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慕容雪村疑遭当局派水军抹黑

抹黑表演
(图片来自东网

近日,推特上突然出现了一系列共10篇题为《慕容雪村的前世今生》的文章,对中国大陆知名作家慕容雪村进行密集攻击。其中除了给慕容雪村扣上诸如“毫无人性的变态伪作家”、“社会负能量传递者”、“名副其实的伪公知”等帽子外,更花大量笔墨叙述了他所谓的淫乱史,称其与多名女子偷情等。

独立评论人苏星河在东网发表评论,将这系列对慕容雪村的攻击称为“某团伙炮制的系列抹黑’文章’”,是当局上演的“一幕丑剧”。苏认为,慕容雪村之所以遭到当局水军密集攻击的原因是他“极权的反对者”的身份:

在慕容雪村之前,就有北风、胡佳等流亡海外、被非法软禁和被囚狱中的反对者,被流氓团伙控制的创作班子,以“其人其事”之类的作品予以抹黑。它们无法以光明正大的论辩和令人信服的证据,来证明自身的伟大、光荣、正确,证明不同政见的荒谬错误,所以诉诸私生活、个人经历的抹黑,动用其强大的专制资源,向受众传达一个“此人是坏人”的印象。而大量的受众,出于对极权之下互害社会的亲身体验,多愿意选择相信并且传播这样的抹黑内容。反对者因此面临的舆论压力,以及这些内容对其名誉、生活的侵害,都是常人难以承受的。尤其是,当一个人处于需要自证其清白的境地时,那种痛苦、愤怒,更是常人难以想像的。

然而根据独立专栏作者项小凯的观察这些消息在推特上的传播很不寻常。比如一个发布这条消息并得到一百多次转发的帐号只有不到100名关注者,且发布的推文总数不过20余条。项小凯随后通过朋友对7条攻击慕容雪村的推文进行调查分析后发现,总转发数达800余次的那些推文,参与转发的帐号却只有160余个,等于平均每个帐号分别参与了多达5次的转发。项小凯解释称,正常情况下的推文转发时间分布规律为开始时相对较少,随后达到的转发高潮只集中在一个比较段的时间段,在此之后的转发密度会逐渐下降。然而这些攻击慕容雪村的推文却是每条消息均在20分钟之内完成所有转发,每次转发间隔为固定的10秒钟左右。这很显然更像“机器的自动处理”

根据项小凯掌握的调查数据,上述参与转发的160多个帐号除了参与转发的两个机器人账号外,其余所有账号的注册时间均在2014年1月1日之后。其中近80%的帐号甚至是在2014年6月1日后才注册的。每个帐号的平均发推数约为10条。帐号关注与被关注数在30上下,并且为“封闭式的群体间相互关注”。然而除两个机器人帐号之外,这些攻击慕容雪村的消息“并没有得到其他注册时间在2014年之前的帐号的转发”。

项小凯对这些帐号活动模式的总结是“那就是通过密集的多次转发,触发其它机器人帐号的自动筛选与转发,并通过机器人的转发,扩散到其它推特用户的时间线上,以此试图得到更多的外部帐号的转发扩散”。

项小凯认为虽然这次行动的实施者和真正动机并不明朗,但从多方面来看,这似乎“是一次针对推特中文社区的某种预演”。他无不担心地指出,香港6.22公投网站就曾遭国家级黑客攻击至完全瘫痪,推特上的大规模网络攻击或许终将会成为现实。

【如需转载此文,请遵守本站采用Creative Commons 的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协议。】

2014年8月28日, 12:13 上午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