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程随想 | “双重思想”——比“欺骗”更有效的洗脑手法

前几天有读者在博客留言,询问“双重思想”相关话题。俺回复之后,另一个读者抱怨俺的回复太简单了。所以今天就“双重思想”这个话题,单独聊一聊。
开博几年来,也发了些揭露真理部篡改历史的博文(比如:这里这里这里)。所谓的“篡改历史”,其本质就是“欺骗”。但是有一种洗脑手法比欺骗更有效,更彻底,那就是思维控制。今天来聊聊思维控制的手法之一“塑造双重思想”。

★啥是“思维控制”

所谓的“思维控制”就是采用某些手段来改变(弱化)你的思维能力。这里所说的“思维能力”广义的,也包括“记忆力”。
一旦思维能力被降低,洗脑者就很容易把你玩弄于股掌之中。

★为啥“思维控制”比“欺骗”更有效?

“欺骗”这个手法本身有不少弊端:
其一,要把谎话说圆本身就有一定的难度。一旦被洗脑的人发现了谎话中的破绽(比如谎话中的自相矛盾),这招数就露馅了。
其二,即使谎话本身没有破绽,但是被洗脑的人有可能通过其它途径(比如翻墙)从不同的信息来源获取信息,从而发现官方的宣传与境外的宣传不一致。
而“思维控制”就可以避免上述弊端。“思维控制”的精华在于——破坏你的思维能力。当一个人的思维能力被彻底摧毁,此人就如同洗脑者手中的木偶,可以被任意操控。
说到思维控制,不得不提《1984》这本伟大的著作(说此书“伟大”毫不夸张)。作者奥威尔用通俗的手法(科幻小说的形式)揭露了极权主义最本质最黑暗的一面。在这些阴暗面中就有“洗脑术”,尤其是基于“思想控制”的洗脑术。(有些同学不晓得啥是“极权主义”,俺稍微提示一下:人类历史上祸害最广的前三个极权主义政权分别是:希特勒政权、斯大林政权、毛泽东政权)
《一九八四》里面重点提到了两种思维控制的方法,最牛逼的是“语言改造”,次牛逼的是“双重思想”(两者都是《1984》率先总结出来的,再次感叹作者奥威尔的目光独到)。“语言改造”虽然最牛逼,但实施的难度很大——至少需要消耗几代人的时间。所以到目前为止,即便像北朝鲜这种祖传三代的极权国家,都没能够彻底完成语言改造。相对而言,“双重思想”已经被很多专制政权拿来洗脑。所以普及“双重思想”更有现实意义。

★啥是“双重思想”?

所谓的“双重思想”,简单地说就是:“同时接受两种相反的、抵触的信念,却不觉得矛盾”。光这么说太过简单,估计列位看官印象不深。俺先举个例子:
“从来就没有救治主”(出自《国际歌》——共产党的党歌)
“他是人民的大救星”(出自《东方红》——文革那会儿巨流行的)
这两句话从逻辑的角度来看,是矛盾的。稍微有点逻辑的人,不应该同时相信这两个命题。但是文革时期的大多数人(包括如今的一些毛粉)并不觉得这两个命题有矛盾。在他们看来,这两句话都对,同时成立。这些两者全信的人就属于“拥有双重思想”。

这类自相矛盾的洗脑宣传,随便就能举一大堆:
一边说中华民族是最伟大、最优秀的民族;一边说中国人的素质太低,不适合民主。
一边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是最高权力机关;一边说全国人大也必须置于党的领导下。
一边说枪杆子里出政权,一边说革命解决不了问题。
(下面这张是卫生部对“死囚器官移植”的自相矛盾)
29348955-1
……
不光是党国有这种自相矛盾,民间人士也有。给大伙儿看张图(凤凰网在911十周年的街头采访视频)。此人真的是一脸的脑残像。
c0dc8edd9ea43169e1300ed6c933b83e

