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小莉、王瑛、李大同、杨鹏:公开反对!

编者按:2月25日,新华社发布中共中央建议修改宪法、取消主席副主席任期限制的消息之后,赵小莉、王瑛、李大同、杨鹏等人以中国公民的名义发表了公开的反对和抗议。他们的反对和抗议意见以图片形式(有些倒置或横卧;均为了避开关键词审查)在社交媒体上传播。以下文字由中国数字时代编辑经图片转换而来,并分别加上标题。

同时附上人权律师余文生2018年1月18公开发布的修宪建议书。1月19日,余文生被抓。据余文生妻子许艳1月25日发布的声明,余文生于1月20日被以涉嫌妨害公务罪刑事拘留,1月27日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指定居所监视居住,至今不让辩护律师会见余文生。

 

相关阅读:

中国数字空间|十九届三中全会

中国数字空间|文革

中国数字空间|昨日重现

中国数字空间|颂歌新赛季

中国数字空间|敏感词库

中国数字空间|中国新时期社会主义草泥马

 

 

赵小莉:明确的反对比隐喻有力量

 

2月25日的晚上,我陷于极大的痛苦。

2月25日的晚上,我读到许多隐喻性的 内容。袁世凯,华盛顿,某篇法学论文,还有淘宝出售假发辫的价格。

以前我也会是转发这些内容的人之一。 因为二十多年来,我深知在发表意见的时候 需要如何      保护自己。我深知面对能够压制一 切、掩盖一切、改写一切、粉碎一切的权力的危险。

然而躲藏在隐喻的后面,躲藏在隐晦的话语体系中,躲藏在道路以目的沉默中,并 没有给我们带来力量,带来空间。沉默换来 的是统治者一次又一次对人民权力的践踏。 沉默换来的是独裁者对权力永无止境的欲 望。沉默换来的是修改宪法第七十九条的建 议。沉默换来的是《一九八四》里踩在我们 脸上的那只鞋。

2月25日的晚上,我并不是为了将要有这样的未来而痛苦,而是为了在这样的未来中我仍然将要沉默而痛苦。

我恐惧。如果我发声,我恐惧我将付出 的代价。但如果我不发声,我恐惧我的余生将永远在这样的痛苦和耻辱中度过。

因为这是是可忍孰不可忍的那个极限。

所以此刻我将不沉默、不讽刺、不牢 骚、不隐喻。我将明确表达我的观点。我将 行使我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权利,公开表达对《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关于修改 宪法部分内容的建议》的反对。

我反对将宪法第七十九条第三款“中华人 民共和国主席、副主席每届任期同全国人民 代表大会每届任期相同,连续任职不得超过 两届。”修改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副主 席每届任期同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每届任期相同。”

我反对取消对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副 主席连任期限的限制。因为这一修改将是独裁者攫取权力的工具。是我国政治制度的倒 退。是对百年革命理想的背叛。是对社会契 约与公民权利的践踏。

这是我一个人的观点。我知道有很多人 观点和我一样。然而我们已分散太久,弱小 太久,隐喻太久。

此时此刻,我仍然满怀恐惧。然而我此时恐惧,是为了不永远陷于恐惧。我此时准 备迎接痛苦,是为了不永远陷于痛苦。我此 时发表言论,是为了不永远陷于无言。

即使一切无可改变,语言仍有力量。说 出的语言比想法有力量。公开的语言比私语 有力量。明确的反对比隐喻有力量。

如果你也认为这是危急的时刻,不要放弃使用语言的权力。不要等到无法使用语言 的一天。他们能剥夺,就必将继续剥夺。

赵小莉 2018年2月26日

王瑛:我公开抗议这个倒行逆施的“建议”

 

我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王瑛。我认为,实现共和是中国 人100多年来为之浴血奋斗的 理想,也是当今执政党的承 诺。2018年2月25日公布于众 的中国共产党关于修改宪法第十四条,即取消国家最高领导人任期制的建议,是地地道道 的背叛、背离,是逆潮流、开倒车。我知道,你们已经是什么事儿都敢干,也能做到全票通过,也能保证全票通过,一个老百姓说句什么一定没用。 可是,我是一个中国公民,也 不打算移民,这也是我的祖 国!!!我连吭一声都做不 到,就无颜面为人了。我是管 不了你们的建议如何,我要给 自己一个挺着脸活下去的理 由!我公开抗议这个倒行逆施 的“建议”,抗议把这个所谓党 的意志变成国家的意志,公然 写进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宪法!

