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华早报 | 为文革道歉 陈毅之子引红二代不满

17_2

陈毅之子陈小鲁自公开为文革中批斗老师的行为道歉后,被指收到其他红二代的强烈不满,称其行为让其他红二代难堪。有分析指,陈小鲁道歉后还将承受巨大政治压力。

今年8月,一封题为“陈毅之子陈小鲁就’’中批斗学校领导发道歉信”的文章出现在媒体上,引起海内外舆论及民众的广泛关注。10月,陈小鲁组织了一场小型聚会,作为曾经的学生,在会上,陈小鲁提起自己曾经批斗校领导、组织批斗大会、勒令民主党派解散,并向八中“”中受冲击的老师道歉。

陈小鲁曾是“文革”中的风云人物。在文化大革命开始仅两个多月时,这名高三学生就近乎全票当选为八中革委会主任,是北京八中的「造反派」学生领袖。他曾与四中的孔丹(中信前董事长、其母许明曾任周恩来秘书)、秦晓(招商局前董事长、其父秦力生是投奔延安的老革命)发起首都西城区红卫兵纠察队。 1980年代任军队副师级干部、政治体制改革研究室社会改革局局长。

但陈的行为被迅速符号化。有香港媒体在报道中提出,有人将红二代陈小鲁的道歉视作对“文革”一贯暧昧态度的“风向标”;著名的左派孔庆东则在微博上发布了“一位陈小鲁的同学来信”,信中质疑其“是为干扰年底纪念活动”。

内地媒体《人物》杂志也援引陈小鲁朋友郝新平的话称,有其他红二代朋友“很强烈地”表达了对陈的不满,说“陈小鲁不像话”。

有分析指,作为文革公开道歉的‘’第一人。”其实,在文革结束的那么多年里,在各种场合,以各种形式,为自己的文革中的错误道歉、忏悔的,陈小鲁并非第一人,但没有很大的社会影响。而陈小鲁作为一名“”,他的道歉,必然会有“名人效应”。分析称,在历次政治运动中的整人行为道歉,虽然得到受害人的谅解,但也为此受到批评和指责,承受了巨大的政治压力”,其原因是让不愿道歉的人难堪。

也有分析批评陈小鲁能为文革道歉本身也是一种持权,如果陈是一介平民,校方断然不敢配合。若他不听劝阻,也会因「寻衅滋事罪」被拘留,矛头直指包括现在最高领导人习近平在内的「红二代」。

学界对文革的研究一直没有开放,而民间对文革的反思也没有得到官方的明确支持。不过,近年来有越来越多当年的红卫兵以个人身份向曾经受到自己批斗甚至毒打的老师道歉。

在道歉会后,陈小鲁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解释道,“是的,我们当时只是中学生,我们都没有资格去承担’文革’的错误,运动来了我们是不能自主的。但运动来了你怎么表现,那是你自己的选择。”

报道指出, “文化大革命”中的无常感促使陈小鲁开始思考社会制度,“现代的权力观就是要制衡,法律条文里对就是对,错就是错,以政治问题来掩盖一切是不对的。”他还曾在一篇自述中表示:“我的想法是一贯的,认为应该由制度来代替领袖。”

他说,“已经47年了,将近半个世纪,经历了风风雨雨,开始一步步反思,当时觉得’文革’是政治错误,后来发现它的根本问题在于违宪。”

陈小鲁还表示,其信仰共产主义,是坚定的共产党员。但他不得不承认,自己与这个社会“整个儿地不适应”。他不能适应谎话连篇,也同样不能适应弥漫在整个社会里的关系至上。

在对待文革的问题上,1981年6月党的第十一届六中全会通过的《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将文革定性为“全局性的、长时间的‘左’倾严重错误”。外界普遍认为,官方尽管承认10年文革是一场「内乱」、「浩劫」,是走过的「弯路」,但在反思文革的问题上一直持谨慎甚至「暧昧」的态度。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

2013年11月5日 下午 11:56
编辑:
分类: 国际华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