如果你看到上述这些论调,不觉得矛盾,不觉得困惑。恭喜你,你很可能被朝廷改造成“双重思想”了。
下面引用《一九八四》中关于“双重思想”的描述,大伙儿再体会一下:

知与不知,知道全部真实情况而却扯些滴水不漏的谎话,同时持两种互相抵消的观点,明知它们互相矛盾而仍都相信,用逻辑来反逻辑,一边表示拥护道德一边又否定道德,一边相信民主是办不到的一边又相信党是民主的捍卫者,忘掉一切必须忘掉的东西而又在需要的时候想起它来,然后又马上忘掉它,而尤其是,把这样的做法应用到做法本身上面——这可谓绝妙透顶了:有意识地进入无意识,而后又并不意识到你刚才完成的催眠。即使要了解“双重思想”的含义你也得使用双重思想。

★谈谈“双重思想”的亮点

◇亮点1:既可用于洗脑民众,也可以用于体制的维护者

初级的洗脑手法(比如“欺骗”)主要是用来对付被统治的民众。但“双重思想”不同,它不但可以用来对付民众,还可以用于体制内。
比方说某个官员要篡改大饥荒的死亡人数。他/她如果是有意识地做这个事情(意识到自己是在篡改),会面临内心的负罪感/愧疚感,无法做到理直气壮;他/她如果是无意识地做这个事情,因为是“无意识”,做出来的伪造数据就不够真实,缺乏欺骗性。为了同时达到上述两种目的,这个官员必须具有双重思想。有了双重思想之后,既可以在篡改历史的时候理直气壮,又可以做到篡改的精确性。
双重思想不但可以用在普通官员身上,甚至可以用于统治集团的领导层。请看《一九八四》的如下论述:

过去所有的寡头政体之所以丧失权力,或者是由于自己僵化,或者是由于软化。
所谓僵化,就是它们变得愚蠢和狂妄起来,不能适应客观情况的变化,因而被推翻掉。所谓软化,就是它们变得开明和胆怯起来,在应该使用武力的时候却作了让步,因此也被推翻掉了。
那就是说,它们丧失权力或者是通过自觉,或者是通过不自觉。而党的成就是,它实行了一种思想制度,能够使两种情况同时并存。党的统治要保持长久不衰,不需要任何其他的思想基础。你要统治,而且要继续统治,你就必须要能够打乱现实的意识。因为统治的秘诀就是把“相信自已的一贯正确”同“从过去的错误汲取教训的能力”结合起来。

◇亮点2:对民众可以做法到非常彻底的控制

双重思想的程度是有深有浅滴。假如某个民众的头脑被深深地打上“双重思想”的烙印,他/她就彻底变成朝廷的奴隶。对这种人而言,不论朝廷说啥(即使朝廷说的话自相矛盾),他/她都深信不疑——这就是传说中的“深度脑残”。《1984》中有一个形象的说法:假使有一天,党宣布2+2=5,双重思想者也会立即接受并深信不疑。

★如何造就“双重思想”?

关于这话题,《1984》提到说,要在儿童时期进行“内心纪律训练”,包括两个阶段:犯罪停止(crimestop) 和 黑白(blackwhite)。
为了偷懒,引述《1984》的原话如下:

◇犯罪停止(crimestop)

至于可能引起怀疑或造反倾向的思想,则用他早期受到的内心纪律训练而事先就加以扼杀了。这种训练的最初和最简单的一个阶段,新话(编程随想注:“新话”是小说中党设计的新语言,用于“语言改造”)叫做犯罪停止(crimestop),在孩子们很小的时候就可以进行。犯罪停止(crimestop)的意思就是指在产生任何危险思想之前出于本能地悬崖勒马的能力。
这种能力还包括不能理解类比,不能看到逻辑错误,不能正确了解与英社原则不一致的最简单的论点、对于任何可以朝异端方向发展的思路感到厌倦、厌恶。
总而言之,犯罪停止(crimestop)意味着起保护作用的愚蠢。

◇黑白(blackwhite)

