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网|白手套米晓东

【财新网】(记者 黄凯茜 于宁 王晓庆 李雪娜 王端)自今年8月底撒开的中石油反腐大网,已经悄然笼罩整个石油系统及海外油田设备采购领域。多位消息人士向财新记者证实,原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下称中海油)干部米晓东,在“十一”国庆节前后被带走。

与财新网曾报道的中旭系控制人吴兵不同,消息人士称,43岁的米晓东主要负责打理周滨在海油和陆上油田买卖的生意,周滨则隐居幕后。财新网此前关于中石油窝案的系列报道显示,1972年1月出生的周滨,是北京中旭阳光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旭阳光能源)大股东及前董事长。

财新记者的调查还发现,周滨及其亲属涉嫌以不名誉的手段取得中石油长庆油田的两个高产区块,并转手获得高额收益。

伊拉克的采油树

米晓东落网的消息,先从中海油湛江分公司(以下按俗称南海西部公司)家属院里传出,10月中下旬,财新记者又分别从北京消息源及米晓东之前曾供职的中海油深圳分公司(以下按俗称南海东部公司)消息人士证实此事。

中海油南海西部公司主要承担东经113度10分以西的中国南海海域石油天然气的勘探、开发和生产任务,公司总部位于湛江;该经度线以东则由中海油南海东部公司负责,公司总部位于深圳。

1970年5月出生的米晓东,是老海油子弟。其父曾在新疆的中石油油田工作,中海油成立后调至南海西部公司任副总经理,颇有威望,已退休多年。米晓东在湛江的南海西部公司家属院长大。

知情人士称,米晓东从西南石油大学毕业后到中海油南海东部公司工作,能力很强,英语口语好,懂石油生产和勘探业务。2005年前后离开南海东部公司时,米是一名正科级干部,之后在深圳的一家外资石油公司短期供职,2006年前后到北京,与周滨合伙做生意。

据米晓东在南海东部公司任职时的一位领导透露,米曾告诉他,自己与周滨在大学时是上下铺。周滨的一位同学向财新记者回忆,周滨在西南石油大学学的是科技英语专科,米晓东则应该在储运系。他证实两人大学期间即相识。不过财新记者通过西南石油大学的校友系统检索,该校历史上共有三位名叫米晓东的毕业生,专业分别是计算机应用、检测和油藏。

多个信源向财新记者证实,2010、2011年,在米晓东具体操办下,周滨作为中间人,曾将数批国产的采油树设备销往伊拉克米桑石油油田的中方作业公司。采油树(Christmas Tree)是油气井最上部的控制和调节油气生产的主要设备,主要有套管头、油管头、采油(气)树本体三部分组成,因形似圣诞树而得名。米桑石油公司(Missan Oil)是伊拉克国有石油公司,中石油于2008年11月、2009年6月和2010年1月先后在伊拉克拿下了艾哈代布、鲁迈拉、哈法亚油田的技术服务合同(Technical Service Contract,TSC),其中哈法亚油田即为米桑石油所有。2010年5月,中海油也拿到了伊拉克东南部的米桑油田群技术服务合同。

伊拉克战后重建推出的这种石油开采TSC服务合同模式,与以前的产量分成不同,是在扣除原油开采成本后,再以桶为单位,向承包方支付提高油田产量的服务报酬。以哈法亚油田项目为例,由中石油、道达尔、马来西亚石油和伊拉克南方石油公司组成的中标联合体虽然只能拿到每桶1.40美元的服务费(由伊方以开采后的石油支付此费用),但作为作业公司,中石油当地项目公司在执行合同中,可以主导油田开发生产的工程建设、技术服务、油田设备等几乎所有环节的招标采购,所有这些建设施工、技术服务和设备采购费用,也都是中石油方面先行垫付后,再由业主以石油偿还(业内称“回收油”)。

知情者称,由于伊拉克方基于以往的经验,不接受原产地为中国的井口设备(高压部分),米晓东运作的这批采油树设备是从中国绕道美国,再转口到伊拉克。“为了回避伊拉克方的审计,部分设备甚至委托钻探服务的承包商代为购买。”但是在伊拉克方的监管下,这部分设备并不能真正投入使用,只能悄悄消化掉。

