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rsonal tools
Views

复旦校庆抄袭丑闻

From China Digital Space

Jump to: navigation, search

伟小报|复旦大学宣传片新剪辑:迷失的小摩托[edit]

7 June 2015, by Sandra Severdia
复旦110周年的宣传片是剪辑上出了问题,我来玩一个新的剪法

“在复旦大学的这次抄袭风波里,很多人扼腕叹息痛心疾首,认为一件小事毁了复旦一世英名,其实大可不必,不仅复旦,其他赫赫有名的大学也早就名存实亡了,众多所谓名校,大家其实玩的都是概念游戏,不同的名字一样的性质,都想在烧成灰烬的故纸堆里找出前世的英名,这只会把自己涂抹的像个小丑,现代意义上的大学,如何存在于官僚化的环境中?贞洁烈女藏身青楼,那都是戏,不过从这个意义上讲,国产高校有望跻身于世界名校之林的,我看好中戏和北影。”

王五四 | 飘洋过海来抄你[edit]

2 June 2015, by 小熊维尼
唐朝有个文艺青年叫宋之问 ,他有个也是文艺青年的外甥刘希夷,这两个人虽然辈分上有差别,但年纪差不多。刘希夷比较有才华,写了一首诗《代悲白头翁》,诗中有一句“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舅舅宋之问看见后赞不绝口,希望外甥能把这首诗让给自己,哪怕让给他几个文艺女青年都行,刘希夷不肯,宋之问恼羞成怒,让手下用土袋将外甥活活压死了,并将此诗据为己有。后来,两人的诗作均被收录入《全唐诗》里面,于是就有了一首明显“复制”的诗,除了标题和个别词,其它的诗句一模一样。读到这里,我想东大应该感谢旦大的不杀之恩,身为一名东大的学生,我在这给旦大鞠躬了。 不知道何时起,中国的大学开始流行比年龄了,号称百年名校的都有三十多所,要过五十周年校庆的更是如过江之鲫,每逢校庆满校园都是科级同学处级校友,大家谈笑风生不知高到哪里去。我上大学那年,恰逢东大百年校庆,作为山东大学社团联合会的一名干事,我在校园里负责免费发放拉来的赞助:瓶装可口可乐,对于校园里的同学们来讲,这就算过节了,我记得很清楚,我们院一个老教授刚下课,推着他的破自行车过来跟我说家里还有个孙子能领两瓶吗?我说原则上不行,但可以给你两瓶,当时老头高兴坏了,我想这应该是他在这所学校校庆时享受到的唯一礼遇了吧。 关于国产大学,钱理群说过这样一段话,“我们的一些大学,包括北京大学,正在培养一些‘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他们高智商,世俗,老到,善于表演,懂得配合,更善于利用体制达到自己的目的。”,这段话基本能反映出当下大学的一个现状,有大楼无大师,有大官无大家,有大钱无大德,有大腿无大脑。历史悠久的大学讲究传承有绪后继有人,现在弄得跟说相声一样,讲究说学逗唱,怎么逗逼怎么来,一所大学,中间断档那么多年,既传承无绪,也后继无人,还搞什么百年校庆呢?大师已死,学风不存,谈何百年,有何可庆? 在复旦大学的这次抄袭风波里,很多人扼腕叹息痛心疾首,认为一件小事毁了复旦一世英名,其实大可不必,不仅复旦,其他赫赫有名的大学也早就名存实亡了,众多所谓名校,大家其实玩的都是概念游戏,不同的名字一样的性质,都想在烧成灰烬的故纸堆里找出前世的英名,这只会把自己涂抹的像个小丑,现代意义上的大学,如何存在于官僚化的环境中?贞洁烈女藏身青楼,那都是戏,不过从这个意义上讲,国产高校有望跻身于世界名校之林的,我看好中戏和北影。 知名复旦校友张志安认为“个体的失误,机构亦须担责,但具体归因时要区分个体或机构,不必过于整体化;这种非机构的系统性危机,我不觉得会对大学声誉有严重影响,更不喜欢那种用‘复制大学’去标签化机构的批评方式。”