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DT编辑注:2020年2月17日,共青团中央官方微博宣布了“团团拟人化虚拟偶像” @江山娇与红旗漫Official  的出现,结果仅数小时评论区及沦陷,此后关闭评论、删除内容、主页停更,可能是“史上最短命的虚拟偶像”。

以下为江山娇与红旗漫的角色设定,设定上江山娇是红旗漫的姐姐。

评论中不乏有网友对这种国家机构拟人化宣传方式的不满,例如就有网友提到团员的身份应该首先是公民而非“粉丝”,其组织背景决定了不该有偶像的娱乐属性。

然而,真正让 @江山娇与红旗漫Official  官方账号开始删帖,认为出现严重舆情状况的,可能是一些新浪微博女性网友发起的“泣血之问”,她们以真实的中国生活经验,向江山娇这位虚拟的女性角色发问,提出例如“江山娇你是处女吗?、你过了三十岁会贬值吗?”这类中国女性在现实中经常会遇到、经常被冒犯、经常被歧视的问题。提问中,一个真正中国女性的典型化真实处境被勾画,与漫画中虚拟的美好的想象设定形成鲜明的对比,颇为讽刺,这些真实该如何被刻画又如何被代表?有网友表示“先因为嘲讽而笑,后因感同身受而哭”。

感谢微信公众号 @歡迎取悅 将这些内容部分备份留存,现转载如下:(以下评论已因为原帖的删除而不可见)

目前@江山娇与红旗漫Official  官方已删除旧帖,停更账号。

另附背景新闻:

罐头辰|被嫌弃的江山娇的一生

江山娇从出生到死亡,一生只维持了几个小时。

昨天下午两点,共青团中央官微宣布了这位团团拟人化虚拟偶像的诞生,与她一起出道的还有「红旗漫」,两者的名号都改编自毛泽东诗词,出处分别是《清平乐·六盘山》和《沁园春·雪》——有一说一,能把这两句气势恢宏的诗词消解得如此不堪,大概也需要一定水平。

江山娇的B站账号也同步开启,最秀的是它的简介:萨,哦豆豆们哟,来组成我的舰队吧!

在新冠肺炎疫情的国难面前,在诸多机构与官员形同虚设、尸位素餐,武汉求助信息将这个城市人间炼狱的面貌勾勒得愈发清晰之时,江山娇与红旗漫的这种消解国家苦难的虚拟人物充满了讽刺意味,包括热爱二次元与偶像文化在内的年轻人都对其表达了剧烈的反感。

团团这一次也惨遭挖坟,「删帖有用,要截图干嘛?」的微博被三年前他@的缺德社本尊转发出来,而当时所“辟谣”的正是关于机构形象的拟人化表达。

迫于压力,江山娇与红旗漫在出道当天就宣告下线。

其实在此之前,官媒表达年轻化、国家与官方机构形象的拟人化一直屡试不爽,从团团()、婆婆(江宁公安在线)、阿消(中国消防),再到引起的反响达至顶峰的阿中哥哥,官媒近年来在舆论宣传阵地争取年轻人支持的努力上一直收效颇丰。

2020年新冠肺炎开始,这种试图将国家拟人,将年轻人以饭圈化批量处理的操作开始被反噬。

最开始是央视新闻的官微发布「阿中哥哥活粉超14亿」的微博并带上了话题Tag,然而评论区极限翻车:祖国母亲不好吗?人民是国家的主人,不是粉丝;饭圈那一套尝到甜头了是吧?

央视新闻的这条微博迅速开启了评论精选。

再接着是这次疫情爆发后,建造火神山医院的泥头车、挖掘机被冠以「呕泥酱」、「叉酱」、「小黄」之类的昵称引发大众的不满,但不得不说,接受这种称呼的依然大有人在,曾嘲讽过这些饭圈用词的姜思达,连续多天被质疑所谓「带节奏」,在直播中情绪已逼近崩溃。

是的,「带节奏」也是这次疫情期间的常用词汇,只要你在社交网络质疑哪怕关乎官方的一点点问题,大量像僵尸一般的用户便会涌上来质疑你是在「带国家节奏」,而「带节奏」与「辟谣」,也成了这次疫情期间最恶臭的两个词,被自称爱国的一群人广泛滥用以试图诛心,辅之以越来越严苛的言论审查与举报制度,几乎将悠悠众口完全堵住。

