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传媒 | 樊京辉被IS处决了 中国人怎么看?

中国人质樊京辉被伊斯兰国处决,深夜的即时新闻被撤回,次日清晨官方回应占据主流新闻版面,震惊、愤怒、惋惜、不解、同情以及淡漠,种种情绪从人们心中释放。

骇人的消息在11月18日深夜传来,一名中国人质被伊斯兰国组织处决。新闻马上被尚未入眠的中国民众关注,然后在各自的发布界面上被莫名其妙地撤回,直到次日清晨来自官方表态和外交部的回应占据主流新闻版面,震惊、愤怒、惋惜、不解、同情以及淡漠,种种情绪从人们心中释放。最终,人们得知,一个陌生的中国人,就这样死了。

 

18日深夜 “IS杀了中国人”

伊斯兰国组织(IS)在其主办的英文电子刊物《Dabiq》上宣布杀死了一名中国人质和一名挪威人质。该杂志展示了两名人质的尸体照片,并声称“被异教国家和组织遗弃之后遭处决”。

很多媒体记者立即联想到两个月前,伊斯兰国组织宣称扣押两名人质,并索要赎金。其中一名人质为中国公民,姓名拼写为“FAN JINGHUI”。之后,这名人质被确认为50岁的北京人樊京辉。

中国各大新闻及门户网站均在当日23时左右,相继发布突发新闻,美联社(AP)的消息被大量引用:受害人质为中国公民Fan Jinghui(50岁)和挪威公民Ole Johan Grimsgaard-Ofstad(48岁)。消息在中文世界流传开来。

不少网民表示震惊。过去两年中,IS抓获西方国家人质的新闻陆续付诸中国媒体报端,但中国尚未派一兵一卒参加国际联盟对IS的打击,此前也没有中国公民卷入绑架事件当中。对于IS,中国人一向是置身事外的态度。

“中国的重心不在中东而在亚太。南海、新疆、朝鲜半岛、台湾、东南亚这才是跟中国利益相关的,只要极端组织没有打到阿富汗和中国的国境线,我们就不会把重心放到中东。”热门问答网站知乎的一位匿名网友如此评论。

“什么怨,什么仇?”很多网友在微博等公众平台表示对杀害中国人质的不明就里。

Screen Shot 2015-11-20 at 上午10.36.32
2015年11月12日,叙利亚,在对抗ISIS的战争阵亡的战士被葬于烈士墓园, 死者的家人到墓园悼念。摄:John Moore/GETTY

 

谁是樊京辉?

至19日清晨,此前只是零散呈现在小范围媒体记者视野中的樊京辉过往经历,包括他曾为中学教师、后来进入广告行业等细节被曝光。人们才知道,早有大陆媒体记者在两月前,就追查到他的家中,联系到其妻子,但采访均受阻或被拒绝。也有记者曾目睹北京外事办和公安部门人员到访樊家。

搜索过往网络信息,人们发现,2001年樊京辉在广播电台接受主持人白岩松的采访时曾说,“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要刻意追求这种不安全感,因为他能使我产生一种不安全以后的那种快感……一旦有一天,他们在自己的基本生活能够得到保证的情况下,我相信相当一部分人会选择飘流。”

截止19日截稿时,樊京辉前往伊拉克的具体原因尚不得世人而知,但他的人格因这段访谈中的对话而被媒体放大。

甚至在一篇署名为张敬伟的文章《“叫卖”中国人质 考验中国政治智慧》中,被害的樊京辉被批评是 “有些不负责任”。

“莫名其妙跑到中东,仅仅是为了满足‘不安全以后的那种快感’?”文章公开指责。

也有人批评媒体的报导倾向很冷血:“国内報導lS處死中國人質,標題均有追求不安全感等字樣,這是很混帳的。”

 

19日凌晨三点 “还以为是假新闻”

19日凌晨三时许,中国外交部网站发表回应:“中方已注意到有关报导……将进一步核实相关情况。”

与此同时,国内各大门户网站和新闻平台正在筹备次日对人质被杀事件的报导,但有消息称,中国官方勒令删除相关新闻报导。各大媒体只得纷纷连夜将稿件撤下。这使得许多中国民众在清晨才发现不少新闻被删,一度以为樊京辉被害是假新闻。直到稍晚外交部的回应公布,人们才最终确信。

端传媒记者在一些尚未删除的微博新闻内容下面发现,当夜不少网友在猜想甚至嘲讽中国方面可能出现的外交语言,例如“明天华春莹又得开复读机”(华春莹为外交部新闻发言人),“必须谴责,才配得上法美俄的狂轰滥炸”以及“估计不会谴责了,软的怕硬的,硬的怕不要命的”。

有猜测指出,官方或因尚未确定被害者身份,担心引起恐慌,故暂时封锁消息。

 

19日上午十点 “《环球时报》出来走几步?”

