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rsonal tools
Views

祸害人间:无处不在的学生特务

From China Digital Space

Jump to: navigation, search

今天在教室自习见一窝党员开会,气死我了。反正我就是气愤,因为我无意倾听发现 他们光荣会议的 内容是 :监视学生。

会议指示每一个党员每月要上交材料,写心得体会 ,以及汇报责任学生(被监视对象)的思想状况 ,政治立场 。每个人都有责任区 。每人监视三至四个 。下表的责任区同学姓名就是受监视对象。

见表:

照片因为光线问题看不清,而那党员在我不识相拍照时也勃然作色。

党员热火朝天开大会,我在一旁说,学生特务,以一己之私利,陷众人于囚笼。反正我就是觉得这种行为卑劣可耻。每位党员都承载着光荣的政治任务。防学生如防贼。有必要如此监视学生吗?!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看这一段文字,“王怒,得卫巫,使监谤者,以告,则杀之。国人莫敢言,道路以目。”——《国语·周语上》。

而惊人相似的历史总是在不停上演。

这种在全国高校普遍存在的特务做法,辅导员与管理层既没把大学学生当作公民来看,更没把他们的人身权利放在眼里;学生就是猪狗,猪狗不如。学生终日神经兮兮,相互猜疑、防范,培养出一批“特务学生”。

大学应该是一个开放度极高的地方,逐步培养学生自治的公民意识。大搞封建时代保甲制度的战术,学生只会相互设防、动辄告密,为人猥琐。

其实学生特务广泛存在 ,比如看客你 肯定也是被人监视着的。偏我这种人较真。

公民自由:是用于描述那些由政府保护的个人自由。公民自由限制了政府的权力,防止政府滥用权力和干扰其公民的生活。

基础的公民自由包括了集会自由宗教自由言论自由。同时公民也有权要求合法诉讼程序、公平的审判过程、隐私权、和自我防卫的权利。

《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35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

《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41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有提出批评和建议的权利;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的违法失职行为,有向有关国家机关提出申诉、控告或者检举的权利。

宪法第37条第1款和第3款规定:公民的人身自由不受侵犯;禁止非法拘禁和以其他方法非法剥夺或者限制公民的人身自由。


1966年经联合国大会决议产生的《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该公约第19条规定:

  1.人人持有主张而不受干涉。   2.人人享有表达自由;该权利应当包括寻求、接受和传递各种信息和思想的自由,不论国界,也不论口头的、书面的或者是印刷的,采取艺术形式,或者是通过他所选择的任何其他媒介。 )    学生难免“少年气盛”,言语激烈。大部分学生关心政治,但没有参与的念头,而且从来没有想过要为某种信仰去奋斗一生。众多大学生,敌视腐败特权专制,认为中国所有的问题只能用“民主化”来解决。 但是学生往往是很单纯的,他们没有心机,阴谋。 比如我认为民运没有政治前途。共产党的统治还是很巩固的,几个海外的民运分子加上几个国内的知识分子能干什么呢?没有政治势力,没有群众基础的政治运动是不会有前途的,而注定不成功的政治运动不值得学生为之去奋斗。

政治这个东西,它时时刻刻都在关心你,你不关心它是不可能的。这种学生特务制度,人人是“特务”人人又自危,以绑架了学生最起码的人身自由权为代价。我想借用新华社45年一句话,:对付赤手空拳的学生,实在无动用特务之必要。

每一人日常生活背后,总觉得有一双眼睛盯着,这个人能自在吗?被派去盯梢的人,能觉得很光彩么?告密、小报告、密折,从来就是统治者控制人民的邪术,也是一种特务手段,在21世纪的大学里还大行其道了。大明朝的制度在今天又大放光明了。

见明史:“士大夫不安其职,商贾不安于途,庶民不安于业”(《明史·商辂传》)。

“上下惴惴,无不畏打事件者”(《明史·刑法志》)。

这从一个侧面印证了我们伟大的党是擅于与时俱进的。

我们的现代大学,是培养什么人才,莫非是“现代特务”?“盯人”战术效果良好,但毕竟是以卑鄙的手段获得的,经不起拷问,正如通过偷窃也可能发财一样,为人所不齿。告密者往往道德败坏。更重要的是,“盯人”战术将破坏人们的互信,败坏世风人心。“特务”无处不在的神秘大学时光亵渎了什么?

大学中人与人的关系颇为复杂,带有官场的味道。老师与学生之间是一种互相糊弄、互相利用的关系,学生之间为了争入党名额与学生会官位彼此勾心斗角,而学校为了控制学生,非常注意利用学生之间的矛盾,甚至无中生有的制造矛盾。学校不仅偏袒那些有关系有背景的学生,而且几乎在每个班里都培养一个或几个“特务”。而“特务”道德品质都是极差的,他们通常都是学生党员和那些想当党员的人。比如揭发喊冤的杨教授的的两只女生

不想当官、不想入党的人也会成为特务们升官入党的牺牲品,在大学中谁也做不了桃源中人,因为学生特务为了入党升官而把班级风气搞的乌烟瘴气,他们甚至可以对任何人造谣污蔑。

现在想想,大学根本就不是一个培养人才的地方,它培养的更是特务、官僚和有一技之长的打工崽,而这部分人通常都会被给予“党员”或“优秀团员”的奖励。而真正的人才,绝不是这个教育制度所能培养出来的,如果有,那他肯定是突破了这个教育制度,就是说,他是作为这个教育制度的叛逆者的面目出现的。天下的教育机构一样黑,这就是我思考后得出的结论。在一个腐败泛滥的社会中,所谓的“净土”只能是幻想。大学不象大学,倒有点象监狱或者集中营

我们自称为“社会主义制度”,但现实生活中那些所谓的“社会精英”,90%以上都是社会主义的敌人,他们以一己之私利,损害了社会大多数人的利益。而真正有良知的人,他决不会在这个社会中“混”的很好,他肯定是这个不公平的“社会主义社会”的异端与叛逆。

这种特务制度,只有让你我生活在恐怖的阴云之下。

对此我无能为力,也只有看这些特务瓦釜雷鸣,鸡犬升天。

原文链接

数字空间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