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上海市委书记韩正接受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主编张力奋专访,提及他的一些个人工作生活细节,透露了很多普通百姓对中央政治局委员这一级高官希望了解的讯息。比如,韩正每天中午和晚上十点以后都要上网,自己浏览和搜索感兴趣的各种资讯,每天在网上时间至少两三个小时。他有微博帐号,常在微博上“潜水”,但是目前还没有微信帐号。张力奋还问了一个可能令韩正尴尬的问题:是不是有时候也“”?韩正没有正面回答是否翻墙,只是表示“每天早晨,有关全世界的资讯都到我办公室了。有的甚至是很尖锐的批评意见。”

身在海外的社会经济学者何清涟看到这篇报道,在美国之音发表了一篇文章《高官韩正们缘何要“翻墙”?》,有感而发,控诉了中共的信息封锁之恶。

这两篇文章都是好文章,但是有几个常识错误,都属不了解“中国国情”所致。

张力奋问韩正是不是有时也“翻墙”,韩正之所以没有正面回答,是因为张力奋不知道,韩正根本不需要“翻墙”。何谓“墙”?中国网络过滤审查防火长城()之谓也,是中共“金盾工程”的一部分。它实际上只针对普通老百姓,目的是为了让中国老百姓都看不到境外的“不良信息”,是中共最愚蠢的愚民政策之一。韩正这一级别的官员,是属于享受信息特供的群体,就像享受特供蔬菜、特供粮食和改革开放之前一定级别的官员可以享受内部电影一样,他办公室和家里的网络,根本就没有设“墙”,所以根本不存在“翻墙”之说。

并非一定要到韩正这一政治局委员级别才能享受“免翻墙”的信息特供待遇。去掉“墙”的屏蔽,其实门槛很低。我认识一位官媒网站的副总编辑,只是处级,他因为“工作需要”,找到公安局网监处的朋友,写了一个申请,提供了自己的IP地址,网监就给他去掉了“墙”,从此他在办公室的网络上自由遨游,再也没有任何障碍。对于任何一个有一定权力的地方官员来说,只要他想去掉“墙”,并非难事。有的根本不需要提要求,就会有人帮他们设定好,比如韩正就应该是其中之一。这是他们的特权。

何清涟的文章谈及安装翻墙软件“不合法”,说中共“偶尔抓几个翻墙者以形成寒蝉效应”,客观地说,中共确实还没有哪条法律规定网络“翻墙”是不合法的,也还没听说过谁因为网络翻墙而被抓,这一点不能冤枉中共。中共虽然设立了网络防火墙,让国内民众上不了境外“敏感”网站,但都只是偷偷地做,从不公开承认,也没有这方面的立法。他们如果要抓人,一定有其他的理由,比如“泄漏国家机密”、“受境外网站负责人指使大肆编造传播虚假不实信息”等,而绝不可能是因为“翻墙”。如果有人因为“翻墙”而被抓,估计立刻会成为网络上的大新闻。

实际上,现在翻墙已经非常便捷,各种翻墙软件层出不穷,翻墙工具越来越好使,越来越多的中国内地民众都在翻墙,中共的“”早就形同虚设,只有中共自己还在自欺欺人,以为他们的方滨兴大师设计的防火墙有多么了得,成功地阻止了“境外敌对势力”的网络入侵。这终会沦为人们的笑柄。

2012年和2013年,先后有两家市场调查公司进行的调查表明,Google+的中国用户已达1亿人,Facebook的中国用户也已达6000至9000万人,而这几个网站都是在中国被防火墙屏蔽的网站。这实际上表明,翻墙的中国网民,最多可能已达到1亿人。中国目前网民不到7亿人,而翻墙网民就占了七分之一,再强大的“防火墙”,又有什么用?

中共的网络防火墙,终有一天会全部轰然倒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