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闻观止】人民日报 | 占中“动乱”让香港损失甚巨

原标题:香港还有多少家底可供糟蹋?

在公民党等泛民阵线制造的一场又一场无理无聊政治恶斗中,昔日效率大幅度领先大陆、在全世界名列前茅的香港已经损失太多。这次“占领中环”从昔日的“以法乱港”走到了公然违法抗法,把对中央政府和特区政府的挑衅推向了前所未有的新高峰,也必然将香港为政治乱象付出的代价推向新高峰。

一个严峻问题摆在面前:香港还有多少家底可供糟蹋?

在此次“占中”动乱中,香港为之付出的显性经济成本主要是特区政府为应付动乱增加的开支、香港股市下跌蒸发的市值、餐饮零售旅游行业在国庆黄金周损失的营业收入等项目。据香港科技大学经济系教授雷鼎鸣测算,从国庆前夕“占中”爆发至10月7日,香港损失已达3500亿港元;“占中”每拖延一天,这类显性损失就会增加几分。倘若“占中”升级,香港为之付出的显性经济成本将会永久性无法挽回。

作为香港起家之本的航运和转口贸易,在香港制造业基本消亡之后,在香港实体经济部门中所占地位更加突出。2012年特区的73465亿港元外贸总额中,转口贸易就占33755亿港元,相当于当年香港GDP的179%,如果这部分经济活动遭受显著干扰,对香港经济的打击必然是创巨痛深。考虑到圣诞出口旺季即将来临,考虑到“占中”动乱背后的美英操盘手们“扳倒中国”(take china down,美国前驻华大使洪博培语)的意志足够冷酷、坚定,考虑到他们为此次的大动作已经策划、布局数年之久,他们绝无可能因为站到前台的“占中”学生心灰意冷打退堂鼓、因为遇到主流民意的抵制和反击就洗手不干,他们会猖狂反扑,香港这场斗争必然会经历几次三番的反复拉锯,而香港遭受的损失将更加巨大。

更重要的是,“占中”动乱还给香港经济带来隐性损失,也就是因此而损失的机会,香港居民、特别是香港青年赖以安身立命和向上流动的机会。资本害怕动乱,胜于害怕暂时没有利润,这些年来层出不穷、愈演愈烈的动乱使香港损失了难以计算的机会。要看到,随着泛民阵线的活跃,这些年来香港特区每年实际经济增长率不仅大大低于大陆,大大低于整个亚洲新兴市场,而且明显低于与其直接竞争的新加坡,在遭遇经济金融危机时波动性则更强。

香港的动乱撼动不了大陆经济的全局。公民党当年挑唆朱绮华逼停港珠澳大桥香港段工程,并未妨碍大桥珠海、澳门等段工程如期开工建设;香港码头倘若不能使用,出口企业和航运公司会尽可能安排改走盐田、黄埔、高栏等邻近的内地港口;香港金融市场紊乱,自有内地、美国金融市场顶上……就连香港作为自由港的地位,也有上海自贸区可望替代,另有大批其他城市正极力要跻身自贸区的行列。但问题是:香港青年的机会呢?

参加“占中”的青年中有些人是因为香港社会向上流动空间萎缩、一时看不到前途而发泄心中无名怒火,但这番闹腾,会不会形成“政治动乱—就业机会流失—青年动乱倾向加剧—就业机会进一步流失”的恶性循环呢?朱绮华逼停港珠澳大桥香港段工程事件爆发后,曾经自以为“正义”的朱老太沦为街坊千夫所指,就连她儿子媳妇也对她严厉谴责,她只能整日深居简出,悔之无及,而当初挑唆她的公民党律师却把自家责任推卸个精光。今天,满怀冲动参加“占中”的青年们结果会怎样?

(作者为商务部研究院研究员)

网友漫画:關公與耶穌的華麗邂逅

网友漫画:關公與耶穌的華麗邂逅

以下为数字时代编辑摘自网友评论:

wuhan1946114:点评:定性的力度在提升,镇压的冲动在积累。

戴旭:中国不能允许分裂国家、制造动乱的人恣意妄为!

wp4909:这台旧机器已经开始走在老轨道上.. 熟悉的轨道….

songma:嘿嘿,会上熟悉的拖拉机么?

cuixueqin:会不会上拖拉机不知道,但是应该不会有人说“我老了无所谓了”,也不会有人说“我们来晚了”。

MyDF:这一次中共是无法武力镇压的,只能动嘴。动用驻港部队,上坦克?No!在全球直播之下,无异于自掘坟墓,彻底毁掉香港,变相宣布台湾独立。特警?No!在大陆的惯常做法是异地调集特警,但是香港就是香港,没有“异地”。

MyDF:香港占中10天以来,亲眼所见三大谣言:新华网的黎十亿、四月网的碰瓷男、北美崔哥纽警访谈,在各类媒体和微信微博上畅通无阻,何止500转?正所谓:官媒愤青五毛党,谣言只许正能量,无耻无知无底线,死猪不怕开水烫。

greatzhonghua:共产党现在的策略似乎有两个。一是挑起港人的内部矛盾。现在已经有港人抱怨正常工作生活受到影响了,相信不久后这一矛盾将会扩大。二是策划一些事件抹黑学生运动,制造暴力,再以打击暴力的理由镇压。个人认为运动成功的关键还在于港人的团结,以及及时识破诡计。

laoyang945:#转 环球时报:占中不能代表700多万港人的主流意见。网友:那就让700多万港人投票决定吧?环球:不行,香港问题要14亿中国人共同决定。网友:那让14亿中国人投票决定吧?环球:我们代表14亿人

ZhangDajun:董建华、梁振英等人从自己的私利出发,也不希望中共镇压。因为中共一旦出手镇压,势必会接着直接接管香港。那时,像梁振英之类的代理人就失去了很大的利用价值。这些苦口婆心劝学生的人主要是从自己的利益出发考虑问题的,不过还是要提高到爱与理想等高度。

williamlong:成龙代言小霸王,小霸王倒闭了;代言爱多VCD,爱多老总坐牢了;代言汾湟可乐,汾湟可乐没了;代言开迪汽车,全国才卖九百多辆;代言霸王洗发水,被查出霸王致癌了。担任中国禁毒形象大使,儿子吸毒了。最近几天,成龙又为“反占中”代言了……

张雪忠:在抗争者自己决定坚持抗争时,我们对抗争者的貌似恳切的撤离劝告,将在打击抗争者士气的同时,也将鼓励当局作出弹压的决策。这还可能助成一种极为可悲的道德氛围:一旦当局真的采取了武力弹压的断然措施,应当为可能的牺牲负责的,似乎不是蛮横残忍的镇压者,而是坚韧不屈的抗争者。

王亚军北京:60年前,有人要民主,他们变成了大救星; 50年前要民主的成了右派; 40年前要民主的变成反革命; 30年前要民主的成了冤鬼; 20年前要民主的成了……; 10年前要民主的成了囚犯; 在今天,有人要民主,他们变成了“汉奸-嫖客-日杂-美狗-敌对势力”。

isaac:“有一群人占中国好几十年都没人管”。 #路人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