但光是愚蠢还不够,还要保持充分正统,这就要求对自己的思维过程能加以控制,就象表演柔软体操的杂技演
员控制自己身体一样。大洋国社会的根本信念是,老大哥全能,党一贯正确。但由于在现实生活中老大哥并不全能,党也并不一贯正确。这就需要在处理事实时要始终不懈地、时时刻刻地保持灵活性。这方面的一个关键字眼是黑白(blackwhite)。这个字眼象新话中的许多其他字眼一样,有两个相互矛盾的含义。
用在对方身上,这意味着不顾明显事实硬说黑就是白的无耻习惯。用在党员身上,这意味着在党的纪律要求你说黑就是白时,你就有这样自觉的忠诚。但这也意味着相信黑就是白的能力,甚至是知道黑就是白和忘掉过去曾经有过相反认识的能力。

◇强化感性思维,淡化理性思维

俺觉得:光靠这两个童年时期的心灵改造,是不够滴。到了成人之后,必须采用手段巩固民众的双重思想。要巩固双重思想,就要继续摧毁人的逻辑思维;要摧毁逻辑思维,办法之一就是:强化感性,淡化理性。要强化感性,心理学上最有效的两个手段就是:“诉诸恐惧”和“诉诸仇恨”。

诉诸恐惧
俺推荐的经典影片《V怪客》里面有句名言:制造恐惧是专制政府的终极武器。比如很多五毛经常忽悠说:搞民主会天下大乱。这就是典型的“诉诸恐惧”。另外,朝廷几十年来经常宣传的“帝国主义忘我之心不死”也属于“诉诸恐惧”。
根据心理学的研究,诉诸恐惧是非常有效滴(考虑到篇幅,暂且不谈具体的心理学机制)。当某人被恐惧所笼罩,往往方寸大乱,再也顾不上理性的思考。顺便说一下,“诉诸恐惧”不但经常用于政治领域,也是经济领域的管用手法。所以巴菲特有句名言:当别人贪婪时恐惧,当别人恐惧时贪婪。涉足投资领域的同学应该好好体会巴菲特这句话的深意。

诉诸仇恨
和“诉诸恐惧”类似的另一个招数是“诉诸仇恨”。当一个人非常愤怒时,往往也会削弱其理性思维的能力。比如最近20年,天朝刻意煽动对日本的仇恨——钓鱼岛被反复拿出来说事儿。如果朝廷真的是寸土必争,那怎么从来不提如下这些边境纠纷?
藏南(中印边界)约7万平方公里
江心坡(中缅未定界北段)约2万7千平方公里
江东六十四屯(中俄边界)约3600平方公里
……
(关于更多的领土纠纷,可以看俺3年前的帖子《谁是最可恨的人?——写给仇日愤青们》)
从上述对比可以看出,朝廷并不是寸土必争。所以钓鱼岛只是一个借口,一个G点。通过这个G点可以煽动足够多狭隘的民族主义者。
看看下面这些被煽动的爱国愤青,你就能体会到朝廷的“诉诸愤怒”,效果有多好。

bd802d6736befd935c38894c0f39e06d

◇辩证法

最后再来抹黑一下“辩证法”。这玩意儿在党国的正统理论体系中很是吃香,被抬到很高的高度。为啥党国的理论体系如此强调“辩证法”?原因有很多。其中之一就是:辩证法有利于培训“双重思想”。因为写到这里,篇幅已经比较长了,俺就不多费口水批辩证法了,直接给出俺2年前的一篇博文《每周转载:关于辩证法(3篇)》。其中的那篇《辩证法与放屁》不但搞笑而且入木三分。

俺博客上,和本文相关的帖子(需翻墙)
看看真理部是如何PS照片的
谈谈真理部对朝鲜战争的忽悠
谈谈真理部对抗战历史的篡改
每周转载:关于辩证法(3篇)
天朝民众的心理分析:圣君情结
天朝民众的心理分析: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谁是最可恨的人?——写给仇日愤青们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


2014年1月6日, 9:17 上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