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e_du:风暴确实来了。我被要求删除共计802条推文。

@watchwci:2011年茉莉花事件中曾遭酷刑的广州推友吴杨伟@ye_du在中共国最近的全国清推运动中被要求删除802条推文。

@zhangzhongshun:最近的推特信息越来越少了,国内的推友或退推,或噤声(包括我自己也被要求删除500多条推文,不敢发新的推文了-不知道尺度,动不动就要见面,还工作不?)。哪位大神还有好的平台推荐?继微博被封,微信被踢,推特被警告删帖之后,哪里还有可以自由发言的地方?我们只是想说说话就是了,仅仅是说话。

@qiuxz:2010年因为转发一条新闻,具体什么新闻不清楚,后来当年被公安叫去喝茶那条新闻删除后,如今都2018年了,上周再次被叫去要求消除推特账户,于是上周五就这么被消除账号啦

@Xybaiyun2018:2018年10月31日由公安部、安徽省公安厅下达,六安市国保二、三十人来我住处先骗走我的手机,而后几个人强行把我带上手铐抓走,在警车上还打我,后送进六安拘留所关押10天,并抄了我的家,下走我的电脑硬盘,撬开我的箱子,连床上的垫被都翻个底朝天。特此向国际人权组织及爱心人士求助!

@watchwci:这位安徽六安市推友原本是墙内名人,墙内账号被封杀后以同名流亡到推特,因此才能被伪公安部国内安全保卫局发现身份。中国清推运动中,尚未有中国国内匿名推友被警察用技术手段发现真实身份的案例,要么是早先被匪警骚扰过,要么是不慎泄漏过个人信息。

@Sarah_chinaBJ:我认识的匿名推友已经有六七个被骚扰要求删号罢推了,因为本身来就是匿名的关注量又都不高(一千以下)所以都是静悄悄删了号走人了,根本都没发什么告别之类的消息。所以你这结论非常绝对!

@liangtaiping123:被单位诬陷开除工作后走过劳动仲裁,开庭后居然说不予受理,后起诉到法院法院也不受理,接着信访,依然无人管,拖了四年了。前几天,国保和网警让我删有关推特的帖子,说不能针对国家领导人。这个他们倒非常积极地受理了。

@1957spirit:我对中共删推运动的感受:一是我关注的墙内实名推友发推量急剧减少,近一周内只有5个人发推,而且只有一个人平均每日发推超过一条;二是我关注的墙内匿名推友发推量也有较大幅度下降;三是我关注的人和关注我的人数量都下降,疑似有些墙内推友自我注销账号。最离奇的是狱中吴淦@tufuwugan推文被清空。

@YaxueCao:赖虹老师的账户 @49laihong 不知什么时候起被封号了 (suspended). 著名的 @tuiteguancha 也不知什么时候被封号了。唐吉田律师的账户 @tjitian 看似正常,但实际上早几年的推文已经被删,账户本身也不正常。

推文备份

相关阅读:

维权网 | 中共大陆当局展开推特清网行动

美国之音 | 不再野蛮生长,中国互联网业纳入党的领导

端传媒 | 莫之许:中国为何要推网络安全法

法广|国信办关闭31家「谣言」网站

奇闻录 | 不是说500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