,我觉得张院长这两点说的都非常专业,也很理性中立客观,就像很多新闻媒体人谈新闻理想时那样专业而空灵,但大家并不仅仅只是在谈论复旦抄袭事件,大家更关注的是中国的大学和大学教育,所以整体化没有不妥,此外,这次危机确实不会对复旦大学的声誉有影响,说有影响的都太傲娇,不存在的事情如何影响? 其实我心里还是很欣赏复旦大学的自知之明,他知道并坦然面对自己的制作能力不足,也接受自己没有创新精神这一客观事实,所以他并没有选择像北京大学那样独立思考并制作出一部乡镇企业级的校庆宣传片,而是选择了借鉴,只是一不小心借鉴模仿得太像,成了抄袭。无论复旦是抄袭了东京大学,还是抄袭了慕尼黑大学,至少他没有抄袭北京大学,这些都证明了这所学校尚存上进心和羞耻心,复旦的未来会更好,呵呵。当然,复旦大学也有可能根本就没有抄袭东京大学,而是东京大学招生办以特招名额对大雄威逼利诱,使得他恳求多啦A梦用时光机回到未来,飘洋过海抄了复旦大学,有些时候多看动漫用动漫思维解决问题,会让生活更“美好”。 我相信制片人的解释,“剧本的创作过程是独立的”,的确,谁抄袭也不会大张旗鼓,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对于制片人滕育栋,他首先是复旦大学宣传部副部长,去年新提的处级干部,其次才是澎湃新闻记者韩晓蓉笔下的“我的一个老朋友,更是一个在网络暴力的无情冲击下显得那么无助、脆弱、让人同情的80后大男孩。” ,韩小姐无疑是学会了他的大领导澎湃新闻CEO邱兵的抒情功力,救友心切毫无职业操守,当然“毫无职业操守”这种指责也很矫情,就像有过一样。不论是救友心切还是抒情缓冲矛盾,我都可以理解,但为了达到个人目的而避重就轻甚至罔顾事实,那就是人品出了问题。韩小姐你可以避开抄袭不谈,但说什么“网络暴力无情冲击”就是撒泼打滚恶意污蔑了,如果不是因着彼此的利益关系而是真把对方当朋友,你可以劝劝他换个职业,我也劝你换个职业。 除了宣传片有问题之外,复旦同时期推出的校庆歌曲也被指抄袭日本女子组合AKB48,这首校庆歌曲除了歌词以外,其余均一模一样,复旦大学再次深陷“抄袭门”。不过,随后AKB48的官方姐妹团体SNH48在官方微博发表声明称“此次复旦大学为纪念成立110周年而再次制作的快闪视频系由SNH48依法拥有独家版权的中文单曲授权改编,意在共同传播复旦校友的满满爱心和复旦学子青春向上的正能量。”,当然这个号称亚洲最大但不知道哪大的女子团体,是由复旦大学校友投资创办并兼任董事长的。从这个完美解决危机的案例上我们或许能学到点什么:尽快让复旦校友当上东京大学的宣传部长;热爱母校帮助母校这种事还是由知名校友来吧,普通校友又是建群支持又是统一转发支持,折腾了半天也没什么效果,有时间不如再重温复旦校风:巍巍学府文章焕,学术独立,思想自由。 在复旦大学的这次事件里,不论是学术机构,还是他培养出的人才,还有新闻媒体和记者,都把自己和行业的各种积弊一一显露,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大学教我们的是什么?不是迎合和谄媚,而是越恶劣的环境越要坚持真理,这是我的母校教给我的,感谢我的母校:山东省蓬莱市潮水镇第一中心小学。 其实在我心中早已有所名校,他没有龟龄一样的年纪,也没有众多分不清是官员还是学者的教授,他只有踏踏实实的人生经验和知识技能,他以机械专业闻名,在全国各地都能见到由这所学校培养出来的人才,这所学校的学生在学习中从不抄袭,因为他们知道,早晚要上工地的,开挖掘机还是要靠真本事,他就是山东蓝翔高级技工学校。 高考在即,各位准备选复旦还是蓝翔?不论如何,提前祝高考的考生们考试顺利,只有经历过大学,你们才会明白,改变你们命运的看起来是文化知识,其实主要是你爹,你脸,还有你村是不是要拆迁。 此文初夜权已被搜狐文化买断


© 小熊维尼 for 中国数字时代, get_post_time('Y').

