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永祥|铭记历史、 反省人性就能避免悲剧重演吗

原题:铭记历史、 反省人性就能避免悲剧重演吗——观《奥斯维辛没有什么新闻》《小狗包弟》公开课有感

上《奥斯维辛没有什么新闻》《小狗包弟》很容易把学生上得震撼。惨不忍睹的图片配以声情并茂的解说,学生的眼泪就来了,然后我们趁热打铁:“同学们,我们一定要牢记历史,反省人性,决不让悲剧重演!”

牢记历史,反省人性,就真的能让悲剧不重演吗?为什么大大小小的悲剧仍然在上演呢?

问题不想清楚,牢记历史,反省人性,都只会沦为浅薄的口号。甚至有可能,同样的悲剧正在上演,善良的人性被恶利用,助纣为虐充当帮凶,却还浑然不觉。

诚然,奥斯维辛集中营、文革都暴露了人性极度残忍丑恶阴暗的一面。

我们祖宗有说性本善的,也有说性本恶的。事实可能是,人生下来,一张白纸,本无所谓善恶,全看后天环境的熏陶造就。就后天来讲,每一个人都有善的一面,也有恶的一面,关键是哪一面起主导作用。狄德罗说“一半是天使,一半是魔鬼”。这就是人性,人性兼具两面,客观地在那存在着。我们关键是要限制那个魔鬼出来。限制魔鬼出来,有两种方法,一是道德教化提高修养,一是外在制度规范约束。

纳粹和文革猖獗过程中,都有普通人的逆来顺受,说着违心的话,做着违心的事,都体现了普罗大众人性软弱的一面。《小狗包弟》一文作者字面上重点就是对自我人性软弱的反思,我们这里就先以该文为例分析普通人的人性反思的价值和意义。

在以《小狗包弟》等文章为代表的巴金《随想录》中,巴金对自己的卑怯做了无情地解剖,并虔诚地忏悔,所谓“一个最无责任者对自己责任的拷问”。巴金因而获得了一个崇高的称号,号称“中国二十世纪的良心”!

那么反省过后,遇到类似问题,巴金的做法会发生改变吗?

如果坚决不送走包弟,那么自己的家人会受牵连,在那种混乱的时代,什么事都可能发生的,置家人于危险之地,不是更没人性吗?或者像傅雷夫妇、老舍那样坚定地选择死亡,那么他倒是解脱了。但同样会置家人于困境,放弃了自己保护家人的责任,至少也给家人留下了永远的痛。同时这样“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死似乎于现实并无丝毫改变,反倒可能落个“畏罪自杀”的恶名。又或者像林昭、张志新那样为捍卫常识而忍受非人的折磨及至付出生命?面对强大的国家机器,能够受得了那样酷刑和对人的尊严的践踏的,泱泱华夏,有几人与?这已经超越了人的极限,不是人,而是神了!那显现的已不是人性,而是神性了!而在强大的国家宣传机器铺天盖地地宣传下,他们的英勇就义又能唤醒多少人?反倒背负着恶名,给当权者树立宣传的典范,杀鸡给猴看,震慑后来者。

可见巴金这样的反省、自我忏悔,是不能阻止、更不能防止悲剧的重演的,意义多大,价值几何?

不仅正面意义不大,反倒会陷那些无法行诸文字的人于不义,更重要的是可能遮蔽真正的有价值的反思!

一个逆来顺受的人,事后反思,就可称为“二十世纪中国知识分子的良心”,那说明二十世纪中国知识分子的良心都没了。是什么让中国的几乎全部知识分子把良心给丢了?通过上述分析,在那样的境地下,知识分子的人性是好是坏,意义不大。

我们去看另一类人——“当权者”、纳粹的人性。他们的惨无人道、令人发指的恶行,登峰造极。人性为什么这么恶呢?我们反思了,认识到了人性的恶,我们的办法在哪?改变我们的人性,还是改变他们的人性?又怎样改变?专制下的当权者不正是以改变人性为口号,行戕害人性之实么?