根据财新记者对这批国产采油树设备生产商的了解,因配套装置的不同,每套采油树的报价约在2万-10万美元不等。

“米晓东及周滨的公司也不是该采油树生产企业的股东,他们只是从各厂家采购设备,利用关系帮助销售,赚取中介费。”一位熟悉石油行业的人士称。

秋海汲清的股东们

2007年1月,米晓东在中石油长庆油田总部所在地西安,参股设立了陕西秋海汲清石油科技有限公司(下称秋海汲清),并担任法人。工商资料显示,该公司主营石油技术开发、转让及咨询,石油器材的研制、生产及销售,机械产品、仪器仪表、计算机软硬件的销售和石油机械工程施工,注册资本500万元,其中米晓东出资50万,占股10%;北京人陈刚出资450万,占股90%。

秋海汲清曾于2007年9月在北京设立了办事处,不到两年后注销。办事处位于北京市朝阳区望京新城的方恒国际办公楼,与周滨的中旭阳光能源有共同的地址。工商资料显示,秋海汲清北京办事处住所的产权人为詹敏利。正如财新网《拉古娜海滩的黄家》所披露,詹敏利是周滨的岳母,并曾是中旭阳光能源的大股东和现任监事。2007年,该住所房产由米晓东作委托代理人替詹敏利买下,115.5万元的房款一次付清。

秋海汲清公司成立9个月后有一次增资记录,米晓东和陈刚各增资到100万和900万元。2009年5月,陈刚退出,将其股权转让给了长春人张效达和北京海淀区户籍的王源源,两人各持有100万和800万元股份,同时股东会决定将公司地址变更为西安中登德胜洋楼公司所有的一处200平米物业。王源源在工商登记资料中填写的身份证号码显示,她出生于1981年9月,比米晓东小11岁,但其身份证无法在公安系统库中查出。

2010年4月,米晓东也从秋海汲清股东名单中消失,将100万元的股权转让给王源源,公司法人亦变更为高忠辉。2012年6月26日,王源源的900万元股权转让给王乐天,秋海汲清的股东变为王乐天和张效达。

记者在工商部门查阅的公司变更登记审核表显示,从2009年到2012年发生的这几次股权变更,均为按注册资本金的原价货币转让。但秋海汲清2009-2011年度的年检资料显示,这三年公司利润分别达到35.44万元、8315.12万元和1.45亿元,年末资产总额分别为1012.32万元、9319.10万元和2.39亿元,负债则都只有几十万元。与高额利润形成对比的是,2009-2011年度秋海汲清的营业收入都很小,分别只有83.21万元、148.91万元和478.38万元。如果年检报告所填属实的话,这是一家没有什么实际业务的“钱袋子”公司。

财新记者11月8日曾致电秋海汲清的西安办公室,接线人员称该公司主要从事接待工作,没有石油开发业务,很少见老板王乐天和张效达。

秋海汲清目前的大股东王乐天生于1954年1月,1980年代曾在北京中央国家机关任职,后离京下海经商。王乐天1995年注册成立了一家名为吉林华海能源开发有限公司的能源公司,1999年创立吉林华海能源集团有限公司,注册资本3亿元。华海能源下属8家全资或控股企业,包括吉林石油天然气开发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吉林石油)、中亚石油有限公司(下称中亚石油)、吉林省华海石油化工技术有限公司、吉林天卓石油开发有限责任公司,此外还在陕西和海外有项目,并且投资参股于北京中恒盛证券报业发展有限公司和北京国信大教育发展有限公司。

吉林石油是1996年中石油吉林油田与华海能源50:50成立的合资公司,其开采油田区块包括吉林省乾南油田、民北油田及英台油田,开发面积80余平方公里,石油地质储量2.3亿桶。

中亚石油成立于1997年6月,在香港和北京均有注册,原称中汇石油有限公司。根据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1999年的一份《关于1999年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勘探开发海洋和陆上特定地区石油(天然气)项目认定的通知》(财税字(1999)63号)文件显示,1997年12月,中汇石油与中石油签订了松辽盆地吉林民47、吉林民114、吉林乾130三个区块的石油开发和生产合同,三个区块的合计开发面积达188.6平方公里,合同期限均为30年。

