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rsonal tools
Views

抵抗话语

From China Digital Space

Jump to: navigation, search

(1)

审查制度”和官方的谎言侵犯了每一个人作为人的尊严。

党国宣传机器制造的“三个代表”,“和谐社会”或者“中国梦”既然不能提供真实的认同,那些人们日常生活和工作中对“主流话语”表现出的顺从,只能是一种利益和恐惧下的伪装表演,这样的表演是没有尊严的。

人,活在谎言中则灵魂无“尊严”可言。

抵抗审查就是要过一种有尊严的生活。(尽管是基本自由和权利被剥夺的生活。)

互联网上“吐槽”、调侃,嘲讽,抱怨,怨恨,都是“抵抗话语”的表现形式,是社会的潜意识。

任何一种有关中国大陆互联网发展历史或理论,若想证明网民作为历史行动者的正当性,必须掌握网民的抵抗話語这种“日常反抗”的形式。

(2)

“抵抗话语”不仅是愤怒的谩骂恶搞政治笑话,它也是为减少被专制的精神和肉体奴役而在实际上被实施的行动——“弱者的武器”(快闪行为艺术公民参与等)。

抵抗话语”不仅阐明或解释了行动,它还有助于建构行动。

“每当出现突发公共事件,爆发尖锐的社会矛盾,公权力的本能反应是封堵舆论、隐瞒真相。然而,即使成功地“和谐”了所有媒体报道和网络帖文,在民众心中仍会留下对政府深深的怨怼,在下一次舆论热点中将更猛烈地爆发出来,让政府和全社会付出加倍的代价。” [1]

抵抗话语就是由一次次这样审查和抵抗的“战争”的痕迹构成。

网民在对审查的抵抗中发现了自己作为“屁民”的存在,在行动中抵抗者建构了经验,并且在零碎的个人经验中涌现出集体认同。在话语和行动的联结中,抵抗者们超越了自身,获得了生命的整体之感。这就是从“屁民”到“公民”这一政治认同的产生过程。

从每一次“网络公共事件”,相应的“真理部指令”,敏感词被删的话语出发, 从这些语言的断层在中国社会政治语境下的意义出发,不仅揭示出党国权力(精巧或者粗暴)运作的机制,也会抵达“自由”和“解放”的源头。



数字空间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