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rsonal tools
Views

CDS专页:辱包

From China Digital Space

Jump to: navigation, search
受“辱”最多的中国领导人

那里站着的不是一位皇帝在展示自己的“新衣”,而是一位剥光了衣服也要坚持当皇帝的小丑。尽管高举一块又一块的遮羞布试图掩盖自己根本就没穿衣服的现实,但丝毫也不掩饰自己要坚决当皇帝的野心,和谁不让我当皇帝,就让你灭亡的决心! ———— 《任志强:人民的生命被病毒和体制的重病共同伤害》

2013年12月习近平“庆丰包子铺”就餐事件之后,有网民以“包子”指代习近平。此后,习近平又陆续得到“小熊维尼”、“初中博士”、“大撒币”、“总加速师”等多种称号,但以“包子”流传最广。“辱包”顾名思义,即是指对习近平的恶搞、讽刺、侮辱和调侃,是对习近平相关批评的一种戏称。比“包子”这一提法迟到很多,“辱包”这一概念在近两三年内才逐步形成、兴起、流行。很大程度上,它来自于习近平本人的“亲自促成”。

习近平(1953年6月15日-),男,汉族,祖籍河南邓州,籍贯陝西富平,生于北京,中国共产党、中华人民共和国政治人物。现任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总书记、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中央军事委员会主席。中共第十七、十八、十九届中央政治局常委,第十七届中央书记处书记。1979年毕业于清华大学化工系基本有机合成专业,2002年獲清华大学马克思主义理论与思想政治教育专业法学博士,博士論文為《中国农村市场化研究》。(维基百科 习近平)

辱包兴起的领袖个人原因:

“我们在历史中见过不少领导人,他的知识结构、文化水平、政治判断力和价值选择,会停留在青少年时期的某一阶段。然后不管他活多久,也不管世上发生多少变化,他都表现为某一时刻的僵尸。如果有某个机缘,让他登上大位,他一定会从他智力、知识发展过程中停止的那个时刻去寻找资源,构造他的政治理念、价值选择和治国方略。这种人的性格一般都执拗、偏执,并且愚蠢地自信,愚而自用,以为他捍卫了某种价值,能开辟国家发展的新方向。其实,他们往往穿着古代的戏装,却在现代舞台上表演,像坟墓中的幽灵突然出现在光天化日之下,人人都知道他是幽灵,他却以为自己是真神。但是,他选择的理念,推行的政策,无一不是发霉的旧货。” ———— 托克维尔《旧制度与大革命》

巴丢草作品
成涛作品

习近平上任以来成为积极维护中共极权的独裁者,他一系列大开历史倒车的作为使其成为了“槽点最多”、“人见人黑”的领导人。正是因为看到了习近平的志大才疏、德不配位、刚愎自用、常识匮乏等鲜明个人特点, 大量网民开始以恶搞、讽刺等方式表达对习的不满与反对,并逐渐形成“辱包潮流”。“当辱包成为流行”也是一次新的“草泥马”们的集结,辱包“反贼”们笑看这只笑料百出的包子,嘲弄那具背后将它奉为一尊的“政治僵尸”,期待以“辱包”幽默解构极权主义

习近平个人崇拜泛滥
习近平是“中国最敏感的人”
习近平修宪令自己“无限连任”
习近平执政期间推动了“加速”
习近平思想全方位的强制性宣传
习近平严控互联网促成自由倒退
习近平践踏人权迫害异议人士
习近平相关官方新闻报道翻车
习近平背书单掉书袋
习近平频繁致词口误
习近平发表惊人之语

辱包相关概念及理论:

“近两年”加速主义“一词流行于品葱论坛,作为一种反抗中共极权的理论、策略和语言,进而传播到其他中文社交媒体平台上,现已经被“反贼”、自由派和泛民主人士在谈论时事的时候广泛引用,它没有严格的定义,也经常被使用于不同的语境里,但大体基于类似的逻辑:“如果体制问题已无可救药,那么比起反对它或者修补它的漏洞,助推它的自身进程才是加速其灭亡的选择。”或者“事情在变好之前,要先变得足够坏。但是,加速主义也陷入一种道德困境并引起争议。” ———— 中国数字空间|加速主义释义

习近平践行了加速主义
习近平定义了加速主义
  • 辱包者往往自称“反贼”,“反贼”这一称呼来自桌游三国杀,得到这一身份牌的玩家需要隐瞒身份并最终击杀“主公”,这正应了身居国内的“辱包者”需要保证网络身份匿名的必要要求,拒绝匿名的勇气行为则被称作“冲塔”。
  • 辱包者需要同“蛤丝”一样,熟练运用“辱包素材”,什么“十里山路不换肩”、“金科律玉”、“萨格尔王”、“kui然不动”、“拉清单”等,均要信手拈来。
  • 辱包者还需要不断制造新的“辱点”,以顺应加速主义大势,像“祈翠”、“亲自部署”、“倒车之王”、“后主”、“习崇祯”等,均为网民或发掘或创造的新词新用法,“始于辱包用于辱包”。

