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导,今天你戴什么表?

标签: 贪官 反腐败
南方周末  

    一个名叫“花果山总书记”的微博最近名声大噪,他收集官员戴手表的公开照片,用专业知识为他们“鉴表”。
    
    一块用来计时的手表,却拥有如此之复杂微妙的功能。有时,它是官员向同僚和商人展示自身权力地位的秘密武器;有时,它是官员向上级和公众标榜自己清廉正气的符号;有时,它却变成了压垮贪官的最后一根稻草。

    
    近日,一个名叫“花果山总书记”的微博,因为在微博上“鉴表”,收集官员的公开照片,为他们戴的手表作品牌、价钱等方面的鉴定,一时在网上名声大噪。
    被举报的武汉市副市长袁善腊,不幸成为“花果山”最近的研究对象之一。在9月1日的一条微博中,这位“70后”表迷对一张照片上袁的手表鉴定为:“浪琴L4.709.4.72.6,公价8100元。很低调。依据:嘉岚特色表耳、表盘反光样式。”
    网友们都挺他,说他是福尔摩斯和《皇帝的新装》小男孩的混合体。不过一些官员却对他恨之入骨,一些官员朋友也纷纷来电:“你千万别写我。”
    官员和网友对“花果山总书记”的两极态度,揭示了中国社会的隐秘现实——一块用来计时的手表,却拥有如此之复杂微妙的功能。有时,它是官员向同僚和商人展示自身权力地位的秘密武器;有时,它是官员向上级和公众标榜自己清廉正气的符号;有时,它却变成了压垮贪官的最后一根稻草。
    
    特殊的审美口味
    
    “花果山总书记”的鉴表知识来自他从小到大对钟表的狂热爱好和钻研。工作后,他在政商圈见识过不少名表,慢慢成为手表玩家。
    他最早有鉴表这个念头,源自“7·23”。当时他偶然从照片发现,一位领导戴了块7万多元的劳力士表。继续搜寻此人照片,结果令他十分震惊,这位领导在多个不同场合戴了多款名表,价值不菲。
    最初,他的搜索也相当简单。在Google图片中,输入“书记”、“局长”、“省长”这样的字眼,再点击“大尺寸”,图片中官员手上的各类手表,像一个个巨大的谜团扑面而来。
    如果图片太小,他就到政府官网上搜官员的高清照片。
    在鉴表中,除非百分之百确定,“花果山总书记”都会写“疑似某某款”。他认为,“还是谨慎一点好。”他希望通过仔细对比,让每一个结论都经得起考验。
    鉴表难易不一。一般如特征比较明显的浪琴嘉岚,即便一个表盲,拿一个钟表目录就能认出。不过要精确到每一个具体型号,却不容易,需要搜索该官员同一时段更多照片比对细节。表盘直径难以确定的时候,“花果山总书记”会把它画在纸上,然后请朋友模拟。实在应付不了的,他会在网上向专业人士求助。
    有的官员把表反过来戴,也没能逃过“花果山总书记”的火眼金睛。例如,山西某市组织部长的一张图片上,手上戴的黄金表扣上有个硕大的“Ω”,说明这是一块欧米茄表。一般来讲,表壳材质和表扣一样,“花果山总书记”判定表壳也是金色。加上一块深色的鳄鱼皮带,“花果山总书记”最终认定,这是欧米茄海马表,最便宜也得7万元。
    “花果山总书记”发现,一位给贫困户送食用油的华东某市组织部部长,手上戴了一块网购价近8万的积家MASTER小三针表,足够买一列车厢的食用油。某部的一位副部长、西部某省会城市的市长,应该是卡地亚为数不多的拥趸,后者的那块卡地亚蓝气球表,公价6万元。一位曾在海关系统任职的高官,既有欧米茄、劳力士,也有低调的格拉苏蒂、伯爵,仅就公开图片中能看到的手表加在一块就值近40万。
    “花果山总书记”研究发现,世界名表多如牛毛,不过中国官员最认的也就那么几款,如劳力士、欧米茄星座、浪琴嘉岚和雷达精密陶瓷等。
    这些几千到十几万不等的手表有一个共同气质:亮眼。“金色,镶钻,超薄,钢面。”“花果山总书记”说,这符合一些官员的审美口味。在官员们普遍以黑白色为主的冷色系着装中,没有什么比一块金光闪闪的名表更显眼的了。“花果山总书记”调出一张南方某市官员的照片,闪光灯作用下,这款劳力士的每个时针刻度都反光,“这应该是改装过的金劳,反光说明镶了钻。”
    “中国奢侈品消费,炫耀性消费占很大比重,买什么牌子,都以让别人一眼就认出来作为前提。”一位在奢侈品行业浸淫多年的人士对南方周末记者说。
    在西方社会,政治家戴名表是大忌,更不用说霸气外露的金表。小布什戴的是一块黑色表带的天美时表,只有50美元;美国手表Jorg Gray 6500系列不过325美元,并不算什么国际大牌,却因为它是“奥巴马戴的表”,成为西方年轻人的时尚单品。
    不同于中国人喜欢金光闪闪的表链、复杂的功能,西方人追求象征简洁、低调的黑色皮带。“一些喜爱戴黑色蜥蜴表带的卡地亚的上层阶级认为,甚至有秒针也会损及戴表人的社会等级,好像他是公共汽车站负责发车和到站的职业计时员,对时间的精确性必须锱铢必较。”保罗·福塞尔在《格调》一书中说。
    在中国,什么最火,官员就戴什么。上述奢侈品业内人士透露,一些二三线城市的官员,领带只认杰尼亚,手表只认劳力士。“官员品味很快会传染给其他官员和商人,这个品牌便会在当地迅速走红。”
    就像最近几年官员出门流行穿黑夹克一样,官员们在穿着打扮上,也喜欢上行下效。官员以此证明,“我跟领导是一个品位。”“花果山总书记”说。
    如同中西方不同政治文化带来的审美差异,地方或部门的开放程度、官员职位的高低,也决定了官员不同的品牌认知度。“花果山总书记”发现,当西部官员还在以拥有一块欧米茄、劳力士为时髦的时候,一些沿海的、更高级的官员已喜欢上了积家、格拉苏蒂、卡地亚这些新宠了。
    
