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rsonal tools
Views

CDS专页:李文亮

From China Digital Space

Jump to: navigation, search
李文亮5.jpeg

健康的社会不应只有一种声音。——李文亮

李文亮是武汉市中心医院的一名眼科医生,因最早于2019年12月30日向外界发出防控预警,而被称为疫情“吹哨人[1]

2019年12月30日,李文亮在微信群中与医科大学同学交流,认为出现SARS提醒注意保护,为最早向外界披露疫情的医疗人员之一,2020年1月3日辖区派出所因其“在互联网上发布不实言论”提出警示和训诫,后经中纪委调查后建议撤销训诫,此时,李文亮已经因新冠病毒去世。李文亮于1月10日左右出现症状,因为病情严重进入加护病房观察,1月31日确诊感染2019冠状病毒病,2月1日,他在微博中说自己确诊。2月7日官方通报李文亮于凌晨2时58分病逝,年仅34岁。

作为此次疫情的吹哨人之一,李文亮医生的突然去世,在民众中激起海啸般的舆论,中国民众自发组织各种活动来纪念李文亮医生,同时也表达对当局的不满,并提出自己的政治诉求。他们或是提出倡议书;或是用行动表示;或是发表明明知道会被立即删除的文章;或是在自己的社交网络用图片文字来表达,从纪念李文亮医生,要求武汉市政府道歉,演变为呼吁废止限制言论自由的恶法,发起全社会讲真话运动。[2]


“吹哨人”李文亮

李文亮在病床上接受采访

世上没有从天而降的英雄,只有挺身而出的凡人。—— 网络上纪念李文亮医生的话

2019年12月30日下午,武汉市中心医院医生艾芬在科室群组发出一份检测报告,显示一名病人对SARS冠状病毒等检出高置信度阳性指标。[3]

这则讯息不久后传到李文亮处,下午17时43分,他在同学群中发布了一条关于华南海鲜市场疫情的信息“华南水果海鲜市场确诊了7例SARS”。随后发了一张检测报告,一张患者肺部CT图,18时42分他又补充说:“最新消息是冠状病毒感染确定了,正在进行病毒分型”;最后解释了冠状病毒的由来,同时他还在群里嘱咐不要将该消息和检测报告外传,但很快被截图传出。这是最早向外界披露疫情的信息之一,因此,李文亮也被认为是“吹哨人”之一。


2020年1月27日,李文亮在病床上接受了北京青年报深一度的匿名采访,在被训诫11天后,他便被传染住进隔离病房,同时,其父母也被感染。当天,这篇报道《北青深一度|受训诫的武汉医生:11天后被病人传染住进隔离病房》被全网封杀。在这篇采访中,李文亮公布了自己的训诫书,同时也指出,当时疫情被隐瞒的情况,引起全网关注,每天,成千上万的人去李文亮微博留言,李文亮的微博渐渐成为“中国哭墙”。[4] 此后,说话困难的李文亮,用笔谈又接受了财新、澎湃等其他媒体采访,成为当时极少数说出疫情真相的人之一。


李文亮受训诫与调查

李文亮的训诫书
李文亮去世后这张画像在网络广为流传

不能。不明白。——李文亮在他的训诫书中被迫写下“能”、“明白”。他去世后网友们用“不能”“不明白”来纪念他

2019年12月30日,李文亮在微信群谈论疫情。12月31日凌晨1点半,李文亮被医院领导叫到武汉市卫健委询问情况,天亮上班后又被医院监察科约谈,并在此后应要求写下了一份《不实消息外传的反思与自我批评》。[5] 据武汉市中心医院的一名医生透露,医院原计划开除李文亮。结果李文亮并未受到处理、处分或吊销医师职业资格;该院眼科主任还在李文亮被医院约谈后专门跟他讲不要有思想包袱。[6] 2020年1月3日,他因“在互联网上发布不实言论”而被武汉市公安局武昌区分局中南路街派出所提出警示和训诫。李文亮被舆论广泛关注,并被解读为8名“造谣”者中的一人。上游新闻指出,1月1日武汉警方传唤了8人,而李文亮是在1月3日去派出所接受训诫,可能并不属于8名“造谣”者之一。对此,李文亮回应称,他并不清楚自己是不是“造谣”者之一,只知道说了真话而被训诫。李文亮其后被要求签署训诫书,公安对他提出严厉警告,训诫他如果不听从,继续从事违法活动,将会受到法律制裁。及后,李文亮于医院继续工作,于1月31日在社交媒体上传有关训诫书,又提及他被公安传唤的经过。[7]