19日上午10时许,中国外交部网站发表消息,确认中国公民樊京辉被伊斯兰国组织杀害。

“中国政府有关部门第一时间启动应急机制,想方设法开展营救工作。但恐怖组织无视人类良知和道德底线,仍然采取惨无人道的暴力行径。中国政府对这一泯灭人性的暴行予以强烈谴责,一定要将犯罪分子绳之以法。”外交部发言人洪磊发表谈话称,“中国政府坚决反对一切形式的恐怖主义……中方将继续同国际社会加强反恐合作,维护世界和平与安宁。”

此后,端传媒所观察到的绝大部分中文媒体报导,均引用外交部的发言。中国官方迅速掌握主流言论导向。

一篇发表于2014年9月《环球时报》的旧文,《美国惹出ISIS麻烦 中国没必要也没能力替美操心》,陆续被网友挖出来广泛转发,用来嘲讽官方态度的前后矛盾。

文章写道:“目前我们对‘’真实情况知之甚少,很难轻易定性。‘’固然是中东治理失败和美国政策失误的结果,但该组织兴起后,能够在伊叙两国迅速攻城略地,如果没有一点合理性成分,肯定说不过去。目前,西方媒体一味渲染该组织残杀俘虏、斩首西方人质的极端性一面,对该组织的其他侧面却鲜有提及。”

拥有58万粉丝的实名微博账号“战争史研究WHS”发表评论说:“《环球时报》、胡锡进、田文林,出来走几步?”

 

19日上午十一点 “打IS又不是抢风头”

上午十一点,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就樊京辉被伊斯兰国组织杀害事件发表讲话,再次重申外交部立场。

一个小时之后,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发表讲话,表示“有关部门要协助家属做好善后工作”和“中国政府高度重视海外中国公民的安全”。

但是,结合IS公布的图片和文字表述中特意强调,人质是被“遗弃”的这个表述,官方的表态反而令中国很多网友不满。

“政府不采取措施么?听之任之?”

“我真不明白了,养这么多军队,平时跟谁都不敢打。”有网友如此回应。

“心情很不好,恐怖主义也打到中国人头上来了,”中国人民大学政治学教授张鸣在接受端传媒记者采访时说,“政府应该有更强硬的措施,必须动手,联合打击恐怖主义势在必行。但是现在社会的空气很‘左’,很多‘五毛’,反美、反西方,思想很乱。”

“在国际问题上,谨慎是必要的,”北京外国语大学国际新闻与传播系教授展江对端传媒记者说,“被杀的人质不限于中国,这不代表挪威或者日本都要参与战争。IS是杀给中国人看的,有些东西已经永远改变了,这时候不可能站在第三方了。但如果说要有所行动,那是时间和方式的选择问题。”

“一旦缴付赎金,那么以后中国公民将会成为恐怖分子重点绑架对象。”问答网站知乎的网友“马里奥”如是说。

“如何了解伊斯兰国组织,本身是一个很漫长的过程。”展江补充,不久前,巴黎被袭击的新闻让中国民众开始更多地了解中东问题和IS的起源。但是,流传在网络上的普及性文章质量仍然参差不齐。

更多网友表示“不能开战”。“有没有展开解救行动无法评价,毕竟这样的事情如果有也肯定是暗中操作,不会公布”;“中国不是世界警察,不会也不能直接投放大量兵力到中东进行军事干预”;“不到万不得已,千万别出兵,打IS又不是抢风头”……此类评论可以轻易在新浪微博及问答网站知乎上见到。

“是谁给了你们被ISIS这种极端恐怖组织绑架了然后被救回才是常态的期望?”一位名为“王轶凡”的网友在知乎上回应。

“IS宣布斩首中国人质樊京辉,觉悟甚高的网民们纷纷表示不能跟IS开战。”在柏林从事国际新闻报导的媒体人覃里雯在其个人微博上点评道,“上次日本人质被斩,日本年轻人在推特上发起了对IS战士的二次元轰炸。真是一场不同以往的世界大战。”

2015年11月20日, 10:27 上午
编辑:
分类: 星港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