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此存照】北京网络监控告密队伍简史

【编者注】北京网络社会监督队伍共有3支,分别是网络监督志愿者、妈妈评审团和网站自律专员。其中最早建立的是成立于2006年网络监督志愿者队伍,第一批成员共200人。2009年,北京政府曾表示在年底前要组建万人队伍,但从后几年的人数来看,这个目标显然并未实现。2012年,网络监督志愿者队伍达3386人2017年更是达到了3614人网络监督志愿者有专门的举报平台,每位督员配有一个ID和密码,可以方便快捷地提交“违规信息”。

妈妈评审团组建于2010年1月,最初共50人,2015年达到了131人。她们的主要任务是将找到的“黄色信息”提交至首都互联网协会。协会核实举报后,会“第一时间通过管理系统,自动通知那些服务器架设在北京的网站执行删除。如果服务器架设在北京之外的,北京市网络媒体协会将向国家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发出要求,请对方帮助删除。”

网站自律专员团队组建于2010年8月,2016年的人数有832人。2017年,由于新浪微博招募700余名微博监督员,因此自律专员队伍大幅增加

北京一名“网络监督志愿者”在回味青春;网页截图

首都互联网协会 | 一名老监督员的工作回忆和思考(2018)

12年前的2006年,互联网还年轻,我也还年轻。[…]
那时候,我们工作热情高涨,工作效果明显,违法信息也好判别,看看门户网站,逛逛论坛、贴吧,就能抓住那些违法信息的小尾巴。
[…]而现在呢,随着互联网的发展,互联网上执法者与违法者的斗争越来越复杂,互联网内容的形式发生了较大变化,比如网民自创的词汇、暗语、行话,这些都使违法和不良信息变得难以辨别。
[…]
可喜的是,我们的志愿者队伍一直在不断壮大,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加入了我们的队伍。作为一名老监督员,期待着我们的监督志愿者队伍能够在北京市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和首都互联网协会的带领下,升级监督体系,开拓监督工具,提高监督手段,优化评判标准,扩大监督范围,加强监督力度。

互联网技术发展得如此迅速,我希望能够探讨如何将人工智能、大数据等新技术运用到我们的监督工作中,在这些新技术的辅助下,让我们能够更加有力地将违法和不良信息一网打尽。

千龙网 |【网信事业新成就】网络“剑客”剑指41.6万违法不良信息(2017)

午休时间,赵鑫在网络的江湖里“厮杀”,点击截屏,复制链接,登入北京市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官网,填写举报信息……赵鑫一次又一次“行侠仗义”,八个月举报不良信息1188条。

网信北京 | 网络安全再添“防线” 志愿者“入驻”网络监督 (2017)

北京市委社会工委书记、北京市社会建设办公室主任宋贵伦表示,要强化机制建设,把所有有志于净化网络监督的有识之士尽可能地纳入志愿者队伍,并通过广电局的专业培训,提高义工队伍专业素质、监督质量和网络安全保障力,积极配合政府主管部门,筑牢网络安全的“第一道防线”和“前沿阵地”,当好网络监督的“千里眼”与“顺风耳”

网络鉴黄志愿者:干露露打擦边球没办法(2014)

在某机关做行政工作的叶痕(化名)最近有些清闲,因为净网行动开始一个多月后,网络不良信息大幅度减少,31岁的他说起话来带着机关干部的成熟和稳重。他坦言此轮网络扫黄力度挺大,以前他下班后的业余生活中,经常刻意去找一些不良网站,但现在“还真不好找”。
[…]对色情网站的研究,让他能更加得心应手地进行举报。和刚开始每个月完成25条举报量都有困难不同,2009年时他举报了2000多条,之后的几年里,每年都有1000多条。叶痕坦言,“都是这个年龄嘛,相对更明白怎么能搜到黄色网址,周围人也会说起啊。”

新京报 | 北京招募网络监督志愿者(2012)

“现在不良信息难找了”

对话人物:牛彦奇,兼职6年的网络监督志愿者,获得首都互联网社会监督工作突出贡献奖。
[…]
新京报:你觉得志愿者的工作有效果吗?

牛彦奇:不但志愿者起到作用了,还有就是社会的重视。很明显,现在找不良信息难了。以前我上网找不良信息,一个小时就能找到很多。现在一天也就找到两三条。

新京报:怎么判定不良信息?

牛彦奇:我们主要针对涉黄、涉毒或者虚假的网络信息,这方面很好分辨,图片露骨、言语淫秽等等。有个举报平台,每位监督员有一个ID、一个密码,把涉嫌违规信息的网址粘贴进去就行。

新京报:你能看到处理结果吗?

牛彦奇:一般第二天就能看到处理结果,包括举报成功、如何处理的等等,都能在平台上看到,具体如何处理,由网站或者管理部门来定。

新京报 | 北京培训年轻妈妈举报色情网 多数人不了解涉黄(2010)

“妈妈评审团”,是由北京网络媒体协会,在去年全国整治网络淫秽色情专项行动后,发起的一个民间扫黄社团。目前有成员近50名,她们大多对网络涉黄一无所知。
[..]
但一旦谈及实际操作,这些善良的妈妈们突然发现,寻找黄色信息是个“技术活”,对于没有任何经验的她们来说,要干好颇不容易。
[…]
妈妈们需要监测网络内容,并将涉黄网站的信息提交北京网络媒体协会。

协会核实举报后,第一时间通过管理系统,自动通知那些服务器架设在北京的网站执行删除。如果服务器架设在北京之外的,北京市网络媒体协会将向国家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发出要求,请对方帮助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