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rsonal tools
Views

Difference between revisions of "CDS专页:米兔在中国"

From China Digital Space

Jump to: navigation, search
Line 23: Line 23:
 
===[[教育\学术界热点事件]]===
 
===[[教育\学术界热点事件]]===
  
[https://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2018/08/削美丽-【最全汇总】metoo-在公益圈-曝出了哪些人及他/ 削美丽 | 汇总:METOO在公益圈曝出了哪些人他们是怎么回应的]
+
相关事件汇总:[https://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2018/08/削美丽-【最全汇总】metoo-在公益圈-曝出了哪些人及他/ 削美丽 | 汇总:METOO在公益圈曝出了哪些人他们是怎么回应的]
  
 
'''北航陈小武事件:'''
 
'''北航陈小武事件:'''
Line 33: Line 33:
  
 
'''北大、南大沈阳事件:'''
 
'''北大、南大沈阳事件:'''
 +
 +
2018年4月,以李悠悠、王敖为代表的多名北大校友在网络上实名举报现南京大学汉语言系主任、长江学者沈阳在1998年任北京大学中文系副教授期间性侵北京大学1995级女学生高岩致其自杀。随后,北京大学方面证实当年沈阳因此受到行政处分。此事在北大学生之中引起强烈反响,北大2014级本科生岳昕等人依照规定向北京大学公开申请公开事件处理详情后,遭到校方不同形式的打压,导致事件的影响一步步扩大。
  
 
[https://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2018/04/李悠悠:南京大学文学院语言学系主任、长江学者/ 《李悠悠:南京大学文学院语言学系主任、长江学者沈阳教授,女生高岩的死真的与你无关吗?(原文已删)》]
 
[https://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2018/04/李悠悠:南京大学文学院语言学系主任、长江学者/ 《李悠悠:南京大学文学院语言学系主任、长江学者沈阳教授,女生高岩的死真的与你无关吗?(原文已删)》]
Line 66: Line 68:
  
 
'''中山大学张鹏事件:'''
 
'''中山大学张鹏事件:'''
 +
  
 
[https://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2018/07/人间丨她曾以为自己能逃开教授的手/ 人间丨她曾以为自己能逃开教授的手]
 
[https://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2018/07/人间丨她曾以为自己能逃开教授的手/ 人间丨她曾以为自己能逃开教授的手]
Line 75: Line 78:
  
 
'''甘肃庆阳六中教师吴永厚事件(庆阳跳楼少女事件)''':
 
'''甘肃庆阳六中教师吴永厚事件(庆阳跳楼少女事件)''':
 +
 +
2016年9月5日,在甘肃庆阳六中读书的李奕奕(时年17岁)遭其班主任吴永厚猥亵。事发后,李奕奕及其父向校方谋求公正的解决方案,未得到满意的结果。后李奕奕被诊断为患上抑郁症和创伤后应激障碍,并多次自杀未遂。李奕奕以及父亲报警并申诉至当地检察院,但检察院两次做出不予起诉的决定。2018年6月20日,李奕奕登上当地一所商场准备跳楼,在消防人员长达数个小时的救援中,围观路人起哄,导致事态持续恶化,李奕奕最终跳楼身亡。
  
 
[https://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2018/06/人物-甘肃跳楼女孩的最后653天/ 人物 | 甘肃跳楼女孩的最后653天]
 
[https://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2018/06/人物-甘肃跳楼女孩的最后653天/ 人物 | 甘肃跳楼女孩的最后653天]
Line 91: Line 96:
  
 
'''“亿友公益”雷闯事件:'''
 
'''“亿友公益”雷闯事件:'''
 +
 +
  
 
[https://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2018/12/硝美丽|举报雷闯性侵-血与泪,力量与重生/ 《硝美丽|举报雷闯性侵——血与泪,力量与重生》]
 
[https://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2018/12/硝美丽|举报雷闯性侵-血与泪,力量与重生/ 《硝美丽|举报雷闯性侵——血与泪,力量与重生》]
Line 244: Line 251:
  
 
[https://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2018/08/万有引力之虫-metoo与完美社会运动迷思/ 万有引力之虫 | METOO与完美社会运动迷思]
 