2001年,中亚石油又进军中石油的第一大油田大庆油田,获得了比在吉林油田更大的开发权。当年12月7日,中亚石油与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签订了《大庆肇州油田州十三(三至六区块)区块开发和生产石油合同》,12月28日又收购了加拿大泛华能源有限公司1996年8月与中石油签订的《大庆肇州油田州十三(一至二区块)开发和生产石油合同》中的合同权益,拿到了大庆肇州州十三油田完整的开发权和生产权,其开发面积108平方公里,石油地质储量3.11亿桶。另外,中亚石油还握有2005年获得的大庆肇413油田(面积60平方公里,石油地质储量1.79亿桶)的开发权。目前中亚石油的董事为王乐天、王乐涛,主要股东为在英属维尔京群岛注册的Sino Time Development Limited。

有消息说,王乐天为专注于中亚石油转战大庆油田的区块(对外称中亚油田),已在十年前将其在吉林油田的区块(对外称华海油田)卖给亿阳集团;收购时,华海油田已经发展到员工大约2100人,拥有油井、注水井300多口。

但亿阳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邓伟对财新记者否认了接手的说法。“我和王8年前有过一面之交。”他说,“但我们没买王吉林的华海油田。”

关于中亚油田的产量,一名自称为中亚员工的网友提供的数字是,截止到2010年,中亚石油的油井、注水井总量达到550口,年产量破100万吨级(亦有说只有35万吨左右)。

由于没有拿到王乐天华海能源旗下各石油公司与中石油的合作合同,无从知晓合作细节。但此前有媒体报道称,中汇石油与吉林油田的合作方式是前者投资开采,后者负责布井和设计开发方案,所产原油由中石油按市场价统一收购,收入分配上吉林油田拿两成,中汇石油拿八成,待收回投资成本后,中石油方面与民企按四六或五五分成。

中亚石油的北京办公室在东四十条南新仓商务大厦A座十七层,与同样以王乐天为法人的北京中汇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注册资本3000万元)的注册地址相同,王乐天为法人的另外一个投资公司“北京天天兴业投资有限公司”(注册资本4亿元)登记在隔壁。

中亚的办公室很大,前台后背的墙上写着中亚石油有限公司和香港卓展集团的字样。与这几家王乐天的公司同处一层的,是大庆油田工程有限公司北京分公司。

作为1994年即进入石油系统的民营企业家,王乐天的实际经营状况外界说法不一。有业内人士认为,在油价低谷时时期其运营并不佳,到后来油价高涨才转而盈利。由于石油对于民营企业并未真正放开,加之投资大、周期长等因素,与地产、电信等行业相较要远为复杂。转让到市场的油田质量参差不齐,甚至有一口井只能打半吨油的情况,产量下降亦时有发生。更重要的是,权势中介层层加码,接盘者的最终收益外人很难看清。

转手获利亿巨的陕北油田

一个注册资本1000万元的秋海汲清公司倒手,并不是米晓东、周滨与王乐天“商业合作”的全部。

财新记者根据秋海汲清位西安未央区的办公地址,还查到一家注册地相同的石油公司——陕西德淦石油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德淦石油)。由王源源担任法人代表的吉林天卓石油开发有限公司(下称吉林天卓)是德淦石油的独资股东,张效达是德淦石油的法人代表、执行董事兼总经理。王源源和张效达正是2009-2010年从米晓东手中买下秋海汲清的接盘者。成立于2007年10月的吉林天卓,两个法人股东皆为王乐天掌中企业——北京天天兴业投资有限公司和吉林华海能源集团有限公司。

德淦石油在网络上刊登的多份招聘启事显示,德淦石油下属两个项目部,分别是与长庆油田合作开发的长海项目部和长印项目部。2010年底发布的一份招聘启事称,长海项目部总投资额2.76亿元,长印项目部总投资额2.90亿元,截止到2010年7月,公司员工200多人,日产原油300多吨,其中长海项目部员工180多人,日产原油150多吨;长印项目部员工30多人,日产原油180多吨。按2010年7月国际原油平均价格75美元/桶计,这两个区块日产值达到111.35万元人民币,合年产值超过4亿元。