作为一个单个的自然人,即便他的魔鬼出来作恶,那么他制造的灾难也不是全局性的,凶恶狡猾如悍匪周克华,他制造的灾难也是很有局限性的。而我们看到文革的灾难,那是普遍的,那是民族的;而法西斯制造的灾难更是世界性的,全人类的。可见有权力者一旦把人性中的魔鬼放出来才是最可怕的。普通人的人性善恶本身不会构成全局性的灾难,只有被权力者利用才会成为帮凶。像保卫伟大领袖的“红卫兵”,像17岁左右的青年人组成的号称精锐之师的“希特勒青年团”。

可见不让有权力者恶的一面出来作恶,才是至关重要的。

那么我们牢记历史,反省人性,寄希望于有权力者提高自己的道德修养,成为圣人超人,何如?

有德行的人怀着善良的动机勤奋办事,带来恶果的教训还少么?更何况这一个人往往有私心杂念。历史的实践证明真正的圣人要么活在神话里,要么活在过去。亡国破家相随属,圣君治国累世不见;忠者不忠,贤者不贤。何也?

一切有权力的人都会滥用权力,这是万古不易的经验——孟德斯鸠如是说。人类真正的智者,早就对人性做了最清醒的认识。所以鉴于人性的两面性,有权者必滥用权力。道德只能是个人律己的修养,绝对不能有期望他人做好人或对自己有慈悲心的期望。

无论是中国还是世界几千年的历史证明,“以德治国”是不可靠的,也是不可能的。人性的两面是客观存在的。人无完人,金无足赤。他们的一念之差,可能就是群体的灾难。所以美国人说“总统是不可靠的”。

所以牢记历史,反思人性往往是徒劳的。其实避免悲剧的发生,不在于改变人性,提高修养,而是要找到行之有效的办法防止权力的魔鬼出来作恶。人类也已想出了办法,并且实践证明是至今为止最有效的。

唯一的办法就是制度,限制权力,把权力关进笼子!鉴于人性的两面性,有权者必滥用权力。要防止权力者出来作恶,防止滥用权力,就必须以权力约束权力。只有这样,才能避免悲剧的再次发生。而不是反思自我人性,也不是寄希望于统治者表现出人性美好的一面!邓小平不是说“一个好的制度会让坏人变好人,一个坏的制度会让好人变坏人”么!纳粹、文革不是把众多单纯的青年变成坏人了吗?也不是把众多好人逼成坏人了吗?

林楚方代拟布什说:人类千万年的历史,最为珍贵的不是令人炫目的科技,不是浩瀚的大师们的经典著作,而是实现了对统治者的驯服,实现了把他们关在笼子里的梦想。因为只有驯服了他们,把他们关起来,他们才不会害人。我现在就是站在笼子里向你们讲话。这个铁笼子四面插着五根铁栏杆:选票、多党制、司法独立、新闻自由和军队国家化。

希特勒是民选的,但是他开足国家宣传机器,控制人心人脑。他的宣传部长戈贝尔说:谎言重复一千遍就成为真理。无论是文革,还是纳粹,青年在其中都起了不可估量的作用。青年人要冷静下来,思考一切,怀疑一切,而不能让感情蒙蔽了理智,否则青年人性中积极的因素,诸如热情厌弃庸常、渴望新鲜和变化,会化为权力魔兽的帮凶,而还自以为在替天行道。

可见制度设计上光是选票还不够,五者缺一不可。

关进笼子还不够,还要配上一杆枪,以防万一出来伤人!

枪杀案频发,总统落泪,国家降半旗,却并不一禁了之,何也?宪法保障“美国人民有推翻暴政的自由”——最可怕的是政府率兽食人!

我们常说我们有后发优势,我们毫不犹豫地利用人类文明优秀的科技成果,为什么却不利用具有根本意义的制度成果?却不惜悲剧几近重演?

为什么到今天我们的教科书对文革还遮遮掩掩?人类已经试验出了可以驯服权力魔兽的制度,为什么不告诉学生呢?为什么我们还是一味地煽情地赌咒发誓般地喊“牢记历史!”呢?用情感感染,而不诉诸逻辑和理性,本身就是不自觉地用了纳粹的方式,本身就有重演悲剧的可能!

当年希特勒的演讲多激动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