被出卖了。”刘佩琼随后质问说,“怎么样的立法会议员!”张明敏则回应,“垃圾议会”,至于颜宝铃更愤怒地说,“让这班没承担的垃圾议员退出立法会的政治舞台,太不可思议了!痛心疾首!”

香港獨立媒體|建制派,你們到底在代表誰[edit]

21 June 2015, by 翻翻更健康
政改否決是意料之內,卻應該沒有誰料到一個8比28的票數。事後各界對此的解釋眾說紛紜,官方的「等發叔」說法固然可笑,但事實究竟是建制派之間溝通不足,對議事規則理解缺乏深入研究,還是籠裏雞作反,相信在短時間內都不會揭盅。最少,我並不相信這會是建制派合演的劇本--他們並沒有這樣的才能。但,姑且讓我們來看看建制派於事後的記者會有何話說。重複為等齊人投票--我相信正常智商的香港人都不會相信;向廣大市民致歉--當然,假普選都要一早應該道歉;被問及有沒有被中聯辦官員照肺,他們的答案是--經民聯議員梁君彥提到今日已向中聯辦副主任解釋今日的情況,他表示解畫的內容,與聲明所述差不多,對方也理解。無論作為直選還是功能組別議員,其身份都是一部分香港市民的代表,等發叔也好行動失敗也好,先對香港市民交待都是應有之義。如要先向提交方案的特區政府交待,說來也情有可原,只是,在記者會前卻是先向中聯辦交待,難怪立場新聞要以「蝦碌離場 急向主子交代」作標題,縱使有一點偏頗,卻活靈活現地呈現了建制派的奴性。反而譚耀宗雖然經常口出狂言,這次的答案卻得體得多:沒有打算為事件約見中聯辦,但會將今日解畫聲明副本交予中聯辦,建制派明天也會在數份報章刊出聲明,讓市民了解內容。市民在建制派心裏,從來都只是在一個次要的位置,隨時可以被犧牲。所以當他們不斷打民意牌,既動員收集簽名又進行各適其式合理或是荒謬的民意調查,這種虛偽的行為才是最令理性的港人所不能接受。務實派為求維持與中央的關係,而寧願聽取對方的指示,是能夠理解的行為,但這卻因為建制派各種似是而非的宣傳口號而變得滑稽可笑。當他們以近半或過半支持率作證據,而要求泛民議員轉軚,他們好像完全遺忘了自己也應該是代表市民的一群。先不論那一部分功能組別的議員根本沒有關心過所屬界別裏的民意,簡單一點來看,既然有四成多的選民要求否決是次政府提出的政改方案,那麼,有四成的立法會議員投下反對票根本是正常不過的事,既不值得驚訝也沒有作為游說理由的價值。如果建制派相信自己代表那四到五成支持袋一世的選民,那泛民就自然代表反對的四成了,這不是合情合理的嗎?會將民調結果作為游說對手的藉口,本身就宣告了其將自己的身份視為中央的代理人,而非香港人的代表,這也是為何梁君彥可以在記者會上理直氣壯地表示已對中聯辦解釋原因。另外,還有一個可能性,就是建制派相信絕對的少數服從多數,只要政改支持度較高,就自不然應該所有議員一致支持。要得出這種結論,需要完完全全地忘記重大事項需要三分二票數贊成的原意。這既是基本法的條文之一,也是國際間所普遍的,用作保護少數意見的制度之一。但,觀看這次投票的結果,以我們的民建聯經民聯新民黨的智慧,能夠將民主本質忘記得一乾二淨的確有其可能。Note:立場新聞, 【蝦碌離場 急向主子交代】建制派致歉 已向中聯辦解釋, 2015年6月18日Facebook Page

端木皚|為什麼立法會可以少數否決多數:一堂政治通識課[edit]