随著病毒疫情的发酵,死亡和感染病例增加,武汉宣布封城,没有人再说李文亮或该8名人士的造谣者。1月28日,最高人民法院官方微博发表文章称:在武汉市公安机关处罚的8名发布‘华南水果海鲜市场确诊7例SARS’的案件中,“如果机械地理解适用法律的确可以认定,鉴于新型肺炎不是SARS,说武汉出现了SARS,属于编造不实信息,且该信息造成了社会秩序的混乱,符合法律规定的编造并传播虚假信息的行为,给予其行政处罚甚至刑事处罚,有其正当性。但是,事实证明尽管新型肺炎并不是SARS,但信息发布者发布的内容并非完全捏造。如果社会公众当时听信了这个‘谣言’,并基于对SARS的恐慌而采取了佩戴口罩、严格消毒、避免再去野生动物市场等措施,这对我们今天更好地防控新型肺炎,可能是一件幸事。” [8]

2月7日中午,国家监察委员会决定派出调查组赴湖北省武汉市,就民众反映的涉及李文亮医生的有关问题作全面调查。2月8日中午,调查组抵达武汉市。3月19日晚7时,国家监察委员会调查组发布《关于群众反映的涉及李文亮医生有关情况调查的通报》。通报内容包括:一、李文亮医生基本情况和转发、发布有关微信信息的背景及过程;二、李文亮医生接受公安机关谈话、训诫和医院谈话情况;三、李文亮医生发病、治疗、抢救情况;四、李文亮医生去世后抚恤、善后情况;五、工作建议。调查组的工作建议是:由于中南路派出所出具训诫书不当,执法程序不规范,调查组已建议湖北省武汉市监察机关对此事进行监督纠正,督促公安机关撤销训诫书并追究有关人员责任,及时向社会公布处理结果。[9]


3月19日晚8时,武汉市公安局在微博发布情况通报,决定撤销对李文亮医生的训诫书,并就此错误向当事人家属郑重道歉,对相关责任人进行了处理。同日,新华社授权发布了关于群众反映的涉及李文亮医生有关情况调查的通报以及相关的记者问答。


纪念李文亮与“中国哭墙”

纪念李文亮

李文亮微博成了“互联网哭墙”,一个安放人们良心的地方。——新浪网友

2月6日,武汉市中心医院李文亮医生去世。作为此次疫情的吹哨人之一,李文亮医生的突然去世,在民众中激起激烈的反响,中国民众自发组织各种活动来纪念李文亮医生,同时也表达对当局的不满,并提出自己的政治诉求。他们或是提出倡议书;或是用行动表示;或是发表明明知道会被立即删除的文章;或是在自己的社交网络用图片文字来表达。但这些倡议书、纪念文章以及图片,很快被审查部门迅速删除。但舆论迅速发酵,从纪念李文亮医生,要求武汉市政府道歉,演变为呼吁废止限制言论自由的恶法,发起全社会讲真话运动。[10] CDT为此特别做了一个纪念李文亮医生的档案CDS档案 | 言论自由从今天开始——中国民众纪念李文亮医生(持续更新),记录了中国民众的诉求。

在网络上,有网民自发在微博上发起了#我们要言论自由#的话题,纷纷表达要求言论自由、放开信息审查与管控、反对因言获罪的诉求,然而截至目前为止,此微博话题已被删除,网友们迅速开辟了另一个话题#我们要求言论自由#继续发声。(我们要言论自由!)这些话题不久便被封杀。

在网易云音乐上,不少网民在《义勇军进行曲》下面留言:“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接着在网易云音乐下的评论出现大量水军,用八荣八耻刷屏。随后评论被关闭。( 网易云音乐中“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对抗“八荣八耻”)

李文亮的去世,不仅在中国大陆网络上掀起了舆论海啸,同时也撼动了海外华人的心,在纽约、旧金山、洛杉矶、芝加哥、墨尔本、柏林、巴黎等众多海外大城市的华人自发组织了李文亮的悼念会,呼吁言论自由。

在大街上,有年轻人开始举牌呼唤言论自由;在网络上,中国民众还发起为李文亮恢复名誉的联署活动,但这些旋即被压制。[11]

这位在武汉疫情期间因为说出真话成为悲剧英雄的普通眼科医生并没有被民众遗忘,为公共安全与健康充当“吹哨人”成为他闪亮的墓志铭。在李文亮医生微博的评论区,“每天都有成千上万人写下日记”,“诸多双耳朵仍铭记着他吹出的悠长哨响”,网民们在这里留下与审查与遗忘与戾气与麻木与恶意对抗的点滴痕迹,又宛如在和李文亮医生一起分享和倾诉自己的命运。正如一位网名为“一朵默默绽放的花儿”的新浪网友所说:“李文亮微博成了‘互联网哭墙’,一个安放人们良心的地方。”[12]

由于李文亮的微博随时可能被网络审查部门下令删除。中国数字时代对李文亮医生微博下的网民留言的每日片段精选备份,直到该微博账号被关闭为止: CDS档案 | 李文亮医生的微博就是我们自己的哭墙 (持续更新)


数字空间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