冉云飞 | 四九年后著名作家的“特别创作”

冉再按:现在许多作家动辄出全集,可是他们许多人的“特别创作”,根本不见踪影。所谓为尊者贤者讳的传统,在中国根深蒂固,说到底就是要把稍微有点名声的人打扮成完人。这固然有许多作家的后代从中作梗有关,同时也有一些研究者成为其研究对象的“守护神”有关,但更与有关方面害怕历史真相、意识形态坍塌有关。这官民势力合谋起来,造成了把这样的“特别创作”剔除在其“全集”之外的情形。

专制是沉默者共同铺就的,更是有名者的“特别创作”添砖加瓦铸就的,这毋庸讳言。四九年后,包括著名作家在内的知识人,没有几个人是有骨头的,这是个事实描述。这事实描述不是道德谴责,当然这样描述本身就有道德力量。有许多知识人在所谓平反后,只以受害者的姿态出现(至于说那些说共产党打他是娘打他,他不嫉恨甚至说打过后还受了教育者,当然是认知上的愚昧与为人的矫饰),那只不过巧妙地推卸自己的责任罢了。专制的大厦没有知识人的努力参与,是根本无法建成的,我们必须清醒地认识到这一点。有人喜欢问我当今中国教育为何出现这么多的问题,近因不说,远因就是四九年后知识人缺少活着的真诚。不特如此,还欺饰狡诈,一起来愚弄民众,从中分一杯羹,今天许多知识人的表现也好不了多少。2014年9月3日于成都

冉按:《为保卫社会主义文艺路线而斗争》(上下)这书32开,1250页。但在下册“第三部分”的标题下面有一行小字,“本书装订时,下册第646页至649页及第689页至704页两篇文章临时抽去,特此声明。新文艺出版社一九五七年十一月”。不知为何临时抽去,大抵要么是文章本身有问题,或者是作者刚好在这节骨眼上由积极分子变成了“反党分子”亦未可知,须知彼时朝好人而晚坏蛋的事情是时常发生的。

四九年后的作家积极分子,和挑粪积极分子一样多,这书中罗列了许多,言辞之恶毒虽不算集大成,也颇得运用歹毒语言之要妙。下面将这书的前言及一些“著名”,亦即按官方吃冷猪肉的配享名单——“鲁郭茅巴老曹”后五位所作文章之目录抄录如下。迅翁死得早是好的,不然五七这一关不知他怎样过?故特将其夫人许广平的文章附录于后,以彰显“鲁郭茅巴老曹”这配享的完整性。读了这些文章,不知他们真是“人民艺术家”呢还是“共产党艺术家”?虽然不必对他们过于苛求,但言论俱在,以此作为观察他们的一个角度,并从中看清共产党是如何“伟大、光荣、正确”,依旧是有现实意义的。2007年8月24日8:51分于成都


  彻底反击右派……………………………………………………郭沫若
  努力把自己改造成为无产阶级的文化工人……………………郭沫若
  必须加强文艺工作中的共产党的领导!………………………茅盾
  明辨大是大非,继续思想改造…………………………………茅盾
  洗心革命,过社会主义关!……………………………………茅盾
  中国人民一定要走社会的路……………………………………巴金
  反党反人民的个人野心家的路是绝对走不通的………………巴金
  永远跟着党和人民在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的道路上前进……巴金靳以
  树立新风气………………………………………………………老舍
  为了团结…………………………………………………………老舍
  我们愤怒…………………………………………………………曹禺
  纠正错误,团结在党的周围……………………………………许广平
  关于丁玲、陈企霞反党集团的活动……………………………许广平

前言

从今年六月开始,在全国范围内展开的反右派斗争,是政治战线上和思想战线上的社会主义革命。这一场斗争,在文学界也进行得非常激烈。广大的作家们,在党的领导下向反党集团和党内外右派分子进行了坚决的战斗,来保卫社会主义的文艺路线。

这个集子,是根据这一时期们内发表在报纸上和文艺期刊上的一部分有关文学战线上反右派斗争的文章选编而成的。共收文章一百四八篇。内容包括报刊社论、文艺部门党的负责同志的指导性发言以及广大作家在斗争中所写的文章和发言。批判的对象,除丁玲、陈企霞、冯雪峰反党集团外,还有党内外右派分子王若望、刘绍棠、刘宾雁、许杰、徐中玉、洛雨等十余人,以及安徽、浙江等地文艺界的反党集团。

这里所收的文章,都贯彻了摆事实、讲道理的精神,涉及的问题比较广泛,对反党集团及右派分子的反党、反人民、反社会主义的罪行,作了无情的揭露;对他们的反社会主义文艺路线的谬论,作了有力的驳斥;对他们走上堕落道路的思想根源,也有深刻的分析。这些文章可以帮助读者正确认识党的文艺方针,党领导文艺事业已要性,以及文艺工作者为什么必须重视思想改造等问题。

为了使读者了解问题方便起见,特将一部分批判文章中涉及到的右派分子所写的文章附在后面,作为附录,以便查对。其中有三篇文章,未在报刊上发表过,文中有个别错漏之处,悉照原文,未作改动。

新文艺出版社编辑部

2014年9月2日, 8:03 下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