[https://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2018/08/万有引力之虫-metoo与完美社会运动迷思/ 万有引力之虫 | METOO与完美社会运动迷思]
 
  
 
[https://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2018/07/骚客文艺-赵楚-:我们男人要改变,是时候了/ 骚客文艺 | 赵楚 :我们男人要改变,是时候了]
 
[https://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2018/07/骚客文艺-赵楚-:我们男人要改变,是时候了/ 骚客文艺 | 赵楚 :我们男人要改变,是时候了]
  
 
[https://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2018/07/黄蕉风:烧向自由派的那把火-me-too运动与世代之/ 黄蕉风:烧向自由派的那把火——ME TOO运动与世代之争]
 
[https://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2018/07/黄蕉风:烧向自由派的那把火-me-too运动与世代之/ 黄蕉风:烧向自由派的那把火——ME TOO运动与世代之争]

Revision as of 23:56, 1 December 2020

2018年1月1日,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博士毕业生罗茜茜实名举报,指控该校教授陈小武曾于12年前在她读博期间对她性骚扰,且多年来性骚扰门下数名女生。之后这普遍被认为是#MeToo运动在中国爆发的开端。生活在美国的罗茜茜受到美国#MeToo运动的启发,是中国第一个大声喊出MeToo的女性,之后更多人以实名或者匿名的方式在社交媒体上讲述自己受到性骚扰和性侵害的经验,并曝光施害者,引发一浪接一浪的舆论热潮,运动从高校开始,席卷了学术界、公益界、媒体界、宗教界等。如火如荼的#MeToo运动引发了中文社会前所未有的大讨论,女权主义、性骚扰议题大规模进入了公共舆论并引起广泛关注。一些自发的行动者参与到了支持和帮助幸存者的维权行动中去,并持续倡议和敦促反性骚扰机制的建立。

中国#MeToo运动兴起不久,1月中旬远在加拿大的女权行动者七七在微博上首次创建#MeToo在中国#话题声援发声者,直到1月17号被封禁,阅读量有四百五十万。之后为躲避审查机制,MeToo本土化为了“米兔”,继续号召反性骚扰行动。但网络审查仍然沉重地打击了米兔运动的发展壮大。朱军事件爆发后,微博半小时内迅速删除相关热搜贴文,陆续撤下“#MeToo”、“性侵”等标签。网友遂想出以“我也是”、“俺也一样”替代,随后也被列为禁词。数个MeToo的发声者也被其指控的侵害嫌疑人以名誉侵权告上法庭,运动陷入低谷,但后续的发声者、行动者仍在努力。


《米兔志编辑组: 2600页,中国米兔最全历史记录》

《爱德传一基金 |冯媛:1994-2019:中国大陆反性骚扰历程》

《硝美丽 | 肖美丽:演讲稿-后米兔时代的中国女权运动》

《CDS档案 | 中国青年女权运动简史(下部2014-2019)》

《Matters | 米米亚娜:冲破封锁的重生 ——记“米兔在中国”纽约展》

《削美丽 | “MeToo”何来:从蝴蝶到飓风——一个传播的视角》



教育\学术界热点事件

相关事件汇总:削美丽 | 汇总:METOO在公益圈曝出了哪些人他们是怎么回应的

北航陈小武事件: 2017年10月,中国知名社交媒体知乎有人发表匿名贴,讲述了贴主在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攻读博士时遭受副导师陈小武性骚扰的事件,引起网络上其他受害者的共鸣,以及网民的关注。2018年1月1日,身处美国的华裔女博士罗茜茜透过微信公众号发声,向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实名举报陈小武。当日,该文章获得了大量的关注,学校官方也积极跟进。最终陈小武被撤职,教育部撤销其“长江学者”称号并追回这一称号已发放的奖金。

《中国之声 | 性骚扰调查发起者黄雪琴:如果我们继续沉默,就是帮凶》

NGOCN | 受害者如何推动一场中国版#METOO

北大、南大沈阳事件:

2018年4月,以李悠悠、王敖为代表的多名北大校友在网络上实名举报现南京大学汉语言系主任、长江学者沈阳在1998年任北京大学中文系副教授期间性侵北京大学1995级女学生高岩致其自杀。随后,北京大学方面证实当年沈阳因此受到行政处分。此事在北大学生之中引起强烈反响,北大2014级本科生岳昕等人依照规定向北京大学公开申请公开事件处理详情后,遭到校方不同形式的打压,导致事件的影响一步步扩大。

《李悠悠:南京大学文学院语言学系主任、长江学者沈阳教授,女生高岩的死真的与你无关吗?(原文已删)》

新记者 | 高岩之死:一场迟来的追问

端传媒 | 沈度:从沈阳到岳昕──蝴蝶效应、母校情结,与两个北大

北大4月16日反性骚扰暂行规定学生意见征集会记录整理

HISTORICIZE | 现场:我所亲历的邓同学被约谈事件

李一鸣:就部分同学因申请信息公开被约谈一事致北大校方的联名信

BRILLERA | 逼出来的北大师生联名信

北大校友 | 失望和愤怒:北大反校园性骚扰倡议信的后续

李一鸣 | 专访邓宇昊:我为什么要求北大信息公开?

岳昕 | 致北京大学师生的一封公开信

《historicize | 我所认识的木&田同学》

木田君的镐头 | 我在公开信后的一周里

北门不说话 | “非常抱歉,谢谢大家。”

唐映红 | 岳昕才是北大的荣光 而北大配不上岳昕

C计划 | 那些珍贵的年轻人


中山大学张鹏事件:


人间丨她曾以为自己能逃开教授的手

向湾硚 | 田野里的“叫兽”(微信已删)

知识分子 | 全程未提“性骚扰”,中山大学处理张鹏事件的尴尬


甘肃庆阳六中教师吴永厚事件(庆阳跳楼少女事件)

2016年9月5日,在甘肃庆阳六中读书的李奕奕(时年17岁)遭其班主任吴永厚猥亵。事发后,李奕奕及其父向校方谋求公正的解决方案,未得到满意的结果。后李奕奕被诊断为患上抑郁症和创伤后应激障碍,并多次自杀未遂。李奕奕以及父亲报警并申诉至当地检察院,但检察院两次做出不予起诉的决定。2018年6月20日,李奕奕登上当地一所商场准备跳楼,在消防人员长达数个小时的救援中,围观路人起哄,导致事态持续恶化,李奕奕最终跳楼身亡。

人物 | 甘肃跳楼女孩的最后653天

谷雨实验室 | 庆阳跳楼少女:生死都是一座孤岛

不万能气泡 | 被性骚扰之后的一场社会性谋杀

【立此存照】庆阳教育局:“亲吻三处”达不到开除 吴永厚处罚与女孩自杀无关

【网络民议】她以她的死控诉这个操蛋的社会


公益界热点事件

“亿友公益”雷闯事件:


《硝美丽|举报雷闯性侵——血与泪,力量与重生》

《一颗土逗 | 幸存者日记:与伤痕一起共生的一百天》



“免费午餐”邓飞事件:

邹思聪 | 邓飞:没有女生是你的“免费午餐”

新法 | 请公开审理邓飞#METOO案

《邹思聪 | 何谦:请知晓我姓名》 《回声Huisheng | 何谦,知晓你姓名时刻,我们与你同在》

“彩虹中国”张锦雄事件:

“一天公益”刘猛事件:

《新媒体女性|中国米兔第一案胜诉当事女生:很难,但非没有希望》

《法治深一度 | 首例“性骚扰”胜诉案:这件事“逼”我退出热爱的事业,我需要他一个正式的道歉》 《NGOCN丨中国#MeToo出首例胜诉,我们距真正胜利还有多远?》

文体界热点事件

前《瞭望东方周刊》主笔、《中国新闻周刊》编委章文事件:

小精灵在战斗:章文5.15强奸案被害人第三封公开信

凤凰新闻 | 知名媒体人章文被指强奸女生 蒋方舟参与指证

《每日人物 | 蒋方舟:我从不后悔讲出它》

美亚在港村 | 我有100个男朋友,我的大腿你也不能摸


央视朱军事件:

【网络民议】微博曝央视主持人朱军性骚扰实习生

雄韬文传 | 朱军ME TOO当事人露面:我希望再没有人受到伤害

VISTA看天下 | 朱军骚扰案对簿公堂 当事女生:走出来 准备战斗

麦烧同学:朱军性骚扰后来怎么样了?

