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广 | 长平:“一国两制”的主要矛盾是专制与民主

长平:我也注意到中国以《环球时报》为主的官媒对“占中”进行了冷嘲热讽的评论,称它是一场“非法的闹剧”,是与“外部势力勾结,干涉破坏”等。在 我看来,这样的态度是对香港民意的极大不尊重,说这是“非法闹剧”的说法也是错误的,因为如果这是香港几十万人的非法活动的话,警方早就应该出面制止,甚 至应该把组织者抓起来,事实上并没有这样。这个活动是合法的,组织者也说的很清楚,实际上这是一场民意表达,并不是投票选举,就表达民意这一点来说,是成 功的,也是严肃的,诉求是真普选,应该得到重视。

至于说“外部势力干涉”这样的说法,在中国这样的国家一直存在,这样的说法本身也是对民意的不尊重,因为把外部势力的影响无限夸大,甚至说成是主要 的因素,这本身是对民众的侮辱,或者说是对民意的漠视,因为他们把民众描述成为一个没有头脑的人,是极容易操控的是“乌合之众”。一个能独立思考的民意, 外部势力只是其中的一个部分。

法广:您认为中国政府为什么曾答应香港一国两制政策 50年不变,而在香港回归不到20年的时间里,就采取各种措施加紧对香港自由的限制,引发香港人的反抗呢?

长平: 其中主要的原因是,一国两制的矛盾不是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的矛盾,而是民主与专制的矛盾,这对深刻的矛盾几乎是无法调和的,当初对一国两制的社会主义与资 本主义的描述,其实是掩盖了民主与专制矛盾的实质,这个矛盾会一直存在,而且不会井水不犯河水,会一直发酵,因为专制政府的特点,不是去扶好一个地区, 或者调整政策来让民众满意,最核心的本质是要进行控制,所以一旦不能控制,他们就会害怕。

对香港来说,香港人要民主就必然想摆脱专制政府的控制,另外,民主也是要扩大的体制,所以他们也害怕影响到内地人对政体的重新认识,内地人本身对经 济和政治文明的发展都会有重新认识,不断地反思,加上香港因素的影响,或者是北京担心香港因素的影响,他们的担心从目前控制的局势看,比想象的更加焦虑。

出于这两种原因,他们会不断地,主动地去干扰香港的民主发展,去控制香港的自由,最终会导致更大的矛盾。

法广:今年 七?一游行的主题包括“争取公民直接提名”和“捍卫港人自由、无惧中央威赫”。这个游行被看作是香港民主派争取民主,抗议北京压制的重要机会,从目前的情况看,七?一大游行不管规模如何,有没有可能对中国政府治理香港的方式会产生影响?

长平:我认为应该产生影响才正确,象《环球时报》等中国大陆的官方媒体一再强调包括七?一大游行,包括6 ?22 公投不具法律效力这种说法实际上是有一定问题的。就是说民意本身应该有他的法定效力,不论是在中国的基本法,还是在香港的法律中,都得到保护,在民主国 家,民意的法定效力是很明显的,因为民意会影响选票,但是在没有一人一票的非民主,甚至是专制国家,民意如何反映其法定效力,这本身是一个问题,那香港人 显然不愿意承认,或者不愿意接受他们的民意表达不被重视,或者不能完全反映在法律上这样一个事实,如果还有机会的话,他们显然会一直坚持下去,直到会真正 产生他的法定效力。

法广:香港的治理情况,对解决台湾问题有直接或间接的影响吗?

长平:显然会产生直接的影响,因为在过去中国大陆的政策中,香港的“”就是解决台湾问题的一个样板,但是从今天的情况看,一国两制在香港的治理显然是失败的,我想大部分台湾然都不大可能接受目前的这种状况。

有句话是“今天的香港,明天的台湾”,这是几十年前说的,当时的情况是香港相对来说,经济比较好,而且也有一定的自由和法制,让台湾人很羡慕,但是今天还在说这句话,就有了另一种意思,完全是相反的,就是台湾人在警醒自己不要成为今天的香港。

对台湾人认识两岸的关系显然是非常重要的一环,再加上台湾“太阳花”学运领袖陈为廷等人到香港去被拒签遣返,甚至台胞证都被注销,这样一些事情会让很多人看到大陆体制的本质,对解决台湾问题来说,不管是超哪个方向走,我觉得都是非常重要的因素。

感谢长平先生接受法广专访。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

2014年7月1日, 12:19 上午
编辑:
分类: 网事纷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