博谈网|〖兲朝浮世绘〗有国无防到了如此地步[edit]

31 May 2015, by 我是一只草泥马
1.【网友建议让宋建国摇号坐监狱】

北京市的交管局局长宋建国要过堂了。对此,转网友们的话:摇号的兄弟们,今天这位领导开庭,当初就是他提出的摇号!为了北京的一片蓝天咱们默默地为他祈祷吧!多判丫几年!还有网友戏称,让丫在监狱里也实行摇号出狱,要在监狱住满五年以上才有摇号资格,摇号时给他两万多个球,里面有一个是“刑满释放”,每隔两个月让他自己摇一次,什么时候摇中了,就放他出来,每月增加200个空球!

2.【官媒全面围剿民间屠夫吴淦】

今晚的新闻联播对关乎绝大部分股民生息的A股暴跌只字未提。但是,央视的剧情介绍显示:《朝闻1天下》时长11分51秒揭批一个遭全面封杀多年的网友“超级低俗屠夫”(吴淦)。人民日报大篇幅刊发《揭开“超级低俗屠夫”真面目》一文;新华网也不甘落后开批吴淦说其无情,理由是:前妻要离婚,亲戚劝和,后他提离婚,60万把房卖了付前妻25万,带着孩子和钱去了阳朔,把当时无工作也无住所的前妻抛在厦门。。。——小小的一个吴淦出镜规格居然都赶上国家领导人的待遇了,想当初“刘少奇叛徒、内奸、工贼”真面目;揭开邓小平“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真面目;揭开彭德怀“反党集团”真面目都是几大官媒一拥而上报道的,后来证实都是人间悲剧。前车之鉴啊。。//另外,官媒用“上窜下跳”、“低俗不堪”、“逐臭的苍蝇”等形容一个普通百姓,是否妥当?和国家级媒体形象是否相符?要是没有中共这坨屎,屠夫会当苍蝇么?

3.【有国无防到了如此地步】

奇闻录 | 周末段子荟萃 5-31[edit]

31 May 2015, by 转世党
@王思想016:【复旦三丑闻】1,宣传片抄袭。2,聘用野鸡教授张维为。3,全校竟然有2400个注册5毛。这三个丑闻是偶然的吗?没有关联吗。@Vela1680:以前我听说上海有一个老太太以前是资本家,在文革里和别人一样苦,但她每个月要用一块钱去吃一次高级点心,是她自己认同的最后坚持。我觉得IT从业者无论现实有多困难,自己能力高低,解决技术问题时也不能用百度。哪怕每个月十块钱的梯子,也是计算机行业的最后尊严。

魏武挥|复旦丑闻之后的洗地 [edit]

30 May 2015, by 于无声处
昨儿发了一篇《复旦的丑闻》,本文是对此事件的继续评论。

对于昨儿的文章,首先要道个歉,经读者提醒,松江的视觉艺术中心已经于2013年与复旦脱钩,成为了一个独立的普通高校。所以,不能再算是复旦“自家的”了。微信公号本身不能修改文字,我虽然在底下的评论区里追加了一个评论以示更正,但可能不是很显眼。这里就着重一下,昨儿的这个错误,对相应的读者,本人表示对不起。 昨儿的文章里,我还提到一句“澎湃出了篇洗地文”。这篇文章是澎湃的一位记者对该宣传片制片人的专访。在这篇专访中,制片人除了表示抱歉以外,还尽可能地解释了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错误。这篇文章有很强的为当事者开脱的嫌疑——这是我个人的读后感,因为只是个人感觉,故而我也就没展开来多说什么。可是,这位记者今天又追加了一篇自己的“采访手记”,标题是“我眼中的复旦形象片事件真相”。因为该位记者姓韩,故而以下均简称韩手记。 这篇韩手记,就充分表明了,前儿的专访,是不折不扣的一篇洗地文。