    一块表的复杂角色
    
    在内部,官员的某块手表有多贵多大牌,可能并没有人会感到稀奇,让人吃惊的是,他们竟然会把这块表戴出来。
    “总的来说,内地官员比沿海官员敢戴。”“花果山总书记”通过图片发现,某老区一位国税局长,戴了一块5万左右的欧米茄镶钻红金双色星座表。不过,“花果山总书记”跟华东某省官员有过一些接触,很少看到他们在公开场合戴表。
    不公开戴,不意味家里就没有好表。一种可能是给老婆孩子戴了。“花果山总书记”研究发现,有的官员自己戴的是平价表,但是一搜他们家人的照片,发现戴的都是名表。另一种可能是,只有在一些私人场合,某些官员才会真正秀出他们的私家珍藏。
    “花果山总书记”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在北京一次饭局上,他曾看过某司长戴了块市价70万的百达翡丽。百达翡丽是一个常常和贵族、皇室联系在一起的顶级品牌。它的广告词是:“没有人能拥有百达翡丽,你只不过为下一代保管而已。”
    饭局上,司长的腕表光彩照人,他本人却似乎毫不在意,在座的商人夸他很有眼光,他顺势摘下,不动声色地说:“喏,给你们看一看。”一个司局级领导,需要通过秀表来证明自己的身份和地位吗?在场的“花果山总书记”似乎嗅出了某些信息。“官场很讲究位置和秩序。跟商人在一起时,他想说明他是老大,戴块百达翡丽,很有君临天下的范儿。”
    不过,“花果山总书记”说,一旦有更高级官员在场,这些官员便会低调起来,绝不会戴比上级更好的表。例如浪琴嘉岚表价格从几千到几万不等。在一些地方,省长如果戴个三万的,市长就会戴个两万的,县长就会戴几千的。
    
    “送块表算什么啊!”
    
    “鉴表”系列在微博上推出后,他的一些官员朋友说他“没事找事”,也有网友跟帖:“你是不是活得太舒服了?”
    在“花果山总书记”鉴过表的大小官员中,山东沂源国税局长于亦刚是唯一作出正面回应的。
    在回应里,这块在“花果山总书记”看来公价起码49900元的欧米茄星座表,变成了2.3万元。新闻稿称,表是于亦刚6年前在法国免税店买的。他当时觉得比国内便宜五六千元,收入也尚可,就买了。
    不过这一回应并未浇灭网民的质疑,一个阳光工资不过几千元的局长,表真是自己买的吗?
    这些问题当然无法深究。但从一些腐败官员身上,却可以找出表的确切来历。无论是重庆司法局原局长文强、杭州市原副市长许迈永,还是广州番禺一个不起眼的街道办主任,名表已成为必备的受贿物品之一。
    一个在奢侈品圈内流传的数据是,中国奢侈品消费的一半以上都是商务礼品。“这在国外没有的,国外都是个人消费,或是送朋友。”上述奢侈品业内人士说。
    只要一块金光闪闪的名表往官员手上一戴,手上的权力很容易条件反射般自动松绑。公开资料显示,五块总价29万的百达翡丽表,让山西省临汾市公安局原局长邵建伟,为太原市商业银行原行长吴元之子办理了取保候审手续。
    但在一些动辄千万的腐败大案中,名表不过是关系网的一滴润滑剂而已。例如抚顺市国土规划局原局长江润黎,跟她受贿的6处房产,253个LV名牌手包,600件珠宝首饰相比,48块劳力士和欧米茄能算什么呢?
    “花果山总书记”鉴表一段时间后,发现网友们的“抗药性”都加强了,现在如果鉴定一个价格低于十万的表,很难再在网上引起什么波澜,连“花果山总书记”自己都觉得没意思了。
    
    作者: 记者 刘俊 实习生 房珊珊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网(http://www.aisixiang.com ) ,栏目:天益评论 > 天益政论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44271.html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