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海燕:女权之声帐号被封的声援及一些解释

相关阅读嗅态 | 女权之声的微博可以禁止 已经觉醒的女权思想呢?

女权之声这个微博帐号运行了有多少年,我已经不太记得了。最早运行的时候,我还在微博上活跃着。当我身边的人需要了解女权是什么,女权在干什么,女权有什么主张时,这个帐号就会做为一个做女权的专业帐号被我推荐。我把女权之声与新媒体女性推荐给很多人。因为这两个帐号发布的信息其专业性,还有社会价值,都是我十分认同的。我渴望社会来了解女人,还知道女性真正的需求时,就需要通过对这两个平台内容的了解与学习来准确的了解女人,及了解如何用最好的方式去帮助女人。

妇联的很多观念是落后的,是脱离国际语境的。所以,我认为除了民间可以通过女权之声受益,官办的妇女机构也应该在女权之声的专业中,获得启发。女权之声对我来说,在中国,就具有这样的价值。它是中国女性道路与方向的探索者。

昨天中午,我睡得迷迷糊糊之中接受了一个采访。听到记者谈到女权之声帐号被封,我才知道发生了这件事情。最近我很少去新浪微博了。对于这段时间女权之声被水军攻击的事情,也只是有所了解,并没有加入声援。

我对记者说了自己的一点看法。第一,女权之声帐号被封只是中共言论封杀的一部分。刚开始他们对付公开对抗的,组织并公开展开人权活动的专业人权活动家,后来他们对付并不公开对抗,但支持对抗者的律师,记者。最后他们对付与自我意识形态不一致的思想培育者。女权之声及一些女权帐号是他们在意识形态领域挖掘的,最后一个适合当敌人的敌人。他们已经找不到合适的敌人了。因为该闭嘴的,差不多都闭嘴了,该抓的,早就抓了。而对于女权的打压,在很早之前就派水军埋下了伏笔。这与当年对付我的路径是一样的。先派水军污名,泼脏水。去挠乱吃瓜群众与知识分子的视听。舆论环境打造好了,就开始干坏事了。只有把对方树立成坏人,敌人,将做坏事,伤害无辜者,侵犯民权变成“为民除害”。在女权的事情上,他们2015年吃了大亏,国内与国际的舆论一边倒的支持女权,这一次,他们要非常慎重。一定要先取得群众支持,那必然就要先派一些人去污女权。让人们对女权产生误解,也就不会站出来支持女权。

我的第二个观点是,已经没有办法阻止这些蠢货。他们已经没救了。所以昨天我发微信就说了,不要去理这些流氓,继续做自己的女权。至于结果如何,未来如何。那些都可以交给上帝。女权只需要做好自己,无怨无悔。在面对极权政治的浪潮中,女权也不要去妄想可以独善其身,妄想另辟一方净土。女权也该明确自己的位置,不要再玩模糊的游戏了。对方已经不好糊弄了。女权的,即政治的,政治的,必然是对抗的。

我再此向公众声援,呼吁有能力的大V,希望你们关注女权之声。女权之声是因为有粉丝才有力量。女权之声在乎的是,声音无法传播。我希望大家关注女权之声,这样,即使官方封杀了帐号,仍然有人跟随,女权一样可以发声,一样可以工作。

接下来我想解释一些问题:

我从来没有参与女权之声的运营。把我拉进来,是很多水军想搅乱视听的一个方式。他们会传说,叶海燕是女权之声帐号的管理者,借我身上的污名来污女权之声。

说起来这是我这个“卑贱者”的悲哀。当他们想攻击民运份子时,他们会说,“叶海燕这样的妓女,也是民运份子,可见民运都是一帮什么样的人。”他们想污女权的时候,也是用同样的方法。“叶海燕都是女权代表,可见女权是一帮什么样的人。”我这样一个人成为了政府水军污人的工具。尽管我不在新浪微博上,大量的水军在想污一个人时,还是会提到流氓燕。

对于这样的声音,我通常是不理会的。因为我有我的骨气。我这么干净的一个人,不可能放下身段去理会这样的声音。

我认为,任何一个我的朋友,我的支持者也不应该理会这样低级的言论。我们的价值从来不判定一个妓女是卑贱的,是肮脏的。也从来不允许我们这样去嘲笑一个妓女。所以,我们在这样的言论面前,一定要洁身自好,保持无视。

很多人想把我拉扯进一些纠纷里,我想是因为他们对于叶海燕很好奇。他们很想了解我在民运中,是什么位置,在女权中,又是什么位置。他们想要破坏民运圈与女权圈对我的支持。他们就是弄不清白,一个这么平庸的叶海燕,凭什么总是得到赏识。他们心里还要奇怪:难道你们看不到叶海燕脸上的横肉,不知道她初中毕业,不晓得她有多放荡吗?我实在太不符合他们的审美标准与道德标准了。

第二个想要解释的问题是女权主义者是什么人。有朋友说,我不是一个女权主义者,不了解女权在干什么,于是不知道该怎么看女权之声的问题。我个人认为,只要女性的问题是你所关注的。你相信,女人的,即国家的。你就可以说自己是一个女权主义者。不需要有多少深刻的理解,女权主义者最大的特点就是,当女人受到不公,当女人被伤害,她会第一个站出来,她一定会站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