韩手记中,在唠叨了几句作者本人和复旦的深厚友情之后,开宗明义,就是这样一句话:“至少在我的眼中,他不只是我的采访对象,而是我的一个老朋友,更是一个在网络暴力的无情冲击下显得那么无助、脆弱、让人同情的80后大男孩。” 要知道,几乎所有的事后也的确被判有罪的犯罪嫌疑人在法庭上,都是无助、脆弱、让人同情。又有几个罪犯底气足到事到临头,依然是狂妄不羁的呢?而且,“无助、脆弱、让人同情”这几个词,和这个人有没有罪压根没有关系。 好的,该制片人并没有犯罪,他犯的是“错”(我想,用修辞比喻的说法,说他对复旦这所百年高校犯了罪,也不算太过份)。任何一个犯错的人,还要趾高气昂地很有助、很强硬、很让人崇拜,这个不正常吧? 连用了无助、脆弱、让人同情这三个形容词,作者想拉上一块裹脚布为裸体的当事人遮羞的动机,显现无疑。 重点是:网络暴力。 这个网络暴力应该不应该? 互联网上谩骂之风,的确很多。但在这起事件中,我觉得这就是制片人应该付出的代价,因为他让一个历史悠久的学术机构背上了“抄袭”的恶名,网友说复旦大学变成了复制大学,你也怨不得别人损,因为这个复制的事,就是你自家做的。就许你肆无忌惮地践踏这所高校所鼓吹的某种精神,就不许人骂你几句? 多么令人发笑的逻辑。 全然已经忘记,曾有人发过如下愤怒之问:中国人,你为什么不愤怒? 韩手记迅速地搬出了莱温斯基这件事。或多或少,白宫拉链门事件,对于莱温斯基而言,有隐私的部分,毕竟她不是克林顿那种公众人物。而在这场复旦丑闻之中,我们尊贵的制片人所做的事,和隐私无关。不能说他是关起门来复制了一个片子,就说这是隐私吧? 拉链门的白宫丑闻和复旦丑闻,totally是两码子事,这位记者生拉硬拽,非要让莱温斯基给这位制片人垫背,不是洗地是什么? 手记里有这样一段话: “复旦宣传片事件,同样让滕育栋“收获”了自出生以来最多的诽谤,网友们在快意痛骂的时候,可曾想过,潮水般涌来的网络暴力,可能会超过一个人的极限。” 我奉送这位记者和这位制片人两个字:活该!



韩手记里这段话更加的….嗯…不堪:

“复制粘贴,毁于一旦”:复旦大学陷入信用危机[edit]

30 May 2015, by Sandra Severdia
在近日的校庆形象片和Logo抄袭丑闻后,复旦大学已然深陷信用危机,时时刻刻处在被全国网民放在显微镜下检视的尴尬境地。

后果一:

被指为抄袭东京大学的复旦2015年形象片《To My Light》悄悄下线后不久,该校上传了一则风格完全不同的宣传片《日月光华 旦复旦兮》,但随即又被网民指为结尾部分抄袭慕尼黑工业大学宣传片: 南方都市报|复旦大学最新宣传片又有抄袭?专家认为不算 遭到网友质疑的段落位于片尾最后两分钟,复旦学生们通过画面切换,传递校徽。而在慕尼黑工业大学的宣传片中,也有类似动作。 这类通过剪辑制造流畅传递画面的手法在短片制作中并不新鲜。但失信易,立信难。再高明的危机公关都阻止不了该校的别称“复印大学”在网络疯传: @灵魂出壳:国立复旦大学(1905-1949), 复印大学(1949-2015) @纳百川NB948:知乎上有个问题:为什么说中国人缺乏创造力?我的答案就四个字:复旦大学。 @BJ-笨蛋:人復旦是以宣傳片提醒世人中國大學教育現狀好嗎~ @虎虎马马虎虎:也难怪,全体师生都忙于争当优秀五毛,谁还有空去搞什么宣传片,理解复印大学 @吴明昊感觉时间序列这游戏好难:听说复印大学新版宣传片又是抄慕尼黑工业大学的。虽然我没看,但是感觉复印大学在下一步很大的棋,你们这些屁民懂个。先袭日本再侵德国,下一个就是意大利!今年正好反法西斯战争胜利七十周年,这是献礼啊!你们懂个! @wyx163163:请问@复旦大学 ,成立于1995年的“复旦大学知识产权研究中心”,这20年到底在研究什么? (以上评论由数字时代编辑收集自新浪微博)