辱包相关视频账号:

“我几乎那一年365天没有歇着,除了生病。下雨刮风我在窑洞里跟他们铡草,晚上跟着看牲口,然后跟他们去放羊,什么活都干,因为我那个时候扛200斤麦子,十里山路我不换肩。” ———— 习近平回忆插队年代

辱包设计:习近平传

近年来一些视频博主利用习近平公开讲话、新闻报道等“辱包素材”制作了一系列二次元鬼畜风格的恶搞作品,并逐渐形成了一种新流行的辱包文化风靡于墙外平台。“辱包”内容的视频化易于分享传播,擅长幽默式反讽式解构,利用高超的剪辑调音技巧素材再创作,配合着流行音乐,让一些“辱包作品”看起来仿佛就是习近平在“亲自演唱”。辱包内容极难存在于墙内网络,但却可以在墙外网络任人自由发挥,人们可以享受这种挑战禁忌的快乐,即便五毛或小粉红可以在墙外对此愤怒异常,但仍不敢在墙内提及或批评或传播它(辱包内容)。能够说出被恐惧压抑的政治禁忌,对于参与的网民有一种情绪宣泄的快感。所以有网友云:“一时辱包一时爽,一直辱包一直爽。”

部分辱包视频账号:

以Youtube账号 @乳透社·小反旗 为例,这个粉丝数仅4W出头的辱包频道,却已经创作了两部播放量破百万的视频:《习包子也想挑战念诗之王「鬼畜调教」》《庆丰话 X.J.P「鬼畜调教」》,第一部作品上传于2019年初,其已有的作品列表完全就是一个“辱包”宝库。

辱包相关社群:

辱包设计:错字错音

实际上那些错误执行者,他也是有一本账的,这个账是记在那儿的。一旦他出事了,这个账全给你拉出来了。别看你今天闹得欢,小心今后拉清单,这都得应验的。不要干这种事情。头上三尺有神明,一定要有敬畏之心。 ———— 习近平主持中央政法工作会议

一些墙外社区甚至为“辱包“开辟了专门的话题专栏,“辱包社群”逐渐在墙外网络形成,大量网民的参与让“辱包”成为一景。与“膜蛤文化”相似,“辱包”也渐渐形成了一种“反共亚文化”,但不同的是“辱包”由于目标明确方式直接,更易于成为“促进反贼间交流、达成共识的一种手段”。此外,“辱包”也因方式活泼、富有创意、特征确切而成为一种更易于被90后、00后年轻人所接受的匿名反抗方式。

部分辱包社区地址:


维尼之声电报频道 为例,这是一个创建于电报(telegram)的公共信息频道,虽然该频道宣称以“恶搞习近平”为重要内容,实际上也更新了大量的在中国墙内被屏蔽被限制的时政新闻,始于“辱包”不限于“辱包”,同时着力推动信息自由,成为了目前有2W余粉丝的资讯大号。

辱包代表人物(露脸):

恶搞和讽刺是揭穿独裁者嘴脸的有效方式,并且能在一定程度上破除恐惧。 ———— Tom乾龙所引用的话

HORROR ZOO
Tom乾龙

Horror Zoo

2020年4月,现居墨尔本的中国90后Horror Zoo的中国家人被警方传唤,警方盘问的焦点是Zoo去年底注册的一个名叫“习近平”(@FakeNewsOfChina)的推特辱包小号。该账户发布了一些辱包的推文和图片,但bio的账号关联信息却暴露了Horror Zoo的真实身份。因“辱包”使得Horror Zoo被迫流亡海外,这也向网民揭示出辱包所隐含的巨大安全风险。匿名侮辱调侃一个“虽远必诛”的最高权力掌控者,这其实是无权力者的最后武器,彼此间存在着极大的力量差异,随时有着安全威胁,辱包者们的愤怒从何而来不难想像。


Tom乾龙

2020年,一位名叫Tom乾龙的推特网友制作的“采访习近平”讽刺小品大火,这位“亲自辱包”的00后被不少网友誉为“00后辱包第一人”、“猖狂的反党分子”。而之所以被称作“第一人”是因为Tom乾龙在各视频中毫不掩饰自己身份,全程露脸辱包,展示出了极大的勇气。Tom乾龙的“采访习近平”系列视频使用了许多习近平的讲话素材,信手拈来,这也显示出他辱包技巧的娴熟。目前,Tom乾龙已成立“辱包”工作室,致力于打造洛杉矶最强“恶搞自媒体”。


数字时代与“辱包”相关的文章

更多CDS专页:辱包相关文章


数字空间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