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igital Space

环球飞狗

From China Digital Space

Jump to: navigation, search

始于1月2日的南周新年献词风波之中,中国各家媒体虽然受上级指示无法公开力挺《南方周末》采编人员,但也没有趁机落井下石,唯有《环球时报》通过社评试图为事件定性,称有外部势力参与还批评中国媒体体制。8日全国都市报被宣传部要求转载该评论,主编胡锡进与《环球时报》受到了同行的批评。

以煽动民族主义出名的《环球时报》是在1月7日发出了题为“南方周末‘致读者’实在令人深思”的社评,文中开篇转述了1月6日晚引起波澜的由南周官微所发布的“致读者”一消息,称“环球时报通过自己的独立管道了解,所谓‘改稿’确实不是广东省委宣传部所写。“

文章在后面还断言南周编辑部的声明是造假,理由是该声明未通过《南方周末》官微发表,这一表述无视了官微管理者吴蔚关于帐号被收缴的声明,以及新浪将南周记者微博大批封杀的情况。

社评中还将南周记者的抗议与盲人维权律师陈光诚联系起来,又称发出反对意见的人士是将“矛头指向了与媒体有关的整个体制。”

社评中一句“即使在西方,主流媒体也不会选择同政府公开对抗。”也遭到日本媒体朝日新闻的调侃,称“幸亏在东方。差一点被代表。”早先朝日新闻中文网的微博因支持南周而被禁言。

文章最后写道,“希望所有喜欢《南方周末》的人配合风波的平息,别逼一份中国报纸扮演它无论如何也承担不了的对抗角色。”

1月7日,南方都市报记者王星在微博上说,宣传部要求全国报纸转载《环球时报》上述评论。8日,新京报、南都、东早等都市报则没有刊登文章,但显然有数家都市报无法抗令而连带人民日报的评论也一起刊发。这一消息显然引起了人们的不满,作为发文一方,《环球时报》与该报主编胡锡进受到了媒体人和网友的批评。

8日上午,胡锡进开始为自己辩解,他称,“环球时报首先对自己几百万读者负责。他们花钱购买环球时报,我们必须为他们提供最好的新闻服务,对他们说实话真话。他们都是我们认真的监督者,他们可以随时离我们而去,我们每天都在接受他们的考试。网上的意见我们也很尊重,但我们不是缺少现实发行量全靠在网上混的报纸,我们不用在网上刻意取悦谁。”

胡锡进又建议“希望广东省委正式出面发表看法,希望新华社等官方媒体介入报道,进一步澄清事情的来龙去脉。”这一表态似乎与该报社评中声称的“真相”有所出入。

对《环球时报》感到不满的南都网编辑,将一则狗接飞盘的图集直接命名为“环球飞狗叼盘精彩瞬间”。这一名称也来自人们对环时的批评,因为不少人认为该家媒体的评论文章摇摆不定,唯一的共同点是紧随中国政府和共产党的一切决定,因此人们讽刺环时不管主人扔出什么样的飞盘,都能把它叼回来。7日,日本媒体NHK播出了对胡锡进的访问,胡锡进提到中国的言论非常开放,这一言辞与中国外交部声称中国不存在新闻审查如出一辙,但南方报业媒体人长期以来遭遇省委宣传部有关人员的过度干涉和严苛的审查是事实,胡锡进的说法也不符合他所称的为读者提供“实话真话”。

该报社论自相矛盾的特点也在环时主编胡锡进的身上得以体现,2012年5月底,中青报的评论员曹林对环时有关“适度腐败”的社评提出了批评,胡锡进在微博上称中青报“背离了报纸不互相攻击的行业道德,环球时报从不点名攻击国内同行,因此我们也不会在明天的报纸上反驳中青报,只在这里就此表示不满。”同年9月6日晚,胡锡进与曹林又发生争论,胡锡进再次表示,“我依然认为中国的报纸不应互相攻击。”认为报纸的批评“应当是观点之争,而不应成为人格报格的互相攻击。”“一个人千万别以为自己比别人更高尚,做报纸的人,尤其不可这样贬人抬己。”仅仅过了三个月,胡锡进就忘记了自己在微博上的这番话。

凤凰媒体人闾丘露薇微博上说,“利用媒体的影响力,想把同行搞死搞臭,那就是报格和人格问题了。这和政治无关,只有一句:心不善。”南都周刊执行主编许庆亮7日在微博上批评环时,“不仅叼飞盘,还要当恶人的刀笔吏,要置人于死地。”[1]

数字时代相关文章

数字空间相关链接

Views
Personal tools
Grass-Mud Horse Lexicon
Grass-Mud Horse Lexicon eBook
Support CDT - Buy a Grass Mud Horse T-shi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