后果二:

复旦大学校庆期间使用的《我的快闪表白》一曲被网民指为抄袭自日本少女团体AKB48的《恋するフォーチュンクッキー》。虽然在上传优酷后标明了“改编自AKB48”,但由于微博官方帐号宣传该曲时只字未提翻唱一事,终究还是引来骂声一片。

上海偶像团体SNH48也曾翻唱过同首歌曲,名为《爱的幸运曲奇》(Youtube链接)。作为AKB48在中国的姐妹团体,SNH48基本是以完全复制AKB48的歌曲及演出计划而操作的。而复旦大学的《我的快闪表白》很显然是得到了SNH48的参与和推广:

图片来自知乎用户@刁狗狗:

继宣传片、LOGO后,复印大学又发布了最新的复印成果——歌曲及MV《我的快闪表白》,这首歌复印自歌曲《恋するフォーチュンクッキー》。 而且在发布后,复印大学校友王子杰经营的偶像团体SNH48及旗下成员均高调转载表示支持。 […] 复印大学与王老板及SNH48的合作真是珠联璧合,正所谓“鱼找鱼虾找虾乌龟专找大王八”。) 以下为《我的快闪表白》在优酷收到的部分评论,你们感受下:

附:

知乎用户@华莱士: 5.29 0:53更新: 好吧,我这个答案本来不想太着重这次事情本身,而是想说说更深的问题根源,现在不得不再说几句。 形象片下线了,之后复旦大学官方微信公众号发了一篇推送,表示「复旦校庆宣传片(完整版)发布」。然而这两个片子并没有什么关系,按原来的说法一个是形象片,一个是宣传片,所以明显只是随手拿来救急而已。而且那篇推送对这事只字不提,让人感觉非常没有诚意。 同时,正如很多知友指出,复旦开始发挥舆论能力。因为下午和晚上一直在写代码,所以没怎么关注外部媒体的报道。但我注意到平时一直关注的几个校媒都没有发声,其中不乏几家敢于发声的高质量杂志。我联系了其中一家,对方表示正在争取,但恐怕很难发出来。 再接下来是刚刚看到的制片人的道歉。同样非常没有诚意。照他的说法,是先有校友事迹写成剧本,后来要拍之前,看了东大的片子,所以就按他们的拍了?想想就知道肯定是看到东大片子之后才想用同样的思路去拍,再找到符合的人物,写脚本的。否则随便找谁拍,对于复旦这所传统文科强势的学校,怎么可能会让飞机试飞员去做主角? 虽然对这种没有诚意的态度很不满,但我想官方在这件事情上估计只能做到这个地步了。本性难改。 如果没有后续就不更新了。 知乎用户@JeongWill: 有的叫道,“复旦,你脸上又添新伤疤了!”复旦不回答,对网友说:“我们是从校友事迹写的本子,选题不同。”便排出领导的架子。他们又故意的高声嚷道,“你一定又偷人家的东西了”复旦睁大眼睛说,“你怎么这样凭空污人清白……”“什么清白?我前天亲眼见你偷了东大的文案,被校友吊着打。”复旦便涨红了脸,额上的青筋条条绽出,争辩道,“窃文案不能算偷……窃文案!……创意的事,能算窃么?”接连便是难懂的话,什么“撞梗”,什么“借鉴”之类,引得众人都哄笑起来;网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Lee Yao感谢补完计划 ! 知乎匿名用户: 211工程的重点大学河北工业大学是如何借鉴国外先进经验设计他们的校徽的。


© Sandra Severdia for 中国数字时代, get_post_time('Y').

