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s03_attpic_brief

5月2日,黑龙江庆安火车站执勤民警开枪击毙庆安当地人徐纯合,此事持续引发热议,当地检察机关也已介入。死者家属向南都记者透露,哈尔滨铁路公安方面向家属一次性发放了一笔“补偿款”,随后徐纯合遗体被火化。徐生前上访多次未果的诉求也如愿以偿———他的三个孩子已被安排到福利院,其八旬老母出院后将被送往敬老院。

中枪前与民警发生冲突

5月2日,黑龙江庆安站执勤民警开枪击倒庆安县的中年男子徐纯合。事发后,死者家属查看了全部监控视频,并向南都记者叙述了事件始末。据家属称,5月2日徐纯合喝了酒,带领母亲和3个孩子欲前往大连金州,车站安检人员认出了这对多次上访的母子,因担心其上访而不让他们上车。

死者家属告诉南都记者,徐纯合在安检口拦截旅客,随后被民警制服。旅客离开后民警将徐纯合放走,徐纯合追打民警导致双方互殴,在此期间徐将7岁的大女儿抱起并砸向民警。民警拿出橡胶警棍打了徐纯合5下,徐纯合抢走警棍后击打民警后背和持枪的手背,民警随即掏枪开枪,徐纯合胸口中弹当场死亡。

截至昨日,哈尔滨铁路公安未正式公开枪击案现场监控视频。哈尔滨铁路公安处刑警支队支队长赵冬滨针对监控录像和案情,向新华社记者还原了事发经过。

赵冬滨称,2日中午12时许,徐纯合在庆安站候车室安检口拦截乘客进站,安检员劝说无效叫来执勤民警李乐斌。徐纯合曾用矿泉水瓶攻击民警,李乐斌放开徐的双手却被其反击追打,李乐斌拿出警棍,在此期间徐纯合将女儿抓起掷向民警,随后两人开始拽棍,过程中徐给了民警一拳,帽子都打飞了,这时候民警就上去想制服他。

“民警的材料说了,那时候人家说了,你有枪咋的,抢过来就是我的,这时候扑上来,扑上来他就把棍子给拽过来了。”据赵冬斌称,徐纯合抢走警棍后,一棍打在民警后背上,一棍打在民警持枪的手背上,之后民警向徐纯合开枪。

对民警开枪的举动,哈尔滨铁路公安处刑警支队支队长赵冬滨在接受新华社采访时称,“徐纯合曾说‘谁抢到枪就是谁的’,在民警口头警告无效的情况下,民警手背又已受伤,如果枪被当事男子抢走,后果不堪设想。”

开枪民警获官方肯定

徐纯合的3个孩子目睹了父亲被开枪打死。死者家属介绍,45岁,他的大女儿7岁,被摔后并未受伤。而6岁的二儿子和5岁的小儿子对父亲的死并无反应,“只知道父亲是被人开枪打死的”。

“法医鉴定子弹打到心脏了,为何不打别的位置比如肩膀或腿,让他丧失攻击能力,而是一枪毙命?他又不是暴徒。”死者家属认为,徐纯合在公众场合闹事,警方最初制服他就不该放他,那样也不至于让徐纯合有机会和警方搏斗,更不可能让民警掏枪打死人。

据新华社报道,当地检察机关已介入,死者家属称,哈尔滨市检察机关正在调查。昨日下午,南都记者先后联系庆安县、哈尔滨铁路公安、哈尔滨市检察院方面,均未获进一步回应。

据了解,事后,开枪民警受到官方肯定———5月3日,庆安县委常委、副县长董国生代表省市领导慰问了事件中的受伤民警。“董国生对民警为保护群众生命、财产安全,在负伤情况下坚持与歹徒搏斗的行为给予了肯定。”

徐纯合家属告诉南都记者,昨日上午家属收到铁路公安以“救助”名义发来的一笔钱,随后家属将死者遗体火化。这笔钱介于网友猜测的10万余元和30万元之间。此外经政府协商,徐纯合的3个孩子已被送往福利院,而其八旬老母也将在疗养结束后被送往敬老院。

其母曾带孙子到处乞讨

“别人觉得他挺可惜的。”死者家属对南都记者说,“但他这么死去,我感觉把孩子成全了、把老太太成全了。”

早在2013年,网上就流传一则“爱心转发”帖,内容是“我是徐纯合的弟兄,他有先天性心脏病……我妈权玉顺腰腿不好,(徐纯合)还有三个孩子,身体状况不好,希望大家家里有穿不着的衣服,给孩子邮点……”