而到2013年11月1日最近发布的一份招聘启事显示,德淦石油员工已增至800余人,年产值超过13亿元。
2011年德淦石油的年检报告透露,公司全年营业收入仅为331.7万元,全年利润总额却高达1.09亿元,年末资产总额12.37亿元。

招聘启事称,其地质勘探、采油工程和生产管理岗位的工作地点分布在陕北榆林市定边县、延安市吴起县和宁夏的盐池县。吴起当地的中石油员工向财新记者介绍,长印项目中的印子台对外合作区块归属长庆油田第三采油厂,长海项目区块位于盐池县,归属长庆油田第五采油厂。

同样,从吉林华海能源集团公司2012年校园招聘简章看,其采油工程、石油地质和企业管理类应届毕业生的工作地点为北京、长春、大庆、松原和西安。松原是中石油吉林油田总部所在地,西安是中石油第二大油田长庆油田总部所在地。德淦石油和秋海汲清公司办公室所在的中登大厦,与长庆油田总部大楼分别位于西安市北郊主干道未央路的两侧。

8月26日,原中石油集团副总经理兼大庆油田总经理王永春因涉嫌严重违纪被调查,王永春1983年-2004年一直在吉林油田任职,曾担任中石油吉林油田分公司总经理、党委书记;8月27日,原中国石油天然气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兼长庆油田分公司总经理冉新权、中国石油天然气股份有限公司总地质师王道富与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副总经理李华林等三人亦因涉嫌严重违纪被纪委部门调查,其中王道富1982年-2008年一直在长庆油田工作,2003年1月-2008年2月任长庆油田分公司总经理,是冉新权的前任。

王乐天旗下华海能源、中亚石油、德淦石油在中石油旗下吉林油田、大庆油田和长庆油田的拓展令人侧目。如果说1997-2001年吉林油田和大庆油田对外承包部分“低品位”区块是在国际油价低迷(徘徊于25美元/桶)的背景下批量进行的,那么2006年后国际油价已经是一路飙升,2007年初60美元/桶,到年底时已上摸至100美元/桶,远高于开采成本,王乐天仍能拿到长庆油田的区块,确属神通广大。

但答案其实又无比简单。这家拥有中石油长庆油田两个高产区块开采权的德淦石油,同样是王乐天从周滨等人手中买下来的公司。

财新记者查阅的工商登记资料显示,2007年12月,北京海天永丰石油销售有限公司(下称海天永丰)出资500万元,全资发起设立德淦石油,其主营业务范围与秋海汲清相同。海天永丰的股东,正是周滨的岳母詹敏利和徐祥玲,两人分别出资350万元和150万元。2005年商务部核准了一批公司的成品油批发经营资格,其中亦包括海天永丰。

但成立不到半年,海天永丰在2008年5月就将德淦石油转让给了王乐天的吉林天卓。2009年2月,海天永丰也在北京注销。

由于无从了解德淦石油与中石油签订的《区块开发和生产石油合同》详情,周滨及其亲属获得长海和长印项目开发权的价格、开发年限、分成比例等具体细节尚不得而知。北京一位与王乐天有业务接触的商界人士向财新记者透露,2008年前后,王乐天旗下公司在钻井服务上和米晓东有业务往来,进而接洽上述长庆项目。亦有接近此交易人士称,王乐天最终以5亿的价格获得长庆项目,所费其实不赀,而其获得的只有高产区块的三分之一,交易一度搁浅,最终以另两个质量欠佳的区块作为补偿。

另一位熟悉石油圈的人士亦曾向财新记者指出,中石油高层被查的一个重要线索就是长庆油田的对外合作开发问题,“蒋洁敏2006年11月当集团总经理后,将长庆油田的两个‘相差很大’的区块‘换包’,批给相关人对外合作。当时相关副总也签字了,但写的是按照蒋总的批示办”。

2013年11月25日, 6:27 上午
分类: 官媒视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