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争者们 | 吕耿松:从公安学校老师到与草根同行的反对党人

Stories of activists in China

中国不是没有抗争者,只是,他们的故事很少被看见。 这个专页,就是这样一个小小的努力,希望大家能看见中国的抗争者们。 每周,我们会给大家带来一位抗争者的故事。

曾经,他是执法者们的老师。但这天,他却“被执法”了,被城管驱逐,赖以维生的香烟摊也无法营运下去。

从公安专科学校的老师,变成被城管驱赶的边缘人,起因,竟是一封给学生的信。

他以为可以相信自己疼爱的学生,在信中直言对六四屠城的痛恨,谈执法者的责任。但那位在派出所工作的学生,竟就直接将信交给了领导。公安局找到了他,让他检讨认错,他抵死不从。于是,饭碗丢了,同事和同学像避瘟疫般躲着他。曾经的履历和人脉全然失效,他带着妻子幼女,一下子沉沦到社会的最底层。

但正正是这段在底层挣扎求存的经历,让他能真正走进草根群体之中,成为连结民主运动与草根维权的关键人物。

吕耿松1983年毕业于杭州大学历史系,十年后,当同学们的事业开始腾飞,他却一下子成为了摆地摊的。到地摊所在夜市被强拆,他又成为了一个维权的,凭着他的学识带头为夜市经营者讨要公道。自此他成为了那些草根维权者们的救命稻草,愈来愈多走头无路的人们向他求救,找他发声。他义无反顾地去帮助他们,为他们写文章,整理维权材料,发布网上呼吁,并一边学习法律。同时,他亦撰文评撃时政,成为了小有名气的网络作家。他曾在香港出书,写中国的贪官污吏。

这期间他加入了中国民主党,力推中国的民主运动应当扎根于民众当中。在他和党友的努力下,民主党在浙江的访民、维权群体中无人不识。有一位访民就曾对来威胁他的警察说: “ 你们共产党只知道欺负老百姓,从来不为我们办事;民主党人不但同情我们,帮我们说话,还帮我们办事。”

“中国一天不实现民主,我就时刻准备坐牢。”

他致力于帮助别人,但为家人带来的却是提心吊胆的生活。家里常有蒙寃者到访,自然引起了当局的关注,后来警察直接在家对面设了个警务亭,日夜监视。妻子汪雪娥如此形容那段时间的日子:“每天下班回家,总是担心一开门见不到老吕,想着会不会已经被他们抓走了。”

2007年8月,那一天终于来到,吕耿松被抄家拘捕,关押于杭州西湖看守所。 当恐惧成为事实,汪雪娥反倒什么都不怕了,为丈夫奔走呼告,接受外媒采访,写公开信给胡锦涛,置警察的恐吓于罔闻。

大半年后,吕耿松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4年。判决书上只敢提他在网络上写的文字,却对他组党和维权的工作只字不提。宣判结束时,吕耿松在庭上大叫“民主万岁”,吓得庭警把他急急架走。汪雪娥在公众席跟着大喴 “吕耿松无罪”,也被警察直接拉了出去。

“如此专横残暴腐败和腐朽的政权,难道不应该颠覆,难道不应该由新生的民主政权取而代之吗?”

在狱中,吕耿松坚持写作,并主动要求值夜班以争取写作时间。但出狱时,狱方把他的文字全部没收。拿不回自己的文稿,吕耿松遂向监狱长讨张被套。狱长不明所以,问他要被套干嘛。他说,准备下次坐牢再用。“中国一天不实现民主,我就时刻准备坐牢。” 他向狱长直言。

果然,他“自由”的时间只有不到三年。他出狱后继续帮访民维权,写政治评论,也就受到严密的盯梢、监控,出入家里的每个人都会被跟踪拍照。三年间,吕耿松被传唤20多次,抄家近10次,抄走的电脑有8台之多。家里三天两头的遭到国保骚扰,女儿也因为当局的“关照”丢了工作。

有一次,汪雪娥在社区保安室,看到自己、丈夫及女儿的大头照片被印在白纸上,犹如通缉犯。原来,“上面”要求社区保安对吕耿松全家人的出入进行监控。汪雪娥想不到苦等四年等来的是这等生活, 几近崩溃,更一度跟记者说想带着女儿自杀。但她还是咬牙挺了下来,更试着去为吕耿松的事上访维权。

2014年7月7日,吕耿松又一次被带走,再没有回来。这次,起诉书上明确指控他以中国民主党的名义展开活动,意图推翻中国共产党的统治。吕耿松直认不讳。他在最后陈述中力数共产党的罪行,并说:“如此专横残暴腐败和腐朽的政权,难道不应该颠覆,难道不应该由新生的民主政权取而代之吗?……为了中国的民主和人权事业,为了中华民族的前途,纵然余生要在监狱中度过,我也心甘情愿。“

吕耿松被判刑11年,汪雪娥又回到了每月奔波探监的日子。她看着在狱中急遽衰老,满头白发的他, 总担心他是不是还能活着走出来了。

 

相关阅读

2018年10月22日, 11:31 上午
编辑: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