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rsonal tools
Views

Difference between revisions of "香港民主派47人小传"

From China Digital Space

Jump to: navigation, search
Line 4: Line 4:
 
<br style="clear:both;">
 
<br style="clear:both;">
 
<hr/>
 
<hr/>
[[File:香港一个宣传国家安全法的广告牌。.jpg|400px|thumb|left|香港一个宣传国家安全法的广告牌。Lim Yik Fei for New York Times]]
+
<br style="clear:both;">
 +
<hr/>
 +
==[[伍健伟]]==
  
2020年6月30日,《[[港版国安法]]》正式在香港实施。这部法律的整个立法过程只花一个多月,由中国人大常委会主导,绕过香港立法机关,没有在香港进行广泛咨询,其立法过程和立法条文,都遭到香港法律界及民主派猛烈抨击,被形容是比《逃犯条例》修订、《基本法》23条立法更严苛的法例,会如何撼动“一国两制”?
+
[[File:伍健伟.jpg|thumb|400px|left|伍健伟:卖房卖店的参选人]]
  
'''本次特展包括三个章节,分别是:国安法的前世今生、再见,自由的香港、抗争不会结束'''
+
年纪轻轻,23岁那年当上老板,成功买楼,伍健伟以前常被人问他是不是商业奇才,还是有什么秘诀。对传媒提问,他哈哈一笑说:“没有什么神奇的故事,就是普通香港打工仔工作,存钱,买楼。”
 +
 
 +
然后他清空自己,变卖资产,参选议会。
 +
 
 +
外号“呀K”的伍健伟,在17岁那年,家庭遭遇事业上的变故。他决定出来自己生活打工。那时他每天打三四分工,每天工作17个小时,每天深夜下班,直接回到第二天一早要上班的地方睡觉,睡几个小时就开工。如是持续四五年。
 +
 
 +
他形容自己是“幸运”地存够了首期付款的钱,买了房子。他对饮食、做厨师感兴趣,就向那个方向发展,开了属于自己的餐厅,做了老板。
 +
 
 +
这一切直到2019年6月戛然而止。社会运动发生,使他觉得自己的事业需要停下来。“有些事情要放下,看看有些事情能不能帮到香港手。”他把自己的餐厅股份转给合伙人,和另一些没有政党背景的青年成立社区组织“天水连线”,决定参选区议员,并且在那一年11月击败对手当选。
 +
 
 +
从小老板变成区议员后,在立法会选举来临前,伍健伟决定再进一步,参选立法会。参选要钱,维系黄色经济圈,支援更年轻的抗争者的生活,都需要钱。“我作为大一点的哥哥,有没有什么能够帮到更多?”25岁的伍健伟说。
 +
 
 +
他决定卖房参选。他签下合同第二天,港区国安法即将定制的消息就公布了。他认为一切事情顺理成章。
 +
 
 +
伍健伟认为抗争者已经退无可退,议员除了议会抗争,还需要在街头、社区发起行动。他希望未来的路就算难行,每一个人还是倾尽所有,做一切能做的事情。
 +
 
 +
被控的47人中,伍健伟原本在批准保释名单中,后来因为律政司上诉,他的保释结果被撤回。离开法庭犯人栏时,伍健伟说“10年后再见!”然后他高喊“愿粹我命!”
 +
 
 +
庭内群众回应:“捍卫我城!”
 +
 
 +
他再喊:“全民自救!”
 +
 
 +
群众回应道:“打破宿命!”
 +
 
 +
那是他参选区议员时的口号。
 +
 
 +
''(本文资料来自曾关注香港政治制度的香港及国际媒体的公开报导、专题访问。)''
 
<br style="clear:both;">
 
<br style="clear:both;">
 
<hr/>
 
<hr/>

Revision as of 15:33, 22 March 2021

香港律政司在2月28日以“串谋颠覆国家政权罪”起诉了去年参与立法会民主派初选的47人,其中既包括前立法会议员杨岳桥、陈志全、林卓廷、毛孟静等,也有许多在2019年区议会选举中新晋的区议员岑子杰、袁嘉蔚、张可森等,更有无任何政党背景和从政经验的吴政亨,仅因帮手协调初选就被控罪。

47人中,有些人经常被媒体报导和访问,但大部分被捕者的故事甚少有人知晓。最近,有人在 Facebook 建立专页“We’ve got Pens 我地有笔”,从公开的媒体报导和访问中,爬梳出这47人的小传。




伍健伟

伍健伟:卖房卖店的参选人

年纪轻轻,23岁那年当上老板,成功买楼,伍健伟以前常被人问他是不是商业奇才,还是有什么秘诀。对传媒提问,他哈哈一笑说:“没有什么神奇的故事,就是普通香港打工仔工作,存钱,买楼。”

然后他清空自己,变卖资产,参选议会。

外号“呀K”的伍健伟,在17岁那年,家庭遭遇事业上的变故。他决定出来自己生活打工。那时他每天打三四分工,每天工作17个小时,每天深夜下班,直接回到第二天一早要上班的地方睡觉,睡几个小时就开工。如是持续四五年。

他形容自己是“幸运”地存够了首期付款的钱,买了房子。他对饮食、做厨师感兴趣,就向那个方向发展,开了属于自己的餐厅,做了老板。

这一切直到2019年6月戛然而止。社会运动发生,使他觉得自己的事业需要停下来。“有些事情要放下,看看有些事情能不能帮到香港手。”他把自己的餐厅股份转给合伙人,和另一些没有政党背景的青年成立社区组织“天水连线”,决定参选区议员,并且在那一年11月击败对手当选。

从小老板变成区议员后,在立法会选举来临前,伍健伟决定再进一步,参选立法会。参选要钱,维系黄色经济圈,支援更年轻的抗争者的生活,都需要钱。“我作为大一点的哥哥,有没有什么能够帮到更多?”25岁的伍健伟说。

他决定卖房参选。他签下合同第二天,港区国安法即将定制的消息就公布了。他认为一切事情顺理成章。

伍健伟认为抗争者已经退无可退,议员除了议会抗争,还需要在街头、社区发起行动。他希望未来的路就算难行,每一个人还是倾尽所有,做一切能做的事情。

被控的47人中,伍健伟原本在批准保释名单中,后来因为律政司上诉,他的保释结果被撤回。离开法庭犯人栏时,伍健伟说“10年后再见!”然后他高喊“愿粹我命!”

庭内群众回应:“捍卫我城!”

他再喊:“全民自救!”

群众回应道:“打破宿命!”

那是他参选区议员时的口号。

(本文资料来自曾关注香港政治制度的香港及国际媒体的公开报导、专题访问。)


CDS专页:光复香港,时代革命

2020年7月1日,港版国安法在香港生效。一女子在公车上用手机屏幕举起抗争口号“光复香港,时代革命

“光复香港,时代革命”最早是由香港本土派活动人士梁天琦所提出的社会运动口号。2019年,香港出现一系列反对《逃犯条例》修订草案的运动,普遍称为香港反送中运动。示威者在香港张贴“光复香港,时代革命”的标语,随着运动的升级,“光复香港,时代革命”在游行示威中被大量使用、传播,最终成为运动里最有代表性的口号。

本次特展包括三个章节,分别是:国安法的前世今生、再见,自由的香港、抗争不会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