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天夫:我在北大百讲被不明身份的黑衣人殴打

如果不是亲身经历,哪个北大人会相信,燕园里会上演一群黑衣人殴打学生、甚至将人掳走的情节。

我是北京大学历史学系2015级本科生于天夫,今天我要跟大家讲述11月9日晚上发生在我自己身上的故事。

那天晚上,因为期中季的缘故,跟其他同学一样,我照常到泊星地咖啡厅自习、查资料、准备论文。

晚上十点半左右,因为咖啡厅即将打烊,我于是准备回宿舍。当我从泊星地出来正走到百周年讲堂的路口时,忽然之间令我永生难忘的一幕上演了——

至少5个黑衣人分别从百周年讲堂的宣传栏后面以及马路对面涌出,完全无视周围路过的同学的吃惊,如同洪水般向我袭来。

我还没来得及反应,一个人已经用肘部锁住我的脖子把我往前按,其余人在扑我的腰,立即将我撂倒在地。混乱之中,我鼻梁上眼镜被扒掉,左右两个人把我死死地按在了地上,右侧的人用胳膊紧紧把我的嘴擒住,只要我稍微想发出声音,都会产生剧烈的疼痛。

我挣扎着发出声音:你们究竟是什么人?凭什么做出这样的事情?

还没喊完,身旁一个人恶狠狠地指着我的头说:“你他妈再喊就再打你!”

紧接着,一个大高个男子抬起腿,猛烈地踹击我的头部,精准地击打在离我太阳穴上方不远的地方,一连好几下。瞬间,我的眼前就模糊了。

在我短暂的晕厥里,我听到有黑衣人在叫喊,“就是他”、“把他拽上车,快点”。随之传来的是匡匡撞击车门的声音,隐约看到有一个同学被扭拽上了他们的汽车。我后来了解到,原来被带走的同学是寻悦行动的发起者之一,北大药学院2014级的张圣业同学。一名同学就这样在我眼前被暴力带走,此情此景实在让我难以跟北大联想到一起!

此时死命按着我的几个人也快速起身,跑上了停在百讲马路对面的黑色轿车。我扶着地面勉强站起来,看到不只一辆黑色轿车发动往南驶去,我往南追去,可是没追多远,他们就消失在了黑夜之中。

(黑色轿车飞快地驶走了)

我用手揉着我剧烈疼痛的头部,疼痛让我的内心不断翻滚着。

当我的记忆渐渐清晰时,我意识到与我一起被打的还有几名路过的同学。而且,当我们被按到在地,有经过的热心同学询问怎么回事时,他们理直气壮地造谣道:谁叫他们偷东西?!还偷人家女生的内裤?!有同学想拍照,他们就大声威胁同学:赶紧把照片删了!后来我从BBS看到,那些拍了照的同学被他们团团围住、被他们逼迫着删除照片。

(我的手机被打碎屏,衣服被扯烂)

这些黑衣人,甚至连穿着都大体类似,帽衫紧带帽子,部分人还佩戴好了口罩。在他们把一个同学拉拽上了车之后,其他人就“麻利”地跑上了在路边停好的黑色轿车,进而离开。

重新能够掌控我的人身的时候,我立即向燕园派出所报了案。

深夜做完笔录后,我在民警的陪同下,到海淀医院进行验伤。验伤出来回到学校之后,已经是第二天早上近六点。

前前后后七个多小时,这是怎样的魔幻之夜。

此时此刻,我的头部仍然在隐隐作痛,但是身体的疼痛远远无法掩盖内心的困惑与愤怒:

他们究竟是凭借什么样的特权,才能够完全枉顾法律尊严和公民权利,肆无忌惮地、堂而皇之地到北京大学里绑走一名同学,甚至是肆意地殴打连同我在内的其他同学?

这不是赤裸裸的黑社会行径,又是什么?

而容许黑社会行为发生的,竟然是负责保卫我们校园的保卫部以及相关责任方,我亲眼看到他们大摇大摆地从学校南门驶出,没有任何的阻拦。

再多的言语表达不出心头的百种情绪,同学被如此殴打,校园安全被如此践踏,这到底是哪位天才剧作家才能写作的剧本呵?而却切切实实地发生在校园里面。

诸多的证据显示这是一起有所预谋的绑架行动!那么多的黑衣人行动迅速、举止粗暴,哪怕伤及周围无辜同学时也如此凶横。

在此,我呼吁更多的北大同学、老师、校友以及社会各界人士关注此事,强烈谴责在校园里面发生的黑社会行为,要求学校安全相关方面的负责领导北京大学党委副书记安钰峰就此事给予回复。

北京大学历史学系2015级本科生于天夫

2018年11月11日

联系方式:

微信号:pku19951229

 

相关阅读:

中国数字时代相关专题:北大岳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