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舌的毒|人人爱下余英时

那些即将买不到的书

一直享有盛名但其实很小众的余英时,一下子成了大众畅销作家了。微博、微信双双被刷屏,人人都在转发他的文章、视频、电子书。有人开始读他,有人重新读他,更多的人大张旗鼓地在电脑、手机、kindle集齐整套的余英时文集PDF版,然后心满意足地等待忘了这茬。所以,我最开始拟的标题“人人爱读余英时”,改成“下”字才准确。

为什么要禁余英时?在讨论这个问题之前,我要先坦承自己的政治幼稚病。自从前几天看到余英时被禁的消息之后,我是一直持怀疑态度的,甚至腹黑地想过“是不是出版商炒作”。我之所以不信,是觉得余英时在大陆出版的著作都是研究文化、历史,尤其是儒学,完全与政治风马牛。何况,这些著作像任何一本在本国公开出版的书一样,早就经过审查。当时审查没问题,现在突然有问题了?我还联想到最近儒学在本国颇为得宠,心说,搞儒学的何苦为难搞儒学的……

相关阅读:

在我确认了禁书消息的真实性之后,在我经朋友帮助阅读了余英时上个月在台湾做的访谈之后,更关键的,在得到自干五们的指教之后,我深刻地意识到自己幼稚得可笑。

在我们这些被高墙保护的花骨朵们看来,余英时在台的言论确实偏猛,作品受牵连也就“可以理解”了。但问题依旧存在,余英时说的话再不中听,大陆也没几个人能听到。既然如此,何必去折腾无害的学术著作,让更多人知道余英时说了不中听的话?而且折腾的副作用还让冷门书突然大热。

自干五们给我解了惑。他们中的某位说:“网上炒作余作家等人被下架的书翻几倍无所谓。关键是官方表明了态度,逼着各处的知道分子们,要考虑怎么站队了。我D决断不再统战某些赤裸裸地鼓吹颠覆体制的人了。”

与此呼应的是,环球时报也说了:“要求一本书下架而导致该书走红的情况以往多次发生过。在有些时候,限制某本书的发行更多反映的是官方部门的一种态度。”

翻译一下:只要有人惹我们,不管整他有没有好处,我们一定要整他!这就是亮剑精神!这就是“犯强国者,虽远必诛”!

自干五们在积极解读的亮剑精神的同时,还奚落余英时的书“几年内一共只卖出十几本”。言下之意是,禁他压根影响不了几个人,还节约出版资源,是利国利民的大好事。我不能同意这种逻辑,因为按这个逻辑的话,自干五朋友如果长期没有性生活,难道国家为了节约卫生纸就应该阉掉他吗?不对,这个比方不好,自干五的事怎么能叫阉呢,人家肯定会亲自动手,然后屈膝跪地,向祖国母亲双手奉上自己的物事。这才叫不辜负这个时代。

欢迎关注毒舌的毒,我就不告诉你怎么关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