楚梦:复旦大学宣传片事件的必然逻辑[edit]

30 May 2015, by Sandra Severdia
复旦大学在她110年校庆日信心满满推出了名为《ToMyLight》的宣传片,推出不到一天的时间,便被网友发现系抄袭东京大学2014年宣传片《Explorer》(探索者),这部被复旦定位为“美丽科幻+人性叙事+硬朗大片”的宣传片,无论是创意、镜头、文案还是画面细节,都存在高度相似。都是戴着头盔的女性漫游校园,都走过图书馆的书架、面对鱼缸、看到古代文献、在派对上跳舞……最后,女生脱下头盔。不同的是复旦为试飞工程师、东大为宇航员,复旦有4分51秒,东大只有2分13秒。尽管复旦大学宣传部副部长、宣传片制作人滕育栋宣称该片是独立创作,但事实胜于雄辩,作为中国名校的复旦大学竟然连面向全世界的宣传片都敢抄袭,而且抄袭的还是近年与我国有诸多不愉快的日本的大学,网友们愤怒了,包括复旦校友在内的众多国民对复旦大学进行狂轰滥炸。5月28日傍晚(复旦校庆的第二天),复旦校方从官网、微博和微信公众号等平台下线,并通过官方微信,发布了新版宣传片。 相关阅读:

  • 复旦大学110周年校庆Logo和形象片被指抄袭(多图)
  • 共识网|邓晓芒、项贤明:读书到底为了什么
  • 彭景涛:大学生为何失去思考能力?
  • 数字时代中国式教育专题

正如有网友所说,复旦这次是丢人丢到家了。一所百年大学,连一个几分钟的宣传片都是别人的,还有什么是自己的呢?网友说的很有道理,的确,复旦的这次宣传门事件,让中国的大学颜面扫地,让复旦校友抬不起头。但,这样荒唐的事情发生的中国的大学一点也不奇怪,它有其必然逻辑。 复旦的本意还是想创新的,从所谓的科幻、人性、大片到采用英语,目的是想引人注目,表现复旦作为中国名牌大学的能力和风彩。可惜复旦被她那些不负责任的办事人员给耍了。但是,被耍是必然的。 首先,我要为复旦大学高层说句公道话,他们事先并不知道这个宣传片是抄袭东京大学的。如果事先知道,就是再黔驴技穷他们也不至于把这个东西拿出来丢人现眼。之所以说复旦高层被耍是必然的,是因为他们根本无心关心和了解教学、科研及世界教育发展趋势包括一些大的活动。上海离东京不远,东京大学又是世界一流大学,一年前东大的这个颇具新意的宣传片,按理说,复旦大学的高层应该知道才是,然而他们可能确实不知道。因为中国的大学校长、书记及其他管理人员,都忙着去当官了。跑动、应酬、听报告、作指示、掌握学生思想动态、玩弄计谋权术……哪里有精力去做这些技术活,让下面的人去干吧。因此,当下面人把一个据说是很创新的东西交到他们手上时,没准他们一个个乐得眉飞色舞,心想说不定这个宣传片还会为自己的前途助一臂之力呢。骗中国的大学高层很容易,所以复旦高层受骗不值得大惊小怪。 其次,对复旦那些办事人员也不能求全责备,尽管他们的抄袭行为十分恶劣。我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他们抄袭是有理由的。第一,抄袭很普遍,连教授的论文、著作都有很多是抄袭的,更不用说那些博士、硕士论文了,中国人都说天下文章一大抄,为什么复旦人就不能抄了?第二,中国人有不标新立异的传统,科学也好、技术也好、制度理念也好,中国人什么时候给了外国人抄袭我们的机会?现在的神州大地,到处都是山寨货,不是有很多人靠山寨发财致富了吗?而且我们的经济不照样在腾飞吗?所以,能够省时省力,何必去费那个脑筋?复旦人不是傻瓜,他们不会做吃力不讨好的事情。第三,复旦那些办事人员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不管他们文凭有多高,他们都是从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从读小学到读博士、博士后,谁允许他们离经叛道,他们有离经叛道的机会和胆量吗?他们也想创新,如果创新得好,说不定他们也有机会不用做事只用做官呢,可是他们没有创新的能力啊,没有能力就只有靠抄袭了。接到领导部置的重大任务,而且有无限的政治意义,他们也不想让领导失望,于是便从网上搜索到了东京大学的创意(互联网真是个好东西啊)。这些办事人员大多数应该都比较年轻,考虑问题只考虑其一没考虑其二,他们只考虑了领导高兴,没考虑也可能顾不上考虑亿万网民高兴不高兴。出事不是这些办事人员的本意,也不能把所有的责任都让他们承担(我估计复旦会对那些具体办事人员严厉处罚,我为他们惋惜),他们只不过是好心办了坏事,换了其他人也免不了要抄袭。因此,抄袭是必然的。