这也正是养蛊的手段之一,当饭圈女孩和帝吧男儿甘愿充当失去人格的打手去外网征战,再带着疯狂骂人的截图回到墙内洋洋自得地寻找同类的夸奖时,养蛊计划就已经成功了大半。

只是他们忘了,养蛊最终是要被反噬的——说回团团推出的这两位虚拟偶像,江山娇与红旗漫推出之后,鼓掌叫好的声音终于被反对的浪潮盖住。直至今日,共青团中央的微博仍然充斥着大量质疑声。

终于他们最害怕的事情发生了——人民醒了。

把团团的形象做红的微博运营者林檬,曾被起底毕业于中等职业技术学校,而它曾经一任知乎运营梁胜皓,更是我的老乡——徐州一所中专学校的在读生。

当公民意识觉醒之时,你能指望这两人糊弄大众多久呢?

当然,质疑江山娇与红旗漫,也只是诸多炸号、被消失的发声者在发现打蛇永远无法打到七寸之后的发泄口,「我的团费不是用来做这种虚拟偶像」的喊声背后,是对于纳税人的钱究竟被用到何处的质疑。

会有答案吗?我不知道,我甚至不知道这篇文章和我的公众号能存在多久,但还是想引用一句毛泽东诗词,它正是红旗漫的典故出处《清平乐·六盘山》:

六盘山上高峰,

红旗漫卷西风。

今日长缨在手,

何时缚住苍龙?

 

另附解读文章:

娱乐资本论|共青团虚拟偶像四小时即下线,追爱豆式爱国为什么不行?

作者/关关

今天下午两点,共青团中央发布微博宣布其虚拟偶像“红旗漫”、“”正式上线,并成立专门运营的全新官微,且号召大家“快来给团属爱豆打call”。

这条看似顺应当前流行的草根话语形态,用年轻受众喜爱的饭圈方式号召和发声的做法却并未获得广大网友的认可。就在这条微博下,负面评论和反对声压倒性的占据上风,且发声网友中不乏大量追星女孩和二次元虚拟偶像爱好者。

细看数条网友回复,可以发现对团员身份的界定、对国家形象的担忧、对过度娱乐化的反对均是核心的质疑关键词。其中一句“我是你的公民朋友,不是粉丝”获赞超过五万,足见大众的不满情绪。

在发布四小时后,受舆论影响,官方及时调整,将相关微博删除,并在微博和B站清空了相关账号。

显然,对于这场由官方出面号召大众“像爱爱豆一样爱国”的做法,一众网友并不买单。在经历了“饭圈女孩出征”、“火神山直播官方下场打投”等事件后,在这一阶段推出的虚拟偶像团属爱豆,再次触碰了网友的逆鳞。

饭圈出征香港:、饭圈化“转正”开端

事实上,对国家形象的拟人化、动漫化在国内网络上并不少见。

早在2008年,日本动漫《黑塔利亚》便曾将世界多个国家拟人,其中中国被拟人为一位名为“王耀”的男子。而随着这部动漫在国内ACG圈层的火爆,大量二次元受众开始将中国拟人化描述,如今广为人知的一句网络流行语“愿我有生之年,得见您君临天下”便是出自当时,表白对象正是中国拟人的“王耀”。

同时,在早期几大著名的新民族主义军事网站中,中国也被网友以“我兔”称呼进行自嘲,后来随着动漫《那年那兔那事儿》的上线,兔子形象在B站等平台进一步发酵,广为流传,成为了军事迷、动漫迷中的国家拟“动物”角色。

随着网络民族主义的发展,无论是拟人还是拟物,都被大量网友当做是抒发爱国情怀、寻求共鸣情绪表达的一种寄托。这更像是不同时代网络圈层的一种自娱自乐,属于特定群体之间的语言表述。因此无论是衍生创作,还是玩梗,都未激发起太多的讨论。

直到2019年9月,饭圈女孩集体“翻墙”,用饭圈化用语对抗港独“废青”时,把中国昵称为“阿中哥哥”,且以顺口溜、段子的方式表示对国家的支持。这一次,被拟人化的“阿中哥哥”正式与“偶像爱豆”一词挂钩。且不同于数年前“帝吧出征”引发的毁誉两参,由于大量官媒同步下场表扬,这一结合最大程度的收获了网络肯定。

于是在这场狂欢中,出力最大的饭圈女孩收获了多方赞美,也进一步促进各大社交平台掀起了爱国潮,这让大量主流媒体认为找到了激发年轻人爱国心的钥匙,也将“爱爱豆式爱国论”正式推向了前台。