今年2月,《北京晚报》曾报道徐纯合的母亲权玉顺带着3个孙子、孙女赴京寻求帮助一事。报道称,82岁的权玉顺一直独自抚养孙子、孙女,如今岁数大了,无力照顾孩子,希望找个福利院收养他们。

报道中权玉顺称,徐纯合患有先天性心脏病、肾炎、肺炎等疾病,早已丧失劳动能力,不仅没法照顾孩子,生活自理都很困难。儿媳则患有精神方面的疾病,也没法照顾小孩。这与徐纯合家属的说法一致。

“看见他乞讨的样我就骂,在我看来他活得没有尊严没有人格。”徐纯合家属向南都记者回忆,徐纯合平时好吃懒做什么都不干,老母在北京那边乞讨,他经常拿母亲讨到的钱去大吃大喝,孩子在家也是被随便打骂,邻居说老母不给钱他甚至会对老人动手。

徐纯合家属说,徐纯合多次上访,就是想让政府把他的三个女儿安排到福利院,还把八旬老母安排到敬老院,“但又吃低保又身体健全,政府能管你吗?”

“之前的上访诉求一直没实现,现在人死了一下子实现了。我们就把协议签了。”死者家属对南都记者说,这笔钱说是补助而不是赔偿。南都记者 罗煜明 实习生 陈彤

来源:南方都市报

附:

匿名网友:给徐纯合的一封信

据南都讯报道:另据《庆安新闻》报道:3日,庆安县委常委、副县长董国生代表省市领导慰问了事件中的受伤民警。报道称,董国生对民警为保护群众生命、财产安全,在负伤情况下坚持与歹徒搏斗的行为给予了肯定。

看完这两则新闻,心情激动得久久不能平静,于是提起笔,给徐纯合写了一封信:

徐纯合:

你听好,你已经被击毙了,你一定要认清形势,不要再爬起来继续你的上访路。你的家属对记者说“事发当天,徐纯合带着母亲和三个儿女原本准备去往大连,车站安检人员认识他们,以为他们又要赴外地上访。”你们的谎言能蒙蔽我们英勇的人民警察吗?万一你们不是去大连呢?万一你们去了大连,再辗转去了北京呢?所以无论如何,绝对不能疏忽大意,让你们过了安检这道防线。

徐纯合:你应该感谢朝你开枪的民警,据家属介绍说,此前你和你母亲多次上访,是想把自己的儿女送入福利院,把母亲送入敬老院。从铁路安检都能认出你们来看,你们上访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一直没有结果。而民警的这一枪终于让你们一家如愿以偿,女儿被快速送进福利院,母亲被快速安排到养老院,你也被快速火化。

徐纯合:你应该感谢公安,你死后铁路公安则以救助款的名义向你的家属一次发放了一笔补偿,听说超过了10万。别看只是官员的一顿饭钱,而对于你们家来说,这可是个天文数字,你这一辈子都没有想到你也有成为万元户的时候,而且还是十万块啊,你识数吗?数的清吗?你幸好死了,如果你活着听到这个消息估计也会把你吓死。

徐纯合:你还应该感谢政府,你的家属告诉南都记者,你生前“活得没有尊严,也没有人格”。你还患有先天性心脏病、肾炎、肺炎等疾病,早已丧失劳动能力,不仅没法照顾孩子,生活自理都很困难。你老婆患有精神方面的疾病,也没法照顾小孩。你这样一个废物拿什么资本谈人格尊严?如今,你终于成了众所周知的名人,你上电视了,上报纸头条了,还得到了巨额补偿,你简直是名利双收啊,这样的尊严,这样的人格,是你一直连想都不敢想的,你要感谢这个伟大的时代。

徐纯合:你对不起你的母亲,虽然铁路公安以救助款的名义向你的家属一次发放了一笔“巨额”补偿,但是你的母亲永远失去了儿子,你知道你82岁的老母亲经历着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现实,是一种怎样的痛楚吗?

徐纯合:你对不起你的孩子,身为一个父亲,你没有能力养活他们,在上访被阻止的搏斗中,你没有枪、没有警棍,居然抱起你的女儿当武器,砸向警察,你就是个混蛋,你不知道你的女儿跟你的拳头一样,只是个活生生的肉体吗?你虽然被神勇的警察击毙了,但是你把孩子们吓傻了。听说在打斗中,你7岁的女儿曾挡在你面为你挡枪口,但最终眼睁睁看着父亲死在了自己面前,她的内心会受到怎样的打击和震撼?7岁女儿应该记事了,将来她长大了,她应该怎样回忆她的父亲?罪犯?坏蛋?

