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香港的“天安门母亲运动”成员在中国国庆节当天举行游行,他们手持横幅和标语,自西区警署出发,一路高喊口号至中联办外,成员们轮流发表讲话,对蒋培坤的逝世表示哀悼,重申平反“六四”的诉求,要求停止迫害“六四”受难者家属。(忻霖拍摄)
在香港的“天安门母亲运动”成员在中国国庆节当天举行游行,他们手持横幅和标语,自西区警署出发,一路高喊口号至中联办外,成员们轮流发表讲话,对蒋培坤的逝世表示哀悼,重申平反“六四”的诉求,要求停止迫害“六四”受难者家属。(忻霖拍摄)

相关阅读自由亚洲|“天安门母亲”丁子霖丈夫蒋培坤病故无锡家乡

“六四”死难者蒋捷连父亲蒋培坤近日去世。在香港的“天安门母亲运动”团体于中国国庆日当天发起游行活动,至中联办要求平反六四。

“六四”死难者蒋捷连父亲、“”发起人丁子霖的丈夫蒋培坤在中秋节期间,于江苏无锡家乡心脏病发辞世,再次令外界聚焦26年来坚持要求平反“六四”的群体。

在香港的“天安门母亲运动”成员在中国国庆节当天举行游行,他们手持横幅和标语,自西区警署出发,一路高喊口号至中联办外,成员们轮流发表讲话,对蒋培坤的逝世表示哀悼,重申平反“六四”的诉求,要求停止迫害“六四”受难者家属。

参与游行的香港支联会副主席蔡耀昌对本台说,游行活动是为了唤起大家的关注,离世的“天安门母亲”群体成员又添新魂,至死未能为亲人平反就含恨而终。希望大家不要遗忘他们,要继续支持他们。同时通过活动向其家人致以深切慰问。

蔡 耀昌:“表示非常的遗憾和悲哀。蒋培坤先生和丁子霖教授跟其他的很多六四死难者家属组成的天安门母亲群体在过去的20多年一直争取平反’六四’、追究责 任、争取公义,但是到现在还没能够成功。第一,我们首先对丁子霖教授跟他们的家人致哀,另外我想我们更重要的是继承蒋先生的坚持,要继续争取平反‘六 四’,我想这是我们支联会和香港人共同的愿望。”

本台记者就此丁子霖,但电话关机。

“天安门母亲”成员尹敏接受本台采访时称,蒋先生去世的消息太突然,丁老师几近崩溃。多年来,“六四”死难者被诬指为“暴徒”,连亲人也不许公开悼念致祭。“天安门母亲”群体历尽艰辛,收集了202个具真实姓名的死难者名单,但离世难属已达38人。在世的128名难属也都是7、80岁的年迈老人,部分更体弱多病。

尹敏:“她身体状况也非常不好,突然的打击对她来说有点精神崩溃了,20号回到无锡老家,27号就去世了,他是大面积心梗,没抢救过来,过几天他们回北京,会把蒋先 生带回北京。26年了,他作为一个学者,等于是我们难属的一个旗帜、灵魂,关于我们难属的一些诉求等各方面他都是亲力亲为的,他做了相当多的工作。但是这 26年来,国内的一些公安、国安对我们的监控监视,尤其对他们夫妻俩是相当严格的,所以他在老家曾经有一次脑梗复发,他的身体就一直不太好,因为年龄也大了,这些问题解决不了对他来说精神压力非常大,和’六四’绝对是有非常直接的关系。26年了,他今年快83岁了,还等到什么时候啊?这些父母亲一个是老, 一个是病,都是不可避免的,长时间的不解决这是最大的问题,对他来说,溘然离世最大的遗憾就是没看到‘六四’平反的这一天。”

“六四”学运领袖之一的王德邦接受本台采访时称,中国政府不应再对“天安门母亲”无情打压,希望在他们有生之年,能为亲人讨回公道。

王德邦:“真是一件令人很沉痛的事,孩子那么小白发人送黑发人,已经26年了,想为孩子讨个公道在临终的时候也还看不到一点希望。是丁子霖蒋培坤先生家里的不幸,也是中华民族的不幸,也是人类的不幸,所以我觉得尽快平反 ‘六四’,哪怕是从人道关怀的角度让这些还活着的老人们,在走完人生的最后旅程能够得到一些安慰,这是中国政府应当承担的责任。蒋先生的去世我特别感到这 种呼吁的强烈,有多少’六四’死难者的家庭,这些老人等不起了,人类的迟到的正义在这种情况下不能称之为正义,因为有多少人就带着这份遗憾带着这份痛苦离 开了人世。”

特约记者:忻霖   责编:胡汉强/吴晶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