21 June 2015, by 翻翻更健康
有人覺得泛民以三分之一的議席可以否決政改方案很荒謬。但你知不知道比這個更荒謬的是什麼?就是有一種議案比政改方案更難通過,只要四分之一的議席就可以否決。那就是需要分組點票通過的私人草案或修訂。

正如上文指出,立法會的議席分成兩種:地區直選和功能組別。分組點票的意思就是,該議案或修訂必須得到兩種議員各自過半數通過。所以理論上,即使地區直選界別全票通過,只要功能組別贊成的議員少於一半,議案或修訂也會被否決。換言之,只要有四分之一人反對,就可以否決該議案或修訂。

【麻辣总局】 TMAN COMIC|港人講事——華麗轉身[edit]

20 June 2015, by Sandra Severdia
TMAN COMIC 港人講事 - 華麗轉身(歡迎SHARE圖)

建制派在政改議案投票期間定突然要求休會十五分鐘,被立法會主席拒絕後,大部分建制派議員突然離開會議廳,最終未有就政改投票...

相关阅读:

   賈葭的雙城記 | 人類數學史上最黑暗的一天
   环球时报 | 政改被否是香港反对派历史之耻
   【网络民议】在香港就不要做梦“全体表决一致通过”了好嘛
   梁家傑在立法會就政改方案的發言稿
   BBC|香港政改遭否决:多名议员“错过”投票

环球时报 | 政改被否是香港反对派历史之耻[edit]

19 June 2015, by nmslese
香港立法会今天中午就政改方案进行表决,最终只有37人参与投票,28票反对,8票赞成,0票弃权,政改方案遭到否决。 这是香港民主进程令人悲伤的时刻。一人一票因泛民议员的集体反对而成了泡影。 所有投了反对票的人今天或许很得意,但他们终须面对历史承担责任,历史不会认定他们今天扮演的角色是光荣的。 关于香港失去这次政改的机会是多么可惜!今天的论述泛民派是听不进去的。事实会逐渐展开,香港社会会越看越清楚,形成强大的政治压力,那一现实过程将提供修正泛民派政治认识和行为的力量。 当下重要的是,香港的日子还要过下去,在没有政改的情况下,各方需对香港社会保持政治稳定,把注意力转移到经济社会建设上达成共识。 根据8·31决定,政改方案通不过,香港的政治机制将保持当下的状态,特首继续由选举委员会选举产生。 泛民派拒绝了政改方案,就须接受香港以目前的政治机制继续运行。他们如果这样做了,至少能证明他们是遵守规则的人。香港政改严格遵循基本法,并且承担了表决的风险。政改方案被否决,这也是一种改革的倒退。下一步就要看泛民派的素质是否还有底线了。 如果泛民派在否决了政改方案之后不肯罢休,组织更严重的街头政治对抗,那么他们就是在把香港朝“绝路”上逼,就是他们与基本法做“鱼死网破”的对抗。如果事情朝那个方向演化,香港的前景将十分严峻。 我们很担心香港潘多拉的盒子正在打开,各种魔鬼都要跑出来折腾作恶,摧毁香港的未来。深爱香港这座城市的人应当支持把这个盒子盖住,不要让香港从金融之都、时尚之都滑向世界的“乱都”。 香港极端反对派不要高估了自己的力量。他们毁了政改,重要原因是基本法对推动政改提出了很高的制度要求,2/3通过的高标准使得少数派可以绑架多数人的意见。他们切不要以为自己“就是民意”,可以为所欲为。试想一下,他们的哪一条极端要求可以在香港得到2/3的支持?连半数都过不去! 让日子平稳地过下去,重新慢慢积累未来围绕政改的共识,让政改的话题暂时画上句号,香港全社会把注意力集中到改善民生和重塑城市竞争力上来,这应是香港的正途。如果极端反对派认为他们把中央支持的政改都否决了,以为自己不可一世了,那是大错特错。他们需要有保持起码自知之明的能力。 政改被否决非常令人遗憾。国家围绕香港政改该做的都做了,这决非国家的尴尬,而是香港极端反对派的耻辱。那么从现在起重新画一条起跑线,让过去的都过去,让未来有一个统一的清晰目标,它应当是香港的繁荣与稳定,而决不应是香港越来越严重的撕裂和无穷无尽的折腾。


© nmslese for 中国数字时代, get_post_time('Y').

回到:焦点网谈索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