杨鹏:对这条修宪建议表示恶心及反对

 

对以下这条修宪建议,表示恶心及反对。十四、宪法第七十九条第三款“中华人 民共和国主席、副主席每届任期同全国人民 代表大会每届任期相同,连续任职不得超过 两届。”修改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副主 席每届任期同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每届任期相同。”

李大同:紧急呼吁55名人大代表投反对票

 

致徐韬、任鸣、杨元庆、陈吉 宁等55名北京市全国人大代表

你们好! 我是中国公民,北京市选民。 你们是我们选出的代表,代表 我们议政、参政并代表我们行 使表决权。

经与众多与我意见相同的选 民讨论并共同同意,决定向你们发出紧急呼吁:请在即将召开 的十三届全国人大第一次会议上投出反对票,否决中共中央 关于修改宪法内容建议中的第十四条,即取消国家主席任期的建议。

众所周知,1982年宪法对中 国国家领导人任期不得连续超 过两届的规定,是中国共产党 和全体中国人民,经过文革的 巨大苦难,痛定思痛后采取的 一项具有划时代意义的政治改革举措,是防止个人独裁、个 人凌驾于党和国家之上的最高 也是最有效的法律制约,是顺 应历史潮流,整体提升中国政 治文明程度的重大进步;也是 邓小平最重要的政治遗产之一。 中国只能在这个基础上前进, 而绝无任何从此倒退的理由。 取消国家领导人的任期限制, 将被全世界文明国家所耻笑,开历史的倒车,将埋下中国再次陷于动乱的种子,始害无穷。

请你们从中国人民的最高利 益出发,为中国的长治久安, 为提升与切实保障中国的政治 文明,认真思考我们的意见, 投出反对票!

此致

公民敬礼。

李大同

2018.2.26

 

附:

关于修宪的公民建议——余文生致中共十九大二中全会的公开信

 

中共中央委员会及各位委员:

由于中共2018年1月18、19日酝酿修宪,余文生作为从事法律工作近20年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前律师,提出以下修宪意见,供中共执政当局参考。

一、建议删除“宪法序言”。“宪法序言”在宪法及法律上不具有实际约束力和实际宪法意义,在实际应用上会产生争议和歧义,建议将“宪法序言”的相关有用内容“条文化”或纳入“宪法解释”,其他内容予以删除。

二、建议国家主席差额选举产生。国家主席作为国家元首,等额选举类似于任命,没有任何选举意义,对国家、对公民社会、对世界各国都不具有公信力。

三、建议取消军委主席,其部分职权并入国家主席职权范围;建议最高法院院长、最高检察院检察长由国家主席提名,全国人大通过产生。由于国家主席、军委主席、最高法院院长、最高检察院检察长都是全国人大选举产生,其产生方式,影响了国家主席作为国家元首的权威性,不利于国家主席对内对外代表国家。国家主席应该自动具备军队最高指挥权,取消军委主席职位,并入国家主席职权范围,可以加强军事执行力及军事合法性。

四、建议取消军事委员会,其职权并入国防部,并受国务院领导。军队是国家的军队,军队不能凌驾于国家之上,国务院作为国家最高行政机关,理应代表国家领导军队。

四、建议宪法设专章规定“政党管理制度”。任何政党都应在国家行政机关(司法部或民政部)登记,任何政党都必须接受国家行政机关管理,任何政党都不能凌驾于最高权力机关(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之上。

五、建议撤销没有宪法依据的政治协商会议。

 

建议人:余文生

2018年1月18日于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