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rsonal tools
Views

四月之声

From China Digital Space

Jump to: navigation, search

本词条相关最新文章:四月之声

指2022年4月22日微信公众号“永远的草莓园”发布的一则视频,或由此而引发的审查事件。该视频4月上旬上海封城期间20多个事件的部分音频,以及无人机拍摄的上海当下俯瞰场景,“做了一个视频当做一种尽量客观真实的纪录,来记住4月的这些声音,希望所有人都能挺过去”。视频在当晚被上海网民广泛转发,随即遭到严厉审查,但网民的持续转发构成的接力使该视频难以被清除,对抗审查行动至少持续至23日上午。随后,该视频遭到全网删除。

2022年5月26日,中国数字时代发布《五月之声》并宣布:“谨以此片向《四月之声》致敬。本项目将持续下去,直到《四月之声》及同类影片在中国解禁。

网信办下令封杀

4月22日,随着《四月之声》遭到审查,有多个审查指令被泄露至网络:

2022/4/22/ BJWX通知

最新指令:

请各平台对照样本全面清理“四月之声”相关视频截图信息,并举一反三清理清理变种图片。请于23日0时30分前反馈初步清理数据,保持持续清理,23日7时前再次反馈数据。

TME音乐集团指令同步

指令方:GDWXB

详情:NG2022042200612

对附件样本视频举一反三,不留死角XS,对相关涉及“四月之声”视频一律禁发禁转,请于24时前反馈处置情况。[1]

注:文中“BJWX”应指“北京网信”,“GDWXB”应指“广东网信办”。“XS”或为腾讯内部术语,指腾讯新闻、腾讯视频、腾讯体育等媒体。

网民接力转发

网民以《四月之声》的接力转发中被删文章的封面组成一面海报墙。

微信公众号“千千现在发言”在文章中形容当晚网民接力转发的盛况:

原作者的视频号被删以后,各路视频号轮番接力上阵转发。

发了删,删了发,虽然发出去不久就无一例外地被404炸死。

可是大家还是执着地转发。

因为视频老被删,大家就整了各种版本的出来,二维码的,有英文版,连蜡笔小新版都出来了。

这些版本最后也都无人例外地阵亡了。

虽然阵亡的间隔时间越来越短,但大家还是执着不停地转发。

在这个晚上,各种视频号疯狂的自杀式接力转发一个视频,有的因此被封号了,可是那些视频号还是前仆后续飞蛾扑火地转载。

太悲壮了。

没看过的视频的人可能很好奇,里面到底讲的啥啊?

其实那视频中只是真实地回顾上海这一个多月来封控的情况,真实、客观,视频里没看到任何出格的言论或画面,都是在网上公开发表过的素材整理而成的。

就这样一个客观真实的视频,却被全网封杀。

本来,不封的话,大家看过转发一下然后表示一个悲伤就过去了,就当是一个情绪的发泄口,毕竟,上海人有的在3月10日就被封控在家,都一个多月过去了,不能出门不能上班,有的甚至连吃饭都成问题,有情绪也是很正常的。

可是,因为视频出来一个灭一个,所以把大家的斗志激发起来了:你越封我就越要发。

一个朋友说:杠上了,我这暴脾气。[2]

微信公众号“为你写一个故事”试图解释网民与审查“杠上”的原因:

上海的封城并没有做好物资保障工作,导致很多人在被封的一个月里需要凌晨起来抢菜、高价买团购菜、需要努力找东西吃也是事实。

上海在封城中出现过不少悲剧,包括因为肚子痛没有及时得到医治的小提琴演奏者、哮喘没能及时送医的护士等等。

上海人民为自己的同胞悲伤,为自己过去这一个月的遭遇唏嘘,对这座城市遭受的一切感同身受,现在正需要一个情绪出口。

这很难理解吗?

为什么一定要把这样一则温和客观的视频抹杀在互联网上呢?又凭什么把这样一则温和客观的视频抹杀在互联网上呢?

删除了,这一切就没发生过,就不存在吗?[3]

对抗审查的抵抗艺术

华盛顿邮报对此报道:

在4月22日下午视频开始在网民间疯传,尤其是在上海的网民,并将其转发到社交网络。在被审查者删除后,更多的人开始将之重新发布出来,因此变成了一种“接力”。新的版本被创作出来以躲避审查。[4]

记者组织"Rest of World"写道:

当中国焦头烂额的审查员正努力删除这段名为“四月之声”的六分钟视频时,人们创作了新的变体来让视频在微信视频号(一种类似TikTok的短视频服务)上保持传播。其中一个,视频被嵌入到一张中国民法典的图片上。另一个是将其与流行巨星周杰伦的歌曲相结合。当越多被删除,帕洛玛就变得越愤怒和坚定。

在分享了十几个不同的版本经过疯狂的数个小时的与审查者的猫捉老鼠之后,帕洛玛感到太累而无法继续下去(她要求Rest of World以假名称呼她,因为害怕政府的报复)。当她第二天早上醒来时,每个版本的视频都被屏蔽了 -- 而上海的严厉封锁仍在继续。昨夜的兴奋蜕变为了绝望,“我们的愤怒就像巨浪一样涌起,”29岁的她告诉Rest of World。“但然后就像是沉入了大海。”[5]

4月22日当天,微信公众号“在项脊轩”即收集了网民在接力转发中为了绕过审查而改编出的33个版本的《四月之声》。[6]

酸测试盒版 盗梦空间版

民法典版

核心价值观版

海绵宝宝版

质量信得过单位版 漫威版 四月之声马赛克版

广式卤味拼盘版
很厉害但不能说版

暂时不可浏览此动态版 蝙蝠侠版

“四月”成为敏感词

与此同时,在社交平台上,审核部门除了对相关内容进行删除,导致大量内容不可见,还围绕《四月之声》这部作品设置了禁搜词汇,例如“四月之声”、“四月”。

而尝试在微博搜索“四月之声”,会发现“查无任何结果”,显然已将相关内容屏蔽。但微博的搜索结果同时显示,有许多用户将ID改为包含这一关键词,表达对网络审查的抗议。同样的情况也出现在知乎平台,尝试搜索“四月之声”会反馈“未搜索到相关内容”。

而微博搜索“四月”则会发现,搜索结果仅显示V用户,且大部分内容来自“蓝V”媒体和机构号,疑将该词设为了准禁搜词

前《环球时报》主编胡锡进在微博上为《四月之声》的网络审查发表辩护言论,但与以往不同,胡规避使用了这一关键词。

在抖音、B站、今日头条平台,搜索“四月之声”,未显示任何直接或间接相关内容,疑将搜索结果进行了“优化”。[7]

中国数字时代相关文章

中国数字空间相关词条

参考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