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xijin

内地《》总编胡锡进4月1日在香港中文大学演讲。他指《》不是官媒,而是一份市场化报纸,代表内地多数民众想法,内地媒体和香港在发展时都应该考虑现实。香港中文大学政治哲学副教授周保松脱鞋离场,也有维权律师当场质疑胡锡进的言论。

《环球时报》由人民日报社主办,创刊于1993年1月3日,《环球时报》的新闻网站环球网自称是“拥有独立采编权的中央重点新闻网站”。但该报的内容因常带有强烈的民族主义情绪而为人所熟知。

《明报》报道,胡锡进在演讲中开宗明义,先说《环球时报》不是官媒,市场发行量极大,有政府和市场两个老板。

“我把这两个老板侍候得都不错。”

他在演讲中又强调《环球时报》的意见与大众意见一致,媒体不能脱离政治现实,中国媒体应探索渠道适应中国特色,“我是一个现实主义者”。

胡锡进称,内地民众希望香港保持特色,“保持你们的民主性,但需要稳定,不要因为这些事把香港给颠覆了,让香港乱起来”,并提醒香港上面还有中央和《基本法》。

香港资深媒体人、《号外》杂志副主编张洁平在其微信朋友圈中发信息称,香港中文大学政治哲学副教授周保松提问:“我非常耐心地听了胡先生的演讲,里面大量使用了党的利益代表人民的利益,我代表十三亿人……我们现场有很多中国的老师同学,我想问问,现场有多少人非常不认同胡锡进的观点?”

张洁平的信息中称,现场超过一半的人举手。

周保松接着说:“我的问题问完了。”然后他脱下鞋子,提着鞋,从第一排正面走出教室。

《南方都市报》专栏作家杜婷通过其个人认证微博发表了相同的描述,并称“真是有礼节、有风度、有尊严的抗议”,“让我们在举手的那一刻多少表达了态度”。

周保松的个人认证微博也转发并确认了杜婷的这条微博称“这确是昨天的情况”。

但胡锡进的个人认证微博消息指,“一名听者(周保松)对我和环球时报持强烈批评态度,他对听众席说,你们当中反对胡先生演讲内容的,请你们举手。结果,有大约三分之一的人举起手来。”

有出席演讲的香港中文大学出版社编辑向《南华早报》表示,据她观察,当时举手的人应该已经过半。“当天去的人不是很多,可能原本他们以为会有很多人去,所以订了很大的场地,但最后只有大概三分之二到四分之三的人(上座),但当时举手的人据我看应该是过半了。”

胡锡进今日(4月2日)凌晨2:25再发微博指,表达方式“最激烈的是周保松先生。他作为该校副教授,做学生都没做的事,脱鞋,但现场并未对他的这份无理给予呼应。我当时根本不知道他脱鞋,事后从微博得知。讲座圆满结束。”

胡锡进在演讲中曾表示,他知道大家都有很多尖锐的问题,并请大家“像扔西红柿和臭鸡蛋一样”把这些问题扔给他。

在演讲过程中,周保松在微博中两次表示“我终于明白为什么那么多人想扔鸡蛋了。”

除了周保松,在港的内地维权法律学者滕彪也在演讲的问答环节提出了尖锐的问题。滕彪文,如果党和人民利益一致,为何不敢开放言论,六四、法轮功、许志永等事件又如何解释?滕彪也要求胡锡进回应网民称其为帮党“叼飞盘的狗”一说。

胡锡进回应称,中国发展过程必然出现问题,开放言论中国“承受不起”,又表示“六四”时自己天天在广场,但现在如果发生“六四”则没有民意基础,因为中国已经变得多元化。

胡锡进在演讲中多次举出香港《苹果日报》为反例,有《苹果日报》记者起身发言,亮明身份时现场观众鼓掌。这名记者表示,这也没有什么值得鼓掌的,但既然胡主编表示自己有些话不方便说,《苹果日报》可以向他约稿,稿酬丰厚,而且保证一字不删,如果担心被“国保”等跟踪,《苹果日报》也可以匿名发稿。

在现场的港中大出版社编辑表示,胡锡进以“被丰厚稿酬吸引”作答,回避了问题。

这名编辑表示,胡锡进当天演讲中所说的基本都是“常识”又“离谱”的事,“表示他对党的忠心”,以各种可能的表达方式,“就像个说评书的”,将平时就觉得很荒谬的话面对面地、微笑着、耐心地说一遍,“格外恶心”。

胡锡进在4月1日接受《AM730》专访时表示,《环球时报》被指“民族主义”是“有人故意这样形容我们,无所谓的”,“环球时报维护中国国家利益,为什么就成为民族主义的报纸呢?为什么其他不是民族主义的报纸?”

对于最近一两年屡屡引发社会争议甚至冲突的中港矛盾,胡锡进则表示,《环球时报》对“驱蝗”这样的行动会采取批评态度,但他认为香港出现这样的现象很正常,“一国两制嘛”。他又强调,《环球时报》不会把有人高举“港英旗”看成“港独”,他相信这些想象不会蔓延成为有实际政治意义的运动,“只要香港人不愿它失控,就不会失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