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rsonal tools
Views

恶意返乡

From China Digital Space

Revision as of 02:17, 27 January 2022 by Eric Liu (talk | contribs) (Created page with "350px|right|thumb|河南省周口市郸城县县长董鸿 ==''è yì fǎn xiāng'' | Hostile returning home== 2022年春节前夕,中国官...")
(diff) ← Older revision | Latest revision (diff) | Newer revision → (diff)
Jump to: navigation, search
河南省周口市郸城县县长董鸿

è yì fǎn xiāng | Hostile returning home

2022年春节前夕,中国官方在执行新冠清零政策时对民众返乡团聚冠以“恶意”的污名化用语。而网民则以“恶意上访”、“恶意讨薪”、“恶意躺平”、“恶意活着”等话语反讽当局对民众基本人伦和生存需求都充满敌意的态度。

官方暴戾言论被网络热议

2022年1月20日搜狐新闻报道:

一段关于河南省周口市郸城县县长董鸿的视频引热议。视频显示,董鸿在会上说:“你只要返回,先隔离再拘留。”对此,董鸿回应称,上述视频经过剪辑,不真实,剪辑掉了“不听劝阻,恶意返乡”等内容。

在时长23秒的视频里,董鸿说:“凡是中高风险地区试图返回,不讲你有没有疫苗接种证明,不讲你有没有48小时核酸检测……”1月20日,记者检索发布上述视频的抖音号发现,其所发视频已清空。

1月20日,董鸿回应称:“我在检查疫情防控工作时,听说李楼乡大宋行政村有6个人现在在高风险地区,要回来,说的话很难听,说‘枪毙也要回来’。我听说这个事,在前几天的会上说,凡是不遵守省市县疫情防控规定,不听劝阻,恶意返乡的,只要返回先隔离再拘留。说这个话的目的,是保证群众安全。”

受访时,董鸿多次强调,网传视频经过剪辑。

网民评论:

封华绝佳Alex:我TM回家过个年还叫恶意返乡。

无敌小娘子-biubiubiu:恶意上访,恶意揣测,恶意造谣,恶意说话,恶意呼吸,恶意活着。

头秃_____________:继恶意讨薪后又有恶意返乡。

-安德森先生:恶意提问。

yasmorelove:我出生在这个社会简直就是恶意投胎啊。

迪欧heart:又有新词了,恶意返乡。

鼬之天照Amaterasu:警惕拜登打返乡牌。 // 默汗默德彪:拜登,你特娘的把棋牌室给我们关喽。

华隆所-经天85588:有疫苗接种证明,有48小时核酸报告,怎么就算是恶意返乡了?不听劝阻,返乡就拘留?这是那条法律规定的?县长还振振有辞说剪掉了不听劝阻恶意返乡,谁给你理直气壮的自信?

爽爽面TCBY:我是恶意评论。

B面的菠萝:返乡还分善意恶意???

儒家没品笑话:物业公司比业主还厉害。

我还能怎样123:恶意返乡,恶意提问,恶意讨薪,未完待续……你在你的家乡过着一种什么样的生活?

云和山的彼端23:老百姓不能回家是什么样的国家?[1]

“恶意返乡”被集中隔离

2022年1月26日丁香园文章:

1 月 15 日,就在王一杭给社区报备要回家的同一天,在珠海读书的孟依依也在宿舍里为回家做好准备工作。

因为前阵子珠海有疫情,目前 3 个中风险地区,都在香洲区南屏镇。孟依依的学校在唐家湾镇,距离南屏镇遥远,属于中高风险所在地区的其他区。

电话联系各级疾控中心、兰州中川机场和所在社区后,孟依依得到了一致回复:「可以回家,回家后居家监测。」

但回家有条件:她需提前向社区报备,并提供所在地(学校)全员核酸阴性的邮件截图以及学校所在地属于珠海高新区管辖的证明。

尽管过程繁琐,但能回家,孟依依还是高兴的。于是她撤销了留校申请,购买了 17 日返回甘肃兰州的机票。但没想到,孟依依等来的并不是家里的舒适和新年的期盼,而是一场突如其来的集中隔离。

根据规定,孟依依属于社区通知的第 2 类情况,即需要「居家健康监测」14 天。社区先是把「居家监测」默认成了「居家隔离」,到家后,孟依依被告知需要单人单间隔离。

就在居家隔离的第二天,社区又临时通知孟依依集中隔离。「我立刻打开手机看,发现我的健康码突然从绿变黄了!从来源地能清清楚楚地看到是西固区对我赋了黄码。」[2]

长期存在的污名化话术

从恶意讨薪、恶意上访、恶意提问、恶意超发遣散费到恶意返乡,中国官方对底层民众“满满的恶意”终于激起众怒。

在病毒清零政策的压力之下,各级官员面目狰狞,封街、封区,封城以及各地互封,比病毒本身更加扰民。7月20日,河南周口市郸城县长董鸿通过视频警告民众不要“不听劝阻,恶意返乡”,“你只要返回,先隔离再拘留”,引发网络舆论哗然——原来“我待家乡如初恋,家乡待我如罪犯!”

其实,已持续二三十年的以“恶意”定义和对待讨薪及上访,背后往往都有非常悲惨的故事。但是,由于所涉人群没有话语权,只在一定范围内激起舆论回响。而“回家过年”被污名为“恶意返乡”,不仅人人自危,而且不符合官方媒体长期当作“正能量”宣传的传统文化。[3]

中国数字时代相关文章

中国数字时代上更多和【恶意返乡】相关的文章

数字空间相关链接

Extension:DynamicPageList (DPL), version 3.3.3: Warning: No results.

参考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