一定程度上,这次事件便是国家官方拟人化的开端。粉丝们并未意识到这样的官方号召背后的象征意味,更多是把它当做单一事件嘉许。而其余非饭圈人士也未被这一话语体系侵犯,香港事件激发出的强烈民族主义情绪共振冲淡了娱乐化的表达外壳,也让严肃话题和娱乐表述的边界不甚清晰。

失控的火神山直播打投:过度娱乐释放危险信号

于是全民娱乐玩梗在今年年初再次出现。

当新冠病毒肺炎疫情席卷全国,火神山、雷神山紧急建造时,同样象征着国家力量、充满着民族情感的建造直播引来数千万网友在线观看,熟悉饭圈语境和拟人玩法的年轻人在观看直播中,再次将各类建造机器、医院本身进行拟人。

这样的网友心态更像是一种苦中作乐,用娱乐手法消解沉重情绪。然而,受此前错误的信号影响,这次不仅社交平台迅速跟进,建立起一众超话吸引网友娱乐化打榜,官方也亲自下场,在直播界面建立了打投通道。

甚至在建设完成后,火神山、雷神山两座医院还专门成立了官博,以拟人化的形象和大众沟通,言语中不乏各类充满了流行梗的卖萌式互动。

这样的官方号召当即便引来了一场不断扩大的争议,不少心系疫情的围观者发出了不赞同的声音,就连部分参与造梗的受众,也开始反省。“此前参与创造起名,不过是自娱自乐。发展到今天这样的局面,我也一头雾水。”某微博网友如此感慨。

不同于此前的香港事件,这次的娱乐化、拟人化背后是内核更为沉重的灾难报道,其本身的严肃性更甚以往,而官方下场助推的这一步,直接将网友狂欢变成了官方行为,也让自以为的亲民在过度娱乐的表现方式下变得不合时宜。

这一阶段,用力过猛的官方并没有适度把控最初直播网友所表达的亲善和陪伴意味,也让许多不习惯这类表述的网友有了明确的被侵犯感。大量媒体发出“消解苦难”的指责声,严肃事件与娱乐化表现中那条界限再次泾渭分明起来。

万物饭圈化背后:被污名化与被符号化

如此背景下,便不难理解为何共青团今日宣布推出虚拟偶像时,会引来如此激烈的反对了。

一方面,此前的过度娱乐消解灾难之争余波未平,在上一事件中被指责的饭圈文化和饭圈受众生怕再次背锅,另一方面,相比医院建设和灾难报道这种严肃事件,共青团背后所代表的国家、团员形象,有着更严肃的国家机器概念,且本次事件从头到尾均由官方发起,更显得是主动拥抱娱乐,对于一众公民来说,冒犯意味更足。

“根本没想到会到这一步。之前饭圈女孩出征时,我很激动的参与了,因为长久以来,饭圈是被持久‘污名化’的,那一次得到了官方的肯定,我觉得有种被正名的感觉。但是这一次就很莫名其妙,有的梗可以我们自发玩,小圈层传播,但不能作为官方的表述方式,粉丝和爱豆的关系怎么能是国家和公民的关系呢?”追星女孩晓晓说。

在她看来,这次的官方成立虚拟偶像,不仅不利于解除大众对粉丝文化的偏见,反而会让原本不接受的人“更唾弃”,更觉得被污染。

而另一激烈反对的网友阿曼则告诉小星星:“饭圈文化本身是有极其不理智的一面的,现在官方显示是把它符号化使用了。可是这一文化是无法单独筛选或是分割出积极因子的,且这其中的积极因子,也并不适用于这个场合。”

不难推测,这次的虚拟偶像成立,是官方通过年轻人热衷的文化语境来凝聚群体意识,与网友进行交流的一种尝试。但是在这个过程中,严肃语境和娱乐表述的不兼容是一道天堑,粉丝内部轻松的话语体系和语言环境,并不是每次都适用于表达深层次的动员号召和情感归属。尤其是在爱国这一事件上,更是需要警惕娱乐冲淡其严肃厚重意味,变为一场网络狂欢。

而对于饭圈来说,当被反复赋予太多意识形态的圈内文化与网络民族主义情绪绑定,只会进一步消解其中的理性面,放大其疯狂面。

让该严肃的继续严肃,该娱乐的保持娱乐。或许才是最好的选择。