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闻评论|宋志标:唱着儿歌治大国

倔人

【题图,作者新浪微博:@秃头倔人;本文来自微信公号:jiuwenpinglun旧闻评论,作者新浪微博:@宋志标】

【眼看着批评与自我批评,被隔壁公社“滤镜菲林”比学赶超。再搞下去就失控了,这边厢就此罢了,附上新搜罗的《本栏批评与自我批评集2》,等于划上一个圆满的句号。看全文,可发关键词:批评2】

对文革的回忆,乡下人说东说西,拉扯着铁派和支派之间的斗争。也有残酷的事例,竟像是长得半拉子青年的铁血游戏。在那小屁孩的年纪,类似用芦苇扭成的驳壳枪相互瞄准,开枪。但是,这明显是草莽阶层的边缘想象。

在某些家族看来,父辈的岁月满是宏大叙事,摆弄数亿人命运的架势。哪怕在搬弄中出了大事故,也能以训政框架进行铲除,最终剩下的都是传奇。这些人向父辈致敬,就不想不正经,要向父辈索取衣钵,用祖训指引人民。

批评与自我批评,从延安讲起,一直讲到京都,中间发生了很大的操作事故,但不妨碍他们父辈的故事,仍在流传。舞台上挤满了仿真的演员,吹拉弹唱,花脸白脸,费劲地嫁接魂魄,复生在现有筋骨上。祖宗还是自家的好使。

对庙堂型父辈的追念,洋溢着家天下的义不容辞,回荡着知青年代的火热生活。表象都是仁义道德的,隔代致敬,想要立起零星半点信仰——在喧哗的启蒙过后,这些信仰差不多被看穿底裤。硬着脖颈向后看,父辈与后辈的青年时代重叠。

这一重叠没信心有苦心,背景资料可参考左小祖咒的歌曲,《他们的儿歌》,韩三篇作词。在时空的长河里,某些个父辈踏歌而来,给红孩儿传经送宝,交代一番锦囊妙计后,翩然而去。孩子们安下心来,唱着专属的儿歌经国治世了。

他们父辈传下的儿歌,其他人的父辈也跟着吟唱,不见外。可屌丝的父辈不也是屌丝么?治于人者屌丝,大合唱中将父辈的阶级差异暴露无遗。要是问他们唱着儿歌能怎样,扪心自问:王侯将相宁有种乎,人家唱歌关你什么事。

再有人忧虑那十年的新造与重来。只怕也是不确的。不仅老伙伴们全然不同,就连小伙伴们也常怀贰心。父辈老朽,用不上弑父那么大的动作,风化在分分秒秒。儿歌传唱,走调还在其次,把人家的父辈引为祖宗,这份羞过的了吗?

忍看事故羽化,幻成天雨散花般的故事。老大不小的黑衣人们,再次以雁翎阵法掠过长空。巡视历史的篝火,浓烟扑面,分不清是笑话还是眼泪。长空底下,八风不动的中央,浮现一场宿命中的赛歌会。大伙看着吧,没有你很重要。

2013年9月27日星期五 22:16

》》延伸视听

》》订阅办法

1搜索微信公号:jiuwenpinglun,或者

2扫描二维码:

旧闻评论

2013年9月30日 下午 11:18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