BBC|复旦宣传片制片人就“参考”东大致歉[edit]

29 May 2015, by 审查你妹
最新推出的上海复旦大学校庆宣传片被指抄袭日本东京大学去年推出的宣传片而引起争议,有关宣传片制作人滕育栋承认,摄制团队较多参考了东大短片的叙事方式和表现手法。

周三(5月27日)是复旦大学110周年校庆日,该校在这一天发布了新版宣传片,名为“To My Light”,但很快就有网友指出,该宣传片的许多画面与日本东京大学2014年的宣传片“Explorer”非常相似,立即引起媒体和网友的广泛关注和评论。 不少网友表示,作为中国一家著名大学,宣传片也“山寨”,实在丢脸。 到了周四(28日)下午,这部宣传片已经从复旦大学官方网站、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平台全部下线;傍晚6点左右,复旦大学又在官方微信发布另一版本的宣传片。 以为“参考”没问题 据上海东方网报道,复旦大学宣传片制作人滕育栋表示,摄制团队在今年2月就进行了剧本创作,并在构思完成后,观看了全球20多所高校的宣传片和几家著名广告公司的广告片,其中包括东京大学。 他还补充说,因为题材类似,摄制团队较多参考了东大短片的叙事方式和表现手法,但考虑到复旦大学宣传片中的剧本改编于真人真事,因此觉得没有问题。 滕育栋承认,最初的想法是错误的,并就宣传片对复旦大学声誉造成的伤害表示“真诚地道歉”。网上资料显示,滕育栋是复旦大学团委副书记。不过,对于滕育栋的“道歉声明”,仍有一些网友感到不满:一位网友表示,看到滕育栋的所谓道歉内容,通篇没有一句愧疚言语,全市解释辩白。 这位网友还说,前几天美国总统候选人说中国人考试厉害,但缺乏创新喜欢剽窃知识产权,很多人还说她这是辱华。 此次也并非上海首次涉及抄袭日本创作内容的事件。 2010年,上海举行世博会,世博会主题曲《2010等你来》也被指抄袭抄袭日本女歌手冈本真夜创作的作品。后来日本媒体报道,中国上海世博当局与冈本真夜达成协议,中方将向冈本支付高达3亿日圆(约1500万人民币)的歌曲版权费。


© 审查你妹 for 中国数字时代, get_post_time('Y').

复旦大学110周年校庆Logo和形象片被指抄袭(多图)[edit]

28 May 2015, by Sandra Severdia
复旦大学今年将迎来110周年校庆活动,但其配套标识和形象片却均被网民指为抄袭。其中校庆标识被指与苹果公司Touch ID图标完全一致,只是将原图做了小幅处理。而该校2015年形象片被指与东京大学2014年形象片高度相似,但校方随后否认抄袭,并称“创作剧本的过程是独立的”。 以下内容由数字时代编辑整理自网络:

关于复旦校庆Logo:

知乎匿名回答:

不是神似,是一致。我拿到的对比图,是对原图形做了变形和裁切,但是毫无疑问是复制的。没法洗地的相似度。

至于作者的“原创”心得,呵呵。

知乎用户碧桃:微博看到的…岂止神似…

关于复旦2015年形象片:

  日本东京大学2014年形象片《Explorer》墙内视频地址,Youtube地址 复旦大学2015版形象片《To My Light》墙内视频地址,Youtube地址

知乎用户金渡江:

我们在见证一所学校的黑历史。 抄袭毋庸置疑。视频本身形式大于内容。几处生硬违和的地方都是简单模仿了场景。 引一段我目前看到最好的评论 东大那句双关标语:Some of our students reach high places.Very high.创意在于对人们“刻板印象”的反击,因为东京大学一向被认为是培养政商传统名流精英的,高高在上,这个宣传片故意反其道以科学、工程、探险、人文、女性来做主题,这句话是一个非常棒的画龙点睛。 复旦没有这种话语背景,说出来就没多少味道了。 附东京大学YouTube 版,上传于 Apr 28, 2014 The University of Tokyo: Explorer (Official Video)

回到:焦点网谈索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