徐纯合:你对不起开枪打死你的警察,你活着苟且偷生,一文不值,你死了成了名人,得到了赔偿,这是那位警察的功劳。而这样一个对你大恩大德的人,只是得到了省市领导的慰问,没有加薪、没有升官、没有全国巡回做报告,没有开表功大会与兄弟单位分享自己的心得体会和成功经验。你知道打死呼格吉勒图的那帮人吗?他们都升官了。而这位开枪民警事发后并未露面,新闻报道也没有提及他的名字,多么低调的同志啊。

徐纯合:你对不起全国人民,你懂《枪支管理条例》吗?你知道制造一颗子弹需要多少纳税人的钱吗?子弹是用来打击敌人和犯罪分子的,你一个手无寸铁的上访者凭什么浪费一颗子弹?给你列举几个和你不一样的死法,你就会意识到浪费了国家的子弹是可耻的:

“火烧死”——2014年3月21日,因征地纠纷,抗强拆的山东平度村民耿付林是被火烧死的。

“睡梦死”——2008年,吉林王国春被警方刑拘。6天后其家人被告知,王国春27日凌晨在睡梦中自然死去。

“躲猫猫死”——2009年,云南男子李乔明看守所身亡。警察称其与狱友玩“躲猫猫”游戏时,撞到墙壁而导致受重伤。

“鞋带自缢死”——2009年,盗窃嫌疑人邢鲲在派出所死亡。警方称他系用纸币捅开手铐,用携带的鞋带自缢身亡。

“从床上摔下死”——2009年,20岁的福建青年温龙辉在看守所猝死。看守所称其是因为从床上摔下来,属于猝死或病理原因。

“睡姿不对死”——2009年,福州学生陈某在拘留所猝死。警方称他睡姿不对,叫其不应,昏迷不醒,抢救无效,死亡。

“洗澡死”——2009年,57岁的海南男子遭嫌犯群殴致死。警方称事发时,嫌犯叫他脱衣服洗澡,他不肯,遭殴打。

“做恶梦死”——2009年,武汉男子李文彦在江西看守所猝死,额头上有几处青紫伤痕。看守所称其是在半夜做噩梦后突然死亡。

“激动死”——陕西女子王会侠2009年底被警方带走,“问话”20小时后非正常死亡。警方称情绪激动紧张为死亡的诱发因素。

“摔跤死”——2010年,江西一嫌犯在看守所死亡。警方先是称其系上厕所时摔倒猝死。医生称被逼造假。

“发狂死”——2010年,大学毕业生林立峰,在看守所待了不到24小时死亡。警方称他是“发狂而死”。

“上厕所死”——2010年,内蒙古呼和浩特一名身上有多处伤痕的重刑犯莫名死亡,警方解释是他夜里上厕所时跌倒所致。

“妊娠死”——2010年,一名内蒙古19岁少女戒毒所死亡,劳教局称她因”异位妊娠”死亡,网帖所称“遭强奸殴打致死”不实。

“喝开水死”——2010年,一名河南青年看守所内死亡,尸体上有多处伤痕。警方称他是是在提审时喝开水突然发病死亡的。

徐纯合:你欺骗了全国人民,早在2013年,网上即流传一则“爱心转发”帖,内容是“我是徐纯合的弟兄,他有先天性心脏病……我妈权玉顺腰腿不好,(徐纯合)还有三个孩子,身体状况不好,希望大家家里有穿不着的衣服,给孩子邮点……”。从那时起,你就是人们眼里的弱势群体。而两年后你摇身一变成了江湖大侠,带着82岁的老母亲和三个几岁的孩子袭警?到底你是怎样袭警的我们都不得而知,到目前为止警方一直没有对外公开监控视频。但是我们看到你的死换来了10万块钱,而10万块却买了你一个家破人亡的结局,永远断了你的上访路。

徐纯合:你伤害了全国人民,还有很多像你一样困难的人,还有很多人正走在上访的路上,这条路本应该是一条连接政府与民众的纽带,而你的倒下让人们看到路的尽头却是黑洞洞的枪口。

徐纯合:知道这封信你收不到,但我还是要写,因为我、我们、不想成为下一个你。

徐纯合:最后嘱咐你一句:20年以后,别忘了回来给你的墓地续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