麦烧同学:针对“朱军律师声明”的回应

《虎嗅 | 走进风暴的弦子麦烧》

《显微镜 | 弦子:曾经的朋友成了朱军的证人》

MATTERS | 被朱军告状的弦子和麦烧:METOO让我们相信,柔软可以改变世界

《MATTERS | 弦子、麦烧:不让任何看似庄严的存在摧毁自己》

《网易娱乐 | 朱军方要求终止审理被驳回》

《【网络民议】互联网时代大家再没有记忆 也忘不了你朱军干的事呢 #抵制朱军复出#》

《女力翻转 | 当幸存者相遇》

腰线|ZHU军,最后一颗子弹献给你

【麻辣总局】闲言碎语不要讲 表一表今天删帖多疯狂

宗教界热点事件

北京龙泉寺住持释学诚事件:

【参考消息】#阿METOO佛#: 博士僧95页长文举报龙泉寺主持涉嫌性侵女弟子

宗教观察 | 举报历程

【网络民议】网民调侃龙泉寺住持——“是否完全依师?”

《易岛城 | 学诚方丈涉嫌性侵女尼不意外,更可怕的是…》

经政界热点事件

京东刘强东事件:

吕频 | 女权者真被”打脸“了?刘强东案”仙人跳实锤“视频观后感

《好好梦 | 听完JINGYAO完整通话再决定要不要骂她绿茶婊》

加美必读 | 刘强东性侵女生提起民事诉讼

财新 | 刘强东律师:对方要钱 女方律师:检方失职

《回声HUISHENG | “希望下一次参加翻译,是JINGYAO的胜诉书”》

反性骚扰发声与倡导

【立此存照】#METOO:让我成为你的声音——从医院、学校到基层事业单位

【立此存照】微博@清华常江:让我成为你的声音——#METOO主题投稿选编

人物|不到24小时,我们收到了1700多个性侵故事

南大学子:面对高校性骚扰,南大人能做什么?

《女权之声|校长亲启:中国METOO在大学,母校能否承载罗茜茜们的勇气和期待?》

人大校园性骚扰防治机制提案发起人疑遭国保骚扰

《澎湃新闻 | 56位高校教师实名倡议健全校园反性骚扰机制》

面对校园性侵害请别逃避——给河南大学的联名信

武大反性骚扰机制建议发起人:“我是温和的激进女权主义者”

BCOME女权小组 | 俅擴潵!ニ問教逳部:說ぬの仮性騷擾機製恠何处?Ф大教師性騷擾伱菅卟菅

《新媒体女性 | 反性骚扰的路上,教育同僚都去哪了?》


米兔大讨论

界面文化 | 女权V.S.性权:反对性骚扰妨碍了性自由吗?

《两颗土逗 | 2018年:刘强东们的“胜利”,女权的失败 ?》

发展共学 | 张婷婷:回归理性,才是#ME TOO#支持者们的担当

【众声喧哗】关于METOO,你同意刘瑜的观点吗?

【众人推】推友热评刘瑜:#ME TOO#在中国,是萌芽还是过火?

《NJU核真录:50名受害人自述性骚扰行为分析,米兔是否大鸣大放》 《双榆树下 | 法治与共情:我的米兔及一点随想》 《陈纯:从米兔在中国的三波批评看公共文化的生成》

《梁鸿:我渴望“米兔”一直走下去》

《赵丹喵:METOO要讲证据吗?》

《忽悠 | 米兔的初衷不是为了报复,而是……》

《北大飞:米兔不是保守主义守贞运动,也不是搞文革》

唐映红 | 刘瑜为何对三重弱势的#ME TOO感到不安呢

王五四:你的视线值不值得转移,你心里没点数吗

【再一看】刘瑜老师,弦子是不是伤害了朱军 ?

莫之许:不能假装不是墙上一块砖

万有引力之虫 | METOO与完美社会运动迷思

骚客文艺 | 赵楚 :我们男人要改变,是时候了

黄蕉风:烧向自由派的那把火——ME TOO运动与世代之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